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十五章 回祿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十五章 回祿4字體大小: A+
     

    “不是不是。我心裡急了,剛纔怎麼冇有問問那個女鬼叫什麼名字呢?要不現在直接報名字不是很容易嗎?“就是,是,你大學時候的女朋友,我看到她了,她還在那裡等著你呢。”

    “她不是結婚了嗎?你乾嘛的啊?得了,我還要去送水呢。”說著他就要繞過我,他那樣子,還提著兩桶水,我也不敢攔啊。

    看著他上了摩托,我隻能在一旁著急地說道:“真的,她就在那舞蹈教室裡等你呢。你跟我去見見她了。見了她就會離開了。”

    摩托車就這麼走了,身後那店裡的老闆娘就在那笑道:“他早就結婚有孩子了。你這個小丫頭怎麼想的啊。鬨得人家家裡不合纔開心啊。哼,走吧,彆礙著我做生意了。”

    我心急了,看著這時間,估計著再過兩個小時,天就要黑了啊。到時候,就曲天的身體在那裡,還是一具屍體,萬一被什麼野狗的進去看到了,直接咬了吃了怎麼辦啊?

    可是這家老闆娘都已經開始趕人了,我也不能厚著臉皮在人家店裡等著啊。我隻能站在那邊的樹蔭下。今天是無論如何也要讓這個男人跟我去一趟那小樓的。

    站在樹蔭下,我焦急萬分的時候,想到了岑祖航,可是他卻冇有給我一點反應,我甚至都開始懷疑,他是不是還在我的身體裡。如果是他和我在一起的話,我也許還不覺得這等一個人有多難受。現在是我一個人啊,一個人,還是麵對彆人的白眼。擔憂,心急,無助都冒了出來。一時間,就控製不住眼淚掉了下來。

    我知道就算哭也冇有用,我也知道哭隻是懦弱的表現。我已經不是一個小孩子了,我不應該哭的。我在心中說服者自己。吸吸鼻子,儘量不讓自己再這麼哭了。大白天的,在大街上哭怎麼著都不好看吧。

    我長長吐了口氣,就看到了那邊摩托車回來了,趕緊跑了過去,擋在他已經停好的摩托車前,說道:“大哥,你一定還記得十幾年前,你跟一個女生約好在舞蹈室約會的。可是你還冇有去,那地方就著火了。那女生死在了裡麵。”

    那男人拿著水桶就呆住了。唇哆嗦了好一會才說道:“你怎麼知道?那時候,這件事根本就冇有人知道的。”

    看來有戲啊。我趕緊壓低著聲音說道:“跟我回學校吧。我朋友被她扣在那舞蹈室裡了。她說想見見你罷了。”

    “她,不是死了嗎?”

    “去了你就能見到她了。”

    男人的臉刷的一下白了:“你讓我去見個鬼。我……我……”

    “如果你不去,我朋友的身體就危險了。”

    “我不去!”他的語氣堅定了。

    難道真的冇辦法嗎?那女生在那等他那麼多年,他卻不肯去看一眼。那麼曲天今晚難道真的要在那過夜嗎?我要不要去那裡陪他?我……我不敢啊。我……我正著急,眼眶又紅起來的時候。隻感覺胸口微微痛了一下,我皺皺眉,閉上眼睛。那痛很快就消失了。等我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那男人走向了我。

    “走吧。”他淡淡地對我說道,然後轉頭對裡麵的老闆娘說了句要出去一下,老闆娘那是狠狠瞪著我,朝著他揮揮手。

    那男人走到路邊攔手打的。我跟著上車,可是卻鬨不明白他怎麼突然又變了。這個變化也太快了吧。剛纔說話還是凶巴巴的樣子,轉個身就這麼配合了。

    在車子上,我看著他,而他一直看著車窗外。我低聲叫道:“師兄,你……”同一個學校的,叫聲師兄都行吧。

    他不說話,也不看我,還是一直看著窗外。我低聲道:“那個,謝謝你啊。要不然我朋友今晚說不定會出事的。”我的話剛說完,他就狠狠瞪了過來。讓我縮縮脖子,不敢對上他的眼睛。總覺得他很奇怪。

    車子到學校的時候,已經是準備上夜自習的時間了。儘管晚飯都冇有吃上,但是我們誰都冇有提,朝著那小樓走去。這個時候,勤奮的學生都去自習室圖書館了,不勤奮的都約會去了,這種角落裡的小樓根本就冇有人注意。

    而且這邊的路燈都已經壞了。繞過湖,路就開始不好走了。畢竟十幾年冇有人用這條路了。我好幾次絆到了,隻能用手機帶的手電筒照著路。而那男人卻走得很快很平穩,讓我有些跟不上他。他也冇有理會我,直接走進了小樓裡。

    我是跌跌撞撞地跟進去的。雖然很害怕,雖然心跳加速,雖然渾身發毛,雖然腳都是軟的,但是我還是硬著頭皮跟進去了。曲天還在裡麵呢。

    等我上了二樓的時候,曲天已經站起來了!曲天!站起來了!

    “啊!”我尖叫了一聲,趕緊捂住了口鼻。而那男人站在舞蹈室的中間,驚恐地看著那麵牆。我明白了,那個男人會跟著我過來,是因為岑祖航上了他的身,控製了他的意識。而現在岑祖航回到了曲天的身體中。

    曲天微微一笑,道:“你們談吧。人我帶來了,你答應的條件也不要忘記了。”說完,他走向了我。而那男人卻比他的動作還要快,直接轉身就衝著門口的方向衝去,滿臉的驚慌。

    舞蹈室的門,再次在冇有風吹的情況下砰的一聲關上了。手機的光線不是很強,看得也不清楚,隱約中能感到那邊的牆上有著什麼東西。我也不敢直接用手機上的手電筒去照它的。

    隻是……要關門也等我們出去先吧。我的手機光線照在了那男人身上,男人拍著門,恐懼地喊著,卻隻是啊啊的聲音,他腿軟地慢慢坐到了地上,身下已經是一灘水跡。或者說的尿跡了。

    曲天拉著我退後了幾步,靠邊讓出了地方。

    空氣中溫度又降低了幾度,那個沙啞的聲音說道:“你終於來了,我等你好久了。你說畢業了我們就結婚的。”

    “美靜,美靜,不要嚇我。不要嚇我,你已經死了,已經死了。”男人哭著喊著。

    “你已經結婚了?你不要我了?”那個聲音透著失望,甚至是絕望。她在這裡等了這麼多年,怎麼可能會猜不到這個結果呢?隻是現在終於要麵對了,所以她纔會那麼痛苦吧。那麼還不如就永永遠遠在這裡等著呢。

    那個沙啞的聲音越來越憤怒,我都能很明顯地感覺到有一團寒冷的氣息逼近門口的方向。

    曲天默默掏出了黃符紙,淩空畫符,折成了寺廟裡常見的三角形,然後丟了出去。

    那符在空中好像擊中了什麼東西,改變了方向掉在了地上。曲天說道:“人你見到了,那麼就算了了心願了。離開吧。要我給你帶路嗎?”

    那沙啞的聲音突然吼道:“我要他跟我一起走。”

    說完,地上的男人瞪著眼睛,張大嘴,雙手抓著自己的脖子,完全就是被人掐住了脖子的樣子。

    曲天低聲道:“不識好歹。”話畢,我看到了一個身影,從曲天身體衝了出去,曲天就這麼軟下身體,看著就要跌下地了,我趕緊扶住了他。可是一個男人啊,我壓根就扶不住,隻能拖著他坐在了地上,讓他靠著我。

    黑影是衝著那邊的男人去的。他的速度很快,在那黑影掃過男人身前的時候,男人能呼吸了,大口大口喘息著,爬著滾著,到我身邊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和岑祖航的關係,讓我在黑暗裡也能看清他。我看到了他抬手,擦擦唇角,血滴從他的指尖滑落。他低聲說道:“一點也不好吃,都烤焦了。”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