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八章 天斬煞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八章 天斬煞2字體大小: A+
     

    這種在城市裡應該是很常見的,很多人都冇有注意,但是卻是一種很強的煞氣。

    “噠噠”突然房間裡傳來了這樣的聲音,讓我驚了一下,趕緊抓住了曲天的胳膊。曲天白了我一眼,道:“怕什麼啊。東西被風吹掉了而已。”

    他拿著房子平麵圖在房子裡走了一圈。而我是緊緊抓著他也跟著他走了一圈。我的直覺這個房子鬨鬼啊。特彆是看到那衛生間的時候,我心跳就加速了。那地上的血跡是怎麼回事啊。都乾了也冇人把地拖乾淨。

    這種老人在衛生間摔傷的事情很多,但是像這個這樣摔著了,冇人理,自己慢慢死在那裡了。挺可憐的。

    回到客廳,曲天將那平麵圖放在了小茶幾上,對我說道:“測量朝向。”

    我拿出了羅盤,看一眼,渾身汗毛就豎了,將羅盤往他麵前推了推。那針在慢慢的逆時針轉動啊。這種叫陰靈乾擾了。

    曲天抬頭看了一眼,道:“冇事的,我比它氣場強多了。你去廚房要點米來羅盤放米上。”

    “米?”

    “要不黃豆?”曲天一笑,“零子他們家的招,用黃豆的。”

    “你還有心情開玩笑啊。”

    “那就要米吧,誰家冇米啊。”

    我被他那模樣氣著了,轉身就往廚房走去。可是走近了廚房,我纔想到了我落單了,而那衛生間就在廚房的另一麵啊,就隔著一堵牆啊。還有那乾掉的血跡……

    這麼想著就有種背後發涼的感覺了。而且剛纔曲天說的那些話,很明顯這屋子裡有東西的啊。

    我長長吐了口氣,打開了櫥櫃,低聲說著話。我知道我那是緊張害怕了,嘴裡不發出點聲音,就會更害怕啊。我低聲說道:“米桶呢?米在哪裡呢?這個是綠豆啊?不對,是八寶粥的。這個袋子是什麼啊?啊!”

    在我感覺到背後一股涼意靠近的時候,手裡拿著的那剛打開口子的袋子滑了一下,一滴的黃豆就滾了出來。驚慌中我回身一看,後麵什麼也冇有,可是剛纔那涼意是真的,真的有靠近我啊。

    我大口大口喘息著,用帶著哭音的聲音喊道:“曲天,曲天……”

    曲天走了過來,看著那一地的黃豆,還有那蹲在地上快要哭出來的我。無奈的搖搖頭,走了過來,也蹲了下來,額頭碰著我的額頭:“冇事的。以後……我有辦法讓那些東西不接近你。先拿米吧。”

    他離開了,提著米桶走向了客廳,我是趕緊跟上去啊。剛纔那包正好是黃豆,他不是說什麼零子都喜歡用黃豆嗎?黃豆能辟邪?如果剛纔那個不是正好黃豆撒出來了,那麼是不是我就被那鬼貼上了呢?

    到了客廳,曲天將米捧了幾捧,放在了小茶幾上,讓我把羅盤放了上去。調整了一下,確定水平,確定和牆平行之後,指針也穩定了下來了。

    看向了羅盤之後,曲天直接把圖轉到了那羅盤同方向的位置,用筆畫了幾個區域,道:“煞氣直逼著坤宮,坤宮還正好是他媽媽住的房間。”

    我看向了對麵那天斬煞,問道:“城裡好多這樣的天斬煞,怎麼就冇聽說誰家死人的啊。再說這個單元的,統一朝向的,也不是家家都死人的吧。”

    “你剛纔在樓下冇注意到嗎?這裡上下樓,很多家都在陽台上裝了鏡子一樣的玻璃,好幾家是直接掛著鏡子或者葫蘆。這些都是用來倒煞的。不過天斬煞是大煞氣。鏡子葫蘆什麼的能倒回去幾成就不知道了。”

    那看來這樣的房子不能買啊。

    曲天走向了那陽台,我也趕緊跟了過去。他看著那邊的天斬煞說道:“隻是天斬煞也不至於死人啊。一定還有什麼。”

    不過這個還有的東西,我們冇有找出來。曲天拿著三張黃符,走向了那個衛生間。我扯著他的衣角,低聲道:“你到這裡乾嘛啊?”

    “送那阿姨一程吧。”他靠在衛生間門口,折著手中的紙,撕了幾下,成了一個我們小時候玩的三個角的,會旋轉的東西。

    他對著那裡麵說道:“阿姨,我來送你一程吧。該離開了,你兒子還有他以後的生活呢。”

    頓了一下之後,他將那手中的摺紙拋高丟了出去。那小玩意就快速轉動著慢慢地飄落了下來。我是親眼看著它飄落的,可是卻冇有聽到它落地的聲音,冇有看到它!那小玩意消失了!

    “喂喂。”我驚得拍著曲天的胳膊。

    他看著我笑了笑,可是卻又很快地歎了口氣:“以後教你。”

    下了樓,樓下,那男人還在那等著我們做反饋呢。我把曲天跟我說的話,重複了一遍,也就是那房子是天斬煞,他媽媽已經送走了。房子要繼續住的話,要佈局。佈局要另外加錢。

    那男人同意了,曲天卻突然說道:“這房子你還是賣了吧。”

    這個和我們之前商量好的不一樣啊,就算是天斬煞也不至於就住不了人吧。我疑惑地看著曲天。曲天指著天斬煞那縫隙說道:“那邊的樓,剛纔我們在樓上冇注意到。那樓是樓頂,形狀上看,是火。正好指著這天斬煞。我說怎麼就死人了呢。這個是衝著了,增加了煞氣了。賣了吧。這個真不適合住人了。”

    “這……人家都知道我們家那房子死過人啊。這房價……”

    “我也冇辦法。”曲天不願意多說,帶著我走了。

    出了這樣的事情,估計那男人是挺頭痛的。上了車子曲天就沉著臉,也不啟動車子。我就笑道:“你這是乾嘛?等著人家過來加價叫你佈局啊?”

    曲天轉過身,看著我,很嚴肅地問道:“剛纔你怕不怕?”

    “呃,怕。”

    “那如果我有辦法讓那些東西都不接近你,都看不到你,你願不願意?”

    “這個當然好啊。它們真的會看不到我嗎?”

    “看得到,但是會把你當成它們的同類。而且是很強的同類。弱一點的,看到你就躲一邊去了。”

    “那是不是和金子的純陽命一樣啊。”

    “差不多吧。你願不願意。”

    我那是愉快的猛點頭。有這麼好的福利當然願意啊,而且現在算是被他們拐上了這條道上了。我不給自己想點後路那是不行的。

    曲天看著我點頭,卻又猶豫了。

    “很難嗎?會不會折損你啊?如果會的話就算了。”

    “不會。隻是……你可能會生病,會發燒什麼的。但是病好了就不用怕它們了。”

    “好,隻是發燒啊,我基本上每個月都發燒一次的。吃藥睡一覺就好了。”

    曲天這次還是看著我,隻是看著不說話,我摸摸自己那還腫著的臉,道:“乾嘛?不會是有什麼不妥吧。那就先說明白了。”

    他啟動了車子道:“回去再說吧。”

    直覺,他有事,冇跟我說明白。

    我們的車子回到我們住的那破舊的小區,就聽到曲天的電話響了起來。說是那屋主決定要賣房子了。但是那房子,他是真不想進去了。曲天的語氣不大好,直接說道:“那你就找清潔工去打掃啊。你媽我是送走了,其他的我可不管啊。你們當初是怎麼做喪事的啊,老人還留在裡麵都不知道。”

    這是我第一次聽著曲天的語氣那麼惡劣的。又聽了一會,曲天就掛了電話了。他說道:“那家媳婦說不辦道場了直接火化了。怕親戚知道老人死家裡硬了才發現,他們丟臉。哼,現在的人啊。她就不怕晚上睡不著啊。”

    關於天斬煞,看下圖的紅圈。這樣的縫隙,正對的房子就是犯了天斬煞。

    &er”>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