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226章 【變質大章】質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226章 【變質大章】質變字體大小: A+
     

    以蕭然前世地球為準。

    水面平置,盛水的水槽又是標準圓形,這樣的水槽在底部漏水時,在南半球的漩渦是順時針的,北半球的漩渦是逆時針的。

    這是地轉偏向力引起的,必須是歪著旋轉的球體才會出現的現象。

    而真靈大陸一向的理論是——

    大陸的漩渦是順時針的,而深淵漩渦是逆時針的。

    但類似仙菊石這樣的活物,是無法在深淵生存的。

    真靈大陸和深淵的關係也是南北半球這種結構嗎?

    這不可能。

    蕭然猜測的大陸和深淵的結構,可以大致比作是——

    氣球表面和氣球內部的空間。

    這樣一來,連通氣球表面兩點的直線距離,才能通過走氣球內部的捷徑而縮短。

    當然,這只是類比,如果真是這種結構,深淵裡的空間壓縮比例,一定比氣球內部誇張的多。

    所以蕭然猜測,真靈大陸是一個體積超大的、在星空中自旋的星球!

    一邊把玩著手中的逆漩菊殼,蕭然一邊跟師尊解釋產生螺旋的原理。

    從而得出這個猜測——

    真靈大陸是個球,而道盟和五大勢力所處的中原,地處南半球。

    仙菊石來自北半球,通過某個空間通道,或是神獸帶到了幻海。

    伶舟月喝著酒,皺著眉,認真聽著蕭然的話,至少看起來是這樣。

    但她對真靈大陸的地理結構毫無興趣,讓她認真聽講的原因是,她總感覺蕭然話中有話,似在諷刺什麼。

    「不好好釣魚,跟我解釋了這麼多關於球的事……你想表達什麼?」

    看到師尊那盛氣凌人的表情和盛氣凌人的胸懷,蕭然大概明白了。

    呵,女人,關心自己的身材更甚世界秘密!

    「我的意思是,真靈大陸它不是一片大陸,而是一個很大的球體,而中原只是其中一片很小的地方,這裡靈氣充足,靈養豐沛,養育著全人類。」

    伶舟月滿額黑線,劍眉微抽。

    很大的球體,球上一片很小的地方靈養豐沛,養育人類……

    證據確鑿了!

    考慮到昨天一腳踹飛蕭然帶來的幻術後遺症,她按耐住揍人的衝動,暫時隱忍不發,板著臉,試探著問道:

    「你討厭大的東西么?」

    送命題是送命題,但蕭然既然決定要送出幾億條命,就已經把生死置之度外,嚴格按照計劃行事。

    「倒不是討厭大,我是說,道盟宣傳逆螺旋來自深淵,是不是在掩蓋真靈大陸是球體的真相?大荒那頭的世界會不會隱藏著什麼秘密?比如末法時代形成的原因?也許師尊沒說錯,大荒那頭就是我的家鄉呢?」

    蕭然探討的,是一個極其嚴肅的事情,屬於科學的範疇。

    伶舟月卻板著那張漂亮到不科學的臉,說著不科學的話:

    「你的家鄉討厭大的東西嗎?」

    「我家鄉最近確實以瘦為美。」

    蕭然如實說道。

    伶舟月氣的胸顫,眸子里的劍氣在光滑如鏡的水面劃開一道道劍漪。

    蕭然忙補充道:

    「不過這些都是異端,我的家鄉還流行男人和男人談戀愛的故事呢。」

    男人和男人談戀愛也是異端?

    這小子是在暗示女人和女人談戀愛也是異端嗎?

    伶舟月認真道:

    「男人和男人談戀愛有問題嗎?如果有愛,任何物種都可以的吧?你不就是喜歡蛇嗎?」

    蕭然忽然有種被師尊一刀刀凌遲的感覺,雖不致死,但也夠酸爽的。

    「我已經想到下一次度蜜月的目的地了,我們要環繞整個星球,探索那個最深的秘密。」

    伶舟月依然緊皺著眉。

    「也就是說,這一次度蜜月,你不打算做這些?」

    蕭然忽然感覺,師尊在他抓了一條蛇之後,或者經歷過幻術之後,變得有些欲求不滿。

    但自己又不主動,非要他主動……

    好像是在考驗他!

    「我們不是去過一次大荒嗎?那是一次失敗的嘗試,被空間法陣和詭異的幻術打破了,我們需要另闢蹊徑。如果攀登一座前人無法攀登的山峰,光靠毅力是不行的,我們需要尋找一條前人從未嘗試的道路,另闢蹊徑爬上山巔。」

    蕭然看似在顧左右而言他,聽起來似乎又另有所指。

    伶舟月微微皺眉,抿口頷首,若有所思,似有所悟。

    「所以你抓了一條蛇?」

    「所以我抓了一條蛇。」

    蕭然解釋道:

    「弟子的無垠氣海和大冥冥核只能承受師尊劍氣勉強不死,而這條合體境的上古玉蟒靈力密度接近龍,可以承受師尊的劍氣避免弟子上天。」

    伶舟月這才滿意的抿口一笑,懸壺一飲而盡。

    「你是真的苟且偷生。」

    「不是苟且為了偷生,而是偷生為了苟且。」

    蕭然的廢話很有哲理,把師尊唬的一愣一愣的,臉都快紅了。

    「度蜜月就是要做愛做的事情,如果我們配合的好,這將是一個奇迹,這也是為什麼我沒有殺蟒燉蛇湯給師尊補身子,而是過來抓海鮮吃。」

    什麼海鮮啊……伶舟月被蕭然的一片孝心和奇思妙想征服了。

    「我這點小傷不算事,快進到你的奇迹。」

    「我們不能同時受傷。」

    蕭然意味深長道。

    徒手撫著菊石,蕭然暗嘆此菊暗紅髮亮,曲線優美,宛如雕刻,前身的烏賊又張牙舞爪,鮮嫩多汁。

    一邊驚嘆於菊石的珍稀與美麗,蕭然一邊剝開它的螺旋菊殼,放空它的墨汁與鮮血,清除它的內臟。

    將菊身串上青劍,架在烤架上,拆了塊船板生火,又在菊石肉上撒上辣椒油,茴香,孜然,鹽湖石……

    最重要的是,蕭然以玉蟒蛇靈注入火中,為這些海鮮加點料。

    在蕭然的精確控火與調味品的無死角浸潤下,一道直入靈脾的肉香,如火山一般噴發出來。

    連一向對口腹之慾並不熱衷的伶舟月,也口齒生津。

    「這東西也能吃嗎?」

    「不能。」

    「不能你還烤?」

    「那你還問?」

    伶舟月左手拿菊殼敲了下蕭然的腦袋,右手掐著燒紅的菊肉往嘴裡塞。

    蕭然一邊燒烤,一邊以魚釣魚,魚越釣越多,也越釣越大。

    雙頭龍蝦,紫壁牡蠣,黑斑海蛇,以及大量的生蚝和魷魚……

    蕭然偶爾也能釣到仙菊石或是別的生著螺紋的海鮮,無一不是逆螺旋。

    可見這片海域的魚都來自大荒。

    這些在內海生長的海鮮,外殼都很堅硬,裡面肉質鮮美,靈潤豐沛,確實是提靈養身的上等補品。

    除了燒烤外,蕭然還做出一道道海鮮燉品,以甜去腥,以蔥提香,以醋潤靈,再加上蟒靈的潤色……

    伶舟月一邊看蕭然釣海鮮,一邊胡吃海喝到了傍晚。

    吃的是滿嘴流油,醉醉醺醺的,如畫的清顏上也不知是酡紅,還是倒映的霞光,抑或是別的顏色。

    此刻的伶舟月迷迷糊糊靠在蕭然肩頭,不但受傷的宮體完全恢復了,還飽暖思**,受蟒靈影響,瀲灧的眸子里全都是蕭然英俊的模樣。

    「海鮮可以釀酒嗎?」

    你看,都開始說胡話了。

    蕭然搖了搖頭。

    「不可以,但可以做醬,而醬可以拌飯吃。」

    「我只想吃你。」

    伶舟月吧唧著嬌潤的紅唇。

    「那得拌點……等等,我?」

    蕭然陡然嚇尿。

    「你是幽冥嗎?還想吃人?」

    伶舟月收斂劍氣,滿面桃紅。

    「為師可比幽冥厲害,今天吃定你了。」

    蕭然繼續翻動著烤肉,夕陽的餘暉撒在肩旁,他漫不經心道:

    「師尊想從哪開始吃?」

    伶舟月被撩的春心蕩漾,又不好意思拿師尊身份占徒弟便宜。

    「我看你這小嘴能說會道的,我吃了。」

    蕭然扶著師尊,欲迎還拒。

    「師尊你醉了。」

    實際上,蕭然借著給師尊治療身子的契機,偷偷用蟒靈當做媚葯,好讓師尊自己主動點,或許阻沖劍氣的威力就沒那麼猛了……

    我醉了?

    伶舟月迷迷糊糊感覺不爽。

    這小子抓到蛇后就不對勁了,彷彿有了新的快樂,以前就像是個吃奶的孩子恨不得天天磨蹭她,現在肉送到嘴邊卻無動於衷。

    她帶著怨氣,又心癢難耐。

    「看我不咬死你。」

    乾脆仰首張嘴,一口咬住蕭然的耳朵。

    「啊——」

    這一口,見了血。

    鮮紅的血順著耳根流、脖頸一直流到胸膛……

    你還真咬啊。

    蕭然見血起色,報復性的一個翻身把師尊壓在身下。

    一口反咬住了師尊的香軟的耳根。

    能是因為沒吃飯,他咬師尊的力氣小多了。

    不但沒能見血,還氣喘吁吁的呼出了暖氣。

    伶舟月被嚇得小鹿亂撞,忽然耳根一熱,身子一軟,臉色霎時僵住。

    瀲灧眸光直勾勾的盯著蕭然……

    你可真會啊!

    ……

    巨大的劍船從海面上陡然升起,將一葉扁舟頂在了竹林里的池水上。

    小船,疊著大船。

    搖晃的扁舟上空,沒有一絲霧氣,以致於夭夭桃瓣比往時紅艷許多,在清幽的竹林中飄零翻飛。

    倒映桃瓣的瀲灧眸子徐徐闔上,伶舟月直覺天旋地轉,彷彿身體也跟著桃瓣飄零,起舞,翻飛……

    櫻紅的番外飄落在蕭然後背,遮蓋了師尊指尖刺出的血。

    磅礴的劍氣沖入蕭然的丹田,在氣海中被玉蟒擋住去路。

    綿延不絕的浩然劍氣纏繞著玉蟒的身體,瞬間燃起一道金色的法相虛影,照亮漆黑無垠的氣海。

    綿延的劍氣被卸去大半力量,金色的法相變成了青色劍光,徐徐導入大冥冥核,被充分吸收了……

    成了!

    地窟某處。

    黑霧縈繞的祭壇中央。

    黑琴盤膝坐在血泊里,吞了些溫宮丹藥,閉目全力休養。

    忽然宮體一縮,一道浩然劍氣沖了進來,帶來宛如凌遲一般劇痛,又透著一種淡薄至極的愉悅。

    伶舟月?

    黑琴驀的睜開眼。

    不是伶舟月,是蕭然……

    神識順著分魂延伸至蕭然氣海。

    她很快看到了蕭然的操作,暗嘆此子奇淫巧技天馬行空。

    這對師徒鴛鴦能成事,對黑戒群的救世計劃是好事,畢竟誰也不知道伶舟月潛藏了何等的力量。

    但問題是——

    你們倒是舒服了,痛的卻是我?

    沖入氣海的劍氣越來越盛,在蟒身的周圍掀起驚濤駭浪。

    劍氣越來越猛,駭浪之威超出大冥冥核所在的氣旋強度。

    若非上古玉蟒的靈力精純度近乎於龍族,否則已經跪了。

    蕭然虛假的分神丹壁被粉碎了。

    只剩下原有的鍊氣境丹壁,被劍氣衝擊的千瘡百孔,得以保存一個殼。

    內海,散逸的劍氣肆虐著劍船。

    劍船幾欲崩塌,卻因為艦核的護持而紋絲不動,來自蕭然本命劍的完美靈紋卸去大部分力量,竟在平靜的海面上掀起宛如外海的風暴。

    綿延的劍氣彷彿沒有盡頭。

    「這女人什麼來頭?」

    黑琴正驚訝時,隨著某道壁障被蕭然破碎,劍氣迅速攀升至大乘境!

    「什麼!」

    瞬間恐怖的磅礴劍氣,在氣海內橫衝直撞,如入無人之境,將蟒蛇凌遲的鮮血淋漓,一舉掀翻了冥核氣旋。

    上古玉蟒也扛不住了。

    黑琴氣色蒼白,鮮血如注,淹沒了整個祭壇。

    她明白繼續下去的話,連她本尊也會被波及。

    她別無選擇,只得敞開氣海,打開其餘十七個靈力通道,讓她的十八神蟒分身共同承受伶舟月的劍氣衝擊。

    東海。

    狂獵划著小船被海浪頂起,一頭巨大的青蟒騰空而起,裹挾著劍氣沖入雲中,發出凄厲的慘叫。

    鮮血如磅礴大雨。

    地窟。

    一頭巨大的黑蟒,橫衝直撞,很快打亂了洞玄子的陣法布局,給地窟南門開了個口子。

    深淵裡的艦船抓住機會,轟然發出一道雷霆,轟開地窟入口。

    使得一直徘徊在地窟外進不去的幾支隊伍,魚貫而入。

    深淵。

    一頭潛伏在艦船身後的血蟒,突然從血霧中衝出,掀起驚濤駭浪,裹挾著劍氣,沖向了艦船。

    道盟本部。

    某神獸園。

    一頭七彩神蟒,突然擺脫馭獸師的陣法控制,帶著浩然劍氣沖向了園區的遊客。

    半個時辰后。

    內海。

    暴雨停歇。

    天地晦暗。

    內海的劍船和竹林里的小船,齊齊平靜下來。

    蕭然翻過身來,躺在師尊旁,還剩下完整的骸骨和零碎的血肉。

    伶舟月氣息起伏如波瀾,像是重生了一般光彩照人,潤澤千秋。

    「你還活著嗎?」

    蕭然感覺自己快成骨傲天了。

    神經系統被摧毀,反倒不覺得疼了,腦子裡只記得美妙的感覺。

    「我還活著。」

    伶舟月平息握住了蕭然只剩下骸骨的手,五指緊握,掌心相連。

    「在世界毀滅之前,這個稱呼為師只會叫你一次。」

    「什麼稱呼?」

    「夫君。」

    【恭喜宿主獲得100000000孝心值!】

    ——————

    225章騷話王:

    荒古

    英特耐熊耐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
    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