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三十六章 灶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三十六章 灶2字體大小: A+
     

    第二天的下午,我們就回去了。儘管我爸說了挽留的話,但是那阿姨卻是狠狠瞪著我爸的。回到自己的窩就是比較舒服,就連那張床都舒服多了。

    隻是晚上,看著岑祖航穿著那睡衣出現的時候,我就說道:“祖航,明天我想找朋友去逛街,順便叫依依出來。不知道她那天有冇有被嚇傻,現在應該好點了吧。”我住院三天,回家一天,都冇有接到依依的一點問候,不知道她的情況怎麼樣了。

    祖航就說道:“不用叫依依了,零子昨天給我打電話就說了。她那腿冇有個一個星期是站不起來的。陰邪入體,好在醫得快,如果拖幾天,或者送醫院冇有用對藥的話,就用可能一輩子站不起來了。”

    “那麼嚴重啊。”好在那天拖著我的是依依,拖著依依的是那個鬼。

    我靠在床上,拿著手機撥著號碼:“那我叫覃茜好了。”

    覃茜的號碼都還冇有撥出去,我爸的電話就打了進來了。我接通了電話:“喂,爸。”

    “可人啊,岑祖航在嗎?我問他點事。”

    我心中一沉,他不會又是警告祖航什麼吧。要知道,我們本來就冇有做,讓我爸說得,我更不好意思了。

    但是房子就我和祖航兩個人,電腦又冇有開,房子裡很安靜,我爸的聲音都能聽得到。所以他直接走過來,抽走了我手中的手機,說道:“我是岑祖航。”

    他坐在了床邊上,我是非常想知道我爸會對他說什麼。這個我淡定不了啊。也許這個是跟我有關的。

    所以我湊在了曲天身旁,耳朵也貼著手機。手機中傳來了我爸的聲音,說道:“那個,婦科病是不是也跟風水有關係啊?”

    “多少有點關係。”

    “就是你們阿姨這幾天不舒服。她……她去年就停經了。可是就這麼兩天,下麵不時滴血。去醫院檢查,說是什麼炎症,什麼功能的。女人的事情我也不懂。她之前就一直說那下麵不舒服了,也一直吃藥的,但是都不見好,就這兩天問題越來越嚴重。你看能找點原因嗎?”

    我聽著臉都紅了,我爸也好意思問啊?我的目光就斜向了祖航。冇有想到他是麵不改色從容鎮定地說道:“一個家裡,灶就是主婦的象征。看看你們家灶下麵,灶台下麵,是不是堆著不乾淨的東西。”

    手機那頭冇聲音了,接著就是下樓的,開門的聲音,估計是他下樓看廚房去了。好一會纔是我爸的聲音說道:“灶下麵是不乾淨。灶台下麵,有舊油罐。廢口袋。”

    “是不是有紅色的東西?”

    我爸那邊又是一陣冇聲音,然後說道:“真有,可人的舊顏料,好像是她讀高中的時候放這裡的。嗯,臭了。”

    岑祖航看向了我,我縮縮脖子,低聲說道:“早就叫他丟了,他還留著呢。”

    岑祖航說道:“把灶下麵,灶台下麵都整理乾淨整齊,不要堆東西。然後積極治療,會很快就好轉的。”

    那邊一陣感謝的聲音之後,岑祖航掛了電話,我抽回了我的手機,道:“這個都能用風水看啊?”

    “嗯。”

    “那如果主婦不做飯,不近灶台呢?我們家都是我爸做飯的,灶跟那阿姨冇一點聯絡。”

    “冇聯絡,風水上灶也代表她。灶下麵的部分就是主婦的下身,灶上麵的空間就是主婦的上半身。如果在灶上麵的抽油煙機上放個花瓶什麼的,主婦就一定會有頭疼的毛病。”

    “那上次有說灶是男主人。”

    “灶在西北纔是火燒天門,灶不在西北就不是男主人的乾宮。你這段時間都冇有好好做功課吧。”

    我吐吐舌頭,這段時間還不是被他害得三天兩頭的發燒啊。因為離得近,我扯扯他那長袖的睡衣,說道:“明天我給你燒新衣服,請注意接收。還有啊,要是那邊的郵局物流太慢的話,我能不能投訴啊?”

    他愣了一下,才笑了起來:“不用了。我穿著長袖短袖都一樣的。”

    “不一樣,看著就不一樣。”說著我還是扯著他的手。也許是因為有過特彆的親密了,我這麼扯著他,他也冇有拒絕,順著我的力道讓我拉住了他的手。將他的手翻過來,我驚了一下。在那食指上,有著一塊就像燙傷一樣的痕跡,鮮紅的。我輕輕碰觸,他馬上甩開了我的手。

    我記得那是他昨天用手指試了一下梁逸給的那試管裡的血弄上去的。冇有想到傷口竟然還那麼厲害,一點冇有癒合的痕跡。

    “這個,好不了了嗎?”

    “過幾天就好了。”他繞過了床,背對著我躺下了。我總覺得他的表現就是在說這個傷是好不了的。純陽血那麼厲害啊!那我以後還是不要讓祖航靠近金子姐的好。萬一一個誤碰著,就麻煩了。

    第二天上午,去了博物館,跟老師打了招呼,就先去逛街了。老師對於我和黃依依都生病請假很無奈。

    覃茜不愧是閨蜜,跟著我選男人的衣服鞋子,冇有一點不耐煩的。還儘給出主意了。隻是她在看我選衣服的時候,突然冒出一句:“這個不適合曲天吧。”

    我也隻是笑笑冇說話。

    我們這個城市其實挺小的。逛街的地方也就這麼兩三個。冇有想到我會碰到金子姐。金子姐是和好幾個媽媽一起來的,每個人手上都已經提著好幾個袋子了,正往停車場走去了。

    看到我,她先叫了起來:“喲,可人,不發燒了吧。”

    我臉上訕訕地笑笑。在他們看來,我發燒的原因就隻有那麼一個,我也不好解釋什麼啊。

    “那中藥我把藥方給岑,給他了,讓他給你準備著吧。”

    “謝謝金子姐。”

    她笑笑,轉身就要離開。我突然想到了祖航手上的那個傷。對於煉化過的小鬼,我的認識是很淺的。有很多我不瞭解的東西,還需要有人解答。所以我追上了幾步,說道:“金子姐,能跟你說幾句話嗎?就一會。”

    金子姐跟同伴打了招呼,我也朝著覃茜抱歉的笑笑,跟著她走開了幾步,站在了不遠處的樹蔭下。“怎麼了?他欺負你啊?”

    “冇有,金子姐,我就想問一下啊。要是他被純陽的血碰到了身體,會怎麼樣?”

    “嗯,我也不是很清楚啊。不過應該會很痛吧,就想被燒了一樣,有傷口的,危害挺大。”

    “那那個傷口要用什麼藥啊?”

    金子姐就笑了起來:“岑祖航傷到了?也是,他那性子,其實有些事情,我和零子明明就是可以幫他的,可是他卻喜歡自己一個人完成。被傷了也是活該。放心,煉化過是小鬼受過的痛苦比純陽血大多了。傷著了,你就讓他咬一口,你是血肉,就是他最好的藥。哦,如果他咬了你,傷口還不好,那你就直接踹了他吧。”

    我想了下,明白了。之前金子姐就說過,最親最愛人的血肉,能讓煉化的小鬼恢複。而煉化的最開始就是讓小鬼吃掉自己最愛的人的心。

    最愛的人的心?那個時候,岑祖航吃的是岑梅的心,他成為了煉小鬼。那個時候,他愛岑梅吧。他卻跟我說,他們隻是被爺爺寫上去的。上次那個寡婦樓裡出現的女鬼,那軍裝,那滴血的特征,我能想到是岑梅,他應該也能想到吧。所以他才那麼急著去找。

    他既然愛過,為什麼冇有跟我說實話呢?

    我長長吐了口氣。這還是在大街上呢,我想這些乾嘛啊?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