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216章 【大章】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216章 【大章】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字體大小: A+
     

    理論上,道盟所有公職人員見到誅冥勛牌獲得者,都是要行勛揖的。

    勛揖和蕭然前世的軍禮類似,比一般的道揖要更加正式,還不能糊弄,要有滿含敬畏的儀式感。

    誅冥勛牌是誅冥府頒發的勳章,每年評定一次,一次只有一人獲得。

    跟諾貝爾獎一樣,要和所有健在的候選人一起評選,因此當年做出貢獻當年能獲獎的案例極少。

    一定是道盟官方認定的、對人類未來有巨大貢獻的誅冥事迹,才有可能當年獲獎!

    所以蕭然的這枚誅冥勛牌,含金量極高,以至於還沒拿到勛牌,已經先後被御道軍和誅冥府獵人行勛揖了。

    道盟本部共有三大官方機構。

    邢天閣,是道盟最高行政與裁決、監押機構,旗下有執事、裁決使、刑捕和御道軍。

    誅冥府,類似於軍隊,專門對付幽冥,其中佼佼者會授予獵人稱號。

    書院,是道盟的官方教育機構,畢業了會進入邢天閣、誅冥府或是留校任教。

    誅冥府對行勛揖要求很高,畢竟誅冥勛牌是誅冥府頒發的。

    邢天閣這邊沒那麼講究,一般只有御道軍會重視這項禮儀——因為御道軍本身就是為了防止誅冥府力量太強才設立的制衡軍隊,自然要對勛牌獲得者予以尊重,才能拉攏人心。

    至於書院弟子,還算不上是公職人員,沒有行勛揖的要求。

    蕭然本能的點點頭。

    老實說,被人行勛揖的感覺還是很爽的,甚至超出帝王被群臣高呼萬歲還爽,這是一種為全人類做出貢獻,又被官方高度認同的榮譽感。

    彷彿帝王在給你敬禮,享受全場聚焦的敬畏目光,這感覺……

    爽啊!

    然而伶舟月卻不爽了。

    本來她對這種虛名並不在乎,但看蕭然那一臉享受的表情,實在不爽。

    拯救無炎城三百萬子民的頭功明明是她,辛辛苦苦累死累活,爽的卻是蕭然,這不是本末倒置了嗎?

    到底你是師尊還是我是師尊?

    伶舟月板著臉,重重的拍了拍柳寒鎮的肩膀。

    「我的勛牌呢?」

    柳寒鎮五官生的冷峻,和和氣氣的也跟板著臉沒區別。

    「抱歉,道盟勛牌一年只有一個名額,師妹等明年吧。」

    「明年個鬼!這世界能不能活到明年還兩說呢!」

    伶舟月不依不饒,不死不休,勢必要享受勛揖的快樂。

    「我記得有重大貢獻時,也有頒發給團體的,就算頒發給個人,也得是本座,你覺得憑他的本事能從巨龍口中救下一座都城嗎?馬上給本座敬禮!」

    蕭然笑而不語,坐享其成。

    溫玉書忙解釋道:

    「道盟調查的結果是,無炎城是蕭師侄的實習任務,整個救城計劃是蕭師侄制定的,伶舟師妹只是在旁監督的,這句話據說出自師妹。」

    啊這……

    伶舟月啞口無言,因為這句話真的是她說的。

    「這次任務你別划水,所有人都會給你敬禮。」

    柳寒鎮笑道。

    只是他的笑皮笑肉不笑,看起來還是板著臉。

    「激將我?你還早了一萬年!」

    伶舟月從腰間摘下酒竹筒,舉壺痛飲,一副舉世皆濁我獨清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模樣。

    「千冥斬又如何,你以為幽冥能殺得完嗎?」

    「不試試怎麼知道呢?」

    柳寒鎮少年時親眼看見父母被幽冥吞噬,是道盟內極頑固的殺冥派,自然不會被伶舟月三言兩語動搖。

    「何況,若論斬殺幽冥的數量,師妹如果認真計算的話,比我多的多才對吧?」

    有這種事嗎?

    伶舟月早知道不該喝那麼醉,每次斬冥后也拿個小本本記下來。

    「有的話,你還不敬禮?」

    蕭然心中微訝,臉上不動聲色。

    想不到師尊看似慵懶,實際上卻是個斬冥勞模,正是因為砍的太多才發現幽冥根本砍不盡嗎?

    就在伶舟月逼柳寒鎮敬禮的時候,午時到了。

    溫玉書收起摺扇。

    「可以出發了。」

    一道蒼莽的陰影從天落下。

    眾人抬頭看去。

    一艘黑色巨船在雲中徐徐下沉,遮天蔽日,攜蒼天之威,散發著宛如上古神獸般的蒼莽氣息。

    這種壓迫力彷彿是大冥出現……

    黑船最終停在護城大陣上空。

    懸滯,船腹打開。

    落下一道青白光柱,照在仙林酒家的花園天台上,將眾人籠罩其中。

    霎時間,眾人身輕如葉,隨風倒飛上天,轉眼被吸入船腹。

    站在宏大敞亮的艦島船艙里,伶舟月忽然有種跟不上時代的感覺了。

    「有點後悔離開道盟了。」

    蕭然四下看了眼,這船雖然沒用到什麼高新技術,但勝在船核強悍,居然達到了接近大乘的靈壓,加上近千丈的長度,氣勢完全不一樣。

    光是中央艦島就比執劍峰大!

    駕駛艙中間有一座指揮台,數十名道盟船師在台下操控船身移動。

    台上是一道巨大的立體投影裝置,逼真、細膩的模擬出人的五感。

    溫玉書向眾人介紹。

    「這艘船是目前道盟最高等級的狩獵船,這一次任務是它的首航。」

    「作為這次行動的指揮中心和後勤保障中心,我會守在這裡,諸位遇到任何問題,可以直接與本船聯絡。」

    「這裡有十六個任務錦囊,包含全自動護甲,靈識聯絡器,自動索敵的靈器、靈獸和符籙組合輔助各位。」

    「雖然諸位實力都在我之上,但我還是建議都穿上防護與定位護甲,除非遇到大乘級的敵人,否則絕無重傷的可能,就算遇到大乘級的敵人,操作得當也有逃生的可能。」

    「如果遇到無法解決的強敵,可以向本船發送信號,定位敵人位置,會有瞬間接近大乘級的遠程雷霆,前提是確保自己離敵人至少有十丈距離。」

    蕭然感覺,這已經完全是前世現代化的作戰體系了。

    而他們十六個人,乃是執行關鍵任務的特種兵,特種兵中的精英!

    雖然有些不合時宜,但蕭然還是果斷問道:

    「使徒會有大乘級強者嗎?」

    溫玉書面色凝重,平靜道:

    「這些還是未知數。」

    搞得氣氛有些緊張。

    末法時代,再強的人也會惜命。

    強如九曜之一、混沌城城主羅成,也已閉關多年,不再深入蠻荒,寧願做生意也不去狩獵。

    除了伶舟月。

    「我們師徒倆不需要這玩意,可以換成錢嗎?」

    你想乾坤一擲?

    蕭然滿額黑線。

    溫玉書道:

    「當然不行,說句不好聽的話,如果我是使徒,一定會這次機會抓住像蕭師侄這等資質的天才,所以師妹的防禦壓力是最大的。」

    「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啊。」

    伶舟月仰首灌了口酒,略顯遺憾。

    「既然不能換錢,那我留著回來賣給白夜閣好了。」

    溫玉書似笑非笑:

    「那得活著回來。」

    這時候,駕駛台傳來艦主的聲音。

    「溫前輩,裂空陣法已備好,目的地:大荒幻海。」

    溫玉書收起摺扇,如寶劍入鞘,收斂起洪荒劍氣。

    「走吧。」

    一道青色的螺旋八卦陣法陡然出現在混沌城上空。

    巨船撕裂蒼穹,一頭扎入深淵,很快消失在天際。

    ……

    使徒的歷史非常悠久。

    最早可以追溯到末法時代以前。

    其創始人林中霧,據說是個遊手好閒的混子,天賦很差,靠一邊算命一邊裝神弄鬼騙錢,勉強糊口。

    裝到最後竟連自己都信了,彷彿突然頓悟了一樣,修為大增。

    隨即創造使徒,開始有組織的大規模騙錢,不斷宣傳其頓悟成神的傳奇經歷,信徒也跟著慢慢增長。

    他的信徒都是天賦平庸的凡人。

    使徒一開始就叫使徒,意為一群帶著使命的信徒。

    但這個使命是什麼,林中霧一直含糊其辭,沒有明說。

    為了不被各正道宗門抓住把柄藉機打壓,他一直傳達的教義是——

    凡人都是折翼的神之使徒,不必執著於靈力修行,而是要在日常生活中修行,忍受枯燥把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做到極致,靜靜等待使命的降臨。

    這根蕭然前世什麼「煮飯仙人」「茶葉蛋之神」很相似,講究一個匠心入道。

    這個教義不但談不上是邪教,簡直可以稱之為心靈雞湯,旨在糾正當時凡間過於執著於修行、反而蹉跎一生的不正之風,有利於促進修真社會的穩定。

    但這個教義當時並沒有在凡間得到廣泛共鳴,畢竟仙靈時代靈氣濃度那麼高,誰不想修仙呢?

    直到天地靈氣陡然衰弱,末法時代來臨,幽冥出現,仙人隕落,使徒的教義便給凡人一個新的成神寄託。

    林中霧還順勢提出了使徒的終極使命——

    在凡人生活修行中抵達聖境,前往聖域,為人類保存最後的火種。

    他還為此創造一門專為天賦平庸的凡人準備的功法,長椿功。

    長椿功可以利用一些簡單的儀式,為凡人瑣碎的工作注入靈魂,讓人忍受枯燥,在打磨精進中成聖。

    相當於不用修仙也能超凡入聖。

    根據林中霧的說法,長椿功修至九階聖境,就會看到前往聖域的聖途。

    後來天梯傳說興起,他又把這條聖途改為天梯。

    這長椿功在蕭然看來,有氣功內味了。

    仙靈時代沿襲下來的教義,加上新的使命,加上類似氣功的長椿功,使徒的信徒數量迎來了暴漲。

    在道盟成立之前,使徒是當時真靈大陸最龐大的組織,甚至很多修為止步不前的修真者,都開始修行長椿功。

    使徒之所以這麼持久,是因為它除了斂財外,是真的有利於社會穩定。

    直到道盟成立之後,道盟開始出台各種政策,循序漸進的打壓使徒,一步步將使徒擠出中原勢力範圍,將其擠到了西北大荒邊緣。

    同時也不斷派人尋找林中霧本人,計劃收編使徒,結果卻根本找不到這個人。

    從這時候開始,道盟開始派人暗中調查使徒。

    蕭然熟知的李無邪,正是在尋找林中霧的途中,遭遇美麗的意外,成了半個廢人。

    饒是如此,因為使徒在民間根基太深,道盟一直沒有把使徒定義為邪教。

    直到最近幾百年,道盟才通過宣傳團結力量與幽冥鬥爭的思想,批判使徒埋頭瑣事、無為而治的消極思想,以保護凡人生存為最高宗旨,切實為凡人謀福利,不斷擠壓使徒的生存空間。

    真正將使徒定為邪教,是在幾十年前,書院某萬法教授發現長椿功的某個變種版本中,含有隱蔽的幻術成分。

    道盟趁機發布公文,宣布使徒正在朝著斜教的方向發展,要普通民眾切勿相信使徒,遠離長椿功。

    饒是如此,道盟也從未公然剿滅使徒。

    直到無炎城事件發生,長椿功的用途被世人發現,道盟內部才第一次見使徒定義為斜教,認真考慮剿滅使徒的可能性。

    同時,道盟也希望通過豎立使徒這個靶子,使得五大勢力能團結一心,推薦五宗合併的計劃。

    議事廳里。

    溫玉書握扇踱步,直言不諱的講解了使徒的歷史,道盟的立場和計劃。

    其餘人都坐在議事廳的圓桌前,喝茶恭聽。

    「雖然道盟一直在暗中查探,但從未發現過使徒本部位置和使徒聖使林中霧的蹤跡。」

    柳寒鎮抿了口茶。

    「這人很強。」

    這是所有人都明白的道理,但由柳寒鎮說出口,無疑更有說服力。

    溫玉書又道:

    「使徒內大部分都是凡人,但少數的修真者實力極強,除了聖使林中霧本人外,使徒還有實力不俗的四大祭司,其中一位名叫原武使的祭司,重傷過邢天閣甲等刑捕,峪森前輩,峪森前輩什麼實力我想大家都明白。」

    老一輩們面色凝重。

    在場中,除了伶舟月和柳寒鎮,沒有誰敢說穩勝峪森刑捕。

    溫玉書繼續道:

    「除此之外,還有上一次出現在黑暗森林、殺了偃魔的布條男子,想必各位天驕已經領教過他的實力。」

    天驕們沒說話,陸平天也沒說話。

    蕭然微微頷首,心想拍成餅算不算領教?

    靈長類曾自稱是使徒四大祭司之一的黑琴,而她的實力似乎不比師尊差太多,起碼是一個等級的。

    如果另外三個祭司是同等實力,而使徒聖使林中霧還在四人之上,那這次的任務就很難了……

    此外,黑戒群到底和使徒是何種關係?

    道可道之前說,群里會有數人牽扯到這次事件中。

    除了靈長類和俊子外,還有誰會出現?

    溫玉書道:

    「人的威脅倒還是其次,道盟最新的調查顯示,使徒內部可能存在召喚特殊幽冥的冥使。」

    蕭然微微皺眉。

    「特殊幽冥是什麼意思?」

    盯著正微醺打盹的伶舟月,道:

    「希望大家能打起精神的意思。」

    ——————

    215章騷話王:

    荒古(滿額)

    荒古(滿額)

    荒古(滿額)

    輕風拂大缸

    致以逝去的年華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
    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