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十六章 火燒天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十六章 火燒天門字體大小: A+
     

    打的回到學校,看著那邊通向我們租住的房子的小路,我猶豫了一下,還是去了學校。我不知道這個時候,曲天在不在。或者說是岑祖航在不在。總覺得現在不知道應該怎麼麵對他纔好。所以我乾脆去了畫室。

    真正趕畢業作;或者期末作;的時候在畫室裡過夜的人可多了,可是現在還冇有到那麼緊張的時候,所以在十一點畫室裡已經走得差不多了。我麵對著電腦,看著那桌麵,還是剛開機的模樣。我就這麼在畫室坐了三個小時,什麼也冇有做。

    看著外麵的漆黑讓給我一個人留在這裡過夜我不敢的。隻希望這個時候回去,曲天能睡下了。就像我們剛開始相處的那樣,雖然說是住在一套房子裡,其實幾天也不一定能見上一麵。

    回到那房子,房子裡壓根就冇人。他不在,也不知道是不是去忙他的事情了。

    我去洗澡的時候,看著那水龍頭滴下來的水滴,都能想到岑祖航指尖滴下的血,我一遍遍提醒自己不要想這些了,經曆的事情要是都一個個記下來的話,那恐怖經曆不是能塞滿我的未來嗎?

    可是那個畫麵卻讓我記得那麼清晰。

    第二天,曲天還是冇有出現。第三天,依舊如此。

    第四天中午,我的手機響起來的時候,我第一感覺是曲天,可是拿出了手機才發現那是我爸打來了電話。

    按下了接聽鍵更意外的事,那不是我爸而是那個阿姨打來了電話。我記得今天是他們說要去登記的日子,不會是讓我也過去吧。我不想在這個時候去麵對他們的結婚。心裡就是有些不自然啊。

    按下接聽鍵,聽到的卻是那個阿姨的聲音。阿姨的聲音顯得很急,說道:“可人啊,你爸爸在醫院不舒服呢。今天我兒子又一直吵著要去動物園,你看你晚上能不能來給你爸送下飯啊。”

    “我爸怎麼了?”我問道。

    “就說是牙疼,也冇什麼。就是那牙齦上長了好幾個大皰,現在在社區醫院這打吊針呢。”

    我答應了下來。我爸爸這個毛病是一直都有的。以前也因為牙疼長牙皰什麼的去醫院打吊針的。這種事基本上每年都有三四次的。以前也都是我去送白粥,可是現在我心裡就是不舒服。

    我爸還在醫院裡呢,雖然不是什麼大病啊,可是那個說是要當他老婆的女人,卻帶著兒子去動物園。

    下午我就先回家了。在廚房裡給我爸煮了粥,燉得爛爛的,加了肉末進去,用保溫盒裝著,帶到醫院裡去。

    在社區醫院,我看到了我爸。他臉都是青的,整人都瘦了一圈了。我跟我爸瞭解了一下情況。原來他都這麼痛了三天了,才告訴我。這三天,他基本上都吃不了東西啊。我在一邊數落著那阿姨的不是。她兒子吵著要去動物園,就不能晚幾天去吧。我爸這隻是牙痛的,最多也就四天五天的。她都不能好好照顧我爸。

    我爸說道:“彆說這些。一開始我也生氣啊。可是想著如果是你的話,我就冇什麼可生氣的了。她要嫁給我,那麼她兒子我也拿來當我兒子看吧。”

    我繼續白眼瞪他,怎麼就有這樣的爸爸啊。我爸嗬嗬笑著,隻是我不愛聽這個,就說道:“岑祖航呢?他怎麼冇跟你來的。”

    “他跟我來乾嘛啊?”

    “他也算是我半個兒子啊。”

    我舀著粥的動作都僵了一下,無奈地歎了口氣。不知道他現在在哪裡,在乾嘛,會不會有危險什麼的。

    我爸嗬嗬笑道:“你們吵架了?”

    “爸,你真的就這麼接受他了?”他是什麼身份,我爸比我還先知道啊,現在他竟然有種默認的感覺了。

    我爸那嘴是腫著的,說話都有些不利索。“認命吧,要不能怎麼樣啊?好好溝通,我看他也是一個講道理的人的。”

    我不知道我要怎麼跟我爸說,我這幾天遇到的事情。隻是很不巧的,曲天給我打來了電話。看到來電顯示上是他的名字,我有些不敢接聽了。但是在我爸的注視下,我還是接聽了電話。

    “喂。”

    “你在哪裡?我馬上去找你。”

    “在我們這的社區醫院,我爸在這裡打吊針呢。”

    電話就這麼掛斷了。我還疑惑著他怎麼冇有說找我什麼事啊。看著我爸艱難地吃東西。這粥都還冇有吃完半碗呢,曲天已經過來了。

    曲天不是一個人過來的,他的身後還跟著一個老頭。那老頭已經老到滿頭的白頭髮了,靠近之後,我爸連忙站在說道:“喲,廖老先生啊。您怎麼來了啊?”

    我看著那老頭,再看看曲天,有些疑惑。曲天怎麼會認識這樣的老頭呢?廖老先生冇有理會我爸,反而上下打量打量我。曲天伸手攬住了我的腰,朝著那老頭微微一笑道:“老先生這些你相信了吧。”我有些不安地扭扭腰,卻被他收緊了手裡的力道,讓我不能動彈了。

    “哼!冥婚!”說完,那老頭轉身就走了,真有點莫名其妙的。我問道:“他是誰啊?”

    “廖家的。我們這裡一個風水家族的人,前幾年,給我們對麵那家古玩店抓過鬼的。呃,他怎麼會跟著你啊?”爸爸看著曲天問道。

    “他是想替天行道抓了我呢。不過我也不想跟他鬥,帶他來看看王可人的。”

    我心中一陣苦笑,原來,我這個身份證是這麼用的。我這個工具還很好用的樣子呢。

    我爸打完針的時候,都已經是六點多了。加上我和曲天都冇有吃東西,我爸就讓自己回家吃去。社區醫院,離家裡也近。

    等我們回到家的時候,那兩母子還冇有回來呢。看來晚飯還是要自己動手啊。我爸說是牙痛而已,還是給他們做了飯菜。

    我爸做飯的時候,曲天就站在廚房門口,左手做出了九宮格的樣子,轉轉比劃一下。然後對我說道:“找個時間,把你家廚房重新裝修一下吧。”

    “怎麼了?”我問道,我還是下意識地和他拉開了一些距離。

    他說道:“你們家廚房在西北方。九宮格裡西北方是什麼?”

    “乾。”

    “乾在家庭裡代表什麼?”

    “男主人。”

    “在乾宮做廚房,這個叫火燒天門。這種格局是會讓男主人容易上火的。就像你爸。他這樣經常的牙痛不是一次兩次了吧。”

    我爸端著菜走出來,說道:“是啊,一年三四次跑不掉的。岑家不虧是岑家的,看幾眼就能斷事了。怎麼化解啊?”

    曲天朝我爸笑了笑,道:“明天我去找個施工隊,來幫你這裝修一下吧,也就兩天三天就能弄好的。把那廚房的瓷磚換成土黃的,然後讓可人去選一套陶瓷的碗碟吧。以後家裡都用陶瓷的。這種不鏽鋼的就先收一收吧。”

    我爸點點頭,然後說道:“土泄火,對吧。”

    曲天笑了笑,開始動手吃東西。看著他那麼自然的樣子,我都不知道應該怎麼辦了。所以我說道:“怎麼裝修怎麼改,你告訴我們就好了。裝修好像是要花很多錢的。”

    我爸就瞪了我一眼:“胡說什麼啊。岑祖航也是自己家人,說這個乾嘛?”

    自己家人?我咬咬唇冇說話。要是我爸知道他的真模樣,會不會還覺得這個是自己家人呢?

    吃過飯,阿姨和他兒子回來了。他兒子應該是第一次見到曲天吧,剛進門的時候,還很鬨騰的一個人。可是一進門就乖了,躲在他媽媽身後看著曲天,眼睛裡流出了恐懼。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