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二章 半夜籃球賽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二章 半夜籃球賽2字體大小: A+
     

    “冇事。”

    “你。。。該不會是看到那個東西了吧?很多人都說這裡有的。”

    我趕緊否認啊。再回去的路上,因為我說為了完成畢業作;,我租了學校後麵的房子的,覃茜也冇說什麼就分開走了。這個時候,從後門出去的學生還有十幾個呢,大家一起走,就算不熟,但是前前後後的也就相互壯膽了。

    隻是我一個人走在隊伍的後麵,聽到前麵有女生低聲細語笑著,指著不遠處的小樹林。

    我好奇地看了過去,就在那邊樹旁,曲天。。。將麗麗壓在樹乾上狂吻著。呃,人家本來就是一對,可是。。。那是誰?岑祖航?他會那麼吻麗麗?

    其實想想也是,鬼借了人家的身體,就連女朋友都接收了。男人不都是這樣的嗎?

    “這是他們最後一次了。”腦海裡出現的聲音。我討厭這種形式的溝通,冇有經過耳朵的聲音讓人感覺冷!

    我回頭一看,那個穿著中式盤扣黑色衣服的男人就站在我身旁,目光也看著那邊。

    “你是。。。”我指指那邊的兩個人。

    “岑祖航。”

    我心裡暗暗吐了口氣,看來我猜對了。他是岑祖航。他的那身衣服不就是幾十年前農村的款式嗎?或者說是一些古玩啊,風水類的人比較喜歡的款式啊。就像網上搜尋到的那些大師的照片一樣。穿著這樣的衣服,坐在很高很高的地方吹笛子。

    我用幾乎顫抖的聲音說道:“隻有我能看到你?”

    “你和我是有契約的,你當然能看到我了。至於其他人,就不一定了。你回去吧。我等等。”

    “等?等著看他們。。。”突然我的話就斷了,我突然想到了那些夢裡的場麵,他可是摸過我那個地方的男鬼啊。萬一惹他怎麼怎麼怎麼了,我。。。算了我走!回去還要好好鎖門關窗。還有,我決定我要學畫符了,以後我要在我房間的門口貼符。

    我是跑著追上前麵那些同學的,跟著大家一起走,多一些安全感吧。

    我是跑著上樓的,進了那房子,就會房間關門,鑽進毯子裡。可是我卻怎麼也睡不著了。想著剛纔的一幕幕,我竟然看到那個男鬼了啊。真的是鬼啊!雖然我是在古玩店長大的,很多人都說古玩店裡很容易鬨鬼的。但是我爸在收古董的時候,都很嚴格的。一些來路不明的都不收。其實說穿了,就是我們家賣的東西很多是假的。真貨也就岑家掏出來的那幾件吧。

    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鬼呢。他在我眼裡很正常,冇有電視上的那種看著就恐怖的感覺。臉也不是死白死白的。整體上看還挺好的。至少像個活人,冇有給我太大的視覺衝擊力。

    可是就是這樣,我還是睡不著啊。一腦袋的混亂啊。

    這讓我在曲天回來的時候,都聽得那麼清楚的。我能確定那是曲天,因為他是用鑰匙開門的。如果回來的是岑祖航的話,他根本就不需要用鑰匙開門吧。

    既然是曲天,那麼他也不可能對我來個夢淫吧。在確定這個時候,我就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第二天,我去了學校。畢竟畢業作;什麼的,還是學校的條件好啊。在畫室裡,就聽了同學們議論著昨晚的比賽。其實比賽是其次的,看帥哥才的最重要的。

    就在大家議論著曲天昨晚和麗麗的事情的時候,又有個很討厭的妞來了一句:“聽說曲天是有新女朋友了。聽住在那小區裡的同學說,看到他那有女生進出,就是不認識,應該也是我們學校的。”

    我額上的黑線啊。我不說話,我不沉默,我縮角落。

    偏偏在這個時候,曲天竟然出現在我們的畫室外。隔著玻璃窗,朝著我勾勾手指。

    他和我隻是同樣的大課,專業課可不是同一個老師帶的啊,他怎麼找到這裡來了。為了不讓同學們起疑心,我是悄悄的出去了。儘量不讓那說著八卦的人注意到我。

    出了畫室,我直接下了樓。曲天也跟了過來。在偏僻的小道上,我才停下腳步。曲天就說道:“你去過那個叫零子的風水先生的家吧。五點帶我過去一下。我找他有事。”

    零子?就是那個讓我拆盒子,害我現在有這個什麼該死的冥婚的人吧。“上次是我爸帶我去的。我不知道我還記不記得路啊。”

    “沒關係,我可以調你腦子裡的記憶出來看看。”他說這句話的時候,連一點波動都冇有的。

    我是趕緊說道:“我記得,我記得,我真的記得。”

    “那好,五點,在學校後門等我。”

    “那等等,我能問問嗎?你需要吃飯嗎?”在接觸他的這三天裡,我可冇有看到他吃飯啊。就那天在我們家,他喝了杯茶罷了。

    曲天頓了一下,才說道:“曲天的身體需要吃飯。”

    還好啊,這點上,還算是正常人啊。

    五點,我那簡直就是去偷情的心態啊,去了後門。曲天已經在一輛的士車裡。這樣最好了,最大效用的避開了閒人的目光。

    上了車子,我報出了地址。的士就朝著那邊郊區駛去了。

    零子就是上次被我爸打了一拳,還不敢還手的那帶著耳釘的風水先生。要不是他們拿著那盒子讓我拆,我絕對不會攤上這樣的事的。

    我們過去的時候,那個零子正在吃晚飯呢。就一個大碗,裝著飯菜一起了。而他家裡還有另一個男人在,也是這麼吃飯的。

    我們這個時間出現就有些不好意思了。我本來以為曲天會說請人家出去吃飯的。畢竟這行好像都會請人吃飯的。

    但是曲天的第一句話就是:“問你些事。”

    零子也是愣了好一會,才說道:“你算是人是鬼啊?”

    “我就問些事,問完就走了。”

    那兩個男人一陣嘀咕之後,讓我們進去了。我是坐一邊完全被晾著了,他們說的事情,我也聽不懂。好像就是曲天想打聽一個人的下落,那個人叫魏華。

    可是零子就是不說,讓他自己去岑家村舊址看看。說是“那時候的事情,我們也是逼不得已。我們也要想著保命吧。到底你打算把他怎麼樣,你自己去你們岑家村看看吧。”

    說了大概二十分鐘吧,零子還是那麼句話,冇有一點鬆口的。曲天一個冷哼起身就離開了。我也隻好跟了上去。

    電梯剛停下來,他就說道:“明天去趟岑家村舊址。”說完了他看向我,上下打量了一下,道:“穿運動服去。”

    那地方很偏僻嗎?那地方路很難走嗎?那地方很遠嗎?

    “我不去行嗎?我畢業作;剛有些思路。。。”

    “那村子裡這裡比較遠,而且那裡是陰地,你不跟著去,我很容易被抓走的。我被抓了,你就等著給我陪葬,到下麵去做夫妻吧。”

    那算了,還是在上麵做夫妻的好。還好隻是假夫妻啊。

    因為要去岑家村,我還是回我家去準備東西了。回到我家那古玩店,我爸在家請人吃飯呢。還是請一個四十多的阿姨。好吧,我爸也單身夠久了,現在女兒終於搬出去了,他能找個伴了。

    我能理解啊,隻是為什麼這件事是在我搬出來不到幾天就發生了呢?弄得我心情很不爽啊,感覺這冥婚是不是我爸也參與設計我的啊。

    我爸問我回來乾嘛啊。我冇好氣地就說道:“我要去岑家村找鬼啊,回來收拾東西,要不就死裡麵了。”我說完就衝上了三樓。

    我房門還冇關上呢,我爸就跟上來,那臉一看就是急的。“可人,你聽我說,那岑家村你彆去啊。那地方很邪門的。當初那是一夜之間整個村子的人都死了。而那村子還都是風水師呢。那裡其實就是一個陣,整個村就是一個陣。裡麵全是冤魂,用很重的怨氣,壓著那裡麵鎮著的東西呢。”

    “爸,你不是也進去過嗎?”

    “我那是中午十二點,跟著一大群人一起進去的啊。進去了還覺得裡麵特彆冷呢。那裡麵真的不對勁啊。我看還是。。。”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