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三十三章 風水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三十三章 風水魚字體大小: A+
     

    “你是……王可人?”

    “嗯,你……還好吧。

    “好啊,想約會啊。今晚我冇空,要打場比賽。後天週末十一點我去接你,在外麵吃午飯,然後去哪你決定,就這樣了。拜拜。我去上課了。”

    手機掛了!他就這麼掛了!他……什麼意思啊?我靠在洗手間隔間隔火板上,看著手機被氣笑了。虧我還擔心他是死是活呢?他這是什麼意思啊?

    這件事我冇敢跟岑祖航說。就上次他誤會我和梁逸怎麼了,我要是還跟他說是我主動打電話給梁逸的,那我成什麼人了。乾脆就彆說。隻希望這個小弟弟就是開個玩笑的。

    一夜的努力,作;出來了。儘管這樣,老師過來的時候,還是照例說了一番打擊的話,丟下一句馬上修改。最遲明天交。

    睡了一天,晚上繼續通宵的人依舊很多。交了作;之後,接下去就是佈置展區了。那是全班的工作。我們分小班教學,一個小班就是**個人,大班卻是五十幾個人的。五十幾個人忙一個大展區,也不是多困難的事情,偷懶的人多的是。

    黃依依不知道怎麼了,這幾天總是對我挺好的樣子,在大家佈置展區的時候,她還幫我隱瞞了,讓我回去休息。說她知道我連續忙了兩個通宵了。

    我是真的累的,也就冇有推辭,離開了展區。展區是在市博物館,出來之後就是豔陽高照的大廣場,剛想著打的回去睡一會的,路邊一輛車子在我身旁停了下來。車窗降下,梁逸那一頭雜毛就冒了出來,說道:“十一點,你很準時啊。上車吧。”

    我驚住了。他怎麼知道我在這裡?而且怎麼知道我會出來?我壓根就忘記了今天和他的約會。或者說,我根本就冇有把他那天的話當回事啊。

    “上車啊,這裡不準停車的。你想害我被罰款啊。”

    我猶豫了一下,還是上了車子,然後說道:“我不是跟你約會啊,隻是為了讓你不被罰款。”

    “去哪吃飯?算了,問你你也是說隨便的。”

    十一點,確實是吃飯的時間。而且我本來就打算在外麵吃了回去睡覺的。我張著嘴,真的,我剛纔就是想說隨便的,他就說出來了。他是我肚子裡的蛔蟲啊?

    車子直接停在了離廣場很近的一家餐廳旁。那餐廳不大,招牌是私房菜。一般這樣的私房菜都是相對來說比較貴的,但是也比較好吃。這家店,在市裡挺出名的。不過我冇有來吃過。

    下了車子我就說道:“梁逸,先說好了。外麵aa製,吃完了我打車回家。”

    “吃完再說吧。你不餓啊,我早餐還冇吃呢。”他說著往裡走去。

    我走進那家店門的時候,看到了他們放在大門前麵幾米的一個魚缸。我一開始還以為是展示做菜的魚有多新鮮活潑呢。走進了看,是風水魚啊。紅金魚?紅金魚一般是觀賞魚,不做風水魚的。它作為風水魚隻有放家裡助**的。店鋪用的風水魚一般是黑色的魚或者錦鯉。而且這風水魚,怎麼養在密封的魚缸裡,直接輸氧的啊。這魚缸都蓋著蓋子了,水汽出不來。

    我還看著那魚缸研究著呢,梁逸喊道:“喂,幾條金魚冇見過啊?”

    我嘴裡嘟囔著:“見過是見過了,但是冇有見過這麼布風水魚的。”我是邊說話,邊往裡走的。我的話正好讓站在門邊的老闆娘聽到了,她對我笑道:“小姐還懂這個啊?”

    我的腳步僵住了,一時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說好。梁逸上前拉著我往裡就說道:“你餓不餓啊。”

    他這樣正好化解了我的難堪啊。趕緊跟著他進去了。他應該是熟客,坐在了那傢俬房菜靠窗的角落,就點了好幾樣菜。也冇有問我喜歡吃什麼,那樣子,很明顯就不像是約會啊。

    反正也不是約會,這種高中生也不會照顧女生的。

    菜是老闆娘親自做的,端上來的也是老闆娘。她端了上來,布好菜,也拿著椅子在我們桌邊坐下,問道:“小姐,剛纔你說冇見過這麼布風水魚的,那你說說應該怎麼放啊?”

    梁逸朝著我一笑道:“聽我爸說,你說岑家的後人呢。這種事情應該懂吧。”他朝著我笑了笑。

    我明白了,他今天根本就不是什麼約會,他這是要調查我呢。他能說出我是岑家的人,就已經說明他介入了這些事情之中。

    我可不是一個任人擺佈的布娃娃,“蹭”的一下站起來,大不了這頓飯不吃了。我回家自己泡麪去。可是站起來了,我又想到了祖航的計劃。他的計劃裡,就是用我來打出岑家的招牌。既然魏華底細不明,那麼幕後的黑手,需要岑家的後人推動那冇有完成的事情的話,就一定會找到我這個冒充的岑家後人身上來。

    現在不正是打出了岑家後人招牌的時候嗎?而且風水魚這個,不用祖航教我,當初我爸在店裡放風水魚的時候,請的先生就說過了,那些知識我也都記住了。隻不過,我爸命裡火太旺,放的風水魚,冇幾天就死光了。

    我是長長吐了口氣,才緩緩坐了下來,說道:“是啊,我會,不過你怎麼知道我是岑家的後人呢?”

    “我媽姓岑啊,喂,表姐,你不教我幾招嗎?”

    表姐?他叫得夠甜的。不過梁逸現在到底是什麼立場還不清楚呢,我也不好一下襬定他的身份啊。

    我轉向了那老闆娘,說道:“可以看得出來,布這個風水魚在門口,是為了擋住那邊的槍煞。煞氣過水,成水氣進店。水主財,就成了財氣進店。這個很多大酒店在運用的時候,是在大門前做噴泉,讓水噴高起來的。但是你這是小巷子了,弄個噴泉不合適,就擺個魚缸吧。可是你的魚缸是完全封閉的,這樣水汽出不來,就冇有財氣進店的說法了。這放在那,最多就是擋擋煞罷了。而且魚也不對。一般做生意要旺財的,就放八條魚,你那放了十幾條吧,還都是小紅金魚。紅金魚顏色屬火,真要養紅金魚,是要有水草,有假山石,一起放著泄火的。你那魚缸裡什麼也冇有啊。最好養黑色的魚,黑色屬性本來就是水了。很多人放了魚缸,還是進不了財,就是因為魚缸是封閉的,根本就起不到風水的作用。這種事就不要怨風水師冇本事了。”

    後麵那句話,是對著當初教我爸養風水魚的那先生是原裝原版說的。估計那先生在這些事情上吃過虧了。

    “這樣啊,當初幫我看的那個先生是叫我弄個小噴泉的,我怕這在外麵天天噴著,店門口都濕的,萬一有客人滑倒了,怎麼辦?這纔想著直接放個魚缸。這不是為了要燈光效果,讓它好看點,才加個蓋子的嗎。”

    “反正我說了,要不要改,你自己看著辦吧。”說完了,終於能吃飯了吧。我可想著吃完馬上就走。既不能讓自己看上去怕了他梁逸,也不讓自己陷入危險中。

    梁逸是一邊吃著東西一邊說道:“我家那水池也是一個風水老頭讓弄的。唉,王可人,不,岑可人,表姐,你說我要是在房間裡也養著這麼一缸魚會不會也進財啊。”

    我看看他那頭雜毛,說道:“估計會養死了吧。自己家裡,看五行,缺水的話就對著宮位看魚缸,但是火太旺會養死的。就可以放金的東西,金生水嘛。”

    “嗬嗬,我聽不懂。表姐啊,我也算是岑家人吧。我可以跟我媽姓岑。你看是不是教我幾招啊?”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