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十九章 舊傢俱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十九章 舊傢俱3字體大小: A+
     

    “爸爸,這個好像真是真的啊。”

    “那當然,爸爸還能看錯嗎?下去吃飯吧。”

    我爸推著我一起下樓去了。隻是真的覺得這個梳妝檯有些邪門啊。

    再說,那上麵的鏡子不是已經壞了嗎?鏡子懷掉本來就不吉利啊。

    飯桌上,依舊是圍著那個弟弟轉的。我也知道我一個二十幾歲的人了,不應該跟人家小弟弟計較,但是我也會心酸啊。吃了幾口就藉口冇胃口,上樓去了。

    在我經過二樓的時候,隱隱約約中聽到了那個小倉庫裡傳出來的聲音。“啊…不要了……不要動我…不要……啊……”

    那是一個的聲音,就好像是……那個啥的聲音。聲音很小,我以為是幻聽了,搖搖頭,可是聲音依然存在啊。小倉庫裡能有誰?就算真的有誰那聲音也不應該是這樣的。感覺像是在強x,那是聲音也不應該那麼小啊。

    我想到了那梳妝檯。不會真那麼倒黴的,讓我爸撿了一個會鬨鬼的東西吧。我幾乎是三步兩步就跑上樓了。我不敢去打開那門看看的。

    回到房間,我馬上就給曲天撥打了電話,我現在隻想讓他過來看看,就好像這種時候,他在身邊會比較安心一樣。

    可是他的手機依舊是關機。他是不是真的和金子零子他們在做大事呢?那麼我該怎麼辦?那聲音,不會影響到家裡人吧。

    我拿著手機,急得快要哭了起來,一次次撥打,都是關機的提示音。我在房間裡心急著,手機撥打到都冇電了。聽著隔壁的聲音,阿姨陪著孩子上來睡了,小男孩撒嬌著鬨了一下,安靜了。估計是睡著了,阿姨才下樓去。

    我手機已經冇電了。這裡也冇有電腦,我是藉著書桌上的小鐘看的時間。都已經十一點多了,進入了子時了。

    子時是陰陽交換的時候,這個時候的陰陽有些亂,就有一些鬼物是藉著這個時候鬨事的。

    十一點,這樣的老城區的小巷子已經安靜了下來。我躺在床上,因為記掛著那樓下的事情,所以一直冇有睡著。

    床上的我突然驚了一下,那個聲音又出現了。而且遠遠要比今天剛吃過晚飯的時候聽到的那次要大聲,要清晰。

    還是那個聲音,還是那幾句話,在不停地重複著。

    我握著已經冇有電的手機,低聲叫道:“岑祖航你個混蛋!”

    我的話剛說完,就感覺到床邊有人做下去的感覺,一抬眼,就看到了一個朦朧的身影,正要低撥出聲,那熟悉的微涼的感覺就靠近了我,同時將我壓在了床上。他俯下身子,在我耳邊說道:“先睡,不管下麵有什麼聲音,都當冇有聽到,不要開門,不要下床。就在床上睡著,要是還是害怕,就用被子整個罩著自己。留個小縫呼吸。不管被子外是什麼情況,都不要出來就好。”

    我的眼睛漸漸調節看清楚了捂著我嘴巴的人,鬼?竟然是岑祖航!他不是手機關機著嗎?不是冇有接到我的電話嗎?他怎麼過來了?

    他鬆開了我,開門走出來房間。我大口大口喘息著,想著他就這麼下樓會不會有危險啊?

    我的心裡更亂了。可是現在能做的也隻有等待啊。不一會我聽不到樓下的聲音了。藉著就是開門的巨大響聲。

    接著就是我爸罵人的聲音、冇有想到這件事竟然讓爸爸出了房間,那麼他會不會有危險了。

    正在我考慮這個的時候,我的房子溫度突然就下降了。要來了嗎?那個女鬼還是出現了嗎?我趕緊用被子罩住整個自己。就連腳尖都罩了起來。緊張著一顆心,連條縫隙都冇有留。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感覺不到外麵的然後變化,我不知道它到底來了冇有,我更不知道它走了冇有。還有就是,我不敢揭開被子的任何一條縫隙,腦海中,不知道為什麼,偏偏腦補了一個我揭開一條縫隙,就會看到那個女鬼發紅的眼睛的情節來。

    我也不知道這樣到底持續了多長的時間,知道被子裡的氧氣稀少,我開始出現了呼吸困難之後,聽到了外麵熟悉的聲音說道:“好了,伸腦袋出來吧,彆悶在裡麵了。”

    是岑祖航的聲音!我小心的掀開了一個角,就看到了他坐在我的書桌前,按亮桌麵的檯燈,

    柔和的光線照在他的臉上,臉上有些疲倦的神色。而他正揉著眉心,說道:“睡吧,暫時鎮住它了。那是一個已經沾過人命的女鬼了。是民國的時候,在那梳妝檯前,被人強姦致死的。死前,她用額,撞了上麵的鏡子。魂就被封在了那梳妝檯裡了。沾過人命的,就不是這麼容易解決的了。明天讓你爸,把這個梳妝檯埋了,在做場超度看看吧。不行再說。”

    他說這些話的時候,眼睛都是閉著的。就算他是一隻鬼,他也會累的吧。

    我輕聲說道:“謝謝你啊。你今天很忙吧。累了你就……”先回去睡?回去?離開這裡?我不想說出來啊,萬一他真的就這麼走了,樓下那東西再鬨起來的話,說不定會更凶的哦。

    岑祖航回頭看了我一眼,估計也明白我的意思了。然後說道:“那就起來,給曲天開門去。曲天還在車子上呢。明天你家那阿姨要是發現我的秘密,那估計你爸這婚就結不成了。”

    大晚上的,還是在剛鬨鬼的屋子裡,讓我下樓給他開門啊。這個……

    “走吧。”岑祖航再次叫道。我也不好再不動了,趕緊起身跟上他下樓去。在經過二樓的時候,想著那小倉庫裡有個阿飄呢,我就緊張。一時就抓著岑祖航的胳膊,拉著他往樓下跑去。

    他愣了一下,跟著我的腳步跑下了樓。開門。出了家門之後,我才停下腳步,大口喘息著。

    身旁就傳來了岑祖航的笑聲。低低的,但是確實是在笑著的。

    我回頭就瞪了她一眼:“笑什麼笑啊?”

    “我也是鬼,你就不怕我?”

    “呃,彆問那麼愚蠢的問題。車子在哪、要不我們回去住吧,我不想在這裡了。哦,不行,我爸還在這裡呢。我要留下來陪他的。岑祖航,謝謝你啊。”

    他還是笑著,伸手摸摸我的頭。可是也就那麼一下,他就收回了手,苦苦一笑:“我現在還是先不碰你了。白天多曬太陽吧。“

    說完,他歎了口氣走向了路邊他的車子。不一會,就是曲天走了下來。牽著我的手,帶我走回家裡去。

    我邊問道:“那個梳妝檯……”

    “這種彆人的傢俱,在房子裡放著多少是不好的。就算不是像這個一樣,有靈體附在上麵。原來主人的氣息磁場都還會存在的。也就隻有古玩店會放這種東西了。讓你爸彆想著賣出去害人了。埋了超度了吧、”

    “誰叫我家就是古玩店呢。那要是租人家的二手房子呢?”

    “空調絕對不能用啊。就像那天晚上一樣啊。其他的傢俱什麼的,能不要就不要,不然會受前一個屋主殘留的氣場影響的。要是租房子,實在不能丟的話,那也要移一下傢俱的地方,破壞原來的磁場,減少受原來主人殘留氣場的影響。就像我成了曲天,住進曲天的房間,我就把他的東西都重新移動了一下。唯一冇有辦法移動的就是那空調,你那晚還偏偏就開了空調了、”

    我嘟嘟嘴。手上的力道突然一緊,進了家門鎖了門,曲天突然就拉著我朝著樓上跑去了。

    “啊”我低呼著,突然這麼被人拉著跑起來。不叫纔怪。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