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五章 五黃大煞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五章 五黃大煞3字體大小: A+
     

    可是人家說的是“你看你兒子,怎麼還走路啊?都大學了吧,買車買車。現在的大學生有幾個冇車子的啊。你也真是的。”

    哇,他自己家的兒子剛剛開車撞死人呢。怎麼他就這麼興致高的提議人家買車給孩子了呢?那些工人就應該衝過來暴打他一頓的。

    但是我追上曲天的時候,他突然伸手就攬著了我的肩膀說道:“去你家吃飯吧。下次我們再過來的時候,就自己開車過來了。”

    他那勾著嘴角的笑啊,多邪惡啊。

    我動動肩膀,甩開他的手,還是不習慣跟他親近。不過我想,他就算三天之後拿到了車子,也不可能三天就學會開車了吧。所以我說道:“你會開車啊?你有駕照啊?這可不是你們那邊的紙車子,撞了人也沒關係啊。”

    他的臉色一沉:“好啊,我下次開紙車帶你來。”

    我因為他的話僵了一下。想著他能讓紙人動起來,是不是也能讓紙車動起來呢?

    打車到我們家,那家小小的古玩店裡,冇有看到我爸的身影,倒是看到的那個阿姨。那阿姨一身素雅的衣服坐在櫃檯後,聽到我們進來的聲音,才抬起頭來看向我。然後明顯是僵了一下,才說道:“那個……你爸不在家。他讓我來幫忙看看店的。”

    見到我用那麼緊張嗎?我心裡說著,臉上還是揚起了一個微笑。

    曲天直接走過去,抓起櫃檯上的鑰匙,就往樓上走去。那阿姨急著喊道:“喂喂,你這個人乾什麼啊?喂……”

    我攔下了阿姨:“阿姨,他是我同學,我們上去拿點東西啊。冇事的,我看著呢。”

    跟著曲天來到了我爸的那放著鎮店寶的小房間,他用鑰匙打開了房門,然後熟練的打開一旁的小櫃子,把一個扁平的木頭盒子拿了出來。

    我問道:“你要這個?那也應該跟我爸說一聲吧。”

    “這個本來就是我家的東西。”他一邊說著,一邊打開了那盒子。裡麵是一麵很奇怪的八卦鏡。很小,曲天拿在手裡,還不滿他的手掌那麼大呢。

    說它奇怪吧,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說,那東西和一般掛門口的八卦鏡絕對不一樣。可是也說不上是哪裡不一樣。

    我上前伸出手,曲天一笑:“想摸就摸吧,這個又摸不壞。”

    手指摸上去的時候,知道它到底哪裡特彆了。一般的八卦鏡,那上麵是八卦是畫上去的,這裡的卻的刻進去的。線上有著凹痕。

    我猛然抬起頭就說道:“你來我家就為了拿這個?”

    “對啊?”

    “那你怎麼知道我爸的鑰匙能開這門?”

    “我在這裡晃了幾年了,我怎麼不知道。”

    “幾年?”我提高的音量。一個鬼在我家裡晃了幾年了,我們竟然都不知道?

    曲天白了我一眼,才說道:“哪家古玩店冇幾個鬼啊。你用得著這樣嗎?在你拿下我聘禮的時候,我就在你家裡。”

    “那……那你為什麼到……那個時候纔對我……對我……上下其手的?”我真不知道應該怎麼說那件事了。他既然已經在我家有幾年了,為什麼要等到這個時候,才摸我,而且第七天就轉到了曲天的身上。如果說他是色鬼,為什麼不是早就下手呢?

    曲天勾勾唇角,看著我。我突然就囧了,臉上泛著燙,彆開了臉。他拿著那八卦鏡,輕輕掃過我的臉頰:“喜歡我摸你啊?”

    “不喜歡!”我語氣很差,而且還該死的緊張了。我緊張什麼的,他又不可能把我怎麼樣了。要知道他自己也說了,這個是曲天的身體啊。

    “哦,可是那幾個晚上,你的表現也不像是不喜歡啊。”

    “我根本不知道是你!”他的八卦鏡下滑,掃過我的脖子,我叫道:“彆,這個邊緣很鋒利的,彆真劃傷我。”

    “這個八卦鏡,本來就是用來割人大動脈的。”曲天收回了八卦鏡,裝進了盒子裡說道:“我那是需要汲取你的陽氣,才能順利上身的。我不是一般的鬼魂,我是……被煉化過的。”

    “什麼是煉化?”他嚴肅起來,我也跟著放鬆了一些,也敢大膽說話了。本想著開個玩笑來緩和一下現在這個緊張的氣氛的,所以我開了一個小玩笑。那就是我說道:“煉化就是被人吊起來爆菊了嗎?被煉成了絕世小受了嗎?”

    一個六十歲的老頭,他能聽得懂爆菊和小受嗎?我心裡暗暗得意著,笑也漾開了。

    曲天的臉沉了下去,然後說道:“今晚試試看,我是不是小受怎麼樣?哼!”我驚住了。

    晚飯我們是在我家吃的。我這才知道,我爸這算是非法同居了。飯菜都是那阿姨做的。對於曲天這個冒出來的人,我們隻介紹說是我男朋友。我也聽到了阿姨在廚房裡低聲跟我爸說,曲天怎麼怎麼冇禮貌。

    我爸也隻能回一句:“冇事的。他也算是自己人吧。”反正我就是不爽,我爸那性格就這樣。當初不知道的時候,還那麼義憤填膺地說幫我。現在卻隻能一次次服從在曲天的淫威之下了。

    呃,這些是我心裡的句子。以前我可不敢這麼腹誹曲天的。畢竟那不是曲天,而是岑祖航。隻是在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之後,我開始熟悉他,開始不再害怕他,開始不再把他當成一個鬼了。

    誰看到一個拿著羅盤的人,還會想著他是被鬼上身的呢?

    本來還擔心今晚回去,會被曲天怎麼怎麼怎麼著的。畢竟今天那個玩笑開過頭了。可惜他壓根就冇當回事,直接進了他的房間。

    我又擔心他會晚上再用那招在夢裡摸我,弄得我大半夜的還不敢睡。結果表明,一切是我想多了。曲天那個晚上壓根不在家。他晚上在家的時間很少,他本來就是一個鬼可以理解。我第一次在心裡有個疑問,那就是他晚上去了哪裡?去乾嗎了?

    第二天,我是頂著黑眼圈去了畫室。就算再忙,我也要關心我那畢業作;的。覃茜她們幾個女生又開始八卦了。說那市裡某領導的兒子十七歲開車撞死人什麼的。又說我們學校誰誰也是官二代,富二代,又怎麼怎麼囂張的。

    然後不知道是誰說道:“曲天也是市領導的子弟啊。也是官二代啊。”

    “是啊,聽說曲天和一個女生同居了。”

    “誰啊誰啊?麗麗就該打上門去,扇那女人一巴掌。”說這句話的是覃茜,當時我就坐在她身後。我的心在下雨啊。好姐妹啊,如果我告訴你,你很想扇一巴掌的那個女人就是我呢?

    又過了一天,就是那被車夾死的工人的三朝了。那天我冇有急著去學校,因為……雖然我也很害怕,但是我還是很好奇,曲天怎麼去處理這件事的。岑祖航這麼用著人家曲天的身體,怎麼著都要報答一下人家的家人吧。幫人家家裡做點事是應該的。

    而曲天在一大早也叫了我,讓我跟他一起去趟曲天家。

    等著我下樓的時候,我看著他坐上了一輛黑色的三廂車的駕駛座,還愣了好一會呢。他降下車窗,說道:“王可人,上車啊。這不是紙車,紙車冇這款式。”

    (友情提示一下,今年的年運,五黃大煞在中宮,就是房子的最中心。是整個房子,不要用單個房間來算。五黃大煞在的地方,就要保持它的安靜,不要放洗衣機,電視,音響什麼的在那。年運是每年都在變的,明年可就不在這裡了。)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
    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