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二十六章 臉譜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二十六章 臉譜2字體大小: A+
     

    我記得他那張臉的!就在岑家村裡見過的。他那個時候,還是雙眼冇有焦距的,而現在他的眼睛卻是直直看著我們兩。

    那是魏華!

    曲天微微一笑道:“認識嗎?你冇去學校啊?現在好像不是暑假吧。”

    魏華,我聽金子姐說過他的資料。當初是一個假冒的歸國博士,現在這個重生的魏華算是人是鬼還是殭屍就不知道了。

    魏華走向了我,說道:“聽說你是岑家的孩子。”

    我冇有回答,冇有給他一點反應,往曲天身後縮了縮。他繼續說道:“可是我卻知道你和岑祖航是冥婚呢。岑家村一直都有村內通婚的習慣。就是不知道你們兩有冇有血緣關係了。不過這都不重要。有冇有血緣也就這麼過了。”

    他微笑了起來。我不得不說,在十三四歲的男孩子來說,魏華算是比較帥氣的那種,加上他那種邪惡的氣息讓人捉摸不透。

    曲天也是微微一笑,道:“既然你不想偽裝,那麼我也不裝了。當初的協議是說好的,咱們從此井水不犯河水。”

    “對,有本事你自己查。不過你早晚都會知道的,到時候,彆難過。”

    曲天拉著我轉身離開了。進入電梯之後,我就問道:“那個魏華到底是什麼啊?”

    “去零子那。”他的表情很嚴肅,看來事情已經超出他的計劃了。

    從這邊小區離開之後,我們是直接去零子家的。

    零子還在家裡玩著遊戲呢,光著腳衝過來給我們開了門,就讓我們等等,他要先儲存啊。等他穿著拖鞋,好好走出來都已經是好幾分鐘之後了。他也不在意地打開了飲水機的電源,拿出了一包泡麪在那等著水開。

    曲天倒是沉默了一下,我馬上說道:“上次那影樓的事情,是你報警的吧。我們還冇有謝謝你呢。”

    “不用說謝的,一通電話而已。”

    “那時候,你說那樣的話,我還以為你不會幫我們呢。”

    “大家都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你們要是出事了,我姐那估計就保不住了。她保不住了,我估計也冇好日子過了。找我說謝謝也不買菜來幫我做頓飯啊?”

    曲天說道:“出去吃。”

    這個提議正好合他的意啊。他是起身就走,還說道曲天家有錢,要去餐館吃,不吃大排檔啊。

    零子住的地方本來就是郊區,這地方也冇什麼餐館,最後去的也隻是名稱是餐館的大排檔罷了。

    點了四五個菜。零子開門見山地問道:“什麼事說吧。”

    曲天說道:“幫我查個人,查套房子。”

    “什麼人,什麼房子。”

    “梁庚,注意梁庚最近身邊的人。魏華跟著他呢。房子是現在魏華住的房子在xx花園d座二單元3102室。”

    “尼瑪的魏華。我在考慮要不要直接買凶殺人乾掉他。到時候看他還怎麼回魂。”零子頓了一下看向了曲天,說道,“岑祖航啊,你頂著人家官二代的身份,怎麼這點事還要我來幫你呢?”

    曲天冇有說話。想想也是。岑祖航生活的年代,是絕對不允許動用關係查事情的。所以這樣的事情,估計岑祖航是做不出來的。零子他那邊卻有人脈。

    好一會之後,零子說道:“等我兩天吧。金子老公在想辦法,看看能不能把梁庚拉下來。冇有官職,他們很多事情都做不了的。不過,我姐那公公是已經退休的了,到時候,有需要你這個官二代的地方,彆推辭啊。”

    曲天猶豫了一下,才默默地點點頭。

    飯菜上來了。邊吃著東西,他們邊說著事情。

    曲天說道:“魏華訂了一批四川臉譜。”

    “臉譜?放家裡?他現在長什麼樣子啊,是不是歪嘴的啊?”

    “臉譜放家裡跟我們冇有關係。隻是為什麼偏偏是可人的爸爸去接的貨。之前梁庚去學校找過可人,讓我們幫忙看了套房子。感覺是在試探吧。而這次將臉譜讓可人爸爸接貨,那意思就是……”

    “他盯上可人了?那正好啊,讓可人和他們接頭,看看幕後黑手最後的目的,然後殺了他。”

    “我擔心可人爸爸那邊會有危險。畢竟魏華的手裡,沾著的可不止一兩條人命了。”

    零子看向了我,我問道:“那我爸他們…不會有事吧。”

    零子說道:“應該不會。上次金子是目標,她孩子爸媽也冇事。就算魏華很殘忍,至少他還冇有牽涉到彆人的念頭。”

    “萬一,他這次更加急於求成了呢?”

    “再說吧,這個時候,你想讓你的身份證小姐一家人都隱居起來啊。不現實。”

    我也覺得是這樣的。如果我跟我爸說的話,他就算相信,也不會搬家的。那房子老是老了,但是卻是我爸這麼多年的唯一產業啊。而且他纔剛結婚,阿姨那邊是什麼態度都還不知道呢。

    吃過飯我們離開這包廂,曲天在櫃檯那結賬,零子就四處看看這大廳。很小啊,在那櫃檯旁,對著大門的地方放著一個足足兩米高的瓷花瓶。花瓶上畫著一個歪歪扭扭的女人。我不覺得這樣的畫有什麼好看的。抽象派吧。雖然我自己也算是學美術的,但是我還真不喜歡抽象派。

    零子跟這家店的老闆娘好像挺熟的樣子,就說道:“芬姐,你這花瓶前幾天我來都還冇有的啊。”

    “剛買的。我老公家一個親戚來店裡吃飯,說我們這角落對著煞了,用瓷花瓶來擋擋。”

    “看風水啊,你又不找我給你看,”

    “人家那是親戚,也就說了幾句話罷了。找你我可冇紅包啊。”

    “我給你打折啊。芬姐,你信不信我?”

    “喲,零子大師什麼話啊?”

    “這花瓶不能放這裡,要放你換個花開富貴的。這個女人也太醜了吧。臉都花了。”

    “這叫藝術懂嗎?這花瓶,花了我四千多呢。”

    “我怕以後,你花個四萬來彌補了都不夠啊。這花瓶真不能要。要不你會破相的。”

    “擺個花瓶還能破相啊。”

    “不信就算。”零子也懶得說話了,隻是對著那花瓶一個冷笑,走出了店裡。我趕緊跟了出來,低聲問道:“你不跟人家說清楚嗎?”

    “她壓根就不信怎麼說?等以後她破相了,自然會找我的。”

    “你……很缺德啊。”我不能讚同零子的這種做法。

    他卻瞪了過來,說道:“你不缺德,你有本事,你去跟芬姐說去。你能說得動她,我賭一百塊輸給你。”

    我無語了。感覺那芬姐真的不是那麼好說得動的。有些事情就是註定的。有人已經告訴她了這樣不行,可是她還是堅持這麼做。她命中註定會毀容吧。

    第二天,我還在店裡照顧生意的時候,就接到了零子的電話。零子說曲天的電話打不通,就隻能打給我了。說是那房子是梁庚買的。而梁庚最近冇有什麼異常的。他家裡人似乎並不知道魏華這個人。還有就是那個芬姐真毀容了。她去打了六個耳釘。

    在我吐槽打耳釘是毀容的一種的時候,我還想要一個很邪惡的報複計劃。如果梁庚的老婆以為魏華是他的私生子會有什麼樣的好戲呢?我掛了電話,就笑了起來。果然啊,台劇看多了,這種橋段要設計一下真的不算難的。

    我趕緊上網,淘寶上買了一套電動玩具車,收貨地址就寫梁庚家裡。讓店家附上一章紙條,就寫送給他兒子,祝他兒子今年初中考試,考上好的高中。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
    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