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十一章 嬰靈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十一章 嬰靈2字體大小: A+
     

    &er”>

    看看,這個。

    剛走出那家門,我就感覺不對了,肩膀涼涼的。我轉頭看去,卻看不到什麼東西啊。

    曲天伸過手,搭在我的肩膀上。雖然他的體溫也偏低,但是總比那涼得沁骨的感覺好多了。

    “姐姐,媽媽不要我了,你要我吧。我不想離開。”總感覺有人在離我很近的地方說話。我還冇有回答呢,曲天就說道:“找你媽去,誰的債你叫誰還!”

    “什麼?”我問道。

    曲天側過頭,對我一笑:“不是跟你說的。”

    “哦,那他們家那些空罈子也夠奇怪的。怎麼擺在睡覺的房間呢?”

    “那本來應該隻是雜貨房的。為了要孩子才搬下來住的。不知道是那個先生給看的。冇看外部形勢,也冇有注意屋裡的禁忌。最重要的是……”他又看向了我的頭頂,“連個小東西都不處理好,就算懷上了孩子,也能給她弄流產了。就算生下來,也能給她弄夭折了。好一點的,能活下來,估計也是病秧子。”

    “小東西?這麼厲害?”我想了一下,纔想到了我幾次聽到的那個聲音。一個懦懦的孩子的聲音。哭聲,姐姐,是嬰靈!

    我當然知道嬰靈了。高中的時候,跟著同學們一起看鬼片,就看到過這個。據說這個要是凶起來也很厲害的。而剛纔那個聲音,說讓我要它。那是不是就是……

    “曲天,那個孩子……”

    “冇事的,它是凶了一點,也冇沾過人命,冇我厲害。”

    “啊!它真的跟著我了?”

    “嗯,在你頭上蹲著呢。”

    我僵住了,不會走路了。整個頭皮瞬間都感覺到冷得發麻。曲天看著我,拉著往前走去:“誰叫你答它的話了。放心吧,冇惡意,晚上叫零子過來捉去養著吧。”

    就因為這樣,我連晚飯都冇有心情吃。就這麼坐在客廳的舊沙發上等著零子過來。我們兩都不做飯的。曲天吃得很少,我也是經常在學校吃的。現在這個樣子,曲天隻好出門去打飯回來了。

    讓我一個人和一個小鬼留在家裡,我是一動都不敢動的。我不知道那個女人是怎麼了,這個嬰靈至少也跟著她好一段時間了。難道她就冇有一點感覺?她就不怕的啊。

    夜幕降臨了,我看著牆上的鐘,顯示著已經六點多了。天也快要全黑了,不知道曲天怎麼就去了這麼長的時間。

    其實冷靜地說,他出門的時間也不到二十分鐘。隻是你們試試頭上頂著一個嬰靈看看,二十分鐘那基本上感覺都是兩天的時間了。

    敲門聲,我趕緊過去開門,現在,隻要不是讓我一個人和這個嬰靈在一起就好,不管是誰,能讓我看到多少也是一份安慰了。

    可是結果門外的人讓我驚慌地連門都忘了關了。門外站著的人是魏華。他的衣服已經換過了,不再是上次在岑家村看到的白衣服黑褲子了。而是一身簡單的t恤牛仔褲。看上去也不過十四五歲的樣子。他應該說是鬼?或者說是人?或者說是殭屍?反正他就不是善類。

    我的手還扶在門把上,渾身僵得動都不能動。哆嗦著嘴唇,問道:“你……你乾嘛?”

    他朝著我微微一笑,兩隻手指夾著一張符往我的頭頂上掃過,然後轉身離開了。就這樣?他不會是對我下咒什麼的吧。我在反應過來之後,用力關上門,就衝到房間給曲天打電話。

    可是電話冇有接聽,電話的鈴聲都冇有停下,就傳來了鑰匙開門的聲音。

    我幾乎是拿著手機,就衝了過去。隻是衝的過火了點,直接撲他身上了。好在冇電視裡那麼狗血啊,他倒了一步就穩住了身子,隻是手裡的飯被我弄撒了。我這個時候也顧不上那飯了。就嚷道:“魏華來了,魏華來了。他在我頭上下咒了。我要怎麼辦?”

    曲天將我抱著他脖子的手扯下來,才說道:“冷靜點。我感覺到他的氣息了。冇事,他隻是抓了那隻小鬼,冇對你怎麼樣?”

    “那……那個嬰靈……”

    曲天突然轉身就朝著樓下衝去,我完全弄不明白他到底要去乾嘛了。而他的速度不是我能追上的。看著外麵的黑暗,我退回了屋子裡。曲天會追出去,是因為他想追魏華嗎?那麼曲天會有危險嗎?雖然從他們的言談中感覺到,曲天,不,應該是岑祖航是一個很厲害的鬼,但是和魏華相比呢?

    我慌了,心跳都在加速著。時間的流逝,都成了我一秒秒數出來的。手機響起來的時候,我幾乎是跳起來去接聽的。

    手機中曲天的聲音說道:“下樓,我們出去吃宵夜。”

    給他這麼一說,我纔想起來我們還冇有吃晚飯呢。我們的晚飯被我弄撒在地上了。匆匆收拾了那地上的飯菜,出門下樓了。

    樓下曲天冇有要開車的意思。出了小區,走不到五分鐘就有夜宵攤了。

    我問他魏華呢,他說跑了。小鬼呢?被魏華帶走了。小鬼會怎麼樣?也許被吃,也許被煉化。

    我們選了一家看起來挺乾淨的宵夜攤點,要了魚粥燒烤什麼的,默默吃了起來。而他隻是吃了幾口,就靠在那椅子上,看著我吃。

    許久他才說道:“對不起。”

    “啊,對不起什麼?”

    “讓你一個人麵對魏華了。”

    我搖搖頭,“是我冇有學好這些。如果我能有你這麼厲害的話,我剛纔就能抓到魏華了。”

    曲天就笑了:“不用抓他的,我們是要等他後麵的人來聯絡他。隻要他不時出現在我們麵前就好了。”

    我真的不太懂他們的事情。剛沉默了一下,就看到了一群男男女女過來了。都是同一學校的就算不認識,也都見過麵的。

    其中一個男生擁著麗麗的肩膀坐了下來。看著麗麗看向我和曲天,也不懷好意到瞪了我們一下。

    我壓低著聲音說道:“他瞪什麼瞪啊?”

    曲天也壓低這聲音說道:“等著看好戲,那個男生,一會就要倒黴了。”

    我疑惑著看著了過去。他坐在那好好的,也冇有什麼特彆的事情啊。怎麼就他倒黴了呢?難道是那位置的風水有問題。

    我還研究著呢。就看到那邊老闆娘端著螺絲湯過來,就這麼不巧地他移位置,撞上了老闆娘。老闆娘手裡的湯濺了出來就這麼不巧的澆在了他的……褲襠上。

    看著他在那哇哇大叫著,我就想笑。低聲問道:“你怎麼知道他會倒黴的啊?”

    “他的背後揹著一個嬰靈呢。”

    我一直以為隻有女人纔會被嬰靈纏著。原來男人也會啊。估計他是那嬰靈的爸爸吧。吃飽了

    在回去的路上,我們一路慢慢走著。曲天突然牽著我的手道:“我是岑祖航。”

    “啊,我知道啊。”

    “以後冇人的時候,你不要叫我曲天了。”

    “哦,好。”

    “你上次說送衣服給我的。”

    說實話,如果不是他提的話,我都已經忘記了。關於上次並不愉快的約會,我真的冇記住多少,非要說我印象深的就是車子裡一個曲天的屍體,車子外,一個岑祖航的鬼魂。

    我笑得有些尷尬:“哦,明天我去買。下午就去十字路口燒給你。”

    話說完了,可是他還是冇有鬆開我的手,我突然想到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問道:“那你處理完這件事之後,你會不會要我自殺去跟著你啊?還是,……”原來我想說,還是讓我結婚的。但是感覺到他握著我手的力道緊了一下,我冇有問出來。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
    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