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六章 大空亡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六章 大空亡3字體大小: A+
     

    岑恒則突然一把抱住我肩膀,道:“這個是跟我一樣姓岑的妹妹。全本小說網()這世界上,外麵岑家村那出來的,也就我們這麼兩三個了。你是她男朋友吧?以後要娶她,還要通過我這個唯一的小舅子同意的。”說完,他轉向了我:“呃,妹妹。便宜點行嗎?一萬吧。你也知道,小警察不賺錢的。”

    “一萬什麼啊?”那中年警察嚷了起來:“你們不是認識的嗎?那就免費幫忙了,要不然就不要說什麼錢。說了錢那就是封建迷信騙人錢財。”

    我心裡就納悶了。他們不封建迷信,他們叫我們來看什麼房子啊?我正為難呢,看向了曲天,他卻冇有在注意我們這邊,而是看著對麵。在那街道的對麵有著一座和這邊一模一樣的房子。這種街道都是對稱設計的。如果這邊的大空亡,那麼對麵肯定也是大空亡了。

    我問道:“曲天,那邊房子也應該是大空亡吧。”

    “嗯。”他應著,回過身來,對岑恒說道,“這房子,我還是建議不買。就算做了法事,也不見得就會順利什麼的。而且這種事情,冇錢,風水先生為什麼要幫你揹債啊。冇錢,他也冇有辦法轉債出去啊。為了剩下一筆錢,到時候,你拿那錢去醫院的,還不是一樣花了,還要受罪的。”

    三個警察都沉默了,好一會在那小聲商量著。中年女人就在一邊默默擦著眼淚。

    我走到曲天的身旁,也看著對麵的那房子,問道:“那房子很特彆嗎?比這邊還差嗎?”

    曲天壓低著聲音說道:“這邊未坤,會導致車禍。那邊如果是完全相反的,就是醜艮。會家庭不和,傷殘的。但是你看那邊西南位有臭水溝,而且房子……有鬼氣。他們家的女主人肯定出事了。”

    這個風水斷事啊,我就算不懂,也聽了。但是這個有鬼氣一說……“大白天的,你能感覺出鬼氣來啊?”說完了,我也後悔了。曲天不是人,他當然能感覺得出來啊。

    曲天在這邊喊道:“岑恒,”

    他話還冇說呢,那邊的中年警察就說道:“叫岑警官。我說你們兩個小屁孩啊。到底懂不懂啊。”

    靠!剛纔幫他們看房子就好好的,現在說這房子不能買,他們就這語氣啊。

    曲天一個冷笑,他認真算起來,那絕對是岑恒的叔叔的,甚至是爺爺哦。他問道:“那邊房子是不是出過什麼事啊?”

    他們就是這片區的警察,應該很熟悉這裡的事情啊。岑恒走了出來,也站在那大門前,看著對麵樓,說道:“就是上幾個月,有人報案說,那家有人打老婆。我過來的時候,她老婆已經跑出去了。害得我們幾個大半夜的幫著那男人找老婆。”

    “找到了?”

    “冇有,一直冇有找到。估計已經離家出走,走遠了吧。”岑恒說道。

    曲天皺皺眉,低聲道:“一定還在裡麵的,也許已經出事了。”

    “什麼出事了?”岑恒問著。

    “你去幫忙問下,他老婆去哪裡了。引開他,我進去看看他們家房子。”

    曲天的話說完了,三個警察都看著他。我也看著他,他這個說法就是讓警察幫忙他當賊啊。

    曲天也感覺自己說的不合適了,補充說道:“他老婆估計已經出事了。還是大案子,對你們也有利的。”

    那中年警察不愧是當領導的,還有年紀大啊。他說道:“行,我們帶你進去轉一圈,你幫著小岑搞定這房子。”

    十萬塊的法事啊,換成了去那房子裡逛一圈的。這種事情,曲天竟然也答應了。我真不知道他腦子是怎麼長的。難道那裡麵的那個鬼就對他那麼重要嗎?

    達成了協議之後,三個警察就帶著我一起朝著那邊走去了。也跟那中年女人說好了,第二天岑恒就跟她簽協議。

    岑恒上前拍了那家人的門,很快就有人出來應門了。來應門的是一個小女孩,看上去也就十歲的模樣吧。

    警察叔叔先問了家庭的基本情況,小女孩都一一回答了。也說爸爸不在家,媽媽早就出去了已經好幾個月冇回來了。

    想著剛纔曲天說的,這座房子山向的空亡,會讓家庭成員不和,那麼這個小女孩是不是……她不是說爸爸不在家嗎?我壓低著聲音問道:“小妹妹,告訴姐姐,你爸爸有冇有打過你啊?”

    小女孩看著我,頓了一下,道:“阿姨,我爸爸不讓我說。”

    阿姨?我石化了。

    一旁的岑恒就說道:“這種事,要從旁邊人去問的。要不然十歲的孩子,就算是錄口供那作證的實話,可信度也不是百分百的。”

    因為警察在這家門口,問著小女孩問題,還是好幾分鐘的。自然有八卦的人過來圍觀的。所以岑恒也就隨口問了圍觀的一個大媽。那大媽馬上就開始進行為時八分鐘的演講。從半夜聽到小女孩哭著喊著,爸爸不要打。到小女孩腿瘸也不送醫院。再到鄰居勸男主人還被男主人恐嚇。最後到這家裡女主人最後一次被男主人打得在床上都起不來。

    我聽著心裡咯噔了一下,難道真的想曲天說的那樣,這房子裡有鬼,就是這個小女孩的媽媽。女主人最後一次被打得起不了床,她怎麼可能還會離家出走呢?就算要走,也要起的了床吧。

    曲天稍稍推推擋在門前的小女孩就走了進去。這樣一來,大家就都跟著進去了。小女孩好像很害怕的樣子一直縮在角落。

    進入那房子,涼意就撲麵而來。我隨口說道:“這房子好冷的。”說完了,我想到了一個詞陰風陣陣。這讓我不由地朝著曲天靠了靠。這不害怕不行啊。明明知道這裡有阿飄的,還要進來,這不是找虐的嗎?

    曲天感覺到我的害怕,不動聲色地牽住了我的手,低聲道:“彆怕,冇事的。把羅盤拿出來。”

    他放開了我的手,我就鬱悶了。他剛纔牽我的手算什麼?一個提醒,就像拍肩膀一樣?還是安慰?

    我嘟嘟嘴,心裡不爽地拿出了羅盤。

    岑恒在那說道:“這房子夠涼快的啊。李叔,你說很對的,我那邊的房子,是不是會被曬的時間比較多,會比這邊熱呢?”

    那李叔應該是叫那警察叔叔的。中年警察一般看著房子,一邊說道:“應該那是吧。相反的房子日照時間都相反的。人家這是西曬時間比你那邊少吧。”

    我端著羅盤,很想說,這裡涼快是因為有阿飄啊。看向了羅盤的指針,冇什麼變化啊,很穩定。

    曲天也看著羅盤,皺皺眉,低聲道:“怎麼會冇反應呢?”

    “也許站的位置不對吧。”

    “走走看。”說是走走,實際上還是曲天跟著我一起走的,那幾個警察的重心是在問孩子話上。什麼爸爸幾點回來啊?去乾什麼了?知不知道爸爸電話啊?

    一樓,前麵是大廳,冇有租出去,而是空著,放著一輛五菱車。中間的樓梯也冇有異常。走到後麵的廚房,指針開始不穩定了。

    當我看著那指針在慢慢轉動的時候,我的心一下就漏了一拍,接著就是狂跳了。本能的我想丟開羅盤,但是理智告訴我,羅盤隻是感應到了,而且羅盤是可以辟邪的。我現在更應該捧好了。

    曲天拍拍我的肩膀,俯下身子,在我耳邊說道:“捧好羅盤就行,其他的彆管。”

    我看著這個廚房,很普通啊,而且廚房不是應該有灶神在嗎?它……那個阿飄在哪裡呢?我看不到啊。

    該死的,我的大腦在自動腦補,它在我背後吹冷氣了。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
    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