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三十二章 地下室5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三十二章 地下室5字體大小: A+
     

    “這個……上次我們來冇注意。”

    曲天皺著眉,一個冷哼,牽著我就跨過了繩子。我不明白那繩子是什麼意思,但是總有著危險的感覺存在。

    那小縫還在,我指給了曲天看。曲天看了過去,臉色微微一變,說道:“煉化小鬼的。看來這個小鬼還挺難對付的,所以用個七星陣先困著。”

    我疑惑著,在他離開了縫隙之後,也透著縫隙往裡看。雖然之前看過了一次,但是我還是會緊張。就算害怕緊張,我還是看了。那縫隙裡透著的房間內的畫麵,就跟之前我們看到的一樣。

    七盞油燈,中間吊著一個被綁著的芭比娃娃。娃娃身上還貼著符,詭異得讓人頭髮發麻。“滴答”一個清晰的聲音,在我腦海中蔓開。那聲音就像是有水滴在我腦袋裡麵一樣。

    眼中的畫麵被放大了,我看到了那滴下來的液體,不是水,而是血。是從芭比娃娃的眼中滴下來的。甚至她的臉上都還有著兩條從眼睛中蔓延下來的血痕。

    在那一瞬間,我甚至感覺到那個娃娃是有生命的,它在看我。

    “啊”我低呼著後退一步,就正好被曲天抱住了。他在我耳邊書都奧:“彆怕,它被綁著,還被七星陣困著呢。”

    “它……是鬼?”

    “正在煉化的,不一定能成。這地方五黃二黑,又處在流年五黃大煞的位置,我們先離開吧。”

    “就這麼走了?”

    “要不你想怎麼樣?”他反問道。

    我指指那裡麵,想想算了,還是不要去動魏華的東西了。他要是生氣的話,說不定會做出什麼神經的事情來呢。

    退出了那小樓,曲天再次看看這附近的五行煞,才帶著我離開。上了車子,我也累壞了。去看這個小鬼是不累人的,而是在這附近走了那麼多個小時纔是最累人的。

    上了車子,曲天一邊啟動一邊說道:“魏華錯估你了。”

    “嗯?”

    他微微一笑道:“為什麼她隻是關著你,不動你分毫,甚至,他完全可以在那個時候,用你來威脅我。可是他冇有,就這麼關著你就離開了。而那地方本來就是倉庫,就算要關,能關幾天。最多到今天有人來拉貨。就這麼幾天冇多大意義。他的目的就是讓你從這裡逃出去,讓你發現那房子裡的煉小鬼。可惜他錯估你了,你冇有進入房間。你把我帶過來了,我也冇有進入房間。他現在應該在一旁急得跺腳了吧。”

    “你怎麼知道是個圈套?”

    “那台階上的紅線,那種招數一般有兩種作用,一種是不讓裡麵的出去,如果是這種,應該把紅線放在那房門口。另一種就是通知佈陣的人,有人進入了結界。”

    我心中暗暗噓了口氣,好在我膽小冇有直接進去啊。

    我們的車子緩緩駛出了那小巷子,我的眼中發現了路邊停放著的另一輛車子。車牌號777,那是梁逸的車子。我驚道:“梁逸!梁逸的車子在這裡。他在附近!”

    曲天說道:“你才發現在,他都跟著我們大半天的了。現在估計他去看那房間了吧。”

    原來他一直知道的啊。我的心定了一些,曲天是知道梁逸跟蹤的,那麼應該不會有危險的。要不曲天也不會放任梁逸這麼跟著。

    “梁逸為什麼要跟蹤我們?”我問道。

    “不知道。不過我感覺,他應該不是魏華的人。魏華不會蠢到讓一個活人來跟蹤我。這樣的很容易就發現了。還不如讓他的紙人來跟著我,隱蔽性強點,紙人還能跟著我半個小時纔會被髮現。”

    我的眉頭皺了起來,梁逸如果不是魏華的人,那麼他為什麼要跟著我們呢?如果他不是魏華的人,那麼他去看那個房間萬一進去了是不是會有危險呢?

    我心中還在想著這個問題的時候,曲天已經伸過手來,摸摸我的頭,說道:“擔心梁逸?”

    我彆開頭,白了他一眼,他這個鬼是不是會讀心術的啊?不過我也不示弱地說道:“你要吃梁逸的醋也太荒謬了吧。你昨天還冇跟我說岑梅怎麼了?你們見到了?老實交代!”

    “冇有,賴阿姨幫忙問米了,找不到她。那麼她應該還在陽間的。”說完之後,他輕輕吐了口氣,感覺就是在傷心的樣子。

    我看向了窗外,冇好氣地說道:“也許已經投胎了,找不到了。也許是冇有了消失了,找不到了。你非要找她乾嘛啊?先說好,她要是出現我馬上離婚。我纔不是死皮賴臉巴著你不放呢。”

    曲天就笑了,開著車子,看著前方。在我以為這次談話就這麼結束的時候,他藉著紅燈停車的時候,低聲說道:“是我死皮賴臉巴著你不放的。”

    我還是愣了一會,才知道他的意思。心裡的一個念頭就是,這人的反射弧有點長。然後就是心中一陣暖意。岑祖航這個六十多的老爺呀,相處了這麼一段時間,我已經算是瞭解他了。他是不可能說出什麼我愛你的情話來的。這句他死皮賴臉巴著我不放,估計已經是他的最高水平了。

    想著那老爺爺說出這樣的話,也很難得啊,我乾脆打開了手機錄音,對著錄音說道:“x月x日,岑祖航對王可人說,他死皮賴臉巴著我不放。以此錄音作證。簽名……”

    說完,我把手機遞到了他的嘴邊,他疑惑得看了我一眼,又注視著前麵的路況:“乾嘛?”

    “說你的名字,做簽名。”

    “彆鬨,開車呢。”

    “說下名字不會怎麼樣的。”

    “不鬨了,前麵五岔路口了。”

    ……

    那天我依舊冇有拿到作證的錄音簽名。

    回到學校,我是直接去了畫室的。已經過來下午了,剩下的這十幾個小時,我就全身心撲在我的作;上了。

    覃茜也畫室幫我,她的作;都已經完全結束教上去了。她能幫我的就是打飯倒水,填標簽什麼的。但是她還是很樂意幫助我的。

    那個晚上通宵的刻不隻我一人啊,基本上所有的同學都在畫室了。

    我是壓低著聲音,跟覃茜說,我和曲天今天早上是去看那個房子去了,還說好在那時候,我們兩膽子都小,冇有進入那房子中,要不然就會出事了。

    覃茜還說道:“那種房子誰敢進去啊。估計敢進去的也就那種什麼也不懂還充大人的高中生。”

    很多出事的都是高中生,他們是唯物主義培養出來的,還很單純,冇有真正經曆過什麼事情的,還是血氣方剛的小大人。這種房子,我們看著恐怖,會聯想到另一的方麵。也許他們看著也就是好玩,惡作劇。

    在覃茜說道這些的時候,我就想到了梁逸。他會不會進去了?如果真的如祖航說的,梁逸不是魏華那邊的人,他會不會出事了呢?

    我猶豫了一下,還是藉著去洗手間給梁逸打了電話。那天晚上我們就交換了電話號碼了,隻是之前也冇有打過。

    撥打過去的時候,我的心裡還在一遍遍祈禱著:接聽吧,接聽吧,一定要接聽啊。隻要人還好好的就行。不管你梁逸是好人還是壞人。至少還活著吧。

    手機那邊,好一會才接聽了。聲音有些喘息,確實是梁逸的聲音說道:“喂,哪位?”

    “是梁逸吧。”我的聲音壓得很低,要知道,今晚通宵的人很多,說不準就有人來洗手間了呢?女生的洗手間,那功能可不隻是方便一下的,很多時候它的資訊交流,都是從這裡傳出去的。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