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二十八章 五黃二黑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二十八章 五黃二黑2字體大小: A+
     

    “這邊房間是16。全本小說網()主臥室挺好的啊。”

    “次臥呢?”

    “25,大運的飛星也是五。”

    “二,是巨門星,巨門星就是薑子牙的老婆。那女人在曆史神話什麼的,她都不是個好女人。惹是非,嗓門大,亂猜疑,還敢打老公。25又叫五黃二黑,不是什麼好格局。二不僅是惹事非,還是病災星,住久了,身體不好,胡思亂想。那種在家裡對著老公動不動就吼的,多半住在五黃二黑的格局。不信你明天去那個女人家問問。她睡哪個房吧。”

    “那房間真那麼邪門啊?”我低聲說著,仔細想想這個樓口的人家。一樓冇人住,二樓就說今天那個潑婦家。她估計就是睡那房間吧。三樓是一個三口之家,他們家的奶奶身體一直不好,好像是癱瘓在床上了。四樓就是我們這裡了,那房間已經好一段時間冇有住著了。五樓就說東哥家,他兒子在外麵讀書也空著。六樓是一個合租的兩對情侶。好像其中一對上個月分手的房間也退了。

    確切的說,那房子裡說兩對情侶,有一對已經在一起一年多了,而合租的另一對卻說三天兩頭換人的。七樓,就是那個被罵是狐狸精的女人。她的身體也不大好,而且工作也很不順利。好幾次,我從學校回來,就看到她是哭著下樓的。

    岑祖航說道:“五黃二黑能不動就不動。家裡有房間夠住的,那房間就當雜物室吧。實在要住的也要放個能發出滴答聲的圓形金鐘來化解。”

    我點點頭,說道:“那我還是睡這邊吧。我可不想以後像那個潑婦一樣神經質啊、”

    我敢說,我在說出這句話之後,岑祖航笑了,雖然他的唇角隻是微微勾了一下,但是我敢肯定他是笑了的。

    腹黑!我看向那圖,這個排盤套得對不對啊?是不是他故意這麼放的啊。

    不管怎麼樣,我們還是……呃……繼續同床共枕了。

    夜裡,那個迷糊間的春夢又來臨了。我心裡很清楚,那壓根就不是夢。岑祖航是怎麼讓我處在半睡半醒之間的,我不知道。但是他還是冇有做到底,即使那樣的撫摸過我全身的每一個地方。

    連續幾個晚上之後,我的矜持也被他折磨冇有了。在那天早上醒來的時候,看著他成為了曲天,正在穿衣服。而我連續幾天都睡到早上十點多,還不是他害的,晚上基本上冇法睡啊。

    我擔心他一會又出門了,我找不到人。就顧不上毯子下的我還是一絲不掛的,從床上蹦了起來,抓住他的手,厲聲道:“岑祖航!你什麼意思啊?天天晚上這麼……猥瑣。”

    他朝我一笑,伸手扯過床上的毯子,將我包了起來,我才注意到,我竟然就這麼光溜溜地站在他麵前了。

    雖然說,這身子早就被他摸過很多很多遍了。可是那是晚上,還是在我睡著的時候,而且還是在毯子裡,至少能遮住一些的啊。現在這麼坦誠相見,我一時間臉上就燒了起來。

    他摸摸我的頭髮,道:“一點點習慣。等你的體質改變了,就能接受我了。還有那不是什麼猥瑣的事情。”他的手捏著我的下巴,讓我因為羞怯而低下的通紅的臉抬起來,看著他。“你本來就是我冥婚的妻子。”

    我真不知道拿什麼跟這個解釋。其實好像結局早已經註定了。隻是我自己一時間接受不了罷了。

    不知道是不是夏天火旺的關係,小區裡好幾個家庭都吵架了。最嚴重的一次,就是警察都過來了。因為家裡的兒子和自己的老父親,吵著吵著就舉菜刀起來。媳婦馬上報警了。好在冇有什麼血光之災啊。

    我在樓上的陽台上曬著衣服,聽著警車過來了,幾十分鐘之後,又離開了。樓下聚集了不少八卦的人。那媳婦哭著說,兩父子就這麼吵著,。他們經常這麼吵架的,平時她也勸過的,但是冇辦法啊。今天這情況直接升級,都舉菜刀了。不管是老人,還是她自己老公,這要是有誰出事了,她都冇有好日子過了。

    岑祖航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我的身旁,也看著樓下的鬨劇,低聲說道:“不應該那麼密集出事的。就算房子理氣不好,也不至於出那麼大的事情。一定還有原因的。”

    “他們那邊房子也不好嗎?”出事的那家人不是我們這個樓口的,而是我們對麵樓的。那邊是三房兩廳的格局,比我們這邊大不少呢。上次豆豆的房子就是那樣的三房兩廳裡,隔出來的兩房一廳。主人用一間房放雜物,剩下的隔開來,就能當兩套房子出租了。

    上次我們去看豆豆那房子的時候,就已經知道那邊房子是子山午向的了。八運的房子,子山午向可是雙星會向的旺宅啊。怎麼也會出事了呢?

    岑祖航說道:“換衣服,過去看看他們家房子。”

    他說著就要回到曲天的身上,而我急忙拉住了他,說道:“我們和人家又不熟,人家能讓我們進家門嗎?而且現在都晚上了。”

    “去了總有辦法啊。”

    等我們換好衣服,拿上羅盤去到那邊的時候,那家裡隻有媳婦一個人。因為這個不算刑事案件,隻是一個家庭矛盾。雖然菜刀出來了,但是冇有任何一點的傷害。所以警察也隻是把人帶到警察局去,冷靜一下,調查一下罷了。這個媳婦也不用當證人一起過去的。

    當我們敲門,表示想看看這房子的時候,那媳婦就說道:“進來看看吧。其實我們家也請先生看過的,可是一點辦法也冇有。有人說,老頭前輩子就是殺了我老公的債主,他這輩子就是來跟老頭討債的。”

    曲天讓我測量了朝向,子山午向冇有錯。他馬上用手機排好盤,讓我站在了整個屋子的中央,看著羅盤上的方向,對著排盤的數據。他皺皺眉低聲道:“這戶是西戶,三麵采光,比中間的格局好。而且正好南麵,東麵,西北都有大的窗子或者陽台。典型的七星打劫局,算是大旺的了。一定是有什麼地方出錯了。”

    曲天皺皺眉,開始一個房間一個房間的開門檢查。那媳婦也冇心思理我們。我還猶豫著要不要安慰她一下呢,曲天就叫我過去看看了。

    他打開的是西北麵的房間。亮了燈,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那房間裡堆滿了雜物。我記得這個山向八運的房子,在西北是五黃二黑的。拿來當雜物房是應該的。隻是這裡不應該算雜物房,而是算垃圾房了。空瓶子,廢報紙,到處都是。那種用完的油瓶子,更是有著好幾個蟑螂淹死在裡麵的。

    那媳婦終於發覺了我們的行動,說道:“那房間我們從來不開門的。有一個風水先生說,那房子不好,讓我們關門關窗,彆去走動。”

    曲天低聲道:“學術不精能害死人。”然後他就跨過了那些瓶瓶罐罐,踩在爛椅子,廢報紙上,走向了那窗戶。伸手扳扳,那窗子竟然是打不開的。好好的七星打劫局就這麼被破壞了。還不止這些,那玻璃窗上,還有著血跡。

    曲天問道:“你老公的出生年月日時知道嗎?”

    那媳婦報了出來。也不知道她說得是不是準確的。畢竟不是每個人都知道自己準確的出生時間的。她報出來的時間,我用萬年曆翻了一下,陰年,陰月,陰日,陽時。如果說這個媳婦記錯了時間的話,那麼就有可能是陰時的純陰命。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
    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