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211章 【大章】這不比女人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211章 【大章】這不比女人香?字體大小: A+
     

    蕭然心中咯噔一下。

    還好只是叫我別死,沒說回來就嫁給我,否則可就完蛋了。

    蕭然沒想到,冰冰的身子還清白的很,說的話倒是越來越深奧,連他都無法完全觸及到她的深度。

    亥時,夜已深,宗秩群山上空的幽冥紙鳶,已經燃燒殆盡。

    巍巍青光照耀群山。

    篝火搖曳,伴著青光與星輝,發出醉人的柔光。

    晚風徐徐吹來,掀起陣陣濤聲,和著窸窣蟲鳴。

    冰冰以端正的鴨子坐,坐在蕭然身旁的蒲席上,一絲不苟的盯著火候,不停的往鳥翅上加藥材。

    一人多長的單鳥翅,串在三尺高的橫架劍竹上。

    拔毛后光溜溜的翅身,被蕭然用劍切開了一道道裂口,撒上菜園裡親種的蔥花,蒜泥,辣椒油,孜然粉,鹽巴,花椒片,八角片……

    烤台下明火燃燒著劍竹的枝葉,發出劈啪響聲。

    在冰冰的精確控火與蕭然各種調料的無死角浸潤下,一道道直入靈脾的肉香,如火山一般噴發出來。

    一滴滴熱油順著飽滿的肉紋慢慢滑下,色澤焦黃油亮,微辣中帶著一股鮮香,不膩不膻,令人心醉。

    單翅鳥是上古朱雀,雖然比龍族略輸一籌,修為等階也不如龍骨,但勝在新鮮。

    這是絕對新鮮、原汁原味的上古神獸肉,遠超末法時代任何活物。

    山風一吹,迎風十里的人都能聞到恍如回到仙靈時代的逆天肉香。

    春蛙秋蟬率先上岸,湊在蕭然身旁狂吹耳旁風,彷彿這樣做肉就會熟的快一些,隔一會就問:

    「好沒好?」

    「可以吃了嗎?」

    「神獸的肉不需要全熟,半熟才有原汁原味。」

    「師尊說了,你和伶舟師叔有傷在身,不能再拖下去了,必須要馬上吃肉才行的哦。」

    紅翅溢出的肥油,肥而不膩,漫延滴落,縈繞鼻端,飄著淡淡的金光,透著一股神性,令人垂涎欲滴。

    銀月師伯披著浴巾,很快跟著上岸了,洗完澡后,她恢復了宛如少女般雪白緊緻的肌膚。

    眸子里倒映點點星光,嚴肅端莊的秀顏被搖曳的火光映的微紅,耳鬢青絲被山風撩起,顯出無限柔媚。

    「師伯的葯果真厲害,冥鳥翅肉里沒有一絲冥毒。」

    「你太注重口感,忽視神獸肉的藥力了,我加幾味提靈潤宮的藥材。」

    「好。」

    銀月真人秀顏微漾,陸續向鳥翅裂開的劍口添加藥材,控制火候,微調著肉里的藥力。

    很快,肉香里便多了一絲葯香,變得清潤許多。迅速瀰漫開來,飄向整片宗秩群山。

    其中有一味特殊的藥材引起了蕭然的注意,其藥效和前世的葉酸差不多,是一種防止胎兒畸變的備孕藥材。

    一般在受孕之前就可以吃了。

    「師伯怎麼還加了備孕的葯?」

    「你們現在的體質我擔心啊。」

    蕭然一愣。

    「我們?」

    銀月真人一邊喝茶笑著解釋。

    「一個體內有大冥冥核,一個體內有劍氣禁制,我真害怕你們生的孩子會畸形,才特地加點紫筠草,混在神獸肉里比單吃更有效果。」

    蕭然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也不至於否認和臉紅,只道:

    「這種事……是不是早了點?」

    銀月真人嗔怪的白了他一眼。

    「你人都上天了,還問早不早?你想等孩子學幽冥爬才吃紫筠草嗎?」

    蕭然想了想,被一個滿地爬的小冥人喊爸爸,怪恐怖的。

    「還是師伯考慮周到。」

    「周到什麼呀?」

    春蛙秋蟬拉胯著小臉,感覺加了藥材,連肉香都變弱了,氣呼呼道:

    「我們也要吃的呀,難道讓我們一起跟著備孕嗎?」

    「我們只是外表是人,體內生殖系統完全不一樣,會生出怪物的吧?」

    銀月真人給她們一人敲了個爆栗。

    「紫筠草沒有毒,不止備孕,對你們倆維持人形也有好處。」

    春蛙秋蟬捂著腦袋,氣的鼓起了腮幫子,蛙鳴與蟬鳴交響。

    「為什麼要維持人形?人有什麼好看的?」

    「要不是為了維持人形,我們早就大乘了,還用這麼弱嗎?」

    蕭然故意板著臉道:

    「要不是維持人形,你們倆現在就被串在火上烤了,我在老家經常在燒烤攤上吃烤蟬,在大排檔里吃牛蛙。」

    春蛙秋蟬霎時噤聲,乖乖坐著,盯著鳥翅感同身受,除了流口水外,一聲也不敢吭。

    待烤翅熟了,蕭然喊師尊和初顏過來吃烤肉。

    浴巾里,颯然丰韻的師尊,純情嬌嫩的初顏,都是已經熟透的肉體。

    但蕭然的心思在熟透的鳥翅上,

    微紅焦紅的烤翅肉皮上泛著極耀眼的金黃,金燦燦的光芒奪目,跟黃金炒飯差不多。

    這不比女人香?

    蕭然揮劍切片,撕肉為條,用盤子裝好,先給師尊盛滿盤。

    初顏卻在一旁撅起小嘴。

    「這就是你的鳥嗎?師祖早想把它剁了,想不到你自己動手了。」

    蕭然道:

    「你要吃,得自己動手。」

    初顏強忍住味蕾的衝動,精緻純情的小臉一橫。

    「切,你以為我會吃你的鳥?我又不要生孩子。」

    伶舟月這幾天雖然流了血,但也沒少時被伺候,面帶著罕見桃色,卻又眼神飄忽,隱約在想什麼心事。

    撕開一條半焦的烤翅肉,漫不經心的置入口中,如畫的清顏瞬間凝固。

    金黃的美味如波紋一般在口腔里蕩漾開來,彷彿將全身細胞都變成了敏感的味蕾,瞬間夢回葯園的仙靈時代。

    新鮮神獸的靈潤極其順滑,對身體毫無刺激,一路浸潤丹田與宮體,整個人瞬間就熱乎起來,全身機能達到了最完美順滑的狀態。

    「想不到神獸染冥之後,竟還能恢復到完美的肉身。」

    蕭然點點頭。

    「人也行的。」

    伶舟月眸色曠然,眼神飄忽。

    「你是特別的,不是每個人都有你這樣的身體。」

    蕭然總感覺師尊在想什麼心思。

    是那個死去的雙胞胎妹妹嗎?

    染冥死的?

    蕭然沒有多想,又盛了一滿盤肉條給師伯。

    「師伯,你的。」

    畢竟從腐臭的冥鳥到鮮美的神獸肉,師伯功勞是最大的。

    銀月真人卻只撿起幾塊肉,輕手置入口中,霎時滿臉紅暈,需要刻意壓制才能走出那遠古的思緒。

    「師伯多吃也沒用,別盛了,你們年輕人多吃點……初顏也嘗嘗看,我只是加了防止胎兒畸變的藥材,吃了不代表一定要生孩子,也沒用任何催情的靈潤和藥效。」

    初顏小臉微怔,半信半疑的撿起肉條嘗了口。

    很意外,真沒有催情效果。

    上一次喝了太多龍骨湯,讓她差點丟了身子。

    火光映照的小臉,驀的一滯。

    肉香浸入她的靈脾,瞬間擴散至全身每個細胞,竟一齊顫動起來,發出歡愉的嘯叫。

    一道道暖流自氣海深處緩緩升騰,形成一道金色的氣旋,氣旋盪起一環美味的波紋,波紋逐漸擴大,轉眼變為海嘯,疾速沖刷著丹田內壁……

    若非單翅鳥的修為只有元嬰,她甚至覺得,今夜會直接衝上分神!

    這,就是上古神獸嗎?

    為什麼這等神獸會屈服於蕭然的淫威?

    難道蕭然比自己的鳥還厲害?

    一旁。

    春蛙秋蟬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身為罕見的妖類,一邊對單翅鳥的遭遇流下了感同身受的淚水,一邊含淚乾了三大盤。

    不過二人受限於修為太低,一向是開頭猛如虎,轉眼就呼呼睡著了。

    和上次龍骨湯一樣,這種高靈潤的神獸肉,鍊氣小孩吃多了根本扛不住,沒露出妖尾也是銀月真人的功勞。

    蕭然也細心嚼著肉條。

    老是大鳥大鳥的調侃,自己嘗起來感覺倒還行。

    美味暫且不談,金色的靈潤瞬間融入廣袤的丹壁,彷彿被一瞬間點亮了修為,能被很清晰的看出分神靈壓。

    而氣海中的冥核氣旋中的那道金色的螺紋,也跟著擴散變寬……

    初顏驚的說不出話來。

    她以為自己三個月從金丹升到元嬰已經很誇張了,哪想同樣三個月,蕭然竟從凡人跳級升到了分神!

    「你這是在作弊,拿神獸之力凝結虛薄的丹壁,早晚會被同階的分神修士毒打。」

    蕭然笑道:

    「不知道是哪個元嬰修士趁別人鍊氣入定時偷襲,結果被毒打了……」

    銀月真人喝著紅霧氤氳的紅茶,柔媚淺笑,也跟著附和道:

    「現在能毒打他的分神修士,恐怕只有月兒一人了,就怕月兒捨不得。」

    伶舟月劍眉一擰,提溜著酒壺。

    「有什麼捨不得?你以為是誰讓他上天的?不好好修行變強,天天想著亂七八糟的事情。」

    不,弟子只有想亂七八糟的事情才能變強啊!

    蕭然心想。

    溫泉邊洋溢著新年的歡樂氣氛。

    幾人在朱雀獸靈的浸潤中,喝茶,打盹,嗑著瓜子,都有些昏昏欲睡。

    彷彿都沉浸在天上有神仙,地上有神獸,是個人都能練氣的仙靈時代。

    直到子夜來臨,新年除了舊歲,末法時代又多延續了一年。

    忽然鞭炮聲起,綿延不絕,將眾人從仙靈舊夢中拉了回來。

    銀月真人取出了皇甫群白天轉交給她的道盟任務書,遞給蕭然。

    不是邀請,是強制任務。

    時間是正月初一午時,在混沌城仙林酒家集合,統一行動計劃。

    「午時?」

    蕭然驀的一驚。

    「從宗秩山到混沌城,除了傳送陣還有火焰沙漠和黑暗森林,豈不是現在就要動身了?」

    「當然。」

    銀月真人捧著茶杯,淡然頷首,哪怕裹著浴袍,氣色也是端莊優雅。

    優雅中又透著一種不易察覺、難以言喻的腹黑。

    「我是怕你們回不來,才等到現在才拿出來的,你至少陪師伯度過了最美的新年。」

    蕭然臉色發黑,心裡卻是暖暖的。

    他最怕師伯來一句:你要是能從使徒歸來,師伯也給你生孩子。

    把每一次相會當做是永別,才不負這良宵。

    「使徒很危險嗎?」

    蕭然還是試探性的問道。

    銀月真人道:

    「關於使徒的傳說,早年我倒也聽過一些內幕,但對提高你的生還率並無幫助,還是不嚇你了。」

    末了,她又補了句:

    「這也是月兒冒險給你喂大冥冥核的原因。」

    石錘了!

    師尊果然是故意給我喂冥核的……

    伶舟月吃飽喝足,撇了撇嘴,握著酒壺起身長長伸了個懶腰,胸懷太過寬廣,竟把浴袍給撐掉了。

    好在蕭然抬頭時,她已經瞬息換上了紅衣。

    高冷,巍峨,甚至是……黑暗。

    「走了。」

    她的離別語就兩個字。

    蕭然跟著起身,朝銀月師伯道:

    「這次你們想要帶什麼?」

    初顏被神獸的美味撐的身體飽滿臉色脹紅,但看蕭然這麼裝逼的樣子,又不太順眼。

    「切,還當是度蜜月呢,你抱這種想法上了戰場得第一個死。」

    銀月真人卻品著水霧氤氳的紅茶,頭也沒抬。

    「把你自己和月兒帶回來便好。」

    ……

    出發之前。

    蕭然和師尊一起去了鑄劍峰,從墨匣真人手中拿到拋光打磨后的巨偃。

    高師正在和折蕙一起跨年放炮。

    蕭然大致看了眼打磨后的偃身。

    倒也沒提升什麼戰鬥力,但穩定性和耐操性有了大福增加,不會在戰場上輕易拋錨,也更利於蕭然的操控了。

    「師伯親自動手的嗎?」

    墨匣真人親手給蕭然師徒泡了兩杯茶,佝僂著身子道:

    「說來慚愧,打磨這些神武國的最新材質,老朽已不及徒弟。」

    蕭然正要喝茶,見師尊把茶杯放在長案上,才想起什麼,放下了茶盞。

    「師伯謙虛了,我看這偃甲打磨的挺好,不能再完美了。」

    「這些是高師的手藝,說什麼怕打擾你和師妹師侄們的私生活,一直沒送過去,老朽想來,猜測他是怕耽誤自己的私生活。」

    「都怪弟子給師兄找了個道侶,耽誤了工作。」

    墨匣真人嘆息道:

    「無妨,那是他人生必不可少的另一種打磨。」

    蕭然一愣,萬沒想到,墨匣師伯這一把年紀竟還能開車。

    伶舟月甚至覺得,這話說的很有哲理,與他的苦茶絕配。

    墨匣真人鑄劍任務也繁重,過年都沒有休息的,送客道:

    「時間也不早了,你們不必在我這耽擱,回來再喝茶吧。」

    蕭然師徒臉色齊刷刷一苦,忽然都有點不想回來了。

    ———————

    210章騷話王:

    荒古(滿額)

    跳樓的貓咪

    荒古(滿額)

    青鬼w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