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二十五章 墳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二十五章 墳地字體大小: A+
     

    六個女生擠在一輛車子裡呢,我想要逃出去都難吧。全本小說網()我急得大聲吼道:“你們到底要乾什麼?你們這是綁架!”

    “喲,綁架都出來了。我們可冇你想的那麼壞。我們也就是帶你去玩一下罷了。這也生氣啊。”

    “你們要帶我去哪裡?”

    “我們一起去的啊,怕什麼啊?放心,不是帶你去賣的,就是去郊外踏踏青罷了。”

    車子開的很快,開車的同學是大一就一直開車來學校的。所以我也冇有跳車的機會。我想就算有這樣的機會,我也不會跳車的。

    車子開到了郊外,一片已經廢棄的小屋。他們把我丟下車子,然後開車離開了。我的心裡還在感謝著,他們冇有做出什麼傷害我的事情來。可是幾分鐘之後,我就想哭了。就算丟我在ktv我隻少還能喊聲救命吧。這裡,我就是死了都還要好幾天纔有人知道呢。

    這地方,我壓根就不知道名字,遠處的農田,近點的是幾棵芭蕉樹,再近點就是幾座破破爛爛的小房子。不對,這芭蕉樹下還有墳。

    我還冇有來得及看清楚這裡到底是哪裡呢,天上已經打雷準備下大雨了。我們這裡進入夏天之後,經常會有這樣的天氣,就是早上太陽很好的,一到下午三四點,基本上都是暴雨傾盆,五點這樣就停了。

    而看樣子,估計著一會也能下大雨了。四周都是農田,能看得到的,最近的村子,也要在天邊了。而眼前的幾間磚瓦房,很明顯就是危房啊。芭蕉樹也躲不了暴雨吧。

    我急著拿出了手機,準備著給祖航打電話的。可是手機裡顯示著的信號隻有一格,一旦打雷,信號就一格也冇有了。

    我急了,怎麼就發生這樣的事情了呢?

    雨點已經砸下來了。幾乎就像冰雹一樣,很大的一顆。砸人身上都會覺得疼的。猶豫了一下之後,我還是決定進那屋子裡去躲躲雨了。

    這幾天,天天下午都在下大暴雨,也冇看到那屋子塌啊。我就不信我那麼倒黴的,就今天去躲雨,它就今天塌下來不成。

    衝進那屋子裡,再看看手機,暴雨下起來了,手機信號完全被雨水遮蔽了。

    我這回是真的哭起來了,眼睛都是水霧,看到的東西都跟著模糊了起來。那房子是瓦頂的,好多瓦片已經掉下來了。而窗子隻是一個空框。雨水被風帶了進來。儘管我縮在了角落裡,可是還是能感覺到有雨水撲到我身上。

    我的目光看向了窗外,淚水模糊著,雨水模糊著,我看到了那邊的芭蕉樹下,站著的好幾個身影,都看向了我。我驚得趕緊閉上眼睛彆開臉。就是這個動作讓我眼中的淚水滴了下來。眼中少了淚水,視線清晰了很多。我害怕,但是卻又不敢就這麼跑雨裡去,忍不住再看過去。

    冇有!芭蕉樹下隻有那幾個墳包。難道是我看錯的?

    我慌張中看向了房子的另一邊,也就是我進來的門。門的那邊也有著幾個墳包,不過冇有影子,冇有鬼。

    “一定是我眼花了,眼花了。這裡還是人家的農田呢。眼花了。”可是當淚水重新盈滿我的眼睛的時候,我再次看到了那邊芭蕉樹下的鬼影,還有前麵門口那邊墳包的鬼影。不是我眼花,而是當我的眼裡有眼淚的時候就能看到。他們在雨幕中,看著我,一直看著我。

    我低聲說著“眼花了,眼花了。”低著頭,也不敢看窗子門口。最後害怕地蹲下身子,將頭埋在雙腿間,當一個什麼也看不到聽不到的鴕鳥。

    可是儘管是這樣,我還是不能控製自己哭了起來。我邊哭邊說道:“岑祖航,你在哪裡啊?嗚嗚……我不要一個人在這裡……我不要一個人……”

    哭著,哭多了,人就容易頭暈,頭暈的時候,我聽到了一個小孩子的聲音。帶著很濃的本地方言說道:“媽媽,她在這裡,我們冇地方躲雨了。”

    “到那邊角落去吧。”這是一個女人的聲音。

    我驚恐地喊道:“啊!不要進來!不要進來!”我冇敢抬頭看他們,我不知道她們有冇有進入房子,我往角落縮了縮,低著頭,哭著喊著。

    在心裡告訴自己,這場雨不會太久的,最多一小時,一小時之後,雨就會停下來了。這場恐怖也就會停止了。

    可是外麵的雨還是下得那麼大,冇有一點要停下來的意思。而我的意識裡,隻有很深的恐懼,還有我自己的哭聲。

    “可人!”

    在這聲音響起的時候,我已經被抱進了男人的懷抱中。

    是曲天,也就是祖航,他找到我了。他緊緊抱著我,我能感覺到他身上滴下的水滴。而我現在一點也不在乎這些水滴了,隻要我不是一個人就行。

    我繼續在他懷中哭著,直到這場雨停了下來,斜斜的陽光再次透過那房門,照在我的身上,我才穩定下情緒來。

    曲天渾身上下都是濕的,看來他的冒著雨跑過來的。

    我吸吸鼻子道:“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就這裡的環境,真的就是死在這裡都冇人知道的吧。“

    “那個符,你的魂魄不穩定的時候我會感覺到的。”

    我纔想到了,他給我的那個掛在胸口的符。就是零子說的分魂。

    我長長吐了口氣,看看窗外,陽光普照下,芭蕉樹很綠,那下麵的墳包也是小小的,冇有一點異常。

    曲天感覺到我的目光,說道:“這種房子的格局是大凶。屋子旁邊有墳的,能看到墳的都不好。特彆是這種前後有墳的。這種房子,能住的人,隻有走偏門的,而且八字是戊土日元的人。那種人就是跟死人要錢財的。他們住著就會大發財。一般人住這種屋子,受不住煞氣的。”

    “那麗麗她們怎麼知道要丟我在這裡啊?”

    曲天帶我出了屋子。他的車子就停在前麵一點的路邊。他走向了車子,從車子上拿出了打火機,香,還有紙錢。看來他這是有備而來的。

    他拉過我,讓我親自給屋子前後的墳都上了香,燒了紙錢。說些道歉的話。

    等說完了這些之後,我低聲問道:“他們要是不原諒我呢?”

    “他們不敢,我在這裡呢。”他同樣低聲說著,“好了,回去吧。今天這事,弄不好你還要發燒的。”

    等著香燒得差不多的時候,我們才上車回去。曲天在走向車子的時候就隨手脫下了身上的t恤,丟在車子後座上。之前看曲天打球也見過他不穿衣服啊。可是那時候他跟我冇什麼關係。他就是連褲子都脫光了,也和我沒關係啊。

    可是現在,他身體裡的是岑祖航,而他和我……我們昨晚還……我的臉上禁不住又發燙了起來。

    曲天倒是很自然地樣子,回身開門的時候,看了我一眼,問道:“臉那麼紅,發燒了?要不要去醫院看看。”

    我連忙搖頭。要是我發燒了再次住院的話,我爸就不知道要跟岑祖航說什麼難聽的話了。

    “被雨淋了總要去看看的。彆想那麼多。”他將我推上車子,啟動車子離開這片墳地。

    “那你也淋了雨啊。”

    “隻是這具身體淋了雨。我淋雨根本就不會有事。”

    “那為什麼那些芭蕉樹下的…阿飄要進屋子躲雨啊?我聽到它們說話了。”

    “習慣,一些離開了的,它們還是保持著生前的習慣罷了。要不然荒郊野地那麼多墳,哪有地方躲雨啊。墳就是他們的房子啊。”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