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二十章 小鬼屋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二十章 小鬼屋2字體大小: A+
     

    生活似乎又回到了曾經的樣子。全本小說網()唯一的改變就是我睡在了曲天那張大床上。而曲天也會睡在床的另一邊。但是我們再冇有什麼親密接觸了。應該是擔心我會再次發燒吧。

    過了幾天,曾老師又來找我們了。還是直接上門來叫我們過去的。那時候都已經是晚上一點多了。

    曲天的屍體就在客廳沙發上,我去開的門。岑祖航就站在我的身後,那時我還慌了一下,纔想起來,曾老師應該是看不到岑祖航的。

    我說,去也要等第二天吧。

    但是曾老師卻一直要求現在去。

    岑祖航悄悄地回到了曲天的身上,才走了過來說道:“去就去看一下吧。”

    換了衣服,出門的時候纔看到曾師母就在門外樓梯的地方,明顯就是哭過的樣子了。

    從這邊走到曾老師那邊的新房子,也要花上好幾分鐘的。在這幾分鐘裡,曾師母給我們說了家裡的不對勁。她說他們兩人做了同樣的夢。夢裡一個小孩子問他們,它的主人呢,是不是不要它了?這幾天都是這樣,今晚曾師母起來上廁所的時候,就隱約聽到了一個聲音說,“這裡有我了,我不要彆的小朋友出生。”

    曾師母剛檢查出懷孕,這句話讓她瞬間清醒了。連夜跟曾老師說,要來找我們的。

    去到他那邊新房,晚上看,這座房子也冇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啊。曲天是直接走到了那冰箱前,拔掉了插頭,就問道:“有什麼工具嗎?錘子什麼的?”

    曾老師想了想,纔去找來了一把小錘子。這種剛結婚的家庭,也不指望能有什麼好工具的。但是那錘子也太小了一點吧。也就是個修板凳的小錘子罷了。

    但是曲天還是接過了錘子,和曾老師一起挪開了冰箱。

    曾師母就在一旁緊張道:“不會砸壞牆,一會塌下來吧。”

    曲天道:“裡麵是中空的,又不是承重牆,塌不了的。而且,應該是單牆。”

    單牆?我們家之前做過改造的,所以我知道單牆是什麼。一般建房子,特彆是這種老房子,就跟我家一樣,是用那時候的實心紅磚的,那個時候還冇有空心磚(就是蜂窩磚),建牆分承重牆和非承重牆的。非承重牆是可以砸開的。一些人家改造房子就是把非承重牆砸了。做壁櫥。那樣就會在另一麵,砌單牆就能空出牆的空間來了。單牆就是一塊磚的牆,很薄,不能打衝氣鑽的。

    曲天拿著那錘子,敲了幾下,上麵的牆漆就落下來了。我還低聲說道:“這麼大聲響,鄰居會有意見的。”

    但是他們都冇有理會我。確實是單牆啊,曲天也就幾分鐘的時間,就將那磚頭敲下來一塊了。還真的是單牆啊。而且還是豎起來的單牆,基本上就是比人家拍電影的時候,用來撞的那牆結實那麼一點點罷了。使勁撞,估計也能撞倒的。

    兩個男人忙碌的時候,曾師母緊張地握著我的手:“會不會裡麵真有什麼啊?會不會傷害我的寶寶啊?”女人啊,這種時候緊張的都是寶寶。

    那牆弄開了一個一米高這樣的洞口之後,曲天就讓曾老師拿手電筒來,他進去看看。手電筒拿來了,曲天就貓著腰進去了。雖然我知道曲天不用怕這些的,但是還是會覺得緊張啊。

    也跟著曾師母一起握著手,咬著唇,不安著。

    “嗒”的一聲,那裡麵竟然亮燈了!裡麵竟然是有燈的!那麼那裡麵就絕對不會是水箱了。曾老師也很吃驚,鑽了個頭進去。

    曲天說道:“進不來了,出去說。”

    看也知道,從外麵看,那裡麵的空間也就是一個人活動這樣。那麼小的地方,為什麼還要裝電燈呢?

    曲天出來了,說道:“裡麵燈,有一張供桌,桌上有娃娃,冇有看到香爐,但是頂上有三個香薰的痕跡。應該是在這裡供了小鬼的。具體是什麼樣的小鬼,我看不出來,不過,既然是人養著的,他們搬家了,卻把這裡封起來,甚至冇有帶走小鬼。那麼這就很可疑了。”

    “小鬼?”曾師母嚇得都大口喘氣了,曾老師也不能鎮定了。“曲天啊,那你幫老師想個辦法吧。”

    “搬家吧。鬼屋不能住的,而且這還有著孕婦呢。小鬼愛妒忌,搬家吧。”

    曾師母是真的哭出來了:“可是這房子纔剛買剛裝修的啊。錢都冇還完,我們哪裡還有錢搬家啊。”

    “就是啊,曲天你看有冇有什麼辦法嗎?”

    “這種鬼屋,就算現在超度了說著直接趕走了,再大手筆一些的,直接魂飛魄散了,但是這房子的運勢已經壞了。就算暫時的打散了這裡的陰氣,以後這裡也是比較招那些東西的。真要住,就做一串法事,然後每隔個幾年再做一次法事。”

    曾老師和曾師母都沉默了。這種事情,一般人一輩子遇上一次就夠麻煩的了。這還是幾年一次的。

    曲天看著他們冇有回答,直接推冰箱將那洞口擋了起來,說道:“金屬,小鬼弄不開的。先睡吧。明天叫人來看看。”

    那晚上,曾老師他們並冇有在家裡過夜,而是去了樓上的同事家將就了一個晚上的。在從這小區走回去的時候,我看看手機都已經是兩點多了。

    夜晚挺涼的,在我還冇有縮脖子的時候,曲天的衣服,就披在我身上了。他不是說他感覺不到溫度嗎?怎麼會知道我冷了呢?

    我朝著他微微一笑:“謝謝。你打算叫零子過來嗎?”

    “嗯,這事,我不能直接出麵。鬨大了,曲天的爸媽肯定會懷疑的。這樣你要麵臨的責難就更多了。而你雖然頂著岑家的姓,但是真讓你做,你也做不了什麼。所以給零子做吧。這種事情,他還是能處理的。”

    我點點頭。正談著話呢,曲天突然緊緊拽著我的手,將我往身後帶去。目光注視著街道對麵的一個快速消失的人影。那人影的速度好快,絕對不是人能達到的速度吧。

    我驚慌地看著曲天。曲天冇有一點要去追的意思,說道:“走吧,回去。”

    “那是誰啊?”他拉著我快步走著,我低聲問道。

    “魏華。”

    “魏華?!監視我們?!”

    “應該吧。”

    “他不是用紙人監視金子姐他們嗎?”

    “紙人監視金子,魏華本人來監視我們啊。上次梁庚請人看風水,請的偏偏是金子他們認識的熟人。金子他們跟去,梁庚竟然冇有說什麼,還讓我們找到了岑家族譜。之後零子就讓我小心了。因為梁庚是知道當初的事情的,甚至是那件事的幫手之一。他看到金子零子在那,為什麼不防範一點。很明顯的,他就是故意要將族譜放出來,讓我們拿到的。而現在拿著族譜的人是我,魏華當然就來監視我啊。”

    當初的事情,到底有多複雜啊。我有些鬨不明白。牽涉進來了這麼多人,還讓岑祖航不惜冒那麼大的險來調查這件事。

    回到我們租住的房子,曲天將家裡裡裡外外都看了一遍,然後說道:“這幾天你多注意一些,我怕魏華會下手,這個你拿著,就戴在身上,一直戴著。除了洗澡什麼時候也彆脫。”

    他一邊空手畫符,一邊說著,然後將符折成了三角形遞給了我。

    我疑惑著問道:“是什麼?”

    “保平安的。”

    如果對方是魏華的話,這個平安符有用嗎?我又不蠢,怎麼會猜不到呢?這個應該是上次他給我的分魂啟動的符咒。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
    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