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224章 【大章】神龍擺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224章 【大章】神龍擺尾字體大小: A+
     

    暴雨和黑霧是兩種很少一起出現的東西,此刻卻同時籠罩在內海上空。

    即便肉身是化為千份,巨龍的體型也過於龐大,密密麻麻擠佔了天空。

    雷霆鼓盪著耳膜,電光如火鞭,在黑霧中忽隱忽現……

    戰鬥很激烈。

    千龍盤空的場面,即使在仙靈時代也是極罕見的,龐然,浩瀚,發出宛如幽冥尖嘯的龍吟,給人很強的壓迫力。

    但空中抗龍的幾人中,除了遊俠和軒轅廣有些吃力外,柳寒鎮,澹臺佑和軒轅龍城三人,面對力量分散的一頭頭冥龍,基本是單方面吊打。

    巨龍根本抗不了太久。

    對黑琴來說,更嚴峻的是,敵人還有支援……

    由於這次接觸蕭然,是她單方面的行動,無法求助使徒其餘三大祭司,只能找最近的俊子幫忙。

    而俊子還在聖山。

    本來,一切都在她的計劃之內。

    結果,由於重心都在防伶舟月,又突然出現一個澹臺佑,導致被蕭然抓住機會禁錮了白龍分身。

    她的全盤計劃被打亂了……

    此刻,除了拖時間纏鬥,同時將巨龍融合的冥丹隱藏起來,她只能等待俊子的救援了。

    好在這一千頭冥龍,在她的統一控制下,配合極為精妙。

    通過分散的集群化作戰,將柳寒鎮幾人分割隔離開來,避免幾人的配合,大大拖慢了斬龍速度。

    柳寒鎮很快發現了群龍的戰術,感覺背後有人控制,忙對其餘人道:

    「敵人明顯處於弱勢,卻沒有四散逃開,定然是在隱藏大冥冥核,想趁亂事攜帶冥核的分身裂空遁走,我們這樣一頭一頭的斬龍速度太慢了,必須合作斬龍,以最快速度將所有巨龍斬盡,至於如何分龍,事後軒轅家論頭功,道盟不會虧待你們的。」

    「好。」

    軒轅龍城也正有此意。

    「縛龍網,收。」

    遊俠雙掌一合,試圖壓縮空間配合收網,略盡綿薄之力。

    「空間鎖,收。」

    柳寒鎮也施展誅冥劍壓,以大範圍鋒利的強壓,限制群龍行動。

    霎時間,無數道縛龍紋在暴雨和黑霧中閃爍著青色光亮,配合誅冥劍壓和空間鎖不斷收網,僅以三人之力,就完全克制了千頭巨龍。

    然而就在這時候,誰也沒想到的意外發生了!

    暴雨和黑霧上空,一道下墜的漩渦從天出現。

    和蕭然師徒乘坐球偃,從外海墜入內海時的情形一樣。

    然而從下墜的漩渦里出現的,並不是船,也不是人。

    而是隨著漩渦不斷旋轉下墜,宛如大河回溯的劍光。

    與此同時,一道女聲從天落下。

    「你們果然是在偷偷的抓龍啊!」

    一道道奔騰的大河劍氣,刺穿了螺旋墜落的海水,沿著旋轉的切線飛出,像是雨傘旋轉起來飛出的雨滴,潑灑向空中群龍。

    大河劍氣沖入雨幕和黑霧,迅速凝聚成千萬柄寒水之劍,在黑霧裡打著圈兒,不斷刺向千頭龍軀。

    「洛宓真人?」

    柳寒鎮立即運動劍壓,配合大河劍氣,大規模收割龍軀。

    其中某處,一道道寒冰劍氣自旋,形成一道漩渦,將龍軀斬盡,刮出一枚巨大的龍冥獸丹!

    洛宓真人一身白衣勝雪,赫然出現在劍氣漩渦上空,將這枚巨大的龍冥獸丹收入了空間戒。

    與此同時——

    因為冥核被奪,千千萬萬頭冥龍之軀在劍光中消散。

    暴雨停歇。

    黑霧退散。

    只剩下一千頭冥龍,化為滿天的血肉與塵煙。

    齊鳴跟在洛宓真人身後,心嘆師伯料事如神,實力更在幾人之上,立馬語氣都強硬起來。

    「別忘了,我們是來剿匪的,大將們怎麼能半路來抓龍呢?」

    軒轅龍城臉都黑了。

    明明是我們先來的……

    辛辛苦苦困住巨龍,就算讓柳寒鎮拿到巨龍的冥丹,按照先前約定,也算是軒轅家的頭功,結果為何被洛宓真人拿到了冥丹?

    縛龍紋都沒有定位到冥核的位置,她是怎麼做到一出現,就拿到冥核的?

    軒轅家一通操作猛如虎,最後只能賠本賺吆喝。

    不對,連吆喝都沒賺到,還挨了後輩一頓譏諷。

    柳寒鎮和澹臺佑面色也很凝重。

    他們倒是不在意冥丹被誰拿到,反正最後都是道盟的,也不在乎名利。

    他們在意的問題是,大河劍意真有這麼厲害嗎?洛宓真人有這麼強嗎?

    這超出了柳寒鎮的想象,彷彿這女人有專門對付冥獸的方法。

    軒轅龍城氣不過,上前質問道:

    「師妹到底是使了何種手段?」

    齊鳴在一旁吹噓起來。

    「大河劍意,向來天下無敵,前輩應該有所耳聞吧?」

    洛宓真人負手而立,年老而氣質冰清,她自然明白,軒轅龍城關心的不是她的手段,而是她的冥丹。

    「不必擔心,冥丹暫放在我這裡,事後論功欣賞,自然少不了軒轅家的頭功,我們現在暴露了位置和力量,當務之急是要找到聖山,一舉剿滅匪徒。」

    眼見最大的目標被奪,軒轅龍城憤而揮袖,沒那麼多禮貌了。

    「師妹說的倒是輕巧,如今道盟拿下了巨龍,還有必要冒死去聖山嗎?」

    齊鳴忙在一旁大義凜然道:

    「我們是來剿滅使徒的,前輩也看到了,使徒擁有冥化神獸的力量,使徒不除,道盟如何安心對付幽冥。」

    軒轅龍城黑著臉,沒想到這小輩竟厚顏至此,說的比道盟還大義凜然。

    還不是因為大河門冥核到手,自然不能撤退,於是冠冕堂堂,讓軒轅家也退無可退,只能繼續前進一起剿匪。

    柳寒鎮也跟著勸道:

    「上古蒼蟒並非巨龍,真龍或另有其獸,尤其是使徒地窟……軒轅前輩大可相通道盟的情報,使徒的地窟里絕不會是空的。」

    軒轅龍城正猶豫時,眾人的聯絡環上又傳來溫玉書的訊息:

    「邢天閣,神武國和聖魔宗三支隊伍已經抵達地窟外圍,但找不到入口,暫時無法強突,各位可以啟程了。」

    軒轅龍城四下看了眼,感覺少了兩人。

    「伶舟月呢?抓到龍就準備撤退了嗎?」

    溫玉書解釋道:

    「伶舟師妹受傷,需要在內海修養片刻,前輩放心,天驕大會上蕭師弟殺了南門一劍,他們一定會到聖山的。」

    澹臺佑忽然冷不丁問了句:

    「仙人之軀也會受傷嗎?」

    所有人都驚異的看著他。

    「這只是調侃和傳說。」

    ……

    幾人走後。

    空間扭曲,泛起層層漣漪。

    一道彷彿能無限延伸的白布條飛入內海,凝結成人的形狀。

    俊子,閃亮登場了!

    融冥和升階之後,俊子完全拋棄了黑袍人身,真正淪為布條人了。

    放眼看去,內海天水之間,只剩下龍軀潰散后的血霧與冥力煙塵,乍一看還以為來到了深淵。

    靈長類的冥龍看來是沒了。

    敵人也都走了。

    他忙凝神進入黑戒群。

    【俊子:我來遲了嗎?】

    【靈長類:不是你來遲了,是有人來早了。】

    兩千多裡外的某島嶼。

    蕭然這才得知黑琴再失一龍之事。

    靈長類不可謂不強,無奈一人面對整個修真界的精英,敗局是註定的。

    只是他實在想不通,是誰能當著柳寒鎮和軒轅龍城的面拿到巨龍冥核?

    這個有人來早了……指的是誰?

    【俊子:抱歉。】

    【靈長類:有空自責,不如去找伶舟月師徒,把我另一條白龍拿回來,伶舟月受傷了,如果成功,這會是你的代表之戰。】

    【謠:靈長前輩靠龍軀查出蕭然的身份或力量了嗎?】

    蕭然彷彿聽到了幸災樂禍。

    證明她睡得值嗎?

    【靈長類:蕭然的空間法術在我之上,大家要小心。】

    【俊子:你確定伶舟月受傷了嗎?】

    【靈長類:不受傷,她們師徒倆能抓到我的白龍么?】

    【俊子:我的代表戰還是留在聖山吧,或許伶舟月師徒拿到龍身,再無膽量進來了。】

    【謠:你融冥了,也升階了,同時伶舟月還受傷了,到底是誰沒膽量?】

    【俊子:……】

    之後,再也沒人作聲了。

    蕭然也鬆了口氣。

    沒有俊子來打擾,他和師尊可以安心度蜜月了,之後等眾人打開通路,他象徵性的去一趟聖山就行了。

    在他看來,外有道盟入侵,內有靈長類、俊子這種黑戒群二五仔,使徒必敗無疑。

    雖然還有一些疑點,但那也和自己無關了。

    ……

    蕭然落腳的海島,距離之前的戰鬥地域有兩千多里遠。

    這裡風平浪靜,風景宜人。

    度蜜月嘛,自然要選一個僻靜優美的地方。

    這是一座相對較大的海島。

    島上有幾個村莊,附近停靠著幾艘船隻,有種植的田園和果樹,能實現自給自足。

    島心的山坡高地上,有一片由黑松和紅楓交相輝映的樹林。

    松楓掩映中,有一家極為幽靜的海泉客棧。

    幾間散落的松木屋子,布置了三兩床榻,山頂有一汪海泉。

    老闆是一對老夫妻,有個身材胖胖的嫁不出去的女兒幫忙,都是凡人。

    居住的價格比較高,一天要五百靈石。

    不過蕭然是來和師尊度蜜月的,錢不算事,挨宰就挨宰了。

    付了錢,蕭然扶著師尊來到山頂海泉。

    據說,這裡是這家旅店的招牌特色項目,火山口療養海泉。

    松楓掩映中,有一汪幾丈見方,最深處一人余深的池子。

    泉水是透明如鏡的海水,底部是咕咕上涌的泉眼,噴吐著潔白如月的細軟海沙。

    海沙里養著幾個貝殼和牡蠣,海星點綴其間,仔細看還有幾隻透明的七彩水母。

    簡直是個迷你海洋!

    蕭然仔細看了眼,白沙覆蓋的池底竟還刻印了陣法靈紋,可以與內海空間同步,產生某種共鳴,還真有潤養、解乏之用,雖然比較微弱。

    五百靈石也沒白花。

    蕭然給池子里稍稍布了點霧氣,扶著師尊盤膝坐在海水中。

    為其披上竹衣浴袍,再從裡面褪去紅衣和褻衣。

    給師尊喂一些丹藥,再開共鳴之力與海底靈紋共鳴,繼而連接內海空間的天地靈潤,加大潤養功率。

    伶舟月感覺到與平時不太一樣的舒服感覺,被一股極精華的天地靈力潤養著丹田氣海。

    蒼白的臉色稍有緩和,徐徐睜開山色橫岱、水光瀲灧的眉眼。

    「你這又是什麼手法?」

    她還以為蕭然又在哪學了新招。

    蕭然搖了搖頭。

    「和弟子的手法沒關係,這地方的靈力精純而微弱,整個內海似乎是一個內卷的封閉球面,靈力循環很古怪。」

    伶舟月微微頷首,假裝聽懂了。

    「這我不關心,為師關心的是你那條龍,拿出來吧,免得傷了你身子。」

    你是指榨乾我么?

    蕭然忙解釋道:

    「我那條龍不急,還需要特殊調教一番才能拿出來,首先,弟子要把師尊的身體調理好,才能調理龍。」

    伶舟月幽幽取出了酒竹筒,小抿一口,眸光微漾。

    「那就把龍宰了做湯喝。」

    蕭然忙道:

    「呃……這其實一頭上古玉蟒,比較珍惜,好好培育有大用處,吃了太浪費,而且蛇性本淫,我怕師尊吃了扛不住藥力。」

    伶舟月眉腳微抽。

    「蠢材!你拿為師力量抓的蛇,還怕為師壓不住藥力么?你既不想拿出來賣錢,又不想給為師吃了補身子,莫非你想要獨吞,做什麼奇怪的事?」

    蕭然笑笑,也不隱瞞。

    「那不至於,這條龍對師尊生孩子有幫助。」

    伶舟月沒搞明白,想了想問:

    「它是公的?」

    蕭然笑道:

    「母的。」

    伶舟月一驚。

    「你想讓它給我代孕?」

    「……」

    「總之師尊先休息吧。」

    蕭然隨即改變掌心共鳴節奏,按摩師尊腰窩,帶點催眠曲的韻律。

    伶舟月先是經歷幻術,很快又被蕭然一發抽了靈,本就身心疲憊,哪裡受得了這等按摩,很快就睡著了。

    蕭然將按摩床沉在水邊,讓師尊側卧上去,既有按摩之功效,又有海水浸潤效果,睡的孝心值嗖嗖的漲。

    不止師尊,蕭然自己也換上一身浴袍,盤膝坐在海水中,同時驅動共鳴之力與內海天地共鳴,給養自身。

    一路奔波,終於有了閑工夫。

    他先是看了眼系統空間。

    發現剛才不光抓到了白龍,連單翅鳥也拿回來了。

    這說明,白龍抓走單翅鳥,也只是利用了類似空間戒這樣的法術,攜帶在身邊,而非傳送到別處。

    還有一個蹊蹺的地方是,玉蟒之前化形的黑琴,是一個連他都沒分辨出來的障眼法——撕開紅衣,裡面黑衣也是假的,只有蟒身才是真的。

    在他印象中,這女人根本不會幻術才對,怎麼連他都沒發現?

    他總感覺這片內海,大有問題。

    白龍靈壓是合體境,但其靈力密度遠超單翅鳥,是精華中的精華,戰鬥力也是攻防俱佳,氣海極具收張彈性。

    想要利用白龍疏導靈氣,完成神龍擺尾,必須要將白龍活體置入自己的無垠氣海中。

    這涉及到複雜的空間法術,蕭然自己是無法完成的。

    考慮到系統空間雖然完全禁錮了時空,但白龍畢竟是分身,與本尊黑琴還是有魂魄相連的。

    於是,他先嘗試在系統空間里遠程喚醒黑琴的意識。

    「你的白龍分身在我空間戒里,你有什麼想說的嗎?」

    —————

    223章騷話王:

    你的快遞到了請開門

    致已逝去的年華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
    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