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223章【大章】沖師新妙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223章【大章】沖師新妙招字體大小: A+
     

    一刻鐘前。

    島嶼以西十八里。

    梭形的巨大劍船飄蕩在平滑入境的海面上,遺世而獨立,孤零零的沒有倒影,彷彿並不存在於這個世界。

    一腳踹飛蕭然之後,伶舟月忽然有些頭暈,於是盤膝坐在石桌上,不停喝酒以恢復氣血。

    不知道是不是酒喝太多了,不知何時起,她感覺自己不是坐在船上,或是海上,而是被幽冥包圍起來了。

    整個天空懸浮著像水母一樣的分神級幽冥,遮天蔽日,宛如末日。

    一位面容清冷、好像在哪見過的紅衣女子,深陷群冥,難以抽身。

    她在空中蹁躚起舞,揮灑鮮血,不斷揮劍斬殺著幽冥……

    「也是好事,如果能把這些幽冥全殺光,或許能勝過伶舟師姐了!」

    我?

    這女人是誰?

    好像在哪見過,好像很遙遠,又好像昨天發生的事。

    女人還是低估了幽冥的數量,幽冥好似越來越多,怎麼殺也殺不完,而她的靈力也快到極限了,稍有不慎就會葬死冥手。

    伶舟月想去救人,但莫名感覺身子很沉,彷彿要沉到深淵,剝離世界。

    她用盡全力,才勉強踏空而起,驀的拔劍。

    施展出一式她少女時代最喜歡的劍招——

    「殘月。」

    磅礴劍氣化為一道宛如殘月的皎潔弧光,赫然懸幽冥上空。

    彷彿帶著巨大的引力,將附近千千萬萬隻水母幽冥吸引過去,宛如千萬隻飛蛾撲火,焚燒在冰冷的月光中。

    紅衣少女因靈解過度,丹壁裂開,力竭暈死,從空中墜落。

    伶舟月身形一閃,橫身抱住了她。

    一身藍袍在幽冥灼燒的塵煙中簌簌作響,如畫的清顏倒映在少女眼中。

    「我果然不及你萬一……師姐。」

    不知為何,看到少女丹田碎裂,伶舟月方寸大亂:

    「別說話,我給你輸靈。」

    少女眼神迷離,唇邊竭力張開。

    「這可一點也不像……師姐你,你的手在……顫抖,你的眼睛……彷彿在看著另外的人。」

    伶舟月想起了什麼。

    「我在學院常見到你,你叫什麼名字?」

    蒼白的唇角甜甜笑道:

    「東方玄曄。」

    伶舟月劍眉微蹙,喟然嘆道:

    「原來你的名字里也有夜啊……」

    剛說到夜,伶舟月驀的驚醒。

    四下看看,還在海上,才發現是做夢。

    神識展開,並未發現蕭然的位置,甚至連血月之骨都沒反應了。

    正要起身,忽然發現,一個巨大的紅衣女人的虛影懸在了半空。

    和夢中的少女一模一樣,宛如琥珀的眸子里卻不再是崇拜,而是怨念。

    「你終於肯來找我了,伶舟月。」

    又是這個難纏的女人!

    伶舟月冷冷道:

    「我不是來找你的。」

    女人幽怨的眸子里依然隱藏著崇拜與欣賞。

    「真叫人喜歡又羨慕,師姐你穿紅衣的樣子比我漂亮多了……可惜,你想的人已經死了。」

    嗯?

    伶舟月陡然發現還在夢中,抬手拔劍,一劍劈開了空中的紅衣虛影。

    海風吹在汗水濕透的紅衣上。

    伶舟月仰口喝酒,一飲而盡,卻感覺一點酒味沒有。

    「師尊你怎麼了?」

    蕭然在身旁問道。

    伶舟月不想談她的噩夢。

    「沒事。」

    蕭然卻忽然捂著胸口道:

    「可我有事啊。」

    一轉眼,鮮血從胸口咕咕流出,灌入全身,染紅了青衣。

    伶舟月劍眉一皺,忽然明白了,抬起腳一腳踹飛了蕭然。

    「放棄吧玄曄,我沒你想象中的那麼聰明偉大,你的幻術對我沒用。」

    空中傳來一道如噩夢縈繞的女聲。

    「你的執念比你徒弟還深啊。」

    「我有什麼執念?」

    伶舟月撇嘴搖頭,仰首喝酒。

    然而酒竹筒里倒出來的……

    都是血。

    鮮血順著脖頸沾染全身。

    突然!

    一道來自血月之骨的震顫,瞬間擴散全身,傳至丹田深處,在她深邃的氣海中凝成一道漩渦。

    漩渦霎時間倒抽她的靈力!

    她渾身一哆嗦,抽的兩腿發顫,全身靈力差點被榨乾。

    這小子搞什麼?

    蕭然的共鳴抽靈,讓伶舟月從層層嵌套的幻境中醒來!

    抬頭一看,滿天都是冥化的巨龍,密密麻麻遮天蔽日。

    有種還在幻境的感覺。

    仔細看,柳寒鎮和軒轅家幾人,正在空中與龍群戰鬥。

    海灘上的蕭然,差點一擊抽空了她的靈力,但蕭然自己卻完全沒有受到補給,身子竟虛脫了?

    甚至被澹臺佑威脅……

    太丟臉了啊!

    身形一閃,來到海灘邊,拍了拍這個穿著誅冥袍似乎隱藏著強大力量的年輕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又是誰?」

    儘管她只在幻境中喝了酒,但聲音依然帶著酒氣,微醺而倦懶。

    這是無意之舉,但在聽者看來,這語氣未免過於霸道,是實力凌駕於所有人之上的強者才會有的口氣。

    澹臺佑面色發黑,血紅的眸子里閃過一絲劍芒,很快收斂氣場,冷冷道:

    「誅冥府,澹臺佑,我們見過面的。」

    「沒聽過這個名字啊。」

    雖然乘道盟獵船一路同行,但伶舟月顯然不會關心柳寒鎮旁邊小跟班的名字和身份。

    「等等……澹臺不是四大家族的姓氏嗎?我以為四大家族中像樣的男人都被屠殺了。」

    像樣的男人……

    澹臺佑轉過身來,略作一揖。

    「伶舟長老抬舉了。」

    伶舟月卻話鋒一轉,抿著酒道:

    「你這種實力還沒死的話,那肯定是你殺的其餘人?怎麼,殺了自家人還不滿足,現在又想對同僚動手嗎?」

    澹臺佑略感壓力,忙解釋道:

    「那件事是誅冥府的計劃,晚輩只是誅冥府手裡的一把劍。」

    伶舟月卻道:

    「我不信,除非你拔劍我看看。」

    澹臺佑有種被看輕的感覺,但還是忍住了拔劍的衝動。

    不光伶舟月,光是身後的蕭然就很詭異了,居然當著他的面,將一頭合體境的上古玉蟒收入空間戒,而他卻根本找不到收蟒的位置。

    這對師徒太詭異,不可輕舉妄動。

    「我不會向受傷的女人拔劍。」

    這樣說著,澹臺佑身形一閃,拔劍沖向了空中的龍群。

    蕭然心靈手巧,忙過去扶著師尊。

    他沒想到,師尊竟還會智斗,光靠氣勢就壓倒了對方。

    又抬頭看了眼澹臺佑的背影。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有那麼一瞬間,他感覺這傢伙為了白龍,竟真考慮過向師尊拔劍,認真的計算過勝率……

    他甚至覺得,此人隱藏的力量不在師尊之下。

    只是師尊名氣太大,傳說太多,拿不準師尊的實力,就算受傷了,也不敢輕舉妄動。

    或許,同時還忌憚他這個徒手捉龍的奇男子……

    這澹臺佑到底是什麼人?

    為什麼這麼在意小白龍?

    之前還暗示蕭然的戒指,難道是在意他?

    蕭然總感覺,四大家族的人總是出奇葩。

    比如南門家的俊子,從小就殺了族人脫離家族,加入黑戒群,卻一直壓修為研究各種功法,或者說是旁門左道。

    無玉,也聽說是四大家族夏侯家的人,後來也脫離家族了,人弱,運氣卻強的離譜。

    澹臺佑,更是屠盡四大家族強者光榮離族,就這樣還保留著澹臺姓,隱藏著和他年紀並不相稱的力量。

    全員奇葩!

    這讓蕭然對四大家族另外一個年輕人,主導屠殺行動的呼延雪感興趣了。

    回到師尊。

    蕭然這一抽,動用了冥力,隨緣暴擊和極限連招,堪稱一發入魂,接近抽幹了師尊的靈力,造成師尊大出血,臉色極蒼白。

    同時也能看出,師尊的深邃氣海很深,越深越細窄,靈壓越強。

    淺處是分神,最深處接近大乘。

    但她氣海的廣袤程度,並沒有想象中大,以至於蕭然為了壓制白龍,竟一擊抽到了接近空靈的狀態。

    好在師尊的氣海形狀,她最先恢復是最強靈壓,而且由於氣道深處狹窄如針尖,恢復最強戰鬥力的速度很快。

    看到師尊如畫的清顏蒼白如霜,額頭微汗沾濕了鬢角,精神狀態也很差,就這樣還跑來救他。

    蕭然心中很感動,卻故意問道:

    「師尊你怎麼受傷了?」

    「你這蠢材……」

    平時怒火激憤的四個字,有氣無力的說了出來,話還沒說完,伶舟月便身子一軟,倒在了蕭然懷裡。

    蕭然順勢將師尊橫抱起來,去西邊拿回劍船,乘船離開現場。

    伶舟月半昏半醒,閉著眼,嘴上還在嘟囔。

    「你這蠢材……快去拿冥龍,冥龍的龍核對你的修為很重要。」

    蕭然給師尊餵了口丹藥,輕撫她的小腹促進藥力吸收。

    「我拿到更高階的白龍了,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休息。」

    伶舟月一激靈起身,勾住蕭然的脖子。

    「白龍值錢嗎?」

    「……」

    蕭然看了眼人龍激戰的天空。

    發現其餘人對他們師徒擅自離開現場這件事,絲毫不介意。

    想來也對,你都抓了一條龍,還搶龍是不是太不夠意思了?

    蕭然確定使徒沒有真龍之軀,懶得再繼續繳費,為了避免留人口舌,專心度蜜月,蕭然還是通知了溫玉書。

    「溫前輩,師尊受傷了,需要在內海休息數日,沒問題吧?」

    溫玉書搞不清內海狀況,只能通過護甲看個敵我靈壓分佈。

    「靈壓反應顯示你剛和敵人戰鬥,為何伶舟月師妹會受傷!」

    蕭然解釋道:

    「師尊本就帶傷來的,助我一起抓到了一條小龍,傷重了。」

    溫玉書嘆了口氣。

    「沒想到巨龍突然出現在內海,這邊顯示巨龍冥化成一千條分身,如果柳師兄和軒轅家久攻不下或遇到危險,我這邊會幫忙的。」

    蕭然笑道:

    「如果連分化的巨龍都拿不下,還怎麼剿滅使徒?冥核分成了千份,獵船的陣雷轟擊定會破壞冥核,也許他們並不想讓你幫忙。」

    溫玉書:

    「……」

    ……

    地窟某處。

    祭壇中央。

    黑袍女子席地撫琴,手懸半空,琴弦盡斷。

    黑琴的神魂進入一片絕對空間。

    時間和空間完全凝固,若非有她本尊的意識鏈接,她連思考都做不到。

    這竟是一種比黑戒還高階的空間禁錮法術!

    她無法藉此定位到蕭然的位置。

    四周一片漆黑。

    沒有時間或空間的概念,只有一個時空禁錮法則,她無法藉此獲取任何有用的信息。

    這蕭然到底是什麼人?

    這世間真有能把共鳴心法掌握到那種程度嗎?

    難道還是低估他了?

    為何剛才一瞬間,她察覺到了伶舟月的靈壓?

    這對師徒到底是什麼關係?

    還剛才的赤眸男到底是誰?

    為什麼她會有種此人有點熟悉、又非常危險的感覺?

    事情,愈發的蹊蹺。

    但眼下戰場形勢不利,她也顧不上這麼多了。

    就算伶舟月師徒退出戰場,但柳寒鎮實力似乎不輸她。

    赤眸男實力存疑。

    再加上軒轅家的縛龍輔助和遊俠的空間輔助……

    她以一敵四,根本沒有勝機。

    此刻,雖然趁著柳寒鎮的一劍分裂成千份,暫時脫離了束縛。

    但縛龍紋依舊散亂的刻印在身上,她完全靠冥力在勉力支撐。

    而空間法術更強的玉蟒,被蕭然禁錮,如此一來,千頭巨龍連逃走都很難做到了。

    其餘龍軀還沒有融冥,出場只有白送的份,總不能看家本領施展在這種小地方吧?

    眼看陷入絕境,靈長類絲毫沒有顧忌面子,立即求助於黑戒群。

    【靈長類:俊子,你到哪了?】

    【俊子:我剛到聖山。】

    【靈長類:來一趟內海,我的蒼蟒分身被困住了,需要你幫忙。】

    被靈長類這樣的前輩求助,俊子面子突然大了起來,但依舊難掩震驚。

    【俊子:怎麼可能?不說巨龍的冥壓強悍,前輩空間法術遠在我之上,想要困住蒼蟒分身,起碼要不輸伶舟月這樣的高手在場,還要一個空間高手。】

    【靈長類:不止於這兩個高手,軒轅龍城也在這。】

    軒轅家的大長老,繼承軒轅老祖縛龍衣缽的老頭?

    【俊子:我這就來。】

    ……

    外海。

    狂風暴雨,海浪滔天。

    兩道劍氣包裹的氣泡在水下疾馳。

    正是來自大河門的洛宓真人和齊鳴二人。

    「師伯,我們是不是走錯路了,溫前輩說走捷徑去地窟,可這好像是去內海的路。」

    「你仔細看,不止伶舟月師徒,軒轅家和柳寒鎮也都在內海。」

    「為什麼?」

    「軒轅家之前一度失蹤,現在突然出現在內海,你覺得是什麼原因?」

    「您是說……巨龍在內海出現了,而溫玉書故意支開我們,只有軒轅家鼻子尖找到了龍!」

    「只是猜測……總之,過去看下也不會損失什麼。」

    「師伯英明。」

    ……

    另一邊。

    蕭然和師尊已乘船遠離戰鬥現場數千里,在風景如畫、帶有溫泉旅館的島嶼上歇腳。

    雖然才剛來使徒,蕭然已經覺得不虛此行了。

    因為他想到了一個絕妙的創意。

    既然黑琴說,真龍之軀能抗住師尊的劍氣,那麼類似真龍的玉蟒,配合他的大冥冥核應該也能抗一些劍氣吧?

    就算扛不住師尊的全部劍氣,最後溢出氣海衝擊在他丹田外壁的劍氣,完全可以導向玉蟒身上。

    這樣一來,最後受傷的也是玉蟒,而他還能做愛做的事……

    妙啊!

    ……

    推薦一本大神的書《我只想自力更生》:我要自力更生!再也不做那個混吃等死的……拆二代。

    ———————

    222章騷話王:

    6寸草不生6

    璽澤stars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
    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