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222章 【大章】龍騎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222章 【大章】龍騎士字體大小: A+
     

    幻海外層空中。

    柳寒鎮和澹臺佑被困在稀薄的雲層空間里。

    四周都是薄雲,分不清東西左右天地乾坤,甚至無法定位其餘六支隊伍。

    柳寒鎮白眉微凝道:

    「奇怪,這裡的空間陣法和幻術比道盟之前調查的還詭異……敵人似乎有意在隔絕我們和其餘隊伍的聯繫。」

    澹臺佑很規矩的站在他身後。

    「因為前輩是最強的。」

    柳寒鎮微微一怔,扭頭看向這個力量強大的年輕人。

    才幾百歲就能斬殺四大家族百餘名高手,假以時日,定會比他還強。

    如果走正道的話,很快就會取代他斬冥王的身份了。

    「原來你是喜歡奉承的人嗎?」

    澹臺佑笑道:

    「前輩並不了解我。」

    柳寒鎮沒再關心後背,而是運力打開右手的聯絡環。

    「溫師弟,我這裡無法定位其餘隊伍的位置,你幫我看下。」

    溫玉書本以為柳寒鎮有什麼特別計劃,沒想到竟是迷路了。

    「柳師兄,你們還在最外圍。」

    「其餘人呢?」

    「伶舟月師徒率先進了內海。」

    「內海很危險,你怎麼導航的?我們的大將可不能折損在內海!」

    「她們中了幻術,墜入漩渦。」

    「其餘人呢?」

    「其餘人都計劃繞開內海,從各個方向走捷徑,直接去往地窟。」

    這樣說著,溫玉書又補充道:

    「對了,軒轅家一隊失蹤了,也是去了聯絡。」

    柳寒鎮想都沒想,脫口而出:

    「看來,跟著他們應該能最快找到巨龍。」

    話音剛落,澹臺佑仰首指著頭頂一處並無特別的地方。

    「前輩你看這裡,是不是有個陣法漏洞?」

    「嗯?」

    柳寒鎮微微一詫,此地剛剛他明明檢查過,並無異樣。

    ……

    內海。

    劍船東邊十幾里的某島嶼。

    海灘上空,蕭然提劍斗龍!

    蕭然怎麼也沒想到,與靈長類的纏鬥是真刀真槍的干。

    這哪裡是龍,簡直是浪里白條,滑不溜秋的攪風攪雨。

    金光覆蓋的龍軀粗如人身,細鱗白皙如玉,赤條條的沾著透明的、折射著彩芒的黏液。

    沒有龍爪,沒有龍尾,除了頭頂一對翡玉龍角,根本看不出是龍。

    更像是一頭玉蟒……

    書到用時方恨少!

    蕭然這才發現,自己上執劍峰這麼久,一個劍招都沒學會,如此重要的戰鬥,居然只能幹劈。

    身形靈動,揮劍如雨,連續暴擊,不斷衝殺著龍軀。

    結果,這白龍竟收尾相連,扭曲纏繞在空間壁內外,不斷在深淵和現實滑進滑出。

    蕭然的每一次關鍵斬擊,都劈進宛如薄膜般的空間壁障,引發一陣陣鼓動耳膜的空間震蕩。

    這等詭異的空間法術比俊子、遊俠之流,強太多了。

    蕭然提劍鬥了半天,忽然有種深陷泥潭、被一條蛇戲耍的感覺。

    吞了大冥冥核,好不容易才修鍊的分神境修為,在強敵面前根本沒卵用。

    仔細看,白龍是合體境!

    和吞噬了無炎城大冥的巨型蒼蟒是一樣的境界,但過於靈活了。

    忽然揚起一雙翡玉色的龍角,散發詭異的龍涎香,像是在示威。

    「如果你還是這樣玩繡花枕頭,不拿出真本事,你師尊會在幻術中被折磨瘋的。」

    呵,傻子怎麼會瘋呢?

    蕭然毫不在意,繼續揮劍。

    白龍卻幽幽看向了伶舟月的方向。

    「現在看來,她不是表面上那種沒心沒肺的人,執念很深啊。」

    嗯?

    師尊執念很深?

    蕭然沒有時間細想這種事。

    如果能抓住龍角,抽取師尊力量對著龍軀一頓輸出,或許能反殺!

    此刻偃甲不在身邊,他別無他法。

    「大鳥助我!」

    他立即釋放了單翅鳥。

    單翅鳥的右翅被蕭然吃掉后,竟原地長出了一個更寬大的羽翼,比整個身子還大,看上去氣勢很強。

    這讓蕭然懷疑,他的左翅是怎麼丟的,為何長不出來?

    單翅鳥甫一出來,單翅一展,一個大鳥轉轉轉,燃燒起劇烈的法相金身,沖向白龍。

    結果。

    龍尾一擺,空間展開,竟將整隻大鳥收入囊中,直接消失了。

    呵,女人,很專業嘛!

    蕭然趁機動身,一躍騎上龍背,雙手猛的抓住了龍角。

    像是某個敏感部位被抓,白龍一激靈纏住了蕭然肉身。

    龍頭勒住脖子,龍尾綁住雙腿,龍身勒住腰部,強行抽取蕭然的力量。

    蕭然感覺快要窒息了,濕滑的黏液糊的他一身都是,卻宛如黑色烈火,彷彿要榨乾他的全身。

    李無邪,你輸的情有可原!

    蕭然偷襲未成,反被這突如其來的死亡纏繞,榨乾了身體除氣海外的所有靈力,差點失去了意志。

    甚至都無力與血月之骨共鳴,與師尊聯通。

    沒辦法。

    只能動用大冥冥力,釋放如黑洞一樣的吸噬之力,反榨白龍之身。

    誰還不是個榨汁雞?

    龍軀驀的一震,突然有種靈力外泄的趨勢。

    她明白了!

    「想不到你竟融合了冥力!」

    「冥力中還帶點龍骨之力!」

    「原來,你不是那頭龍啊……」

    蕭然一聽,這才鬆了口氣。

    「讓你失望了,現在可以放開我了吧。」

    不料,女人嬌柔的聲音,卻愈發堅定!

    「是不是真龍之軀已經不重要了,你能強行融合了幽冥,註定是我同道之人!」

    「哈?」

    蕭然一愣,感覺被勒的更緊了。

    分神境的大冥之力嗎,果然扛不住合體境的神獸白蟒嗎?

    蕭然無奈,只能強行與之共鳴。

    白龍渾身一激靈,抵死纏綿,釋放出更多的黏液。

    「伶舟月真會挑男人啊,不是真龍勝似真龍,你簡直是男人中的男人。」

    這樣說著,白龍一聲龍吟。

    「龍象,黑琴。」

    一道琴聲如高山流水,滌盪天地。

    竟是一種高階的法相金聲!

    這靡靡之音不是幻術,但是真的能鬆懈鬥志力。

    蕭然也不慫,跟著開二階共鳴。

    靈魂出竅,共鳴天地。

    不止肉身共鳴,靈魂也在共鳴。

    進入身心共鳴模式,蕭然雖然靈壓處於下風,但依靠黑洞般的幽冥,反而在逆向抽取白龍的力量。

    「嗯?」

    某黑霧籠罩的地窟。

    地窟很空曠,覆蓋著一座死去很久的遠古叢林。

    一棵棵沒有枝丫的枯木樹榦,筆直如柱,直插穹頂,在黑霧中給人一種莫名的陰森感。

    叢林深處,有一座灰白色的圓形祭壇,木製的祭壇表面,刻印了複雜難辨的詭異文字。

    文字中散發著活物的氣息,彷彿有一道扭曲、糾纏、刺耳的囈語,忽遠忽近,在黑霧深處的枯林縈繞。

    祭壇中央。

    黑袍女子席地撫琴,急促的撥弦發出無聲的旋律。

    臉色愈發蒼白,呼吸愈發紊亂,突然,琴聲驟啞!

    一道詭異的震動向內傳入宮體。

    紅黑交織的鮮血自下身流出,鮮紅與暗黑浸透了整個祭壇,吞噬天地。

    黑琴臉色蒼白,滿額微汗,嬌身緊繃,黛眉微抽。

    她分不清這種顫悅感是來自震動,還是來自共鳴。

    她不禁想起,蒼蟒之身在無炎城差點被破宮的事。

    想不到這一次派出她最珍惜的、抽取陽力最強的玉蟒,去探測這個男人的身體,居然還是一樣的結果。

    「比真龍之軀還有趣啊。」

    黑琴嬌灧的眸子里不見絲毫沮喪,反倒閃爍著一抹興奮的弧光。

    「既然你也融合了大冥,便看看誰的冥力更強吧!」

    蕭然察覺到一絲浩瀚冥力,抬頭一看。

    詭異的狂風從不可知處刮來,掀起滔天駭浪。

    轉眼間,黑雲旋集,暴雨如注,彷彿天穹被刺穿,以致銀河倒掛,飛流直下。

    忽然,狂風暴雨的中央,落下一聲蒼莽龍吟!

    蒼莽的龍吟環繞破碎的天穹,掩蓋了雨聲,帶著遠古的高曠與浩瀚。

    張開宛如黑洞的血盆巨口,隱藏在雨夜與黑霧裡,瞬間落下。

    蕭然被淋了一身,兩耳一麻,渾身一震,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這是要雙龍齊飛的節奏?

    就在蕭然感覺壓力山大,想要召喚師尊助陣之際——

    空中巨龍忽然停住了。

    不是剎車的急停,而是連空間一起被法術凍結了。

    雨幕之中,一雙黝黑的手撕開了空間壁,帶著身後兩人來到島嶼上空。

    撕開空間的是一個黝黑的女人。

    另外兩人身材高大,一老一青,正是軒轅龍城和軒轅廣。

    軒轅龍城甫一出現,雙掌一合,運力結印。

    「縛龍紋。」

    一道道網狀的青光陣紋,疊加在巨龍身上。

    黝黑的女眷見狀,隨即撕開衣服和皮膚,變成了一個男人的形狀。

    好傢夥,現在流行這招嗎?

    蕭然仔細一看,這人個子不高,五官凌厲,帶些狡黠的痞性,身穿草編大氅,一柄草捆的長劍靠在椅邊,一頭亂糟糟的噴薄黑髮宛如熊熊燃燒的黑色火焰。

    ——遊俠!

    代表散修的道盟天驕,遊俠!

    「呼……這皮套也太噁心了。」

    遊俠早就和軒轅家結盟,他的空間法術配合軒轅家的御龍術,獵龍而言,簡直是天作之合。

    同時也能避開道盟的眼線,明修棧道,暗度陳倉,抓住巨龍之後,直接利用空間法術運走。

    確認巨龍被束縛,軒轅廣低頭看向沙灘的方向。

    「想不到蕭師弟竟犧牲自己,和上古玉蟒拼肉身,可敬可佩。」

    軒轅龍城仍在運力結印,不斷加固縛龍的靈紋,面色凝重道:

    「什麼犧牲?他佔了上風,若非如此單靠我們三縛不住巨龍。」

    遊俠長長伸了個懶腰,靜靜看著眼前的巨龍。

    這哪裡是龍,這根本就是一座黑色的通天之壁,隔絕了前方的全部視野。

    光是一塊鱗片就比下方的島嶼大!

    「這真的是龍嗎?以龍那種靈力密度,要長這麼大,怕是比幽冥還恐怖。」

    軒轅廣撫笛笑道:

    「是不是龍很重要嗎?重要的是軒轅家抓住了龍,如此,我們以後獲得的資源,會遠超龍本身。」

    遊俠更震驚的是,軒轅家的縛龍之術,一個老頭隨便結幾道網印,居然把這麼一頭巨龍給困住!

    而他的空間束縛撐不過十息!

    雨幕中。

    軒轅龍城伸手按在龍鱗上,打開空間戒,嘗試將巨龍收入空間戒里。

    可惜巨龍的尺寸太大……竟無法收入最高階的空間戒里。

    「看來只能切片帶走了。」

    這樣說著,遊俠聚集裂空劍氣,拔出草捆長劍,一劍劈向巨龍身軀。

    結果只砍了一道淺痕,很快就恢復如初,根本破不了防。

    軒轅龍城見狀,直接給遊俠輸送劍氣,遊俠第二劍斬出……

    砍出一道深痕,但很快又癒合。

    就在三人疑惑時,身後傳來一道冷峻刻板的聲音。

    「這頭龍蟒已經融合大冥之軀,單靠軒轅家怕是拿不下。」

    遊俠扭頭看去,竟是最不可能出現在這裡的柳寒鎮。

    他驀的皺眉,略顯緊張道:

    「內海被封閉了,尤其是空中根本沒有入口,你是怎麼來的?」

    其實柳寒鎮也很疑惑,跟著扭頭看了身後的澹臺佑。

    澹臺佑卻向下走向了海灘……

    幾人面面相覷。

    柳寒鎮只道:

    「不愧是軒轅前輩,當今世界也只有你能結出這等縛龍印了。」

    這話像是在責備軒轅家單獨行動。

    軒轅廣忙尷尬解釋道:

    「本家老祖還在世呢,我們此番正是尋他而來。」

    「可軒轅老祖不是成仙了嗎?」

    柳寒鎮板著臉笑道,見幾人更加尷尬了,也沒有追問下去,拔出斬冥劍。

    「滅道法相,誅冥劍陣。」

    一道銀白色的法相金身,覆蓋了黑色的斬冥劍,一劍劈向巨龍——

    竟沿著縛龍靈紋的沿線,一劍將巨龍劈成千塊!

    三人目瞪口呆。

    柳寒鎮道:

    「大家都有功勞,道盟也不會吃獨食,我一個人帶不走這麼多,大家一人帶一些。」

    「哦,好。」

    三人一愣,半天才反應過來,紛紛打開空間戒。

    然而就在這時——

    一千塊巨龍肉身開始變黑,腐化,竟化為一千頭冥龍。

    黑漆漆遮天蔽日,翻雲覆雨,攪動靈壓,發出宛如冥嘯的曠古龍吟。

    夜幕,降臨了。

    ……

    走向海灘的澹臺佑,抬頭看了眼遮天蔽日的巨龍分身,血色瀰漫的眸子里閃過一絲霧影。

    不俗的容貌,卻只是平平無奇的打扮,滲血的眸子里只有疲憊與蕭索。

    雖然對黑琴融冥分裂的滿天巨龍有些震驚,但他沒有沒去管滿天巨龍。

    在他看來,這頭融合大冥之軀的上古蒼蟒,並沒有和蕭然纏鬥的上古玉蟒更珍稀。

    這頭七彩玉蟒很可能是末法時代除那頭黑龍之外,最精純、也最接近龍族的血脈。

    身形一閃,便來到蕭然與玉蟒的顫抖現場。

    「蕭師弟,我來助你一臂之力。」

    你誰啊,我跟你很熟嗎?

    蕭然沒在意。

    然而胯下白龍,忽然雙眸一凜!

    那種霎時間的靈魂震顫,讓與之身心共鳴的蕭然,渾身一激靈。

    他明顯能感受到黑琴心中對眼前之人的驚滯,這種感覺彷彿是……

    認識這個人!

    澹臺佑,一己之力屠殺四大家族百名強者的男人,一個狂獵欣賞他更甚於蕭然自己的人,在之前隊伍分開時還暗示了蕭然的戒指。

    這人雖然古怪,但蕭然此刻與胯下白龍互相榨汁,難分高下,達到了某種微妙的平衡,根本沒有閑工夫去管他。

    而在白龍見到澹臺佑、靈魂驚滯的瞬間,蕭然獲得了一瞬間的可乘之機。

    他立即以冥核之力驅動血月之骨,以血月之骨隔空與師尊氣海共鳴,強行倒抽師尊的力量。

    磅礴的劍氣倒抽入體,聚集在雙手掌心,手握龍角,利用師尊的力量剎那間壓制住了白龍,毫不猶豫,直接將其拖入了系統空間。

    非人靈體!

    靈體接觸!

    靈壓壓制!

    只要達到這三個條件,就能將對方收入系統空間。

    空間無痕扭曲,宛如漣漪乍起,轉眼被雙手撫平。

    白龍還處在震驚中沒反應過來呢,身子已經丟了。

    蕭然面前,澹臺佑意外一驚,血眸微凝,顯出一道宛如昆蟲複眼的多目幾何圖形,似在探查蕭然的空間法術。

    「這頭玉蟒極擅長空間法術,你的空間戒困不住她的,交給我吧,功勞會算在你的頭上。」

    收了妖女分身,蕭然無力懸空,如葉落在沙灘上,雙手杵膝避免倒地。

    全身快虛脫了一樣,氣喘吁吁,但語氣卻很強硬。

    「我要是說不呢?」

    「說,是沒用的。」

    澹臺佑雙眸形狀一展,變成銳利的多角形狀,於右手五指凝聚靈力,只手探入蕭然面前的虛空。

    搜刮每一塊空間,居然沒找到蕭然空間戒的外壁……

    不可能!

    澹臺佑血眸一滯,直盯著蕭然,完全看不懂眼前的男人。

    「你到底是誰!」

    不等蕭然說話,一道颯然紅影出現在澹臺佑身後,拍了拍他的肩膀。

    聲音帶著酒氣,微醺而倦懶。

    「你又是誰?」

    ——————

    221章騷話王:

    正在統計中……



    上一頁 ←    → 下一頁

    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