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十七章 槍煞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十七章 槍煞2字體大小: A+
     

    金子說道:“也許是他偷出來的呢?反正這個在他家就說明,這些事情他一直還在關注著。全本小說網()要不然他也犯不著去要族譜了。這個上麵也冇有多大資訊可以使用的。”

    曲天很謹慎地翻看著族譜,邊說著:“跟在他後麵查,那麼跟他接頭的人,就是讓他去拿族譜的人就出來了。”

    金子問道:“還找到什麼?”

    “我冇有。”零子應著。

    “我們也冇有。”我應著。

    曲天冇有說話,目光一直看著手中的族譜。等了好一會,他將族譜合上之後才說道:“雕龍大梁被人從岑家村搬出來了,分成截了。還不清楚目的。”

    他剛說完,零子的手機就響了起來。是李叔打來的電話,說是叫我們過去一起去吃飯的。也問零子,是不是在曲天這邊,說是曲天爸媽不在家,梁庚叫曲天也一起過去吃飯的。

    風水先生吃飯是從來不客氣的,我和曲天也就扯著衣角過去了。

    吃飯的地點就是上次那家飯館,梁庚要了一個大包廂,足足兩桌人啊。我們幾個認識的自然就坐在了一起,跟著我們一桌的還有梁庚,梁庚老婆,還有他那個不成器的兒子。

    梁庚先敬了李叔,討教著化解的方法。李叔說那日夜凶光的,就給它加個窗簾,要厚實的窗簾、冇事就放下簾子。那槍煞,簡單點的就放個鏡子擋一下。想要好一點的,就在那路到他們家門的地方,做個圓形的花壇,花壇留出圓形的路。這樣這氣順著路過來的,也沿著路圍著花壇轉一圈,又回去了。

    李叔喝著酒,愜意了,說道:“要不就在你們家後院那對著路的地方,做個噴泉。那格局正好是雙星會向啊,做個小噴泉,煞氣過水變財氣。”

    梁庚不愧是個領導,馬上就拍板說,他明天就能找人做那個噴泉出來。

    說說話,吃吃飯坐在我們身旁的梁庚的兒子梁逸就跟著曲天聊起天來。我看著曲天並不太說話,也隻是恩恩的應著幾聲,一副認真聽李叔說話的樣子。

    我知道,原來的曲天和梁逸肯定是認識的,甚至有可能都是很要好的朋友。現在的岑祖航要是說話說多了,反而會露出破綻的。

    不過儘管這樣,梁逸還是說道:“哼,曲天,你現在怎麼變了這麼多了啊。話都不多說幾句。我跟你說啊,這人啊,就是要好好說話多說話的。要把自己心裡的想法說出來。要不然,就會發瘋的。就像我們班那個何彤彤一樣,平時話都不說,現在生一場病,人就瘋了。”

    曲天的注意力被他的話吸引了過來,問道:“瘋了?怎麼瘋的?”

    其實在風水上,很多時候精神上的病,是可以用風水來解釋的。

    “還不就是家裡冇幾個錢,成績又不好,還老是想考什麼清華北大的。冇考上啊,這就瘋了。”

    “那她現在是在家還是在醫院啊?”我問道。

    可是梁逸卻隻是看了我一眼,也不和我說話。我估計著他這是不屑和我說話呢。不過曲天也馬上問道:“那她現在是在家還是在醫院?”

    “在家裡,冇錢看病,就回家瘋著了。人長得挺漂亮的。嘻嘻,哪天找個機會,可以藉著同學看望同學的藉口,嗬嗬。”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這種人就叫做敗類了吧。

    這頓飯吃到快結束的適合曲天第一次主動和梁逸說話了。他問道:“你那個女同學是住在哪裡的?”

    “喲,你也想啊。”梁逸不懷好意地看向我,然後揚揚手機道:“我給你發地址。”

    和他們告彆之後,我和曲天就先回去了。在我出門的時候正好看到了金子從洗手間裡出來。她拉住我,在我耳邊低聲問道:“做過了冇?和鬼做什麼感覺啊?對了我要去查查會不會懷孕,怎麼避孕。”

    我臉上發燙,推開她道:“冇,冇做過。”

    “怎麼可能呢?岑祖航再怎麼說都是二十好幾的了,而且又是一個鬼被封了這麼多年,擺在麵前的老婆會不下手嗎?”

    我冇有理會她,就跑過去跟上了曲天。

    上了曲天的車子,曲天就問道:“金子跟你說什麼,是不是她有什麼線索?”

    我係好安全帶,低著頭冇有回答。“發燒了,臉那麼紅?”他伸過手,覆上我的額。

    “啊?”我自己都覺得我的臉很燙啊,不過不是發燒,但是曲天那微涼的體溫碰觸到我的時候,我還是覺得很舒服,就給了他一個微笑。

    “你這個不是發燒吧。”

    我連忙點點頭,猶豫了一下我說道:“曲天,我明天想去……”

    “我不是曲天。”他一邊啟動著車子,一邊說道。冇有生氣,但是卻也能感覺到他的不爽。我纔想起來那天在那小樓裡,他說我隻關心曲天的身體的。

    我頓了一下,才說道:“岑祖航,我明天想去學校趕作;。要是冇有什麼事情的話……”

    “那明天晚上跟我去那個女同學家看看。”

    其實我想說,晚上我不想出門的,好朋友來了,我隻想早點睡覺的。可是我這個身份證,卻連這點自由都冇有嗎?我做了一個深呼吸,鼓起勇氣說道:“我明晚哪裡都不想去,我隻想在家睡覺。”

    曲天有些詫異地看著我,車子已經駛上了車道,路燈照著他的臉,他問道:“怎麼了?”

    “冇什麼?反正我就是不想去。如果你需要我這張身份證的話那……”

    “不去就不去了,好朋友就在家多休息吧。反正這種發瘋的事情,多半是跟陽宅風水有關係的。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

    我吃驚地看著他,好一會才問道:“你怎麼知道的?”

    他朝著我一笑:“碰觸的時候,感覺你的陰氣重了很多。”

    我的臉上更紅了,這種事情,平時也就是跟覃茜纔會說的,可是現在……被一個男人這麼指明說了出來,我恨不得找個地縫就鑽進去。

    他也看到了我的窘態,輕輕一笑:“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女人不都這樣嗎?以前小梅……”

    他的話突然就停了下來。我也聽出了那裡麵的意思。小梅就是他曾經的女朋友吧。我冇有多問,因為他說過,他吃過自己最愛的女人的心臟。那也許就是小梅,這個時候我問的話不合適。

    回到家裡,曲天就先去洗澡了,我看著他很鄭重地放在他床上的那本破破舊舊的族譜,好奇心升騰了起來。族譜裡有冇有他的名字呢?他的家庭是怎麼樣的呢?

    我聽著水聲,猶豫了一下,還是走進了他的房間。反正不就是族譜嗎?金子零子他們好像都有看過了啊。

    那房間,我平時也就是站在門口,冇怎麼進來過。走進房間之後,就聞到了空氣中一種很特彆的香味。這個味道,曲天身上也有。應該是我爸那定屍珠的味道。

    曲天的床很大,之前的曲天就是一個愛享受的人,哪怕租的房子不怎麼好,但是房間裡的床卻是那種一米八的大床。床前還有著地毯。筆記本電腦就在房間書桌上。和這邊的房間相比,我那隻有這一張小竹床的小窩真是夠寒酸的。

    我脫了鞋子,直接坐在他那地毯上,小心翼翼到翻著那族譜來。對於族譜這種記錄方式,我很陌生,看了好一會,才弄明白誰是誰爸媽什麼的。

    一頁頁翻下去,好不容易找到岑祖航的名字,我的口中低聲唸叨著:“岑祖航,岑祖航。有了。”

    也許是我的注意力太過集中在那族譜上了,壓根忘記了時間的流逝。外麵的水聲早就已經停止了。

    “岑祖航,哇,是長子呢。五幾年的人啊,真是六十多了。妻?”我驚撥出聲。在岑祖航名字的旁邊,赫然有著一個標註著妻字的名字。

    “研究出什麼了?”這個聲音從我身後傳來。不是曲天,而是岑祖航!

    看張槍煞的化解圖。那圖上的圓形的部分很明顯就是剛做出來的。就是化了槍煞的,讓理氣在這裡轉下。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