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220章 【大章】現實里唯唯諾諾,幻陣里重拳出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220章 【大章】現實里唯唯諾諾,幻陣里重拳出擊字體大小: A+
     

    使徒未知之地。

    聖山。

    高,觸及天穹,闊,綿延無盡。

    層疊山巒如海浪,山巔如浪尖,

    山腰處飄著灰色的祥雲,籠罩在一片看不清是白天還是黑夜的微光中。

    觸及天穹的巍峨山頂上,有一座高大恢弘的古代神廟。

    建築格局與修真界的尋常風格完全不同,透著一種中西合璧、極盡恢弘的磅礴感與異域風情。

    迎面看去,一排參天巨柱撐起了百餘丈高的穹頂大廳。

    宛如夕陽的金色微光,穿透灰色層雲撒進恢弘的大廳,使得殿堂里光影明暗交替,散發著神性的光芒。

    突然!

    五道光柱照落在大殿內。

    光柱十餘丈寬,嚴格按照東西南北中的排列。

    其中東西北三道光柱內,相繼凝聚出三道人形投影。

    而南邊和中間的光柱,還是空蕩蕩的飄著淡淡的灰。

    按照蕭然前世的說法,這是使徒的五影會議。

    只由聖使和四大祭司參會。

    北邊光柱內,是一道身形極健碩的墨色巨影。

    身上布滿宛如天道般的繁複紋理,身後懸空印著淡淡的翼影,有種萬物歸一的神性。

    扁平的臉上,除了眼睛沒有別的五官。

    右側的那隻回紋巨眼,此刻正在流血。

    飼冥主沒有困住蕭然。

    但滴血的眸子里並無沮喪,而是對蕭然的力量和身份的興奮。

    「前輩的幻陣被破了,是真龍出現了嗎?」

    一道嬌滴滴的女聲從西邊傳來,聽似騷逸欲絕,卻又帶著一種綿里藏針的氣勢。

    飼冥主看了眼西邊光柱內的女子身影。

    與飼冥主的巨影相比,女子不過是普通人的身形。

    面戴黑紗,身披黑袍,半透不透的很撩人,體段嬌柔,白皙水潤的肌膚在黑紗中尤為惹眼,哪怕只是隔空投影,也散發著淡淡的龍涎香。

    數千年前,飼冥主在去聖魔宗當客卿長老之前,就已經是使徒祭司了。

    而黑琴則是六百年前前祭司宮雲靨蹊蹺死後,才加入使徒接任的祭司。

    加上黑琴背景不明,他一直覺得此女有些可疑,甚至可能是道盟細作!

    不過,聖使大人親自提拔的她,其餘祭司也不好說什麼。

    「我養的朱雀鳥讓你提取仙力,你何時送到敵人手中了?」

    「敵人?」

    黑琴不太喜歡這樣的說法。

    「前輩應該說,是我用朱雀鳥把真龍之子釣到這裡來了。」

    真龍之子么……

    飼冥主仔細回憶剛才光環破碎的一瞬間。

    「確實有微弱的龍脈之力……但似乎是來自於遙遠的龍骨,不太像那頭黑龍,更多的是一股詭異的冥力。」

    黑琴一聽,猜到是蕭然而非伶舟月破的幻陣。

    對蕭然來說,保存遠古的龍骨之力或許不難,但他為何會有冥力?

    來自朱雀鳥的冥力,就算它沒有落入陷阱,其強度也不足以破陣。

    黑琴不動聲色,只道:

    「不愧是飼冥前輩,連遠古的龍骨之力都能分辨,可若非真龍之軀,那蕭然又如何能破解這等幻陣?」

    飼冥主嘆道:

    「他拿朱雀鳥的眼睛與老夫眼睛共鳴陷入陣眼,本尊趁機摧毀了光環,如此投機,不會是龍脈之力。」

    「你的意思是……」

    北邊傳來一道沉吟之聲。

    北邊光柱內,盤膝坐著一位扎著朝天辮的老劍客,嘴裡叼著一根燒冥枝枯草的短煙斗。

    黑衣胸口綉著巨大的、宛如白洞般的白眼,邊緣鮮血淋漓,如漫天血瀑流向無盡的黑夜,臉上殘留著被深淵撕碎的黑色殘影。

    原武使,使徒四大祭司之首,實力僅次於聖使,雖然年紀不是最大,資格卻是最老的。

    「伶舟月雖然蠢,但有身為頂級劍客的直覺,不會隨隨便便收一個廢物弟子,聽說此子三個月能從凡人升到分神境,遠超大帝之姿……我記得,當年仙帝葉無極隕落時,啟動了轉世陣法,觀其轉世方位是西邊,時間差不多也對得上,這小子會不會是仙帝轉世?」

    黑琴當然知道蕭然不是仙帝轉世,因為那位轉世的仙帝,已經在三個月前被鍊氣蕭然殺了。

    黑戒群里的獨斷萬古已是一片灰。

    「我們不需要轉世的敗者,我們需要的是真龍之軀。」

    飼冥主搖頭嘆道:

    「真是諷刺,敵人恰恰也是來找真龍的。」

    原武使長吸了口冥草黑煙。

    「不止真龍,道盟大概是發現了我們的力量,才終於撕下虛偽的面具,道盟也好,使徒也罷,世間所有正義都是弱肉強食,弱者只有死路一條。」

    黑琴道:

    「道盟派的這些人並不強。」

    原武使撇撇嘴。

    「連個九曜都不派來,是想借我們的手除掉這些人嗎?」

    「沒那麼簡單。」

    飼冥主搖了搖頭,一雙回紋巨眸徐徐轉動,很容易讓人沉陷其中。

    誰能想到,他的眼睛開場就被一個分神小娃給弄傷了?

    黑琴故作緊張、實則試探的問:

    「聖使大人還沒消息么?」

    飼冥主閉目,不動聲色。

    原武使悠然道:

    「沒有消息是好事,不遇到生死存亡的危機,他是不會出現的。」

    飼冥主和原武使兩個老傢伙明天不太信任黑琴,讓她很不自在。

    另一位大祭司倒是她的好搭檔,可惜沒有到場。

    「洞玄子又為什麼沒來?」

    飼冥主閉目道:

    「他還在布置地窟,雖然敵人沒有出動九曜,但也要防著一手。」

    「地窟是為九曜準備的,眼前的這些人全部留在內海吧。」

    原武使點了點頭,長吸一口煙,壓抑著某種久違的興奮。

    「當年選擇加入使徒,老夫便已放下爭鬥之心,一心朝聖,想不到末法時代至此,老天還會給我找點樂子。」

    「莫要大意。」

    飼冥主睜眼,扭頭看向黑琴,右眼一圈已是血幕密布了。

    「朱雀鳥是你弄丟的,以防萬一,你去幫我拿回朱雀鳥。」

    「好。」

    ……

    外海。

    蕭然以雙層共鳴模式,強行破開了幻陣,這才發現,劍船處在一個巨大漩渦的中央。

    收起大鳥,神識散開,依然沒有發現大冥的氣息。

    這就奇怪了……

    位置還是剛才的大海。

    只是附近的暴雨和風浪停歇了,取而代之的,是巨大的漩渦。

    根據溫玉書的情報,使徒的海,分為外海和內海。

    他本以為渡過外海就是內海,現在仔細觀察才發現,這片大海是一個類似宇宙那樣的有限無邊結構,根本沒有此岸和彼岸之分。

    它是一個立體的海。

    如果硬要算,此岸是大荒邊緣,而彼岸很可能是漩渦深處。

    溫泉里的伶舟月,愣了好一會兒才發現幻陣已破。

    穿好衣服來到甲板,長長伸了個懶腰,緊繃起丰韻的身段,將三日積聚的疲乏完全排空。

    「這麼輕鬆就破陣了,你怎麼不早出來?難道是現實中害怕劍氣,唯唯諾諾的不敢碰為師,想在幻陣里對為師重拳出擊?」

    蕭然盯著那巍峨倦懶的身段,怎麼也沒想到,竟被胸大無腦的師尊一語道破天雞。

    他確實想在幻陣里好好醞釀一下師徒感情,順便做點愛做的事情,狂薅些孝心值。

    可惜師尊有潔癖,怕做羞羞的事被人看到,他也只好作罷。

    「其實沒那麼輕鬆,我總感覺剛才那巨人不太簡單,如果不是有單翅鳥,就算用盡全力,我們倆可能只能出來一個。」

    伶舟月倒是毫無緊張的感覺,抿了口酒,撇了撇嘴。

    「人是四大祭司之一,專門飼養冥獸的,能簡單嗎?」

    話雖如此,蕭然在師尊眼中並未看到一絲慎重。

    打開聯絡環,蕭然聯繫溫玉書。

    「溫前輩,前面有個漩渦,可以進去嗎?因為想要掙脫這個漩渦,會消耗很大的力氣。」

    溫玉書一驚,沒想到蕭然竟是第一個諮詢去內海的人。

    要知道,伶舟月師徒可是最後一個出發的隊伍,中間還失聯了很久。

    「這不是個選擇題,敵人提前做好了準備,我們都已經沒有退路了。」

    「那我進去了。」

    就在蕭然要關閉聯絡環時,溫玉書又追問道:

    「你們倆是最後一個下海,別的隊伍還在被暴雨和冥獸糾纏,你們卻是第一個進入內海的,是怎麼做到的?」

    蕭然只道:

    「就算跟前輩你說了,我的經驗也無法推廣,你就我當是在開掛吧。」

    溫玉書想想也是,他只是好奇。

    「伶舟師妹的狀態不太好,你一個人應付的來嗎?」

    「應付不過來。」

    蕭然直言不諱,話鋒一轉道:

    「你有援軍嗎?」

    溫玉書笑道:

    「你們要死的時候應該會有。」

    蕭然搖了搖頭。

    「那就是沒有了。」

    沿著深海漩渦急轉,劍船的速度越來越快。

    為了避免船毀人亡,蕭然立即將劍船切換成球體偃甲。

    球體偃甲重防禦,用關漢卿的話來說,就是一顆——蒸不爛、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響璫璫一粒銅豌豆。

    變身球形偃甲后,旋轉的速度更快了,很快墜入渦心。

    穿過海水「沙漏」的中央管道,球形偃甲墜入了空中。

    空中的下面,是內海,是另外一片半封閉的嵌套空間。

    球偃從漩渦管道墜落到內海海面,轟然濺起滔天巨浪。

    蕭然展開球偃,恢復劍船模式,從巨浪之中漂浮上來。

    站在甲板上,目之所及,一望無垠的靛青色大海,平滑如鏡,又如琥珀一般澄澈,倒映著藍天白雲。

    漫天的祥雲,稀薄如星塵,通天徹地,綿延千里。

    雲層極低,恍惚觸手可及,層層疊疊,遮天蔽日。

    雲層中又射下一道道敞亮的聖光,宛如夢幻一般。

    水天一線的盡頭,能看到星星點點的島嶼和扁舟,好似懸浮在倒映的雲層上,給人一種極純凈的神聖感。

    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腥鹹水氣,偶爾還能看到依稀的蜃光,耳邊傳來宛如禮樂的低吟,或是傳出一兩聲海鳥的鳴叫,讓人神往。

    目之所及,一片無垠的開闊,無限拉伸你的眼界。

    靈氣雖然稀薄,但格外的清新,彷彿是被凈化過。

    「這地方真漂亮!」

    陸涯胸中開闊,將一切煩惱拋諸腦後,儘管他並無煩惱,心境也被完全放空。

    伶舟月放眼望去,倒是對遠處的島嶼扁舟感興趣。

    「想不到這裡還住著人。」

    「聽溫前輩說,這裡有好幾億人口呢。」

    蕭然點了點頭。

    心中其實也有些吃驚,能在大荒里養活這麼多人,使徒也是有貢獻的。

    「敵人定是在前方布下各種機關,我們第一個衝上去太吃虧了,何不在這裡休養幾天?」

    伶舟月心想,你怎麼把為師的心裡話搶說出口了?

    「休息我不反對,但這裡會不會還有幻術?」

    蕭然笑著搖了搖頭。

    「幻術的成本極高,哪能隨時都能享受呢?成年人不能寄希望於幻術,我們要親手創造快樂才行。」

    蕭然繪聲繪色,抬手握了個龍爪手的形狀。

    伶舟月仰首喝酒,白了他一眼。

    「你少來,在這裡逛逛就行了,大敵當前,我們不能在這裡內耗。」

    好一個內耗!

    師尊你懂的還不少……

    蕭然忽然一本正經道:

    「什麼叫內耗?師尊有傷在身,後面無法戰鬥,留那麼多靈力沒用,不如補魔給我怎麼樣?」

    伶舟月一愣。

    我都受傷了,你不說給我補靈,反倒還要吸我靈力……

    你吸血鬼嗎?

    「滾啊!」

    伶舟月氣不打一處來,抬起就是一腳,踹飛了蕭然。

    蕭然有點冤。

    一個系統可鑒的大孝徒,能有什麼壞心思呢?

    蕭然像枚炮彈一樣,精準的落到了一座島上。

    這讓他不得不懷疑……師尊是不是精確制導?

    從沙灘里拽出腦袋,身形一震,抖落沙土,四下看了眼。

    島不大,幾畝見方,四面是沙灘,島心是一片松楓樹林。

    神識一展。

    松楓掩映中,有一家極幽靜的海泉客棧,幾間松木屋子,三兩床榻,一汪海水溫泉。

    還真是個度假勝地……

    看來平時來使徒旅遊的人還不少。

    蕭然正要動身上岸看看,身後劍船也跟著飛了過來。

    伶舟月收船,落地,如畫的清顏上還帶著一絲嗔慍。

    「補魔是什麼意思?你給我詳細說說。」

    「靠說沒用的啊。」

    蕭然湊過身來,右手搭在師尊柔韌俏立的香肩上,兩指恰住紅衣衣領。

    忽然用力一扯,將師尊一身紅衣給扒拉下來,露出另一個女人的身段。

    打量那白皙嬌潤似能掐出水的身段與望眼欲穿、嬌媚欲滴的俏眸,蕭然以一種品鑒藝術品的口吻道:

    「模仿別人再逼真,也不如露出自己的身體更美。」

    ————

    219章騷話王:

    正在統計中……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
    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