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217章 【低甜大章】世界之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217章 【低甜大章】世界之巔字體大小: A+
     

    漆黑的巨型艦船航行在深淵,宛如大冥在黑暗中游弋。

    深淵是什麼,修真界沒有定論。

    對遠航者來說,深淵就是捷徑。

    真靈大陸表世界千萬里的距離,走深淵可能只有其百分之一遠,跟科幻里的蟲洞差不多。

    但越是遠距離跨越,越要深入深淵深處,越容易被幽冥襲擊。

    好在這艘道盟最新甲等獵船,比絕大多數幽冥的尺寸還要大,甚至能釋放接近大乘境的靈壓,一路上並未遇到幽冥的騷擾。

    這跟蕭然的劍船行駛在沙蟲四伏的火焰山上空,卻並沒有沙蟲敢惹的道理是一樣的。

    隨著艦船的深潛,深淵裡的血霧在不斷加厚,能見度也逐漸降低。

    時不時湧來的淵流,宛如襲擾飛機的氣流,讓艦船上下顛簸起來。

    這種尺寸的艦船,顛簸起來動靜很大,還是蠻嚇人的。

    船殼迅速亮起藍色的靈紋,靠靈力穩住了船身。

    議事廳。

    茶水潑灑在桌面上。

    眾人面色都很凝重。

    雖然在坐的都是名鎮一方的強者,但這裡畢竟是深淵深處,船一旦拋錨,引來幽冥集群,還是非常危險的。

    實際上,議事廳里的大多數人,從未來到如此深入的深淵。

    遠方,出現一道比月光稍暗的白色球形光源。

    卻沒有月光安靜,表面如同洶湧澎湃的海面,又如熊熊燃燒的太陽。

    有一種死前的壯美。

    「那便是傳說中的白洞嗎?」

    議事桌前,不知是誰吱了句。

    蕭然只聽過黑洞,白洞什麼鬼?

    眾人扭頭看去,被低沉暗淡的白光與洶湧澎湃的光澤折服。

    同時感受到一股撕扯力,施加在艦船船身上,發出悠長刺耳的鏗響。

    傳說,如果被白洞之力俘獲,就算是大乘修士也難逃一死。

    議事廳里的氣氛格外凝重,眾人屏氣凝神,無心欣賞白洞的死寂與壯美。

    溫玉書試圖讓大家放鬆。

    「在首航之前,這艘船經歷了數十次試航,更深的深淵都走過了,幽冥集群,急湍淵流,超大白洞……全都遇到過了,都有相應的應對之法,除非遇到大乘級的高階幽冥,否則不會有任何安全風險。」

    一句話說的眾人更緊張了……

    伶舟月除外。

    她坐在蕭然身旁,迷迷糊糊的喝著酒,修長的前臂搭在蕭然肩上。

    「既然這艘船這麼厲害,應該有個名字才對吧?」

    道盟獵船剛出廠時只有編號,並無船名。

    既然船還沒有名字,恰逢伶舟月好奇問道船名,溫玉書便隨口奉承:

    「它的名字叫:誅冥女神。」

    伶舟月點點頭,感覺很有氣勢。

    「不錯,這個名字我喜歡。」

    蕭然只覺得,師尊身上還有傷,這次任務恐怕不會輕鬆。

    身為聖魔宗萬法長老,莫玄一不管走到哪,都會把略帶白髮的衝天道髻打理的工整井然,不容有半根散發。

    「如果我沒算錯的話,從我們進入深淵,已經過去大半天時間了,使徒本部到底在哪?」

    摺扇輕拍著掌心,溫玉書道:

    「使徒控制的範圍地處大荒,範圍縱橫幾萬里,距離中原最近的宗秩山也有數千萬里,但在諸位熟知的通用地圖上並不存在。」

    軒轅龍城白髮蒼莽,老而彌堅,其聲如洪鐘,在議事廳里回蕩不絕。

    「若非道盟有意隱瞞,使徒本部又如何不被我等熟知?」

    溫玉書看了眼柳寒鎮,見他絲毫沒有要解釋的意思,只好一人承擔了所有,不遺餘力的解釋道:

    「道盟隱瞞使徒的位置只是為了減少傷亡,這些年道盟死在使徒的人足有數千之眾,如果使徒位置被獵人知曉,修真界每年不知要增加多少枯骨。」

    眾人冷冷看著他,顯然不相信他的話術。

    溫玉書面色一凜,來回踱步。

    「我現在開始說的,是道盟多年暗中調查的結果。」

    眾人端起茶盞,一邊喝茶,一邊洗耳恭聽。

    「在末法時代初期,發生過一場當時並不被世人熟知、卻足以震撼天地的曠世之戰,被稱之為龍冥之戰。」

    「參戰的雙方,一邊相傳是修真界出現的第一頭大冥,而另一邊,則是真靈大陸最後一頭龍。」

    溫玉書直接了當,並無隱瞞。

    「第一頭大冥沒聽說過,但是這頭黑龍倒是有過傳說。」

    聽到龍,莫玄一微微皺眉,忽然想起了某個傳說。

    「據說在三千多年前,這頭黑龍還讓如今九曜之一的混沌城城主羅成受過傷,它能存活至今,想必這場龍冥之戰定時贏了,所以才有後面傳遍整個修真界的魔龍傳說。」

    溫玉書卻搖了搖頭,將話題引到使徒的位置。

    「這場戰鬥的勝負無人知曉,戰場卻完完整整的保留下來,便是如今使徒數億人口的棲居之地——幻海。」

    蕭然也跟著問道:

    「之前說使徒之地縱橫數萬里,這麼大的地方如何隱藏?」

    「自然有辦法的。」

    溫玉書不疾不徐,娓娓道來。

    「根據調查,幻海從外到內大致可分為三層,最外層是洶湧的海面,中間是大片的濕地,而最核心的地帶則是聖山山脈,現在道盟內部有不少人以為,聖山山脈一定藏著使徒搜刮萬年來的各種寶貝。」

    軒轅龍城不無埋怨道:

    「既然道盟都摸清使徒了,直接派兵鎮壓就行了,何必派我們這些老胳膊老腿的過來?」

    溫玉書道:

    「道盟只大致探測到了地形,但幻海內部存在大量的冥霧、幻術陣法和空間陣法,極容易迷失,這便是幻海這個名字的由來。」

    蕭然心想,有無玉這盞明燈在,還會怕迷失嗎?

    「這次任務還像之前的天驕大會一樣,自選索敵方向么?」

    溫玉書搖了搖頭。

    「這一次的方向是固定的。總計有七支隊伍,其中六隻隊伍從地面六個方向探索,用以索敵和聯合定位;第七支隊伍將從最困難的空中向下探索;而本艦將在深淵游弋,隨時輔助諸位,以發動跨空間壁雷霆打擊。」

    這船還能跨空間壁雷霆打擊?

    蕭然低估道盟的科技水平了。

    不過,幻海縱橫幾萬里,艦船在空中游弋的話,目標距離遠了,雷霆打擊衰減非常厲害,還不如在深淵,跨空間壁打擊衰減是固定的,可以預知。

    可惜這一次不能選索敵方位,否則蕭然還得參考參考無玉的想法呢。

    溫玉書很快給出具體的方位——

    西北地面:神武國,秦標和碇真子。

    東北地面:混沌城代表隊,軒轅龍城、軒轅廣和一名女眷。

    正東地面:大河門代表隊,洛宓真人和齊鳴。

    東南地面:聖魔宗代表隊,莫玄一、紫藤女和陸平天。

    西南地面:邢天閣代表隊,華蓮和無玉。

    正西地面:宗秩山代表隊,伶舟月和蕭然。

    深淵支援:獵船母艦,溫玉書。

    空中索敵:本部誅冥府,柳寒鎮和澹臺佑。

    蕭然看了眼眾人的起始位置,基本上按照五大勢力的地理方位安排的。

    另外,混沌城安插在東北,而邢天閣則安插在西南。

    距離蕭然師徒最近的,正是西北方向的神武國隊伍和西南的華蓮無玉。

    無玉離他近,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神武國這邊,他希望神武國沒什麼秘密計劃,以免女武神出場,他可就麻煩了。

    誅冥女神號在深淵中顛簸著又渡過了小半天時間,終於抵達了目的地——

    大荒幻海。

    具體的位置,是大荒幻海上空。

    艦船剖開空間壁,徐徐飛出深淵,在雲層中浮出。

    漫天的祥雲,稀薄如星塵,通天徹地,綿延萬里,讓人不辨天地乾坤。

    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腥鹹水氣,偶爾還能看到依稀的蜃光,或是傳出一兩聲海鳥的鳴叫,讓人神往。

    除了漫無目的、不辨方向的雲,空中什麼也沒有。

    伶舟月看了半天,也沒看出目的地在東南西北上下哪個方向。

    「這什麼鬼地方?」

    溫玉書道:

    「不必懷疑,這裡就是幻海上空,但你找不到下在哪,這裡的幻術和空間陣法是最強的,沒有超人的意志和堅定的信念,很容易迷失。」

    這裡是上,但不知道下在哪?

    不止伶舟月,其餘人也很懵。

    按照之前定的索敵方位,空中是誅冥府負責的入口。

    柳寒鎮和澹臺佑離開了船艙。

    一步踏入雲中,柳寒鎮回頭望著飛船里的眾人,影像傳入了議事廳。

    「捷徑總是最難走的路。」

    柳寒鎮如是道。

    澹臺佑還在船艙里,換上護甲,確認定位、聯絡裝置一切正常。

    忽然扭頭看向蕭然,右手指了指左手中指的關節處——那裡本該是戴戒指的地方:

    「聖山見。」

    隨即離開了船艙。

    蕭然微微一怔,他還以為這人是個啞巴呢,居然能說話……

    他總感覺澹臺佑是單獨對他說的。

    而且指向左手中指關節,難道是在暗示什麼?

    黑戒?還是偶然?

    蕭然感覺很詭異。

    ……

    艦船抵達的下一個登陸點,正是蕭然師徒的任務起始地——

    幻海西部入口。

    「地面入口,第一個就是我們嗎?」

    蕭然覺得有點巧合。

    伶舟月身形一閃,出現在海邊,一身紅衣與白沙白浪形成鮮明對比。

    「坐上釣魚台之後,餌料總是先投入水中,垂釣才能開始。」

    蕭然一愣,沒想到師尊還能說出這麼有哲理的話。

    似乎道盟是釣魚的人,而自己正是釣魚的餌料。

    和天驕大會尋找偃魔偃甲的任務,如出一轍。

    「人在釣魚,魚又何嘗不是在釣人呢?」

    蕭然如是道。

    四下看了眼,這裡靈壓紊亂。

    雲很低,風卻很大,海水滾滾推向岸邊,洶湧澎湃,轉眼掀起百丈高的巨浪,摧毀著海岸的一切。

    遠處也不知是浪花,還是雲層,白茫茫一片,能見度極小。

    蕭然站在海邊白沙飛舞的沙灘上,抬頭看著艦船裂空離去的背影,壯闊,雄渾,神秘,未知……

    「要在海邊度蜜月嗎?」

    伶舟月對狂暴的海浪不太感興趣,畢竟她自己就是這方面的專家。

    於是背過雙手,別著酒竹筒,轉過身去,盯著大荒的方向。

    大荒的靈氣濃度接近於零,放眼望去都是枯死的一切,化為白沙。

    連幽冥、冥獸都沒有,白色的沙漠一望無際,埋葬著寂靜與枯骨。

    大荒是什麼呢?

    中原的面積與大荒相比,簡直九牛一毛,這讓蕭然懷疑,所謂真靈大陸可能是個球體,只是球體太大,中原這塊地方不足以測量到球體大陸的曲率。

    畢竟,一片大陸無限延伸的設定,不是一個穩恆狀態。

    哪怕緊貼著海邊,大荒也很安靜,聽不到風聲與浪聲。

    伶舟月眸光瀲灧,轉身看著一望無際覆蓋白沙的大荒。

    與死寂的大荒相比,她的身形更顯窈窕靈動,一身紅衣也更顯的鮮艷。

    「你覺得大荒盡頭是什麼?」

    她忽然問蕭然。

    蕭然不假思索,隨口應道:

    「也許走到大荒的盡頭,能回到中原;也許走到一半,會發現前面有一道道綠色的虛擬界線,發現真靈大陸其實是另一個世界的第十三層樓……」

    伶舟月一邊喝酒,一邊胡亂聽著,聽著聽著不明覺厲,細思恐極。

    「不得不說,你腦子裡這些奇奇怪怪的東西,給你那貧瘠的魅力稍稍增添了光彩。」

    你這是夸人還是罵人?

    蕭然笑道:

    「師尊給大荒增添了光彩。」

    伶舟月一飲而盡,瀲灧的眸光愈發變得平靜,堅定。

    「我要去看看大荒的盡頭。」

    誰給你的勇氣?

    蕭然臉色一僵,被師尊天馬行空的孩子氣想法折服了。

    「可是任務……」

    伶舟月笑著扔掉了聯絡器。

    「你還不明白嗎?你是誘餌,我們不必去找魚,魚會跟著你走的。」

    好傢夥!

    蕭然居然覺得還有點道理……

    大智若愚,師尊那漂亮的腦袋裡其實都是智慧?

    「走吧。」

    伶舟月不容置喙,抬腳步入大荒,又身輕如燕,連腳印都沒留下。

    蕭然感覺很夢幻,像是回到了那無拘無束、天馬行空的童年時代。

    也跟著扔掉了聯絡器,只留下定位裝置,快步跟了上去。

    「師尊,我們為什麼不飛?」

    「如果靠飛,在宗秩山就能飛,為何要來這裡?」

    蕭然跟著師尊身後,盯著丰韻大氣的身段入神。

    忽然覺得,來到大荒,師尊終於有了師尊的樣子,話里都是智慧。

    不知不覺,蕭然感覺走了很久了。

    但四周都是綿延的山坡,他無法確定走了多遠,向哪個方向在走。

    彷彿目的地並不重要,走就對了。

    天色也不是海邊的白天,但也不是黑夜,而是介乎白天與黑夜的中間色。

    沒有太陽,也沒有月亮,不知道光線從哪裡來的。

    「師尊,我們走了多久了?」

    蕭然越發覺得枯燥,想做點不枯燥的事情。

    伶舟月喃喃道:

    「不知道,很久了吧,搞不好等我們繞世界一圈回去,那群蠢材還沒到聖山,甚至已經死了呢。」

    蕭然無言以對,繼續趕路。

    綿延的沙漠徐徐拋在身後。

    二人看似走的不快,但都是一步一踏,一踏千百丈,不比飛慢了。

    又不知走了多久。

    前方出現一了座高山。

    攔住二人的去路,也阻隔了視線,彷彿連天都被撐高了。

    彷彿這就是世界之巔。

    伶舟月喝了口酒,補充體力。

    「你還行嗎?」

    蕭然並不覺得累。

    「當然。」

    伶舟月忽然心血來潮。

    「那我們比比誰能到爬到巔峰?純體力攀爬,不準飛的。」

    蕭然對爬山不太感興趣,但對山那邊是何種風景感興趣。

    「好。」

    二人順著山脊往上爬,用力深踩白沙才能借力。

    蕭然終於感覺有點累了。

    抬頭一看,山巒層層疊疊,延伸入雲,感覺比珠峰還高。

    師尊卻越發的步履輕盈,很快消失在了視野中。

    蕭然也不急,慢慢的爬。

    不知多久爬上去,距離山巔十丈之處,終於看到盤膝喝酒等他的師尊。

    伶舟月氣色潤澤,宛若少女,抓著酒竹筒,略帶嗔怨道:

    「我高估你了。」

    蕭然氣喘吁吁的,彎腰杵膝道:

    「在我的故鄉,讓女人先爬到山頂,是紳士所為。」

    伶舟月盤膝托腮,想了想。

    「可我想和你同時到山頂。」

    「也好。」

    蕭然點了點頭,竭力直起身子,感覺這樣更和諧一點,或許還能領悟生命真諦什麼的。

    伶舟月也跟著起身,轉身看向十丈之外的山巔,如畫的清顏微微凝固,倒映著月輪的眸子里露出了嚮往。

    「你說,會不會翻過山的那頭,就是你的家鄉?」

    ————

    216章騷話王:

    荒古(滿)

    迷途少年遙知北

    公子混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
    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