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215章 【大章】真龍竟在我身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215章 【大章】真龍竟在我身邊字體大小: A+
     

    蕭然和師尊御劍來到仙林酒家的時候,朝天台園林遠遠看了眼,才十幾個人,比他想象中要少很多。

    可見,即便是剿滅使徒這般艱巨的甲級任務,道盟也不會堆人海戰術,隨便讓人送死,而是以人為主,盡量依靠最新的靈械科技予以輔助。

    比如此刻,混沌城上空停泊的一艘類似空天母艦的巨型艦船。

    十幾人中,一半都是老面孔,而新面孔幾乎都是老一輩強者。

    見伶舟月師徒終於出現,空中花園上所有的目光都鎖定在二人身上。

    伶舟月一身紅衣氣場強大,美的不可方物,但大多數人的目光還是定格在蕭然身上。

    分神?

    半個月前不是鍊氣嗎?

    隱藏修為了,還是虛張聲勢?

    蕭然笑而不語。

    由此可見,修真界色狼還是少數,人們關心修為更甚於外貌。

    十五人各有站位站姿,四周流水潺潺,鳥語花香,蜂蝶飛舞。

    然而氣氛卻極為冷峻,絲毫沒有任何的浪漫氣息。

    溫玉書一身藍衣宛如文士,從腰間取出摺扇,像是拔劍一般,朝蕭然二人落地的方向,握扇抱拳道:

    「伶舟師妹,蕭師侄,你們終於來了。」

    他拔扇的動作之所以像拔劍,大概也是想報伶舟月一指之仇。

    伶舟月甫一落地,巍峨清冷的劍眸向周圍一掃,不無埋怨道:

    「都快到午時了,怎麼才到這麼幾個人,早知道我遲點來了。」

    溫玉書臉色一僵,隨即露出禮貌又不是尷尬的微笑。

    「二位是最後來的了。」

    伶舟月劍眉微皺,毫不在意道:

    「是嗎?你們還挺早。」

    溫玉書站在人群中央。

    「道盟對使徒的監測已經持續了數千年,使徒的大致活動範圍已經確定,大概在西北幻海域方圓幾十萬里內。」

    「這次任務和上次天驕大會的作戰模式差不多,道盟最高階艦船會協同輔助,來自五大勢力和道盟本部的總計十六人,分為七支隊伍,分區索敵,所以在出發之前,大家要互相認識一下。」

    這樣說著,溫玉書來到蕭然身邊,向眾人介紹道:

    「這位便是無炎城的大英雄,半月前奪回偃魔偃甲的道盟天驕,蕭然。」

    蕭然朝眾人略一抱拳。

    溫玉書笑道:

    「上一次見蕭師侄還是鍊氣修為,想不到短短半個月未見,師侄已是分神修為,跟伶舟師妹一樣了。」

    蕭然頷首道:

    「溫前輩過譽了。」

    伶舟月倒是並不覺得丟臉,這不正顯她教導有方么?

    軒轅廣是最先走過來和蕭然打招呼的,帶著家族大長老和一位身材瘦削、皮膚黝黑的女眷。

    「蕭師弟,我們又見面了,這是我軒轅家龍城大長老,也是我族最強的御龍專家,有龍城長老在,此番定會抓住巨龍的。」

    蕭然看了眼。

    老者滿頭白髮,似老驥伏櫪,身材魁梧,面帶龍騰之色,身高竟比軒轅廣還高點。

    修為是合體境,年紀可能比銀月師伯還大。

    這麼一想,師伯年紀可真不小了,但為什麼還那麼香呢,是葯術牛逼包養的好嗎?

    軒轅龍城俯瞰著蕭然,語氣倒是格外平易。

    「廣兒沒有看錯人,伶舟師妹更是慧眼識珠,如果之前沒有隱藏修為,三個月能從凡人升到分神,你便是世間唯一的龍。」

    龍?

    伶舟月一愣。

    真龍竟在我身邊?

    她之前怎麼沒想到這一點呢?

    大帝之姿不夠看的,仙人體也不可能這麼強,蕭然會不會是傳說中比仙人體更甚一籌的真龍之軀?

    蕭然當然不是真龍,他只是龍的傳人,最多會一招龍抬頭,與什麼真龍之軀差了十萬八千里。

    但他也沒有多作解釋,有些誤會對他並無壞處。

    「大長老過譽了。」

    至於另一位黝黑瘦削的女眷,軒轅廣並未介紹。

    想必會點什麼特異能力,否則不會出現在這裡。

    在混沌城三人身後,是來自神武國的兩位偃師。

    其中一位,正是被蕭然的性知識灌輸成理論大師的神武國後補偃師,碇真子。

    個子不高,短髮如刺,臉上還生著青春痘,曾經傲氣純真的眸子里,如今都是知識點。

    見到蕭然,故意當著伶舟月的面,似有所指的問:

    「蕭前輩是在找誰呢?」

    找你妹!

    蕭然不動聲色的轉移話題。

    「去使徒可不是玩過家家,你這點水平行不行啊?」

    碇真子卻鐵了心要把話題拉回到高遙身上。

    「不行也得行,女武神還沒成年,要是輕易出國,被壞男人拐走了可怎麼辦?」

    好傢夥,四十多歲的阿姨還沒成年!

    蕭然不接茬,而是忙看向碇真子旁邊的中年男人。

    那是一個鬍子拉碴的辮裝男子,臉上有種浪漫氣息,像是個導演之類的藝術家。

    越是在壓抑的神武國,這種奇奇怪怪的人越多見。

    「這位是……」

    碇真子這才想起介紹。

    「這是我們八百偃師的總教頭,秦標,秦總。」

    八百偃師總教頭……蕭然還以為是林衝來了。

    「秦教頭好。」

    秦標看了看蕭然,比他想象中的要英俊一點。

    畢竟按照神武國慣例,同步率高的人中,女人都很漂亮,男人都難看。

    他自己就是因為太帥,同步率始終上不去,苦練到最後只能當個教練。

    「高遙以前過於孤傲,少言寡語,很難教的,最近明顯開朗很多,難得說了你的故事,也只有同步率超過她的你才會讓她多看幾眼,這對她完善人格、操控偃甲都是好事,所以我要謝你。」

    蕭然聽起來很舒服,大言不慚的點了點頭。

    「我只是做了點力所能及的事。」

    指陪睡。

    伶舟月在一旁喝酒,耳邊好幾次出現某個名字,這才微微皺起了劍眉。

    「高遙是誰?」

    碇真子暗笑。

    蕭然忙解釋:

    「神武國開偃甲的女武神,一個未成年少女,性格有點臭屁,我讓她接受承認社會的毒打,讓她成長了一點。」

    伶舟月清顏微漾,若有所憶,好像在哪聽過女武神。

    「前代女武神我好像見過,記不太清了,印象中是個很危險的女人啊。」

    碇真子忙道:

    「前輩放心,這一代女武神很可愛。」

    「嗯?」

    還沒等伶舟月細想其中邏輯,身側傳來一道清淡幹練的女聲。

    「伶舟師妹,我們又見面了。」

    蕭然鬆了口氣。

    伶舟月側過身來一看,跟她打招呼的是一位白袍老嫗。

    合體修為。

    說老嫗有點誇張,只是面帶皺紋略顯蒼老的女人罷了。

    身姿同樣優雅,但氣質略顯清淡幹練,一襲白髮盤起高高的雲髻,滿額細紋宛如古印,仙姿雲貌不似凡人。

    「洛宓師姐老了也一樣漂亮。」

    伶舟月嘴還挺甜。

    洛宓真人笑道:

    「比不了銀月師姐駐顏有術。」

    銀月師姐……

    宛如少女容顏的銀月師伯居然比這老奶奶還年長!

    蕭然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伶舟月介紹道:

    「這位是大河門執劍長老,小魚兒的師尊,洛宓真人。」

    難怪你能把人家名字記得這麼清楚……

    蕭然禮貌作揖道:

    「見過洛宓長老。」

    「嗯。」

    洛宓真人微微頷首,盯著蕭然看了幾眼,眸光浮動,但沒有多說什麼。

    伶舟月馬上問:

    「小魚兒怎麼沒來?」

    洛宓真人仍盯著蕭然道:

    「她還在閉關修行,只能由老身代她來了。」

    看的蕭然有些不好意思。

    在洛宓真人身旁,還立著一位身材微胖、模樣俊氣的青年男子。

    分神修為。

    男子朝伶舟月略一抱拳。

    「伶舟前輩,別來無恙。」

    伶舟月一愣。

    「這誰?」

    「您忘了嗎,上一屆天驕大會我們還是平輩,還過招了。」

    「你管那叫過招嗎……好吧,你叫什麼來著?」

    「齊鳴,不但輸給你,如今連輩分都降了,比不了蕭師弟一表人才。」

    從他話中還是能隱約察覺到,對伶舟月師徒的不滿。

    蕭然看了眼,這是上一屆天驕大會師尊的同輩,慕容魚的師兄。

    「齊師兄過獎了。」

    齊鳴跟碇真子一樣,大概猜到伶舟月師徒有某種不正當關係,故意當著她的面挑事道:

    「我看慕容師妹回來,神念通達,氣海潤澤,想必也是師弟的功勞吧?」

    蕭然差點吐血。

    「這也賴我?」

    不料,洛宓真人落井下石道:

    「讓她道心動搖、氣海升騰,連為師都做不到,只有在天賦和道心上同時壓她一頭的人才有可能做到這一點,放眼最近幾屆天驕大會,除了蕭師侄,還有誰?」

    蕭然百口莫辯,乾脆要收錢。

    「晚輩也不是免費幫人成長的,長老要記得這份恩情,要有回報啊。」

    洛宓真人淡然道:

    「要錢沒有,但是你可以來大河門當上門女婿。」

    咳咳,過分了啊!

    伶舟月頭頂綠光,乾咳兩聲。

    「小魚兒我關注很久了,是個好苗子,她的成長我也有功勞的。」

    洛宓真人只笑道:

    「那師妹可以一起過來。」

    伶舟月抿了口酒,撇了撇嘴。

    「這時候拉人沒什麼意義了,使徒之行后,道盟怕是要合併五宗咯。」

    洛宓真人微微頷首。

    「說的也是。」

    周圍,不管是道盟的人,還是非道盟的人,表情都很凝重。

    這時,忽然有人在身後拍了拍蕭然的肩膀。

    「蕭師弟原來是見人就幫人成長的類型嗎?」

    蕭然微微一驚,扭過頭來,是個身材勻稱頎長,五官英俊到華麗,讓人驚嘆失神的黑袍美男子。

    黑袍胸口處,刻印著聖魔宗的血旗印,周圍鑲著騷氣的彩雲圖騰,看上去騷逸欲絕,飄然平天。

    陸平天。

    蕭然想起來,這人也是跟他悟道升階了,其身法鬼魅,雖和自己差的遠,但也有點融於天地的意思了。

    那故作幽怨的小表情,更是基情滿滿,讓蕭然張口結舌。

    「你是第一個。」

    陸平天收斂一身狂暴魔氣,化身陽光美男,向蕭然介紹:

    「這是家師,本門萬法長老,莫玄一。」

    萬法長老,名字帶一?

    萬法歸一?

    有點意思。

    蕭然抬頭看了眼,這人合體修為,年紀不小,但卻是中年人模樣。

    略帶幾根銀絲的黑髮打理的整整齊齊,個子不高,五官平平,但內斂的氣場極強,明顯到了另一個境界。

    「莫長老好。」

    莫玄一目光如炬,語氣略帶不善。

    「聽說你前後贏了我的兩位弟子。」

    除了陸平天,還算上俊子了嗎?

    蕭然回想這兩場戰鬥,實際上後半段再打下去,他沒有太大的把握了。

    「晚輩兩次都只是僥倖贏了上半場。」

    莫玄一點了點頭。

    心想這小子氣場飄逸,語氣不卑不亢,沒有說謊,還能把話說到讓人很舒服,不是個簡單人物。

    「這一次使徒之旅,你最好贏下全場,因為……沒人能幫你下半場。」

    蕭然微微皺眉。

    這莫玄一似有所指,難道發現我的冥核了?

    「多謝前輩指點。」

    四大勢力的人都認識了,蕭然師徒來到圓桌前。

    圓桌前原本坐著的四人,也都起身相迎。

    其中兩個是蕭然的老熟人。

    「華蓮師姐,無玉師兄。」

    華蓮還是一身銀裝素甲,身材高大氣勢威武,眸子里有直爽英氣,卻並無伶舟月那般慵懶蠢笨的感覺。

    華蓮盯著蕭然不發一言。

    她還記得,蕭然在高遙家裡住了三天三夜,難免會發生點什麼,但也沒聽說高遙懷孕的消息,心中五味雜陳。

    心想蕭然該不會是不能生育吧?

    那她可就是一文不值了……

    無玉還是老樣子,個子小小,說話吊吊,一臉純真無邪的樣子。

    他向蕭然介紹身邊二人。

    「這位是誅冥府的甲等獵人柳寒鎮前輩,以及澹臺佑師弟……這可是個不輸蕭師弟的天才哦。」

    蕭然忽然想起,澹臺佑就是那個屠殺四大家族、讓狂獵青睞的年輕人。

    看了眼,年紀不大,才幾百歲,身高身材與蕭然相仿,修為也是分神。

    話不多,眸子里略帶赤光,彷彿承受了他這個年紀本不該承受的重擔。

    蕭然能感覺到,這人比本屆天驕大會所有人都強,甚至不會比俊子弱。

    年紀卻只有幾百歲,看來是四大家族養的秘密武器,結果反噬了自身。

    至於旁邊這位柳寒城,大名在修真界如雷貫耳,正是傳說中的千冥斬。

    今日一見,模樣普普通通,模樣也很年輕,不知道的以為上萬歲了,結果比李無邪還年輕。

    道盟本部極少見的寸頭短髮,一半頭髮都花白了,給蕭然一種既視感——

    其實吧,我覺得幽冥獵人壓力也不大,你看我,今年才二十六歲,身板硬朗,精神矍鑠……

    修為是合體,但氣場看上去比莫玄一還要強,目測不比師尊差。

    盛名之下無虛士,蕭然略一抱拳。

    「柳前輩,澹臺師兄。」

    不料柳寒鎮和澹臺佑竟肅然起敬,身姿筆直的給他回了個勛揖。

    把在場所有人都看呆了。

    尤其是華蓮和無玉,覺得自己是不是因為和蕭然太熟悉,便忘了必要的禮節。

    蕭然不解道:

    「前輩這是……」

    柳寒城收回勛揖,面無表情道:

    「今年誅冥勛牌的名額出來了,有你的名字。」

    —————

    0214章騷話王:

    懶地起名字了

    winder_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
    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