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213章 【大章】勝師半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213章 【大章】勝師半子字體大小: A+
     

    【謠:新年好!】

    半天無人響應,想必大過年的都在放炮。

    蕭然是這麼覺得的。

    若非他和師尊隔著一道劍氣,這時候他已經是沖師逆徒了。

    可憐謠妹大過年的孤身一人,躺在幾十平米大床上,仰望星空屋頂,沒人陪睡。

    當然,此謠非彼遙,是不是一個人還兩說。

    許久,謠又了句。

    【謠:道盟下定決心要花大代價剿滅使徒了,大家都在做什麼呢?】

    看這架勢,活脫脫的高遙模樣,但又有些區別。

    【俊子:你的蕭然呢,不和你一起跨年嗎?】

    【謠:好女志在四方,兒女私情先放一邊。】

    【小霧:謠前輩可敬可佩,不過蕭然可是把兒女私情放在了第一位,再過幾個月,搞不好小蕭然都出來了。】

    【分體:你是指和伶舟月?】

    【小霧:也許還不止,執劍峰、百草峰兩座山上,就他一個男人。】

    這滿屏的酸味……高師師兄,果然是你啊!

    不過仔細一想,這兩座山還真只有他一個男人,周圍全是美女,要不是自己是個人才,早就被人打死了。

    【分體:若是蕭然能和伶舟月結侶生子,不但對末法時代有大貢獻,也能減輕我們計劃的阻力。】

    【謠:然而時代等不了蕭然的下一代長大,甚至等不了蕭然變強。】

    【小霧:小道消息,蕭然可能已經是分神修士了。】

    蕭然一想,自己晉級分神修為後,只去了鑄劍峰,見了墨匣師伯……

    蕭然幾乎已經確定,小霧就是高師師兄了。

    因為不是專業的情報特務,他倒也沒有刻意隱藏。

    但在前期,這貨真給蕭然帶來不少心理陰影,一度看誰都像小霧。

    很神奇的一件事,高師師兄自始至終都沒有向班玥那樣,在他的劍船上留下暗門。

    【謠:想影響我們的計劃,分神修為還差的遠啊。】

    【靈長類:伶舟月也不過是分神,這對師徒就不要看修為了,這一次我會好好和他談談。】

    【道可道:道盟這次不計成本,對使徒勢在必得……使徒那邊做好準備了嗎?】

    【靈長類:總舵主依然沒有出現,但四大祭司都嚴陣以待,使徒有地理優勢。】

    【道可道:看來林中霧還有別的想法,如果和我們計劃不一致,這個人是很難拉攏的,只能除掉。】

    【靈長類:我來使徒三千年,連總舵主的面都沒見過,只隱約聽過幾次偽裝的聲音,除掉他,恐怕比除掉整個使徒還難。】

    【狂獵:年輕時我與他有過一面之緣,這人不但善於隱藏,實力也比你們想象中要強的多,老夫還是親自過去一趟。】

    【道可道:不,狂獵前輩有更重要的任務,還是按照原計劃行事,群里有好幾個人會牽扯進去,足夠了。】

    好幾個人?

    除了靈長類還有誰?

    【俊子:如果使徒真的擁有石碑,我也要去一趟。】

    【靈長類:我雖然沒見過,但林中霧能禁錮那個女人,不靠石碑的力量是不可能做到的。】

    那個女人?

    是師尊口中那個擅長幻術、非常難纏、絕對不能碰的師娘?

    被使徒總舵主林中霧利用石碑的力量禁錮了?

    【俊子:滄海前輩已經幫我成功融合了大冥之軀,但還需碑文原本的力量鞏固神魂。】

    看來黑戒群群員的升級路線,就是配合石碑原本融合大冥。

    從這一點看,蕭然自己與黑戒群也頗有緣分,甚至更進一步,不依靠碑文就做到了與大冥的融合。

    【謠:有什麼用呢?如果你遇到蕭然,我猜你還是要被吊著打。】

    【俊子:你不要搞錯了,上次若非伶舟月突然出現,蕭然會被我打殘送到靈長類前輩身邊,還輪到你嗎?】

    【謠:我不會看錯上過床的男人,你在變強,人家也在變強,比你度還快,現在不是解決私怨的時候,盡量避開蕭然,你才能揮你的作用。】

    【俊子:……】

    我不會看錯上過床的男人……

    果然是高遙那副假裝御男無數,實際上卻還是個小處女的口吻。

    【靈長類:謠說的也有道理,蕭然就交給我吧,這裡是我的主場,就算伶舟月在身邊,我也有辦法搞定他。】

    【小霧:前輩說的搞定是指……】

    【靈長類:當然是帶他看看這個世界的真相。】

    你這麼說,我可要掉頭了啊!

    【沒錢麻溜滾:我有預感,道盟這才行動可能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靈長類:你什麼意思?】

    【沒錢麻溜滾:小道消息,除了那個女人,在使徒聖域核心,可能還有一位讓大家都意想不到的人物。】

    【靈長類:什麼人?我怎麼不知道?】

    【沒錢麻溜滾:看來林中霧還沒有完全信任你,這個人我也只是根據一些蛛絲馬跡推測的,如果泄露了消息,搞不好道盟會派九曜來。】

    【道可道:那就別賣關子。】

    【沒錢麻溜滾:是。】

    【道可道:傳說中石碑有九塊,如今道盟有五塊石碑,神武國有一塊,使徒有一塊,最後兩塊中,一塊據說在東海,交給狂獵前輩;另一塊聽說是私人收藏,交給沒錢兄打探收藏者。】

    【沒錢麻溜滾:別叫我沒錢兄,我可比你們所有人加起來都有錢。】

    【狂獵:東海啊,有龍嗎?】

    【靈長類:沒有。】

    【狂獵:那多無趣啊,難道傳說中最後一條龍是假的嗎?】

    蕭然:是真的,我就被服務過。

    【靈長類:你慶幸沒遇到,否則群友又要少一位了。】

    【狂獵:看來是真的了,我喜歡。】

    群里鴉雀無聲。

    狂獵覺得尷尬,又感慨一聲:

    【狂獵:末法時代又苟延了一年,世界能撐過今年嗎?】

    群里還是鴉雀無聲。

    就在蕭然覺得今天的群聊到此為止,準備陪師尊裸睡時,群里又有了動靜。

    【道可道:有人只花了三個月從凡人升到分神,按照這個度,我們一旦錯過了今年,未來的計劃可就麻煩了。】

    【分體:一直沒見你評價蕭然,還以為你看不上他,想不到你的評價竟高到這種地步。】

    【道可道:我在暗中觀察過他,這人雖然略顯好色,但心中有自己堅持的正義,或許比我們更像是救世主。】

    【俊子:……】

    【謠:今年忽然熱鬧起來了。】

    群聊到此結束。

    此後再無迴音。

    道可道暗中觀察過我?

    蕭然驚魂未定,背脊涼,猛地四下看看,只有桃花夭夭,水霧茫茫。

    他本能的驚愕動作,驚醒了懷裡早已睡著的嬌軟師尊。

    伶舟月迷迷糊糊,驀的一驚,同樣驚魂穩定。

    抬手仔細一看,才現手裡握的是酒竹筒,而不是別的奇奇怪怪東西。

    最近的夢越來越奇怪了……

    「我都睡著了嗎?你怎麼一直不說話?為師的精神攻擊怎麼樣?」

    蕭然平復心緒。

    想來道可道這般欣賞他,沒道理對自己下手,要是下手,他就一秒鐘綁定黑戒,投敵保平安。

    「師尊的精神攻擊確實很強,現在該我的物理攻擊了。」

    蕭然這樣說著,摟著師尊的右手在師尊的香肩和玉臂上來回摩挲寫字,心裡還在想別的事情。

    這一通無心插柳的摩挲,搞的伶舟月不上不下的渾身痒痒,愈難耐,聯想到剛才的夢,特別想……

    「你有在做什麼嗎?我怎麼一點感覺沒有?」

    蕭然左手一揮,劍氣肆虐,斬盡桃花,片片入水化為魚食,隨口道:

    「劍者,心之刃也,既可為殺,亦可為護,殺與護,只在一念之間。」

    這句話,好像來自他前世玩過的某個仙俠遊戲,仙劍還是古劍,他也記不清楚了。

    用在這裡,勉強化解了他不敢對師尊拔劍的尷尬。

    伶舟月撅著嘴,迷迷糊糊道:

    「為師像是能像你這樣光靠嘴就能泡妞,你師娘還得多一打。」

    蕭然扭頭看了眼懷裡一絲不掛、只蓋著幾片桃瓣和水波半浸的嬌軀。

    心想,我也想靠嘴啊……

    他從未像此刻這般,想要變強,變得比師尊強,也比她娘強!

    他太想進步了!

    定要勝師半子!

    蕭然化色心為動力,平靜道:

    「師尊還是先睡覺吧,天亮還有一堆事情等著我們呢。」

    「是等著你。」

    伶舟月靠在蕭然肩頭,眯著眼打盹笑道:

    「這次任務,你讓為師看看你在伺候我之外帥氣的一面,看你能不能讓我動心,對男人改觀。」

    蕭然驀的皺眉。

    「為何要改觀?師尊繼續喜歡女人,咱師徒倆一起神龍擺尾不香嗎?」

    伶舟月氣的胸顫,猛推開蕭然。

    「你去對面睡。」

    ……

    劍船來到東浮城的時候,天剛蒙蒙亮。

    東浮道盟用除夕夜沒放完的各類煙花,為蕭然師徒準備了盛大的煙花送行禮。

    李無邪用極其省錢的方式,給了蕭然很大的面子。

    本人再一次的出現在傳送陣前,捧著黑砂壺,耷拉著眼皮,對東邊耀眼的日出無動於衷。

    「雖然不太喜歡你的做派,但死了也算是東浮道盟一大損失,我的護甲你就繼續留著吧。」

    關鍵詞:我的護甲。

    蕭然無奈,丟了一個錦囊過去,裡面放了六顆神杞。

    李無邪默默看了眼。

    蕭然以前一抓都是一大把,現在特地拿錦囊裝神杞,卻只有六顆……

    你一個單身漢要這種東西做什麼?

    他無意中看了眼紅光滿面、皮膚嬌嫩的伶舟月,似乎懂了點什麼。

    伶舟月的傳說,他當年在書院也聽說過,當年追她的男人從書院排到了邢天閣,結果連她的劍氣都沒觸,就被她砍了七七八八。

    他不禁佩服起蕭然的勇氣,比他青蟒的故事還勁爆。

    想到青蟒,李無邪忽道:

    「我有件事想讓你幫忙。」

    蕭然:

    「什麼事?」

    李無邪不太想被伶舟月知曉他的醜事,但沒辦法,這女人根本沒有避開的意思,只好咬牙道:

    「聽說上次在黑暗森林的魔龍和使徒有關係,而我曾經也是在調查使徒時遇到了意外,如果這次道盟成功剿滅使徒,你幫我找找,使徒里是不是有一位能化身青蟒的女子。」

    伶舟月倒是還沒理解其中意思。

    「龍和蟒不是一種動物吧?」

    李無邪道:

    「我以前也調查過龍的事,傳說最後一頭龍是一頭非常體型小的黑龍,雙翼造型,你覺得上一次的龍是龍嗎?」

    蕭然笑道:

    「李無邪吃過蛇的虧,此番還想再續前緣?」

    「我恨不得將她千刀萬剮!」

    李無邪耷拉的眼皮緊繃著,忽然覺得有些失態,忙平靜道:

    「我只是叫你提防著那女人,不要跟我上同樣的當,當年的我比你現在強一千倍。」

    「這可不是比拼戰鬥力啊。」

    蕭然留下意味深長的一句話,便與師尊瀟洒踏上了傳送陣。

    只留下李無邪手握著黑砂。

    啪的一聲,壺碎了。

    ……

    出了混沌城西邊的傳送陣,劍船來到混沌城外的黑暗森林。

    這時候天已經亮了。

    黑暗森林霧蒙蒙的。

    西邊已經被道盟邢天閣控制,大過年的還在調查天驕大會生的事,尤其是詭異的灰霧和巨龍留下的痕迹。

    蕭然的劍船性能很強,直接從空中黑霧穿過,來到混沌城。

    臨近中午,伶舟月沒有立即去往仙林酒家,而是去了趟城北白夜閣。

    白夜閣三樓大平層。

    屏風后,軒窗邊,擺滿琴棋書畫的長案前,陳子妍為蕭然師徒沏茶。

    陳子妍披著一身紫紅大氅,身材含而不露,蛾眉皓齒,雲髻垂鬢,自是一派名媛作風。

    一雙淡影嫣紅很容易眸讓人深陷其中,又保持著恰到好處的距離感。

    長案上,擺著一個大錦囊,裡面是一百萬靈石。

    「半個月沒見,蕭師侄已經分神修為,而月姐姐越來越有女人味了。」

    陳子妍盯著伶舟月一身漂亮紅衣下那愈嬌嫩的肌膚和不經意間的柔態,一切都懂了。

    伶舟月一把將錦囊踹進懷裡。

    「給我百萬分紅不代表你就能胡說八道了,你再誹謗我,小心我從使徒回來揉哭你哦。」

    陳子妍笑道:

    「你的心思都在寶貝徒弟身上,哪還有我的位置了。」

    蕭然卻覺得奇怪。

    「才不到一個月,斗幽冥哪來這麼多收入,師娘這一百萬另有所求吧。」

    「還是瞞不了你。」

    陳子妍將泡好的茶推向蕭然胸前。

    「這個錢只是定金,我想讓你們從使徒幫我帶一樣東西回來,如果事情能成,白夜會以道盟給你們好處的十倍價格,拿到此物。」

    蕭然心想,白夜也想要石碑?這不是公然與道盟作對嗎?

    「師娘要找什麼東西?」

    陳子妍壓低聲音,平靜道:

    「人形幽冥的冥核。」

    ———————

    第212章騷話王:

    荒古滿額

    荒古滿額

    肉醬京絲

    錦依衛領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
    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