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十九章 舊傢俱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十九章 舊傢俱2字體大小: A+
     

    第十九章舊傢俱2

    我再次醒過來的時候,隻感覺太陽穴很痛,眼皮很重睜不開。全本小說網()迷迷糊糊地感覺有隻微涼的手覆上我的額頭,岑祖航的聲音離得很近地說道:“發燒了。”

    “嗯,發燒啊。我空調吹得太冷了。”

    “我送你去醫院。”

    “嗯。”我的意識再次模糊了。我以前也經常會發燒啊,都是吃了點藥,睡一覺就好了。可是這一次,怎麼會有種迷糊到想要昏倒的感覺呢。

    確切地說,我是真的昏倒了。就這麼迷迷糊糊地,能知道的就是我被送去了醫院。被打針了。後來金子零子來了,迷糊中說什麼讓灌點中藥。

    我爸爸過來了,他過來的時候,我已經清醒了不少了。雖然眼睛還是很困,還是睜不開的樣子,但是我已經能聽清楚他們說的話了。

    我爸說道:“你們……真的……哎……她從小身體就不是很好,以前就經常發燒。小時候,還燒到40度,連續一個星期呢。現在……”

    曲天的聲音說道:“我們冇做。”

    “什麼,冇……冇做?!你以為我真的什麼也不知道啊?可人這明明就的陰邪入體產生的發燒。剛纔那個老中醫不是也這麼說了嗎。”

    “我們確實冇做。”曲天再次肯定道。

    我爸卻是一個冷哼:“男人敢做不敢當。”

    我的腦袋還是暈暈乎乎的,但是這些句子很好理解啊。我爸這是懷疑我們做了那件事呢?我吃力地哼哼出聲,道:“爸。我們真冇做什麼。我這是吹空調涼著了。”

    我爸看到我醒來了,趕緊走到床邊,看看我。當著曲天的麵,他敢質問曲天有冇有做那件事,但是在我麵前,他卻冇敢問。畢竟問自己女兒,昨晚是不是被一個鬼開苞了啊。真不是什麼好話題啊。

    我爸說道:“醒了就好了。我先去給你買碗湯,喝著補補氣。”

    “嗯。”我應著,看著我爸離開了病房,病房中隻剩下我和曲天了。

    曲天說道:“這是中醫院,你這個情況還是要中醫治療比較好。金子幫忙找了這裡一個會祝由科的醫生給開的方子,都是補陽固魂的。”

    “什麼意思啊?我不是吹空調冷到的嗎?”

    曲天沉默好好一會,才說道:“陰邪入體。”

    陰邪入體?昨晚陰邪的也就那個老太太,被她嚇發燒了?不對,還有就是岑祖航。他吻了我的。難道是因為那個吻嗎?

    我還在這麼一腦袋漿糊地想著這個的時候,曲天說道:“就這個程度的碰觸,你都能發燒了。前段時間,好在冇有真的做啊。要不然,你這體質,非死在床上了。”

    “你……你……”我臉一下就發燙了起來,“你不用說得那麼曖昧吧。好像我們真有怎麼樣似的。”

    曲天苦苦一笑,朝我走了過來:“要上洗手間嗎?睡了一天一夜了。”

    給他這麼一說,我的臉上就更紅了,瞪了他一眼,揮揮手,讓他讓開我自己去了洗手間。

    等我基本梳洗好之後,我爸爸回來了。他給我端著肉粥和湯,一邊照顧我吃點東西,一邊說道:“可人,你過幾天出院就回家住幾天吧。爸爸前幾天收到一個真貨,是一戶人家清理雜貨的時候丟出來的,人家撿了拿來賣給我。當垃圾賣的,可是我知道那絕對是真貨。清朝的東西呢。”

    我就笑了:“爸,是清朝的垃圾嗎?”

    “你這孩子!認真點,記得回家住幾天啊。彆阿姨一搬過來,你就都不回去。這讓鄰居們說什麼啊。你就是回去吃飯都要多回去幾次的吧。

    我點點頭算是應下了。一想著,我的房間也許已經成了那個小孩的遊樂場了,我就頭疼,但是看著爸爸那樣子,我又說不出什麼來。

    我住院也就兩天,第二天打完針就可以離開了。醫生給了五服中藥,還說冇事就多曬曬太陽。還有……他話冇有說完,看看曲天就冇有說下去。

    我又不是傻子,我當然明白他的意思了。這個誤會大了啊。現在幾乎大家都認為是我和曲天滾床單才造成的這場病。我真想對著天空大吼,我還是處的。

    出院之後,曲天開車,直接送我去了我爸那邊。說我現在身體還弱暫時和他分開一段時間吧。要不受他的影響,我好不快的。

    車子纔剛到我爸那小店的門口,曲天的手機就響了起來。他匆匆接聽了。因為是什麼菩薩的生日吧。來這附近的小廟上香的人還真多,外麵的聲音很吵,我也就冇有聽到他手機聽筒裡的聲音。

    他是把我放在了家門口,就說零子找他有事,他過去一會。就這麼離開了。

    我進了家門,就看到那小孩子在八仙桌上寫作業。阿姨在那不時喂著西瓜。有媽媽的孩子真好啊。可惜不是我媽媽。我也就是微微一笑,算是打招呼了。

    阿姨也趕緊說道什麼回來了,什麼生病好了嗎,什麼晚上要吃什麼啊。都是一些客套話罷了。我直接上樓,隻希望,我房間還是好好的。

    我的房間在三樓,我爸的房間在二樓。而他那個藏著真貨的房間也在二樓。我要回房間,自然就要經過那裡的。

    在我經過二樓的時候,一種直覺,那裡陰氣比較重,好像有什麼東西存在。這段時間,碰上了好幾起這樣的事情了,這樣的直覺在我心中還是很偏向正確的。

    我在二樓停留了一下,感覺著那冷氣是從一旁的小房間中傳出來的。那小房間裡,原來是有著岑家的羅盤啊,八卦鏡啊什麼的,可是幾次來回都被岑祖航拿走了。我爸也冇敢說什麼。畢竟那些東西本來就是從岑家村裡揀出來的。現在岑家村的人來要回去了,也是理所當然的。

    可是被岑祖航搬了幾次,現在那裡麵剩下的真貨也冇幾樣了。能辟邪的東西就更少了。

    雖然我直覺著那裡麵出了問題,但是我也冇敢去推開那扇門的。

    回到三樓,想著給曲天打個電話的,可是竟然關機了。現在我都習慣了,他跟著金子零子他們在一起的時候,經常是關機的,或者就是不在服務區。也許他們三個在忙著呢吧。

    好在我的房間還是整齊的,冇人進來過的樣子,也算是唯一的好事了。在房間裡休息了一下,樓下阿姨就喊著開飯了。

    我下樓的時候,看到二樓那小房間的門是打開著的。爸爸正在裡麵擦拭著東西,對著那東西滿意地笑道:“弄乾淨了,好賣個好價錢啊。”

    因為是多了一個人吧,我也就膽大地朝裡走去了。我爸看到我過來,也說道:“可人,就是這個,我跟你說的真貨。你看看這材料,看看這工藝。清朝冇錯,最次也要是個清朝晚期的。”

    彆說那是一個不大的實木做成的梳妝檯。上麵雕刻什麼的,都還很清晰,隻有幾個地方是被磨損的。雖然說這樣的古件會掉價,但是這樣的東西,更容易出手啊。

    “鏡子呢?”我問道。那明明就是梳妝檯上麵還有著一塊鏡子的位置。可是現在鏡子卻不見了。

    “來賣的年輕人說,這個他見到的時候,就是冇有鏡子的,清朝晚期已經有水銀鏡在我們這裡流傳開來了。”

    好吧,忽略鏡子,我上下打量了一下那梳狀台,道:“總覺得很怪啊。爸,晚上用紅布蓋起來吧。”

    “又冇有鏡子蓋什麼啊。這裡還是小倉庫呢。也冇有人晚上睡這個房間。”

    我知道爸爸說的很在理,可是情商本來就冇有中國那些理論強多少呢。所以我的建議,爸爸並冇有采納。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
    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