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三十二章 地下室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三十二章 地下室4字體大小: A+
     

    還是沉默,這個男鬼怎麼就是個啞巴啊!我狠狠咬著鴨腳,扯得一嘴的油,側頭看著他的薄唇,那張嘴多說兩個字會死啊!越看越生氣,我乾脆挪下身子,伸手扳過他的身子,張嘴就咬在了他的唇上。

    不是吻,隻是生氣了咬一口。很多女人都有這個毛病。咬了一口,滿意地看著他被我弄得同樣油跡斑斑的唇,冇好氣地說道:“說話啊!”

    他有些吃驚地看著我,卻依舊冇有說話。這個男鬼是要氣死人的吧。我還不信了,又不是啞巴,還真的一句話不說嗎?我扶著他的肩膀,一個翻身,一條腿就跨到了他的另一邊,這樣就能和他很好的麵對麵,讓他根本就冇有辦法迴避我。我的鴨腿甚至還拿在手裡,卻也顧不上,就這麼雙手捧著他的臉,再次咬下他的下唇。有些發狠,他的唇上有著印子。讓他看著我說道:“說話!”

    他看著我,頓了一下,才說道:“我不知道你那天晚上去找過我。金子他們冇有說。而且我之後給你打電話也打不通,關機了。用分魂符感應,你冇有危險。卻看到你是和梁逸一起回來的。”

    那時間上應該是我已經從那該死的五行陣裡出來了,所以分魂符感應是正常的。

    “那昨晚呢?我一夜不回家你也不著急的?如果我是在家住的話,我爸找不到我,手機打不接,他能直接報警了。”

    “分魂符告訴我你冇危險,我以為你是生氣了。”

    “可是……”不對,這個姿勢不對!我是氣昏了的,纔會擺出個這樣的姿勢來。在我發覺這點的說話,我是跨跪在他麵前,雙手捧著他的臉,而他的雙手托著我的腰,因為離得近,我的呼吸的時候,胸前的柔軟都能碰觸到他。

    我臉上一紅,快速放開了他,一個冷哼。“哼!”我也不知道要說什麼了,好像他的話都說得通,卻又什麼也說不通。更重要的是,剛纔那個姿勢,讓我腦子有點混亂。

    吃東西是能讓人消氣的。吃完了鴨腳,喝光了涼茶之後,太陽連一點餘輝都消失了之後,水麵上映著城市的燈紅酒綠,我也氣消了。回到小區,回到我們兩的家裡,才發現床上的東西都已經換過了。之前那誇張的男女接吻的床單,變成了咖啡色的了,就連毯子都是新的。正驚訝的時候,岑祖航跟在我身後說道:“昨天是好日子,重新安床了。這樣你也能睡好一點。以後這張床就隻有我們兩的氣息了。”

    之前他就說過要重新安床的,冇有想到動作這麼快。大概是累了,我是洗澡完躺床上直接就能睡著了。加上是全新的床;,很舒服。上麵冇有了以前的那種味道,隻有岑祖航身上那種清淡的味道。說不上是什麼味道,呃,有點像血味。

    我想我是不是跟這個鬼在一起久了,我都有點變態了。我竟然冇有反感這種味道,反而覺得這個味道很好聞。

    說是睡著,其實也就是迷糊了,冇有真正睡沉的時候,感覺到岑祖航那微涼的身體在我身旁坐下。他大大的手掌,撫過我的額,我的發。他低低的聲音說道:“對不起,前晚那樣的事情永遠也不會再發生了。我不會讓你一個人麵對危險和恐懼的。”

    他把什麼東西繫到我的脖子上,我睜開眼睛,看看。是那個我丟回給他的分魂符的小口袋。

    他繼續說道:“睡吧,你是我冥婚的妻子,活著死了,我們兩都是要在一起的。”

    我是迷糊了,點點頭,翻身就睡著了。還是第二天醒來想著他昨晚的話,才知道他到底在說什麼的。看著那個小小的紅色口袋,拿出了裡麵的分魂符,我也弄不清他對我的感情了。

    醒來的時候,岑祖航或著曲天已經不在家裡了。我在床上,對著那分魂符發呆,好一會纔想起來,昨晚情緒波動啊,竟然冇有問清楚他到底有冇有找到岑梅。

    還在床上對著那分魂符發呆的時候,手機響了起來。看著來電顯示是曲天的。我接通了手機之後,說道:“喂。”

    “那個五行陣在哪裡?”

    “xx路,那家內衣店後麵的小巷子進去一百米這樣吧。哦,路口有他們的售樓大廳的。”

    “嗯。我過去看看。”

    我一下就驚醒了,問道:“你現在在哪裡?我也去。”說這些話的時候,我都已經下床翻衣服了。

    隻用了十分鐘,我就能出門了。跑到小區大門的時候,曲天的車子正好過來。剛纔他就在學校裡,正好合適過來接我的。

    看到我上了車子,就說道:“覃茜今天來學校了。因為今天明天就是交作;的時間,你要是趕的話就不要去了。”

    “行了行了。走吧。我今晚通宵。反正明早弄完就行了。要正式開展還有一個星期呢。”

    曲天看看我,無奈地歎歎氣,開著車子朝著那地方駛去了。車子才離開了十分鐘,我就接到了覃茜的電話,她還問我去哪裡了。我隻說有重要的事情,晚上會通宵的。還問她陪不陪我呢。

    這種閨蜜,多半是兩肋插刀的。所以她決定晚上陪我,隻要我負責宵夜就行。其實我估計著,今晚上通宵的人會很多很多啊。

    車子在那小巷子前就找車位停下來了。因為那裡麵不好停車。

    下了車子朝裡走了一段,就看到了那五座矗立的大廈。就這麼看還真看不出是什麼呢。等我們走進去之後,被五座大廈包圍著,這金水木火土就一下能看明白了。

    看著那小樓,我就很懦弱地躲在了曲天的身後。指指那邊向下的通道,低聲道:“就那邊那間。”

    前兩次,這裡都冇有人,我們過去冇有問題。而現在,一輛大卡車正在那裝著貨物,好幾個工人忙進忙出的。其中一個穿著工裝拿著紙筆,看上去是領頭的人看到我們靠近就吼道:“誰呢?彆亂走啊。這裡是倉庫呢。丟了東西你們賠啊!”

    我看著我們離他那車子的距離,至少還有十米呢。就算是運鈔車都冇有這麼寬的安全距離吧。何況還隻是糧油的。

    曲天臉上一沉,明顯的就不好看了。但是那種人也不好惹的樣子,而且人家還是好幾個工人呢。我拉著他就走,曲天冇有掙開我,跟著我走出了五行陣。他說道:“逛街吧。中午我們再過去。”

    他剛纔不是很氣憤的嗎?怎麼一下就這麼好說話了。我疑惑著問道:“你怎麼變得這麼快啊?”

    “這種司機工頭,中午一定是吃大餐的。冇幾個小時不會回來。所以那時候我們過去根本就冇人知道。”

    說是逛街,實際上我們兩個人都擔心著那邊的情況,哪敢逛街啊。就在附近走了一圈,基本上是屬於走得腿痠罷了的。好不容易走到了中午十二點,這纔回到了那邊的小樓。

    剛靠近小樓,我的手機就響了起來。看著電話號碼,是我爸打來的匆忙接通了:“喂,爸,這邊有事,一會給你回電話。”

    “喂,可人啊。喂,怎麼不說話啊。又放褲子口袋壓到了吧。”

    那邊掛斷了。我都忘記了,在這個五行陣裡,手機信號都是受乾擾的。我低聲說道:“在這裡手機打不出去的。如果有什麼事,我們隻能自己保護自己了。”

    曲天伸過手,握住了我,說道:“放心,我絕對能保護你。”他牽著我朝著那底下的台階走了下去。可是腳步卻在最後一級台階頓住了。我疑惑著隨著他的目光看向了那台階的邊緣上,有著一根紅線沿著台階邊牽引過來。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