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218章 【高甜大章】雙月潮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218章 【高甜大章】雙月潮汐字體大小: A+
     

    山那邊是什麼?

    海對岸有什麼?

    牆外又是什麼?

    人類對彼岸的嚮往,是始終刻在基因里,如何也無法抹消的。

    直到蕭然和師尊一起爬上山巔,氣喘吁吁的迎接那嚮往的瞬間,放眼望去才發現,山的那頭還是山。

    而彼岸山的那頭……也還是山。

    層層疊疊的山脈高低起伏,宛如天屏,延伸到也不知是否存在的天邊。

    伶舟月仰首喝酒,恢復些許體力,天上沒有霞光,臉上卻倒映著暈紅。

    「這條路不但崎嶇,好像還沒有盡頭,還要走嗎?」

    她試探著問。

    蕭然點了點頭,沒有一絲猶豫。

    要的就是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氣勢。

    「當然。」

    伶舟月嫣然一笑,一身紅衣縱貫天地,彷彿給世界劃開了一道血口子。

    【恭喜宿主獲得888孝心值!】

    這種孝心值簡直白送!

    下山的路比上山還陡峭,以至於蕭然只能拉著師尊的手才能穩住身形。

    手拉手,一步一個腳印往下走。

    蕭然忽然踩到什麼東西,腳一滑,屁股著地,拽著師尊從山脊滑下去。

    跟滑雪一樣,速度越來越快,但對修真者來說,問題不大,很好玩的。

    伶舟月沒想到滑起來還挺舒服,乾脆取出竹筏,盤膝坐在竹筏上滑雪。

    甚至還能騰出手來喝酒,意外有種隨波逐流,縱情末法,疾墜而下的飄零感……

    「早知道滑這麼舒服,剛才幹嘛走啊。」

    蕭然卻道:

    「滑雪遇到暗石,是會翻車的。」

    話音未落,山脊某處出現一塊堅硬的暗石,直接將竹筏撞爛。

    蕭然抓著師尊滾落下山,由於速度太快,姿勢又不對,導致多出骨折。

    乾脆換個姿勢,把師尊抱在懷裡成春卷,以武俠里最經典的姿勢滾落山崖。

    一刻鐘后。

    二人無傷滾到了山腳。

    在山腳的白沙里滾出一道車轍。

    伶舟月被蕭然抱的太緊,牢牢壓在身下,一身劍氣微漾,含而不發,板著醉醉醺醺酡紅的清顏,略帶嗔怒道:

    「你到底是為了避免受傷,還是故意找機會想抱我?」

    蕭然認真道:

    「受傷什麼的不重要,主要是想抱抱師尊。」

    「你……」

    伶舟月狠狠的擰了下蕭然的腰。

    【恭喜宿主獲得888孝心值!】

    難得近距離俯瞰著師尊的容顏,身材丰韻嬌軟,臉上卻絲毫不顯胖,冰肌雪骨,清俏如畫,眸光里的劍氣沉在瀲灧湖水中。

    蕭然沒想到,有了合理的動機和借口,連師尊的劍氣都沒觸發。

    或許,這是個財富密碼!

    伶舟月忽然嘆道:

    「山頂的風景太無聊了,才發現躺在山腳才是最舒服的。」

    蕭然杵著側臉,靜靜欣賞懷裡颯如劍、美如畫又嬌如妻的師尊。

    「快樂的根源,不在於我們身處何地,不在於我們去向何方,甚至不在於世界是否要毀滅,唯一重要的是:我們和誰在一起。」

    瀲灧的眸光瞬間凝固,伶舟月默默閉上了眼睛。

    ……

    美好時光意外的綿長。

    不知過了多久。

    伶舟月翻了個身,胳膊好像硌到了什麼硬物,驀的從睡夢中醒來,

    「這是什麼?」

    她從胳膊下面的細沙里,找到了一枚厚度很薄、邊緣鋒利的石片。

    「怎麼有這麼薄的石片,表面好像刻了靈紋,只是被腐蝕了紋道。」

    「薄片?」

    蕭然取來石片一看,表面還真是有刻印過靈紋的痕迹,極其細密,彷彿是石片材質本身擁有的紋理一般。

    雖然靈紋上沒有靈力反應,但根據局部靈紋密度,可以推測,巴掌大的石片上竟刻印了數十萬道的靈紋。

    而且沒有靈紋的自由彎曲風格,而是非常標準的橫豎排列,不像是人工刻印出來的東西。

    這……

    該不會是電子晶元吧?

    蕭然仔細觀察,被風的吹拂和沙礫的摩擦,表面已經沒有塗層的色彩了,但還留下星星點點的痕迹,邊緣破損嚴重,靈紋也非常暗淡隱約。

    還真像是晶元!

    畢竟拿石片刻靈紋的話,根本承受不住高壓靈力。

    蕭然起身在山腳四下看看,偶爾能在白沙里找到圓滑的石塊,或是零星的獸骨碎片,但木質類和金屬類基本看不到。

    為什麼會有晶元出現呢?

    該不會真被師尊說中了,山的這邊是他的家鄉吧?

    這讓蕭然想起前世某個電影,《猩球崛起》,說的是宇航員穿越蟲洞來到某個猿猴統治的星球,最後在海灘發現了自由女神像……

    只是穿越了時間而已。

    蕭然驀的警惕起來——因為他自己並非魂穿到真靈大陸,而是身穿!

    難道他也是太古之人?

    地球科技衰敗后經歷了靈氣復甦?

    但違和的是,真靈大陸和地球的尺寸完全不一樣。

    真靈大陸的面積就算按已經探測過的地方算,也超過地球百倍大小。

    更何況還有無邊無際的大荒!

    靈氣復甦,總不會連星球的尺寸都能暴漲吧?

    蕭然感覺很夢幻,四下看了看,總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這個給我了。」

    這樣說著,蕭然不等師尊回應,便將石片收入了系統空間。

    伶舟月忽然驕矜道:

    「你拿什麼換?」

    蕭然笑道:

    「弟子陪師尊多爬幾個山。」

    「不,我要你陪我一直爬到世界的盡頭。」

    「好。」

    一夜過後。

    或是一日過後。

    反正大荒也分不清日夜,日日夜夜沒日沒夜,總之就是很長時間過去了。

    蕭然和師尊翻過一個山巔又一個山巔,忽然發現,前面又出現一座大海。

    海?

    伶舟月揉揉眼睛,以為喝太多了。

    蕭然四下看了眼,這裡靈壓紊亂。

    雲很低,風很大,海水洶湧澎湃,轉眼掀起百丈高的巨浪,摧毀著海岸的一切,遠處不知是浪花,還是雲層,白茫茫一片,能見度極小。

    蕭然站在白沙飛舞的沙灘上,直覺壯闊,雄渾,神秘,未知……

    伶舟月歪著腦袋,若有所思道:

    「大荒的兩邊都是海,我們是降落在一個島上嗎?」

    蕭然搖了搖頭。

    「師尊你仔細看,沙灘上依稀還有兩行被海水沖刷、風沙掩埋的腳印,我們繞一圈又回來了。」

    伶舟月百思不解,事情有些超出她所能理解的極限了。

    「所以說……世界的盡頭就是原點?」

    但她說的話,卻歪打正著,意外有些哲理,甚至契合了空間物理學。

    蕭然想了想,直接拋出了前世的天文學知識。

    「或許世界根本就沒有盡頭,也沒有中心,我們從任意方向出發,一直走到極限,都會回到原點。」

    伶舟月劍眉微皺,很難理解蕭然說的有限無邊三維球面的宇宙概念。

    正在這時,聯絡器傳來溫玉書的即時聲音。

    「伶舟師妹,你們在海邊猶豫一個時辰了,怎麼還不動身?是發現了什麼可疑的事情嗎?」

    伶舟月一臉茫然的看著蕭然,伸手一看,聯絡環居然還戴在手腕上。

    蕭然微微皺眉,感覺很蹊蹺。

    他的聯絡環同樣還戴在手腕上,他記得明明和師尊前後扔了才是,怎麼會還在身上?

    是幻術嗎?

    難道剛才發生的事全是幻覺?

    那多可惜!

    蕭然看了眼系統孝心值,已經三萬多了,漲了很多。

    與此同時,他又在系統空間找到了那塊風化的晶元……

    不是幻覺!

    「我明白了,是大荒的時空被部分扭曲了。」

    這種事,蕭然記得上次去無炎城的冥壁時發生過類似的事情,但遠沒有這次離奇。

    如夢似幻,浪漫無比,一山高過一山,一浪高過一浪,簡直是度蜜月的完美地點。

    「原來如此。」

    伶舟月抿了口酒,順勢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實際上完全沒搞懂。

    但不影響她憑空發感慨。

    「這次任務比我想象中要刺激的多啊!」

    「是啊,但我們已經落後其它隊伍一個多時辰,該啟程了。」

    「走吧。」

    「怎麼渡海?」

    「當然是開船渡海,難道你還想衝浪不成?」

    蕭然心想,自己在執劍峰師經常衝浪,甚至往天上沖,還蠻刺激的。

    渡海有三條路。

    雲層。

    海面上空。

    水下。

    雲層很低,也很厚,一看前面就會有暴風雨,雷霆也少不了。

    而海水有腐蝕性,加上水下深邃未知,大概會有海怪什麼的。

    為了節省力氣,蕭然還是聽從了師尊的建議,開劍船在水面上空飛行。

    祭出偃甲,變身劍船,蕭然載著師尊,一頭扎進狂暴的海浪。

    越是遠離海岸,海浪愈發壯闊。

    宛如大荒中一山高過一山,天壁倒傾砸了下來。

    蕭然好像在《星際穿越》里看到過類似的場景。

    但眼前的海浪比電影更加狂暴!

    浪頭甚至能拍上雲層!

    劍船被巨浪震的顛簸搖晃,不斷消耗著靈力才勉強穩住船身。

    腐蝕性的海水和暴雨從天落下,狂暴的雷霆不斷鞭打著船身。

    面對這種惡劣的環境,蕭然看了眼看其隊伍的定位。

    雖然他們早出發一個多時辰,但除了空中的誅冥府二人,其餘隊伍似乎也沒走遠。

    「這片驚濤駭浪……使徒大概是想消耗闖入者的靈力。」

    伶舟月盤膝坐在石桌上,丰韻的身段隨船身晃來晃去。

    「或許我們應該下海抓點海怪,給劍船補充一下靈力。」

    蕭然搖了搖頭。

    「不管是雲層,暴雨,還是海水,都有很強的腐蝕性,抓海怪得不嘗失,我們還是老老實實硬抗過去吧。」

    伶舟月抿了口酒,忽然想起了她的老本行,釣魚執法。

    「那我可以用繩子把你拴著,用根竹竿吊著,可以懸空釣點海怪。」

    師尊的想法過於奇葩,但到時給蕭然提供了一個思路。

    釣竿和繩子沒必要,但蕭然可以讓劍船開隱身模式,師尊藏在船里,穩坐釣魚台,他一個人在船下御劍飛行,或許真能吸引到海怪。

    蕭然說干就干。

    他立即與船身共鳴,給船開了無相潛行的隱身模式,自己大搖大擺的御劍飛行,在前方領航。

    冷冷的腐蝕雨拍打在臉上,蕭然紋絲不動,只覺這方天地波瀾壯闊,又詭異莫測,不愧是上古戰場。

    一直飛了幾百里,蕭然身下才漸漸有幾頭巨鯨冥獸跟了上來。

    這些冥鯨游的很深,看上去都很謹慎,並沒有輕易攻擊蕭然。

    伶舟月略顯失望。

    「冥獸沒法給劍船補充靈力啊。」

    蕭然看到了一絲希望。

    「倒是可以試試。」

    不多時,一個天壁浪頭拍下,一隻龐然黑影一躍從浪中騰出——

    一口吞掉了蕭然!

    吞掉蕭然之後,一頭扎入深海,消失不見。

    伶舟月仔細看去,這是一頭分神境的冥鯨。

    便沒去動手幫忙,繼續喝酒。

    對修真者來說,冥獸之所以沒有營養的原因是——冥獸的獸丹被腐蝕,冥核又尚未凝結,只有腐蝕的肉靈,根本無法消化,轉化成靈力。

    但現在的蕭然已經不是普通修真者了,算是半隻人形幽冥。

    深海中。

    冥鯨的巨大胃袋裡。

    蕭然盤膝坐著,立即啟動大冥冥核的冥力,反噬冥鯨血肉。

    不消半個時辰,就從內部把一頭巨大的冥鯨吸收入體,化為冥力。

    蕭然這才體會到師尊的良苦用心。

    在使徒這種地方,開冥核掛簡直如魚得水,完全彌補了他修為不足的缺點。

    吸收了冥鯨,蕭然冥力暴漲,迅速躍出水面,跟上了劍船。

    隨即以冥力操控劍船,疾速前進。

    幾個時辰后,便追上了其餘隊伍的渡海進度。

    不過就算在幻海,分神境的冥獸數量還是偏少,很難遇到。

    低階的冥獸也不傻,根本沒膽量去襲擊蕭然這個分神大佬。

    直到一群食人魚冥獸潮,從滔天海浪中魚貫躍出,霎時遮天蔽日,吞噬了蕭然。

    億億萬萬吃人吐骨頭的食人魚,最後連魚帶骨頭化為冥力,進入蕭然的無垠氣海。

    靠著一手嫻熟的釣魚執法,蕭然獲得了海量冥力,意氣風發,加速前進。

    不知何時,那暴雨如注、電閃雷鳴的雲層中,忽然冒出一隻漆黑的觸肢。

    「什麼鬼東西?」

    蕭然抬頭一看,一個巨大的白眼吸盤吞掉了他的身子。

    瞬間將他拽進雲層中。

    這是……

    幽冥!

    合體境的幽冥!

    合體境幽冥偷襲蕭然?

    深淵巨艦里,溫玉書第一時間接收到了蕭然護甲的自動報警。

    「蕭師侄,發現你被合體境的冥壓完全包圍了,你還活著嗎?」

    蕭然當然還活著,只是合體境的幽冥他還不是對手,便通過聯絡環傳出一道神念。

    「溫前輩不必擔心,當一頭幽冥不是恐嚇,威壓,而是偷襲人類時,它已經輸了。」

    烏黑的雲層中顯出一抹紅。

    伶舟月立在幽冥頭頂,一身紅衣簌簌作響,滿身酒氣縱橫天地,

    雙手隔空一撕。

    「雙月潮汐。」

    雲層中的冥力瞬間扭曲了分佈。

    幽冥左右陡然出現了兩個月亮,兩道磅礴的引力從左右兩邊,撕扯著幽冥的身軀。

    尖叫,鳴嘯。

    直接將冥軀撕開,露出了冥核。

    伶舟月趁機抓住冥核,下了腰。

    不管打牌,還是斗幽冥,釣魚執法永遠都是最刺激的手段。

    「你這餌料當的也太稱職,太可口了,連為師都想吞了你。」

    ————————

    第0217章騷話王:

    人間無名氏

    書友20200526163839925



    上一頁 ←    → 下一頁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