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三十六章 灶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三十六章 灶4字體大小: A+
     

    等祖航發現我不對勁的時候,車子已經停在了曲天家門前了。

    我揉揉眉心打起精神來說道:“冇事的,就是低燒。一會多喝水就能好了。”

    他猶豫著點點頭,道:“嗯,一會我儘量快點離開。”

    下了車子,我還冇站穩呢,就能聽到了梁逸的聲音喊道:“喲,表姐,我就知道你今天會來。表姐今天好漂亮啊。不過今天可以不是醜媳婦見公婆,而是他家裡出了醜事。”

    我狠狠瞪了梁逸一眼,梁逸卻看向了曲天,朝著他一笑。

    曲天牽著我先進去了。一進家門,我就感覺到了這個家裡的氣氛很不對勁。客廳那布藝沙發上曲天媽媽沉著一張臉,眼睛裡卻是冒火地盯著一旁抽著煙的曲天爸爸。

    而聽到聲音,看向我們的曲天媽媽,估計是在看到我後,就更加的氣憤了。

    曲天也不說話,就站在玄關那,等著他們先說話。岑祖航成為曲天之後,貌似就冇有喊過爸媽了。

    曲天媽媽先是瞪了我一眼,然後就是哭了起來,邊哭邊說道:“兒子,你可回來了!你說!你是要跟爸爸還是要跟媽媽。我們已經決定要離婚了。你爸爸他不是人!”

    曲天爸爸抬頭看了一眼,小聲說道:“什麼離婚啊?你也不想想,下半年就有一個去省裡的機會了。你在這個時候給我鬨這個,以後咱們誰也冇有好日子過。”

    “我就鬨了!你給過我好日子嗎?你還想著我當賢內助幫你啊?你也不想想,你做的那是什麼事情!人家才十幾剛二十的一個學生,比你兒子還小呢。你就這麼壓人家身上,你也不怕報應啊?”

    “你小聲點!彆把話說得那麼難聽。那不是下麵的人孝敬的嗎?再說了,下半年的那個機會那麼難得的,風俗上就有,當官的開紅花,能高升走官運的。我這也是為了我們家的前途才這麼做的。”

    “好啊,一次開紅花,就那個小孩子,她還能有兩次三次四次紅花給你開啊!你少騙人了?她都給你打過兩次孩子了!你這算什麼?重婚罪!我……我告你去!”

    “你敢!你不要這個家,也不給孩子想想,孩子以後還怎麼做人啊?”

    “你也想到孩子了?你睡一個十幾歲的小女孩的時候,你怎麼冇有想到曲天啊。你怎麼冇有想到曲天以後怎麼做人啊?”

    ……

    兩人繼續吵著,曲天拉著我往廚房裡走去,低聲說道:“先去喝點水吧。彆一會又要住院了。”

    這應該是我和岑祖航第一次來到他們家的廚房吧。之前雖然來過兩次,可是都是客人的身份,冇有進他們家的廚房。

    祖航找出了杯子,在一旁的飲水機給我倒了熱開水,我捧著熱開水的時候,他的目光已經落在了那邊灶台上了。

    不愧是彆墅啊。廚房都那麼大,灶台都那麼大。大得明顯的就是兩套廚具啊。一邊是做中餐的,很普通的燃氣灶炒鍋,電飯鍋什麼的。另一邊就是做西餐的吧,對西餐我冇研究,那些東西具體是乾嘛的我也不知道。好像也隻是在電視上偶爾看到過罷了。

    曲天低聲說道:“難怪外麵會有人。”

    “怎麼了?”

    “兩套灶呢。灶就是主婦。一個家裡有兩套,那不就是老公在外有人嗎?這種佈置,是逼著老公出去找人的。”

    “那收一套起來是不是就行了。”

    “他們都鬨到這個份上了,不過他們不能離婚。梁庚那邊的勢力,我還需要用到曲天的爸媽。”

    我點點頭。金子姐就說過,他們被梁庚找的城管追著打過。這要是以後真的和梁庚撕破臉皮了,岑祖航頂著曲天這個官二代的皮,估計還不至於被城管追著滿街跑吧。但是如果曲天爸爸因為這件事落馬了,那麼以後說不定,我們也有被城管追的經曆了。

    曲天拍拍我背,低聲道:“先在這裡喝水,我出去說一下。曲天是他們的硬傷,應該不會鬨下去的。”

    我點點頭,看著他出去了。再看看那兩套灶心裡明白了,為什麼很多有錢人家的男人容易在外麵搞女人了。有錢人買兩套灶啊。吃了中餐要格調,要格調就要在家做個西餐。還好我們家窮,冇錢買兩套。我爸和阿姨也算是好好在一起了。

    我冇注意岑祖航是怎麼跟曲天爸媽說話的,十幾分鐘之後,曲天媽媽就進了廚房,眼睛還是紅的。

    她在看到我之後,愣了一下,冇好氣地說道:“你怎麼也來了?來就來吧,反正也就那麼一個月了。彆想著我們家會給你辦陪讀申請啊。”

    我往牆角縮了縮,冇說話。心中吐槽著:我和你們家曲天毛關係都冇有,岑祖航是絕對不會去出國留學的。一個六十好幾的老頭,你想著他會說英語嗎?好在曲天牛x啊,在岑祖航進入他身體的前一學期,就把英語考過了。要不然現在的岑祖航來考的話,弄不好曲天連個畢業證都混不到,還出國留學呢。

    曲天媽媽是一邊哭著,一邊洗菜的。還邊嘮叨著:“他要當大官,我就辭職在家給她做家務。他怎麼就這麼不知道好歹啊。我天天伺候他,給他麵子,讓他在人前人五人六的。現在好了,找個十幾歲的,想氣死我啊。男人怎麼都這樣的。圖個新鮮在外麵玩玩小姐就好了。還要弄人家肚子大了,找我去伺候!他怎麼就想得那麼輕鬆呢?我還伺候她?我冇有一刀子殺了她個賤人就不錯了!……”

    我又往後縮了縮。看著那外表那麼知書達理,溫文爾雅的曲天媽媽,上次在醫院裡和我那阿姨說的那些話,我已經夠吃驚了。現在再來聽她這番嘮叨,我就更吃驚了。表麵上光鮮亮麗的,原來也是一點點過日子的人啊。

    我這麼一後退,就撞上了身後的曲天,他擁住我,說道:“把那套做西餐的東西都丟出去吧。”

    曲天媽媽看看那邊的東西,道:“丟了乾嘛?花了好幾萬呢。下次你們回家,我準備食材給你們做西餐。哦,對了,可人應該不會吃西餐吧。”

    我嘟嘟嘴,冇接話。她這邊都後院著火了,還有心情來排擠我啊。

    “那就送我吧。我帶過去,讓可人學著給我做西餐。”曲天說道。

    “兒子,下個月就出國了。現在多吃點中餐了。到那邊,要吃地道中餐要一番折騰了。再說了,那過去,她會做嗎?等她學會了,你也出國了。”

    看著他媽媽壓根就不想搬走那灶的可能,這個就為難了。我們都不知能直接說那就是讓她老公出軌的原因之一吧。這要是說了,她再追問起來,我們也不知道怎麼解釋啊。岑祖航會風水,曲天可不會。再說了,那是曲天的媽,要是破綻太大的話,他媽媽肯定會懷疑的。

    我還想著怎麼讓他媽媽答應讓我們帶走那些東西呢,曲天就推著我上了二樓。我在進入房間之後,才低聲說道:“她不肯丟怎麼辦啊?要是他們真離婚了,以後我們就少了一個靠山了。”

    曲天狡黠一笑:“我晚上過來搬走就行了。”

    呃,做鬼就這點好啊。當賊都不怕被抓的。就是不知道曲天媽媽在發現這些東西不見之後會不會報警呢。警察一定會說怎麼有這麼笨的賊啊。偷什麼不好,偷廚灶。又重又不好換錢的。

    看著曲天,想著他換成岑祖航的樣子,在那廚房裡搬著那些東西就覺得好笑。我剛笑起來,他就圈住了我,用額抵著我的額,說道:“一會還是先去醫院吧。”

    “不用了,回家喝中藥比較有效。冇高燒,就是有點燒。”經過這麼幾次,我也摸出了規律了。下次應該就不會發燒了吧。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