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209章 【大章】親嘴?師尊你擱這養生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209章 【大章】親嘴?師尊你擱這養生呢?字體大小: A+
     

    希望本無所謂有,也無所謂無,這就像地上的路,其實地上本沒有路,走的次數多了,也便成了路。

    ——魯迅。

    真的猛士,敢於直面慘淡的人生,敢於正視淋漓的鮮血。

    ——魯迅。

    願修真世界世界的青年都能擺脫冷氣,只是向上走,不必聽自暴自棄者的流言。能做事的做事,能發聲的發聲,能變強的變強。有一分熱,發一分光,就令螢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裡發一點光,不必等候炬火。此後末法時代若無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魯迅。

    魯迅先生有很多名言,唯獨這三句蕭然印象很深,並稍加修改,引為座右銘和盡孝指南。

    世上本沒有路,走多了才叫路。

    可能是抬腳的動作有點大了,蕭然被突如其來的狂暴劍氣,匯聚成滔天巨浪,一個浪頭拍上了天。

    冬日的光照在大腚上。

    此後若無炬火:這便是唯一的光。

    蕭然直面慘淡的氣海,淋漓的鮮血,綻開的皮肉可見森森白骨。

    淡金色的龍脈靈力迅速覆蓋周身,宛如法相金身一般,讓他破碎的血肉不斷恢復。

    這一擊很意外,除了將他拍飛外,並沒有讓他太受傷。

    這可不太對勁。

    蕭然之前強抱師尊,被劍氣反衝入體,連蛟丹齏粉加固的丹壁都被師尊的劍氣直接給衝垮了。

    若非無垠氣海的均勻疏導,他的大冥冥核也得被沖爛。

    沒有大冥冥核的吸附力,加上沒有丹壁的固定,氣海將會崩潰,整個人灰飛煙滅,渣都不剩。

    可見,分神境的師尊比分神境的幽冥強的多的多的多……

    就這樣也才賺了一千孝心值。

    之後趁師尊靈氣虛薄,蕭然更進一步,狂龍抬頭,隔著褲子親密接觸了師尊身後,人就飛了。

    實驗精神可嘉,雖敗猶榮!

    由此可見,師尊氣海深處還有他沒察覺到的備用靈氣……

    一瞬間的浩然劍氣,毀天滅地,竟接近大乘境的靈壓。

    有那麼一瞬間,蕭然覺得自己真的要掛了。

    結果銳利的劍氣,瞬間變成了宛如高牆的浪頭,將他拍上了天,意外的沒有受傷。

    是師尊幫我承受了反衝劍氣嗎?

    除此之外,他想不到別的可能。

    師尊果然還是愛我的啊,而且這個愛似乎已經超越了師徒之愛……

    剛史無前例的一千孝心值到賬,片刻之後就被一萬孝心值刷新了記錄!

    這到底是孝心變質了,還是師尊的愛徒之心變質了?

    抑或是,師尊找徒弟的動機,一開始就不那麼純潔?

    是我低估她的智商了嗎?

    寬廣的胸懷裡全是智慧?

    蹭一下就有一萬孝心值……蕭然感覺自己已經掌握了財富密碼。

    問題是,他現在能做到的極限,也就是蹭一下而已。

    連傳說中的「我就蹭蹭」都做不到蹭兩下,還談什麼「我不進去」?

    不對,若非師尊幫他抗住劍氣,他連蹭一下都做不到。

    還是太弱了啊!

    蕭然痛定思痛,決定要加快提升實力的步伐了。

    在空中穿好衣服,蕭然飄然落在池邊,穿的乾乾淨淨,整整齊齊的像個衣冠禽獸。

    伶舟月卻滿身是血的靠在池邊。

    她面色蒼白,又透著難以言喻的微紅,此刻竟不分青紅皂白……的直盯著蕭然。

    盛怒?

    嗔怒?

    她強壓住體內劍氣,蒼白的清顏中透著暈紅,胸口劇烈的起伏著,汗水沾濕了鬢角。

    蕭然神識微動,驀的一驚。

    師尊的狀態很不好,比他想象中要嚴重許多。

    直接拿肉身抗住了大半的劍氣,劍氣回溯入體,造成宮體大出血。

    蕭然很是心疼。

    要不是師尊幫他抗住了大半劍氣,他搞不好真就死在師尊身上了。

    沖洞是魔鬼啊!

    倒映著桃瓣與水光的瀲灧眸子直盯著蕭然,伶舟月略帶嗔怒的嬌喝道:

    「你看你乾的好事。」

    「第一次都會見血。」

    蕭然一邊迎著冬日暖陽,笑道。

    一邊忙走過去,扶著師尊冰冷光滑的香肩,取出幾枚之前釀酒剩下的補血丸,親手喂到師尊嘴中,再喂點酒吞下去。

    以共鳴之力給師尊稍加按摩,加快血液循環和藥力吸收,待師尊身體發熱之後,將她扶上按摩床。

    扶著師尊盤膝坐在床中央,啟動緩震發熱模式,再用竹纖毛巾幫師尊濯洗身子。

    師尊身上這才有了點血色。

    很奇怪,在蕭然為師尊濯洗身子的時候,就算碰到敏感部位,也沒有觸動劍氣。

    無色心就行了嗎?

    蕭然仔細看了下,師尊左身巍峨的雪山上還有五指血印。

    他心如止水,反覆揉洗,輕手拿捏起來,洗清下面血漬。

    伶舟月盤膝坐在按摩床上,渾身被震的酥癢微麻,表情很是古怪。

    加上蕭然給她親手濯洗身子,肌膚相親,讓她很辛苦的壓制劍氣。

    一向淡定的她這是怎麼了?

    本想在按摩床上休息一下,結果反倒更疲憊了。

    「你這逆徒,連命都不要了嗎!」

    伶舟月板著臉,破口嗔罵。

    蕭然覺得只是大意了,道:

    「是我低估師尊的深度了。」

    「為師也低估你的膽量了!」

    伶舟月劍眉倒抽,身形微顫,飄落的桃瓣總是遮住身上敏感部位,顯出一種求而不得、朦朦朧朧的美感。

    「蚍蜉撼樹,螳臂當車,若非為師幫你抗住那一擊,你人都沒了。」

    蕭然看著師尊滿額汗水沾濕鬢髮的虛弱模樣,有種剛分娩的美感。

    水裡有溫泉,按摩床只能熱屁股,蕭然怕師尊光著身子吹山風著涼了,還是給師尊穿上了厚實的白浴衣。

    「無妨,弟子已經找到正確的路,剩下的只是力量問題。」

    伶舟月驀的睜開眼。

    「你還不死心?」

    蕭然道:

    「不會。」

    伶舟月搖頭閉目,嘆息道:

    「我們走著瞧吧,到底是你死還是我……」

    話到嘴邊,智商所限,想了半天沒想到後面該接啥詞。

    蕭然一邊給師尊揉捏著,一邊想了想,試探著幫師尊接茬。

    走著瞧吧,到底是你死還是我……

    「……當孩子媽?」

    伶舟月一愣,想了半天才理清其中邏輯,搞得她滿臉通紅,硬生生道:

    「嗯。」

    蕭然不太擅長談戀愛,也沒認真談過戀愛,但此刻,他確信無疑,心中泛起了一暖亂流,彷彿內心深處有個聲音在說——

    媽,她好可愛,我要娶她!

    蕭然情不自禁的在師尊蒼白微暈的雪顎上,親了口。

    如桃瓣落水。

    【恭喜宿主獲得888孝心值!】

    伶舟月忽然睜開雙眼,哀怨與嗔怒交織,倒映瀲灧水光。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果然你只敢親額頭了是嗎?」

    「我……」

    蕭然腰子一軟,莫名有種聽到「才七次呢,老公還來嘛……」的錯愕感。

    想了想,蕭然反問道:

    「那師尊想我親哪裡?」

    「嘴。」

    伶舟月不假思索,卻又清顏微紅。

    親嘴?

    師尊你擱這養生呢?

    片刻之後……

    蕭然又上天了。

    溫泉崖桃瓣翻飛,宛如春日。

    劍眉如黛,清顏如畫,伶舟月搖頭笑笑,便側卧在按摩床上睡著了。

    【恭喜宿主獲得3000孝心值!】

    ……

    天上的蕭然明白了一個道理。

    條條大路通羅馬,主路暫時走不通,也可以走走羊腸小道嘛。

    ——蘇格拉底。

    蕭然上了天,也就懶得下來了,又換了身衣服,趁機去了趟百草峰。

    穿過濕漉幽香的羊腸小道,蕭然剛來到丹房外面,就聽到倆女娃痛罵他。

    「既然神武國這麼厲害,煉丹這種事情,直接交給偃偶做不就行了?」

    「蕭然這混蛋,明明可以造全自動煉丹爐,卻故意造半自動的丹爐!」

    「居然還帶期末衝刺三百丹方的模式……我要宣布,這是虐童行為。」

    「不,不但是虐童行為,還是在虐待動物,他怎麼敢的呀!」

    蕭然:

    「……」

    不多時,他又聽到了師伯的聲音。

    「這是他喜歡你們,花了好多錢才給買的寶貝,你們要好好煉丹報答他。」

    「報答個屁!」

    「這是他喜歡你,為了減輕你的負擔才買的寶貝吧。」

    師伯忽然冷聲道:

    「那扔掉吧,我親自教你們。」

    「別——」

    「這是寶貝,超級大寶貝!」

    蕭然搖了搖頭,他向來勇猛精進,徒手破解門禁,強勢進了丹房。

    丹房裡,青光縈繞,地火通紅。

    銀月真人盤膝坐在爐前蒲席上,正閉目靜修,看上去平心靜氣的,但臉上的疲憊清晰可見。

    一身外藍內紫的薄紗層次分明,襯托出柔媚姣好的身段。

    蕭然道了句:

    「師伯。」

    春蛙秋蟬盤膝坐在旁邊的小丹爐旁,身姿拉胯,不情願的煽風點火。

    「師伯喊的倒是親熱,師姐就不是人了?」

    蕭然一愣。

    「師姐是人嗎?」

    「不是!」

    銀月對蕭然的到來有些意外。

    「你怎麼這麼快就來了?葯吃完了嗎?」

    蕭然道:

    「我需要另外一種葯,一種能在丹壁碎裂后重新凝結丹壁的葯。」

    「丹壁碎裂?」

    銀月柳眉微蹙,直言道:

    「這種葯,名叫復活葯。」

    復活,意味著人已經沒了。

    蕭然理了理衣衫,左右看看自己的身姿體態,笑道:

    「可我還活著呀。」

    銀月真人看了眼蕭然的氣海,大概知道了怎麼回事。

    「你還真是不要命啊,再讓你這般胡作非為下去,怕是哪天連師伯都不放過。」

    蕭然一愣。

    「咦,師伯可是末法時代之前的人,還能生孩子嗎?」

    「……」

    銀月真人秀顏一滯,柔媚的眸子里閃過一絲難以察覺的腹黑。

    「看來,是大冥冥核救了你。」

    蕭然如實道:

    「大冥冥核還差的遠,是師尊救了我。」

    連大冥冥核都擋不住了?

    銀月真人不免有些詫異。

    「你們已經到這種地步了嗎?月兒果然沒看錯人。」

    蕭然只道:

    「形勢逼人,我需要立即變強。」

    銀月真人掀起裙擺,徐徐起身,端起石桌上的茶杯,抿了口成分未知、紅霧繚繞的紅茶。

    「丹壁碎裂,還活著的話,只有散功重修一條路,但你氣海中既然有大冥冥核維持氣海不散,重建丹壁就很簡單了。甚至根據冥核靈壓,你可以挑選合體之下任何修為的丹壁,想要什麼修為就有什麼修為。」

    這也可以?

    蕭然暗自慶幸,幸虧當時沒買價格高昂的修為包。

    這修為不是隨手填寫嗎?

    想來也是。

    所謂修為,通常就是丹壁承受的氣海靈壓,也意味著修真者法術所能釋放出的最大威力。

    但蕭然的氣海並非均勻氣海,不受常理所限,無論是隨緣暴擊所能凝聚的靈壓,還是龍脈氣旋、冥核黑洞聚集的靈壓,都已經達到了分神境。

    本質而言,他已經是分神修士了。

    之前他沒得選,只能頂個鍊氣修士的皮,扮豬吃虎,招搖撞騙。

    現在他有的選了。

    如果能選大乘,他會果斷選大乘。

    如果能選仙人,他會果斷選仙人。

    可惜選不得。

    「那就一步到位,直接分神吧。」

    蕭然如是道。

    銀月真人從紫紗覆蓋的懷中取出一枚略帶清香的黑色丹藥,溫柔笑道:

    「吞下這枚丹藥,等氣海靈氣完全收縮入冥核之後,需要一個小手術。」

    「體剖?」

    蕭然總感覺師伯的笑不懷好意,彷彿師伯想報復他剛才出言不遜,罵她太老不能生孩子。

    見蕭然有些緊張,銀月好奇的問:

    「你跟初顏一樣,也怕疼嗎?」

    蕭然攤手。

    「那到不是,我就是不太喜歡被柱狀物進入身體。」

    銀月真人搖頭笑笑,萬年老處女也無法感同身受。

    「放心,師伯會溫柔的。」

    在丹房的隔壁,還有個專門用於體剖室的體剖室。

    體剖室中央有一張黑色的冰冷體剖台,很涼,散發著些許冰氣。

    蕭然躺在上面,屁股都凍麻了,好似粘在了手術檯面。

    銀月真人安慰道:

    「別緊張,我也見過你給初顏接的臀骨,你的手段比師伯還略勝一籌,這種事你應該明白的。」

    「我盡量。」

    一夜過後。

    蕭然徐徐睜開眼,迎面看到師伯那張疲憊的秀顏,滿額汗水沾濕鬢髮,和師尊幫他承受劍氣后的狀態差不多。

    「你醒了?體剖很成功。」

    手術很成功?

    蕭然被師伯這句話嚇得,連忙掀開褲襠一看,寶貝還在,沒變成妹子。

    分神境的丹壁雖然很薄,基本也就是個面子工程,但畢竟是無垠氣海,丹壁幅員遼闊,一眼望不到盡頭,需要動用空間法術才能完成。

    「師伯辛苦了。」

    銀月真人擦了擦汗,整理好衣衫。

    「你的氣海太大了,師伯昨晚可吃了不少苦頭。」

    「剛沒聽清楚……什麼太大了?」

    「你這孩子,調戲你師尊就算了,怎麼連師伯都調戲。」

    蕭然嘿嘿一笑,沒有多說什麼。

    銀月氣色微暈,搖頭嘆道:

    「想不到上山才三個月,一轉眼你竟比師伯的萬年修為還要強……你有沒有想過自己的出身?」

    蕭然毫不隱瞞。

    「大概來自另一個世界吧。」

    銀月真人微微一驚,又不知所謂,臉上卻不動聲色道:

    「是來拯救世界,還是拯救月兒?」

    小孩子才做選擇題,我全都要!

    話到嘴邊,蕭然只道:

    「月兒。」

    ————

    208章騷話王:

    荒古

    致已逝去的年華



    上一頁 ←    → 下一頁

    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