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221章 【大章】大威天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221章 【大章】大威天龍字體大小: A+
     

    對擁有二階滿級共鳴神識的蕭然來說,識別幻術並不是一件太難的事,難的是破解幻術。

    更何況,在他看來,師尊颯然如劍的氣質,丰韻微瀾的身段,以及那張瀲灧如畫的清顏……是任何幻術都無法模擬的終極存在。

    要不是漂亮到離譜,誰會喜歡性格那麼糟糕的女人?

    他覺得師尊漂亮到了一切生物所能理解的巔峰,所以無論怎麼PS美化,都只會變醜;無論怎麼複製粘貼,都徒有其形,失去靈魂。

    尤其是剛剛被師尊一腳飛踹,下一刻就遇到一個虛假的師尊,這種落差感是肉眼可見的,是對方無論施展多高階的幻術都無法彌補的。

    蕭然甚至不需要開滿級神識,或是做什麼驗明身份的小測試,就知道眼前的女人並不是師尊。

    他一眼看出她不是人,大威天……

    等等。

    蕭然要先確保師尊的安全。

    通過血月之骨與師尊共鳴,他很快找到師尊所在的位置。

    師尊還在剛才落海的劍船上,一腳踹飛他之後,還沒有移動一步。

    她的靈壓很平靜。

    血脈卻不太平靜。

    這意味著,她的精神狀態不是很穩定,很可能已經陷入幻境了……

    除非遇到大乘級敵人,否則也不敢趁師尊陷入幻境時偷襲,而大乘級敵人對付師尊,又何必使用幻術?

    敵人的目的顯然是他,大概是想單獨會會他,才暫時困住師尊。

    而自己和師尊也只隔了十幾里路,理論上說,師尊還算是安全。

    蕭然這才仔細打量著眼前的女人。

    對方施加了一個小小的幻術,讓自己看上去和師尊一模一樣。

    幻術的級別並不是很高,似乎只是想開個玩笑,並沒有打算借師尊的身份迷住他,發生點什麼故事。

    仔細看,幻術的陣眼就在頸側的領口,像是個空間拉鏈一樣。

    蕭然可以假裝中了幻術,面對虛假的師尊盡孝,但又沒有孝心值可薅,誰能忍受心愛的師尊被山寨?

    於是伸手搭在女人柔韌俏立的香肩上,兩指掐住衣領處的陣眼,用力向斜下方一扯……

    嘩啦!

    像是拉開了拉鏈一樣,將一身紅衣給扒拉下來,露出另一個女人的身段。

    有趣。

    這不是拉開衣服那麼簡單,而是拉開一層皮。

    一層幻術的皮!

    這感覺很奇妙。

    但讓蕭然不能忍的是,拉開一層紅衣皮囊后,女人竟還穿著一層黑衣,跟他玩套娃。

    仔細看去,這是一個身穿黑袍,面戴黑紗的年輕女子。

    透過面紗,能看出女子嬌媚可人的面容。

    透過黑袍,能看到那白皙如玉、散發著龍涎香、彷彿能掐出水的肌膚。

    尤其是那宛若游蛇的小腰,盈盈一握,有種一推就倒、纏繞滑膩的莫名吸引力。

    一雙嬌媚欲滴的眸子里,平靜的水面下,隱藏著等到望眼欲穿的興奮。

    女子看似年輕又輕浮,然而氣場卻極強,散發著一種浸淫琴道多年、曲高和寡的孤高,表現的輕浮,大概也是為了主人的任務。

    雖然第一次見面,但蕭然大概猜到女人的身份了。

    「模仿別人再逼真,也不如露出自己的身體更美。」

    黑衣女子本以為化身伶舟月會有有趣的事情發生。

    沒想到蕭然竟毫無情趣,第一時間就剝開她的紅衣,露出了她的本身。

    「你怎麼知道這就是我的身體?」

    女子眸光嬌瀲,語氣略帶挑豆。

    靈長類,使徒四大祭司之一的黑琴,黑戒群里的大姐大,無炎城的小宮女,疑似讓李無邪身敗名裂的某隻青蟒分身……

    因為蕭然一直在黑戒群里白瞟,知道靈長類的計劃是招安他,一直對此早有準備,沒有太過緊張。

    所謂招安,就是調查他的身份,試探他的能力,然後再談條件。

    只要他機靈點,配合好,是不大可能會起衝突的。

    「你是誰?」

    蕭然明知故問。

    黑琴莞爾笑道:

    「你明明知道我的身份,我們在無炎城可是有過一夜之情。」

    蕭然驀的瞪眼,感覺聽到了什麼不得了的辭彙。

    仔細一想,無炎城小宮女竟是她睡過的第一個女人。

    淚目……

    「一夜之情,不是一夜情,我師尊就在旁邊,你可不要憑空污衊好人。」

    「好人?」

    黑琴轉身看向伶舟月的方向,看到那艘靜止的船,在平靜的海面盡頭,化成一個宛如島嶼的黑點。

    「不管是把我看成伶舟月,還是看成別的女人,你脫女人衣服的動作強悍的不像只是個分神修士。」

    蕭然不是吹牛,古今中外,天上地下,在善解人意這項技能上,沒人比的了他的震衣指法。

    「所以你真正的身份是誰?」

    蕭然繼續明知故問。

    黑琴負手而立。

    「你面子很大,在敵陣也能獲得特殊接待,本尊是使徒四大祭司之一,黑琴,如果沒記錯的話,我應該在無炎城告訴過你們師徒。」

    蕭然試探問道:

    「我是說你真正的身份。」

    黑琴面朝大海,嬌灧的眸子彷彿和大海一樣平靜無垠

    「那得看你是不是我要找的那個人了。」

    怎麼都在等人?

    蕭然毫不避諱道:

    「幾天前,我在神武國也遇到一個說在等人的傢伙,很遺憾,你們都認錯人了。」

    蕭然說的是連城大帝,黑琴理解的卻是……

    謠。

    明明是她先來的!

    但謠的修為忽略不計,靠偃甲靈紋是沒法深入探測到蕭然的力量。

    這種事還得靠她。

    以她十八般天蟒分身,還能試不出一個男人的底細?

    黑琴轉過身,直盯著蕭然,眸中並無媚色,全身上下卻自帶媚骨。

    「你不問我在等誰嗎?」

    雖然對他們等的人不太感興趣,蕭然還是順口問道:

    「你在等誰?」

    黑琴沒有直說,而是笑著走開,沿著沙灘散步,道:

    「我這裡有一個項目,想邀請你參加。」

    「什麼項目都沒用了,使徒已經沒有明天了,身為大祭司,你以為你還能全身而退嗎?」

    話雖如此,蕭然還是跟上了黑琴的步履。

    這女人個子不高,卻帶著曲高和寡的強者氣場,絲毫不顯矮。

    黑袍包裹的臀形挺好看,散發著難以言喻的致命魅力,給人一種親手殺死丈夫的未亡人氣質。

    難怪李無邪會被坑啊!

    蕭然只是沒想到,還沒沒經過試探階段,這女人竟一步到位,直接談條件了。

    「我不需要全身而退,分身能退就行了。」

    黑琴開始談起了黑戒群的計劃。

    「這個事情是我和另外幾個年輕人組隊想做的事。」

    「年輕人不靠譜吧?」

    蕭然故意挑刺。

    黑琴道:

    「上次在黑暗森林,你遇到了一個一身布條的傢伙,他很強吧?

    「還行。」

    「其實他一直在壓修為,辛苦鑽研各功法,你應該明白,如果不是你師尊出手,你們天驕所有人加一起都不夠他打的,而他是我們團隊最弱的。」

    想不到,俊子穿最時髦的衣服,裝最吊的逼,卻挨了最毒的打,竟徹底淪為黑戒群的戰力單位。

    「你們想做什麼?」

    蕭然直問道。

    一涉及核心問題,黑琴就打太極,她忽然意味深長的說:

    「你沒有覺得道盟很奇怪?」

    「有什麼奇怪的?」

    「這麼多年,道盟一邊在努力保護平民,一邊又在掩蓋仙界隕落的真相,獵冥行動總是雷聲大雨點小,九曜全部龜縮不出,而像你師尊這樣真正厲害的斬冥高手,卻任由她去宗秩山養老。」

    在宗秩山養老……

    師尊被侮辱,蕭然實在氣不過,很想反駁。

    想了一圈,竟找不到反駁的論據。

    算了。

    「道盟隱瞞仙界隕落的真相?我還說你想毀滅世界呢,陰謀論總得拿證據吧。」

    蕭然據理力爭。

    一陣海風吹過,海鷗乘風倒飛,海面掀起了波瀾。

    黑琴平靜道:

    「我們的任務就是找到證據,發掘仙界遺迹,找到末法時代產生的原因,雖然手段有些激烈,但必須讓幕後黑手伏誅,讓真靈大陸重回朗朗乾坤,只是我們人手不夠,不管你是不是我要等的那個人,我們團隊都需要像你這樣的天才加入。」

    我信你個鬼!

    黑戒群要做的事,顯然不止調查末法真相那麼簡單。

    蕭然就怕他們的手段激進過頭了。

    比如:我要創造一個沒有靈力的世界,沒有靈力就沒有幽冥了……

    「你是說,殺死無炎城三百萬子民也是你們調查真相的手段?」

    黑琴道:

    「我們從來沒想著要殺人,如果你沒有去無炎城,無炎城大部分百姓只會失去短暫的記憶,然後生活在這片大海的某個海島上,這輩子都不會再受幽冥的侵擾了。這片大海上生活了接近十億人口,其實大部分都是從大冥口中救出來的。」

    這……

    要真是這樣,道盟會來剿滅使徒?

    蕭然怎麼想也不可能。

    黑琴又道:

    「無炎城地下的那座迷宮,正是仙人留下的遺迹,而石碑上的內容很可能是仙人留給後人的警世遺言,或是末法時代形成的原因,只是我們無法破解罷了。」

    蕭然:

    「這倒有可能。」

    黑琴:

    「而道盟卻一直在極力掩蓋碑文的存在,我猜你知曉碑文之前,肯定吃了誅冥府的葯。拿到石碑之後,肯定會被道盟拿走了,對不對?你若是不相信我的話,下次拿到石碑,堅持不給道盟試試看。」

    這女人還真是三寸不爛之舌,寥寥數語,有理有據,令人性福。

    蕭然的三觀都快要被顛覆了,仔細一想,又感覺哪裡不太對勁。

    沒有直接回答,蕭然反問道:

    「我還能拿到石碑嗎?」

    「九塊石碑,道盟五塊,神武國一塊,使徒一塊,民間收藏一塊,流落東海一塊,我們現在也在找後面兩塊,加入我們,也許你很快就能再拿到。」

    黑琴的話有傳銷內味了。

    蕭然心想,加入你們也許我能拿到石碑,但最後不還是給你們老大了?跟他現在給道盟老大有區別嗎?

    且不論理念,光是比大腿粗細,黑戒群也遠不如道盟啊!

    這就是蕭然明明可以花一百孝心值綁定黑戒加入黑戒群,卻遲遲沒有這麼做的原因。

    末法時代,抱緊大腿很重要。

    要是有一天,黑戒群起勢了,道盟大廈將傾,他再花一百孝心值讓黑戒自己選擇他,風風光光入群不香嗎?

    算盤打好,蕭然一本正經道:

    「感謝你看得起我,但加入你們就算了,我和師尊只想在執劍峰靜靜看著末日的餘暉,以此安度晚年,不管你們做什麼,只要別傷害我在意的人,我和師尊都不會攔著你們。」

    黑琴露出了一種彷彿是妻子殺夫前磨刀切菜的詭異柔媚。

    「不會攔著我們?你們師徒都已經跟道盟一起殺來使徒了,現在說這個是不是太虛偽了?」

    蕭然搖了搖頭。

    「你錯了,我們是來度蜜月的,這裡遠離中原,我們師徒倆就算髮生點超越師徒的故事,也沒人指指點點。」

    果然,這是個連自己師尊都想上的色狗!

    但黑琴細細聽來,總感覺他在暗示加錢。

    蕭然也不是缺錢的人,有什麼東西在蕭然看來,比錢還重要呢?

    有了!

    黑琴忽然轉身,嬌俏舉起了右手食指。

    「以伶舟月的體質,除非你是真龍之軀,否則你做不了任何事?」

    蕭然沒想到她知道師尊的體質。

    「你懂的倒挺多,但並我不是什麼真龍之軀。」

    黑琴神秘笑道:

    「你有沒有想過,她的體質可能就是個篩選器,目的是選到唯一的人。」

    蕭然覺得師尊的體質,可能是岳母大人為了避開師尊下嫁給弱者,從而設定的一個篩選器,唯一的人什麼鬼?

    篩選到一個系統傍身的穿越者?

    可他自己也扛不住師尊的劍氣。

    難道丈母娘本來是要篩選一個乘龍快婿,結果他靠系統鳩佔鵲巢了嗎?

    這設定刺激哦!

    「唯一的什麼人?」

    蕭然好奇的問。

    黑琴娓娓道來。

    「我知道你們來是找魔龍的,可惜你們看到的並不是龍,而是我的上古蒼蟒分身。」

    「這我知道。」

    「不但我沒有龍體分身,使徒也沒有,甚至說,使徒也在找真龍之軀。」

    「這……」

    蕭然還是第一次聽說這個說法。

    黑琴繼續道:

    「關於魔龍傳說,不為人所知的後續是,那位擊敗了末法時代第一頭大冥的黑龍,無法以原身生活在末法時代,於是它奪舍了某個人類,或者說,宿身在一位人類體內,這就是傳說中的真龍之軀!」

    蕭然想了想,就算黑龍體型再小,靈力密度擺在那,龍族是不可能生存在末法時代的,因此最大的可能就是,奪舍一個人類。

    這個人顯然不是他!

    「我的龍除了抬頭什麼也不會,你們找錯人了。」

    黑琴莞爾一笑,循循善誘道:

    「你的力量需要有人開發,一旦尋找到真龍之力,或許你就能抗住伶舟月的劍氣,你們才能度的了蜜月……跟我去使徒本部,我會幫你這個忙,以顯示我邀你入伙的誠意。」

    真龍之軀能抗住師尊的劍氣?

    好傢夥!

    蕭然忽然看到了希望。

    就算自己不是真龍之軀,宰了真龍之子也得拿到真龍之軀啊!

    現在的問題是——

    假設自己身上真隱藏了真龍之軀。

    現在跟這個女人走,要是這個女人挖出他的真龍之力,直接取出體外,拿走了該怎麼辦?

    「如果我不答應跟你走呢?」

    蕭然忽然停步。

    「那就換個方式跟我走。」

    黑琴身形微顫,氣色一漾,竟化為一頭白窯玉龍,盤旋在蕭然頭頂!

    龍軀粗如人身,如龍似蟒,鱗色溫如白玉,周身覆蓋著淡淡的金光。

    金光白龍只有幾丈長,但散發的靈壓,遠超吞噬無炎城的黑色蒼龍!

    跟我來硬的?

    想師目前犯?

    以為我是李無邪那樣的弱雞?

    別把我看扁了啊,大媽!

    蕭然身形一閃,拔劍而上。

    —————

    220章騷話王:

    正在統計中……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