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三十二章 地下室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三十二章 地下室2字體大小: A+
     

    我和覃茜一直就很要好,去她家睡也不是一次兩次的了。甚至在她家,我有著自己的毛巾牙刷和睡衣。跟她爸媽打了招呼之後,我們就將自己鎖在了房間中。

    藉著覃茜洗澡的時間,我用她的電腦查了一下飛逸糧油,再看了看那裡的樓盤,我看出了其中的疑點。

    飛逸糧油的法人姓岑,是個女的。照這麼推測,很有可能就是梁逸的媽媽。那麼飛逸其實就是以兒子的名字命名的。而那在很多年前就是飛逸糧油的倉庫了。那旁邊的五座大廈,是兩年多前才規劃的。兩年多前,到現在,五座大廈,幾乎是同一時間招聘,同一時間建築的。偏偏就是個五行陣。而兩年多前,那不正好是金子零子他們處理了岑家村的事情之後嗎?

    以梁庚現在在市裡的職務,他要想插手這五座大廈的事情,應該不是難事。而中間正是他們家的小樓。那麼這個五行陣也許就是梁庚策劃的。岑家的女婿有兩個。一個是上次我們去見的三個手指的老鐘。他本身就是一個專門給人算髮財的。而且他自己的兒子都搭進了這件事中。如果說梁庚什麼也不會,壓根不知道這件事,那麼可能性很小。魏華是跟他接頭的,那麼很有可能就是,梁庚是幕後的人,就算他不是,那至少也是瞭解幕後的人。花了那麼多年在城市中間佈下一下五行陣加埋兒煞,他們的目的是什麼?這麼大的格局,不會隻是拿來關我的吧。他們要關住的是什麼?難道就是今天我們看到的那個芭比娃娃?

    在我想著這些的時候,手機猛地響了起來。我驚得心都漏了一拍了,好幾秒鎮定下來之後,纔看向了一旁的手機。上麵顯示著來電的是曲天。

    想著今天他那樣的質問,還有就是泄露出曲天是岑祖航這件事,確實是我的錯,是我不夠謹慎。所以我看著手機,卻不知道要不要接聽,要跟他說什麼?道歉?還是委屈?

    手機一共響了三次,我都冇有接聽,覃茜洗澡回來,就說道:“我都聽到你的手機響了。乾嘛不接啊?曲天打來的?”

    “嗯。”

    “你們兩真吵架了?”她坐在床上,抱著自己的熊娃娃說著。我也關上了電腦,躺在了床上才說道:“算是吧。”

    “乾嘛吵啊?不過也是,現在哪有情侶不吵架的。說說乾嘛吵架啊,姐妹幫你分析一下。”

    我看著他們家的天花板,長長吐了口氣:“他曾經有一個很愛很愛的女人,他忘不了她,試圖找回她。”

    “麗麗?放心吧,麗麗現在已經有新男朋友了。曲天就算厚著臉皮找回去,估計那大小姐現在也不會理他了。”

    我乾乾一笑,如果是麗麗的話,她是絕對不會理會曲天了的。我不知道曲天那天是怎麼嚇唬麗麗的。現在在學校裡,基本上我都見不到麗麗,就好像是她故意避開了我。

    我繼續說道:“他有很重要的事情,比我重要。”

    “我明白了。他要出國留學了。可人啊,不是我說你啊。你也想開點。畢業了,分手了很正常的。而且就他家那條件,不出國纔怪呢。你們……你冇有給他打過孩子吧。”

    我狠狠瞪了過去:“瞎說什麼呢?”

    “那麼緊張乾嗎啊?”覃茜也在我身旁躺了下來,“學校裡,打了五六次的人多的是呢。”她頓了一下之後,說道:“可人,你說我們今天看到的那個芭比娃娃,會不會也是一個打胎下來的孩子啊。我聽說啊,就有人用打胎的孩子的魂,拿來幫風水先生做事的。那種孩子怨氣大,比厲鬼還厲害呢。”

    “啊~~不要說這個了,大晚上的。睡覺!”

    覃茜在那笑了起來。這些時候,對於她,就是一個故事罷了。但是對於我來說,這就是我也許會遇到的。我不想在這個時候想這些。我腦海中轉著的,就是岑祖航現在在做什麼?躺在床上看族譜,還是在擔心我呢?算了,他應該擔心的是,我有冇有和梁逸在一起,有冇有泄露他的秘密吧。

    ***

    陽光很燦爛的一天,可是我的心中卻是灰濛濛的。我必須要全身心都撲在我的畢業作;上來沖淡我心裡的胡思亂想。

    在忙碌的一個早上,黃依依將午餐的餐盒送到我麵前的時候,我纔想起來,我連早餐都冇有吃呢。給了她一個微笑,說了聲謝謝。她就說道:“行了,可人,你這作;,讓曲天和老師說一聲絕對能掛在一個好位置的。”

    我隻是苦苦笑著,冇有回答。餐盒纔剛打開,目光抬起來,就看到了窗子外的曲天。他朝著我做了一個手勢,我幾乎是冇有考慮地就放下餐盒,抓起一旁的小包包就出去了。

    出了畫室,跟著曲天走進了電梯,他才說道:“跟我去看套房子,打著你岑可人的名號的。裝備都給你拿來了。”

    原來是用我當擋箭牌去看房子啊。或者說是,讓我當出頭鳥,等著他們一直在追查的幕後人開槍。我承認,之前跟他看房子我冇有過這樣的念頭。可是現在這個念頭卻是那麼的強烈。我甚至冇有問他,他是不是已經見到岑梅了?

    車子開了挺久的,不在我們這個區了。那房子是在城市另一邊的郊區,一個大約**十年代的小區。就跟我們住的那個小區差不多了。

    在小區大門接我們的,就是一個矮矮胖胖的阿姨,穿著寬寬的花衣服,頭髮電捲了,倒也挺好看的。給人的感覺就是很和藹吧。

    阿姨引導我們停好車子,下了車,就笑眯眯地說他相信零子介紹來的人。

    原來這是零子介紹來的業務啊。真難想象,為什麼那天晚上,零子要用符印去對付祖航,現在卻又那麼好的介紹業務。還是就是像金子姐說的,我們是目的不一樣,但是過程一樣的小團體呢。

    阿姨帶著我們一邊朝著她的房子走去,一邊說道:“這房子啊,是兒子給我們兩老買來養老的。離菜市場近,也有老人活動的地方。可是自從我們搬過來住之後,我那老頭就一天天開始身子不好了,前幾天去檢查,還得了癌症。年紀大了,也就不手術了,就這麼想著好好過兩三年就行了。可是越想越不對啊,老頭以前身體挺好的,怎麼搬過來就一下病了呢。”

    說話的時候,阿姨把我們帶到了一個防盜門的樓口。用鑰匙打開了樓口門之後,我剛要上樓,阿姨就說道:“這邊這邊。”她帶著我們往樓口一旁的台階往下走去,“我兒子說我們老了爬樓怕不方便,就買了一樓的。這就三級台階,也不算高。”

    那一樓也就三級朝下的台階,就到了過道。過道裡還堆著一些雜物,還有阿姨曬的衣服。說這就他們一家,在這裡曬衣服放東西都行了。

    阿姨打開了防盜門,裡麵是裝修一般的兩房兩廳。看上去是新裝修的,牆都還是雪白雪白的。阿姨的兒子倒也冇省錢啊。

    阿姨的老公,就坐在那沙發上,看著新聞呢,人倒也精神,看不出是得了癌症的人。我們一來,他就樂嗬嗬地說道:“喲,來了。這麼年輕啊,你們是哪家的?零子可說你們是大有來頭呢。”

    曲天微微一笑道:“伯伯可聽說過岑家?”

    “岑家?聽說過,聽說過。我小時候,我家的墳地都是岑家的人給看的。”

    我拿出了羅盤,正準備看山向的時候,曲天去壓下了我的手,說道:“不用看了。”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