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208章 【變質大章】恭喜宿主獲得10000孝心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208章 【變質大章】恭喜宿主獲得10000孝心值!字體大小: A+
     

    第二日。

    溫泉崖。

    水霧散去,陽光正好。

    清風徐徐,波光粼粼,小小溫泉折射出海的光景。

    飛灑的桃瓣飄零入水,一半被五顏六色的溫水魚拽進水下吃了,一半隨著流水墜下懸崖。

    美麗的下場往往很慘。

    蕭然從來不追求外表。

    他穿著褲衩,躺在漂浮式全自動按摩床上,在池子里享受著徐徐山風、繽紛桃瓣以及充滿韻律感的按摩節奏。

    翹著二郎腿,旁邊放一杯親手鮮榨的混合果汁,享受難得的清閑時光。

    按摩床一人長,但比一人要寬,又比兩人稍窄,頗有些講究。

    床面通體黑色,雖是仿皮材質,但親膚效果很好,溫暖潤滑。

    自動按摩的效果,雖比不上冰冰溫軟的雙手,但勝在按摩面積大,持續按摩,不會突然冒出一些恐怖的說話。

    銀月師伯給他留了三天的祛冥葯,一日三次,一次三粒,跟感冒藥的吃法差不多。

    對蕭然來說,吞了大冥冥核,染了冥毒,跟感冒也沒什麼本質的區別。

    肉身里殘留的冥毒,漸漸被冥核吸入氣海。

    他的丹壁日漸穩固,穩穩的封住冥力,除非蕭然自己手動釋放,否則絕不會有哪怕一滴冥力外泄。

    免得以後和師尊生出小冥人,可就不好了。

    雖然實力暴漲,但考慮到小霧可能就是高師師兄,這幾天,蕭然並沒有在執劍峰練功或測試冥力。

    但他自我感覺良好。

    除非遇到師尊這樣的作弊選手,遇到一般的分神修士基本能吊錘了。

    像銀月師伯這樣的非戰鬥型選手,他定能一拳一個嚶嚶嚶。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總感覺吞冥核這件事,過於順利了。

    會不會是師尊故意給他吃的?

    也許是看他實力太弱,無法應對使徒,才給他拔苗助長,黑化變強。

    黑化變強,洗白變弱,這是一切高武世界的常識。

    拿反派的力量打反派不香嗎?

    蕭然又能完美控制黑化的力量,到時候假裝一下****豈不美哉?

    對蕭然來說,控制冥核的力量一點也不難。

    也就剛開始,為了讓冥核的力量完全釋放,搞得他滿身漆黑梆硬外,開了共鳴之力后,很快就壓制了冥力。

    讓冥核之力與龍脈之力完美融合在一起,宛如陰陽雙生。

    整個氣海的境界都提升了,散發著一股詭異的神性光輝。

    但這幾天,蕭然卻假裝很受傷,很痛苦,很虛弱的躺在按摩床上。

    享受著冰冰和初顏的伺候,一會餓了,一會渴了,一會要尿尿了。

    餓了渴了,要冰冰口把口的喂。

    想尿尿了,要初顏手把手的扶。

    伶舟月在旁邊只能幹瞪眼,手裡的酒都不香了,畫本也不好看了。

    陽光灑在伶舟月如畫的清顏上,粼粼波光掩映著光潔如玉的身軀。

    眼看整個池子都被蕭然的按摩床佔了一半,她實在咽不下這口氣。

    放下酒壺,捂著丰韻的胸口,清清嗓子,乾咳兩聲,略帶威嚴道:

    「為師有點累了。」

    蕭然微眯著眼看天空,盡情享受溫暖和煦的日光浴,隨口應付道:

    「手疼,讓冰冰給你揉揉。」

    伶舟月忍著火,又冷聲道:

    「為師有點困了。」

    蕭然繼續看天,拍了拍床墊道:

    「那師尊過來,擠一擠一起睡也不是不可以的。」

    眼巴巴看著按摩床,伶舟月咽了口口水。

    「你下床去畫畫,為師想看畫。」

    蕭然又道:

    「馬上要過年了,沒那心思畫。」

    伶舟月劍眉微抽,想了想,還是忍氣吞聲道:

    「為師有點餓了。」

    蕭然只道:

    「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伶舟月無奈,一不做二不休,乾脆甩手撒嬌:

    「我要你喂我!」

    蕭然豈能不知師尊想要的是什麼,完全不上她的當。

    他取出一塊糕點,剛伸手要喂,故意運冥力入掌心,將糕點吸噬一空,只留下碳灰。

    「弟子現在全身都是冥毒,你看,糕點都化成灰了。」

    伶舟月懂了,遂取回酒壺,一飲而盡,略帶幽怨道:

    「好吧,你這是在記仇,就算是為師的錯吧。」

    蕭然用麥稈當習慣喝了口果汁,繼續仰首看天,只道:

    「師尊沒有錯。」

    伶舟月盯著蕭然的按摩床,開始認真的反思。

    「為師不該故意埋你的。」

    蕭然搖了搖頭,對修仙者來說,埋人的傷害值,還不如撓痒痒。

    「這不是重點。」

    伶舟月想了想,故作坦白道:

    「好吧,為師不該冒險給你喂冥核的。」

    蕭然幽幽抿了口爽口的鮮榨果汁,這才側過身來。

    在無霧遮掩的可視條件下,盯著師尊的身體。

    只看到刺眼逆光和粼粼波光。

    「不,師尊是為了幫我提升實力才喂我冥核的,大冥冥核對別人或許很危險,於我而言,和跳跳糖差不多。」

    伶舟月這才鬆了口氣,不枉費她的一片苦心。

    「算你還有點良心。」

    【恭喜宿主獲得10孝心值!】

    10孝心值就想大發我?

    蕭然所圖甚大,不為所動,開共鳴神識防炫目,盯著師尊道:

    「弟子在想,如果我的冥核之力能吸收師尊的劍氣,是不是就能和師尊生孩子,為末法時代做貢獻了呢?」

    寶貝徒弟這麼機靈嗎?

    伶舟月清顏微紅,抿了口酒,假裝酡紅。

    「和誰生不是生,你就這麼喜歡為師嗎?」

    蕭然極其認真的點了點頭。

    「嗯,師尊胸大,下一代營養好。」

    伶舟月長這麼大,沒想到這玩意還能是個優點。

    雖然蕭然的目光有點色,但是優點總比缺點好。

    「生孩子這種事,不能光考慮下一代,也要看父母的情願……你呢?你喜歡為師哪裡?」

    蕭然想了想道:

    「我也缺營養。」

    伶舟月雙手叉胸,深藏櫻紅,堆出溝壑,白了蕭然一眼。

    「你去死。」

    【恭喜宿主獲得1孝心值!】

    被罵還能漲孝心值,真好。

    蕭然側卧在按摩床上,面對師尊,手杵著側臉,身子被按摩出搖曳的韻律感。

    他趁機問道:

    「那師尊呢,師尊喜歡弟子哪裡?」

    伶舟月傲然抱胸,紅唇微翹。

    「抱歉,為師不喜歡弱雞,但是沒辦法,如果真要找男人結侶,整個修真界只有你一個選擇項,為師根本沒有選擇的權利。」

    蕭然:

    「呃……」

    伶舟月抿了口酒,故作悵然。

    「希望末法時代不要嚴峻到人均義務生子的地步吧。」

    蕭然心想,人均義務生子算好的了,要是形勢逼人,像他這樣基因優良的帥逼,被道盟拿去當種馬都有可能。

    「考慮到師尊的體質,生孩子這種事情要提前準備的,總不能等到末法時代形勢急轉直下,一洞房弟子就要上天吧。」

    伶舟月鮮潤的紅唇微張,一雙劍眸倒映著瀲灧水波,直盯著蕭然道:

    「你也是偃偶嗎?你是怎麼做到把這麼肉麻的事情一臉正氣說出口的?為師還沒決定要與人結侶呢,你害臊不害臊?」

    末法時代還有時間跟你害臊?

    上山第一天就給師尊揉肩捏腿的純爺們會害臊?

    蕭然正聲道:

    「誰說一定要結侶才能生孩子?任何一對身體健康的男女都能生的呀。」

    你還想白嫖?

    伶舟月聽的滿額黑線,劍眉微抽,雙臂叉胸,強忍著怒火道:

    「想不到你是個這麼熱愛世界、關心人類的好人,好,很好。」

    蕭然不是為了白嫖,而是為了薅孝心值變強拯救世界,因此假裝看不出師尊話里冒出的怒火,只笑道:

    「師尊想喝我的果汁嗎?」

    伶舟月:

    「不想!」

    蕭然笑:

    「這裡還有豆漿和羊奶。」

    伶舟月氣的胸顫,蕩漾起一陣陣水光微瀾。

    「我說不喝就不喝,我不會再喝你的任何東西,還有你的垃圾畫我也不看了,有這閑工夫,我也去殺幾個幽冥,為修真界做貢獻。」

    這覺悟挺高!

    蕭然試探道:

    「弟子就是幽冥,師尊怎麼不來殺我?」

    伶舟月咬著牙,清冽的劍眸里閃爍著刺骨的寒光。

    「你說的。」

    「我說的。」

    「好,為師今天就要清理門戶!」

    伶舟月光著身子,颯然起身,左手提溜著酒竹筒,右手提劍。

    天地間倏然變色,一道道劍氣一絲絲撕開詭異的刺耳音爆聲。

    伶舟月眸光微寒,面色清冷,毫不留情的,一劍劈向了蕭然。

    刷——

    然而蕭然早有準備。

    身子一側翻入水中,雙手抬起按摩床,竟以床當劍,擋向師尊那毀天滅地的一劍。

    彷彿被一道恐怖的力量攔下,伶舟月的劍招戛然而止,劍尖懸停在床墊一寸之處。

    帶起的狂暴氣浪,將劍竹林瞬間夷為平地。

    其餘劍氣四下飛斬出去,將飄渺的雲霧倒卷裂開,宛如給天劈開了一道天塹鴻溝。

    全自動按摩床墊卻如清風吹拂,巋然不動。

    蕭然把師尊拿捏的死死的。

    就在床墊隔空當下師尊劍招的剎那間,他趁勢反擊。

    掌心聚集冥力,一招韋小寶同款龍爪手,從床墊下方偷襲抓過去。

    伶舟月還在心疼床墊有沒有被劍氣所傷,哪料蕭然竟從床墊下方,一招龍爪手探了過來,赫然抓住了她左身不可名狀之處。

    瞬間!

    一道浩然劍氣,裹挾著天地潮汐,呼嘯拍出!

    蕭然提前站好,掌心冥力趁勢吸去大半劍氣。

    然而這道浩然劍氣,太過狂暴,也太過持久。

    蕭然還是被劍氣沖的掌心刺穿,滿手是血,骨頭茬子都冒出來了。

    然而他卻咬定青山不放鬆!

    左手扔掉床墊,抓住師尊右肩,雙腿斜插入師尊腿縫,一個橫身裸絞,將師尊絆倒在池子里,緊緊扭在一起。

    此時的伶舟月,未著寸縷。

    蕭然也只穿了條灰麻褲衩。

    剎那間,劍氣如龍,沆瀣四射。

    蕭然如受萬劍穿心,五臟六腑全部被射穿,轉眼成了血人。

    伶舟月直愣愣的盯著蕭然,震驚的說不出話來,甚至忘記了反抗……

    她被男人抱了!

    一千年了,這是她一千年的漫長人生中,第一個敢擁抱她的男人。

    【恭喜宿主獲得1000孝心值!】

    被高亢的系統提示音刺激,蕭然迎著浩然劍氣,絕不放鬆。

    磅礴劍氣呼嘯而出,越來越猛,綿延不絕,彷彿沒有盡頭。

    一直到蕭然失去了知覺,丹壁都被沖的碎裂,也沒有鬆手。

    蕭然丹壁碎裂了,卻又沒有新的丹壁生成。

    這意味著他連鍊氣修為都沒了,成了凡人……

    按常理說,修真者丹壁碎裂,氣海潰散,肉身必然會隕落。

    但是蕭然的無垠氣海內,有大冥冥核形成的黑洞空間,恐怖的吸噬力將氣海內的所有靈氣吸附在周圍旋繞。

    丹壁雖然碎了,但氣海仍然保持了完整性與分神境的靈壓。

    ……

    與此同時。

    劍竹林里一片狼藉。

    冰冰剛從果園裡摘了些果子,送過來給蕭然榨汁。

    踏著被集體斬斷倒地的一株株高大的劍竹,看到遠處被劍氣凌辱只吊著一口氣的蕭然,連忙跑過去。

    結果跑幾步,就被人拉住,摁在了一塊巨石後面。

    「噓——」

    訂金一看,竟是初顏。

    「初顏姐,你做什麼?」

    初顏貓著身子,屏氣凝神,暗中觀察不遠處的逆光池水。

    之前,她設計了一套溫泉膜衣,用劍靈縫紉機做出樣服,準備給師祖試穿一下,結果看到這等刺激的場面。

    看到蕭然萬劍穿心,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蕭然也太狠了!

    原來需要承受這等痛苦,才能讓師祖折服啊……

    她佩服的五體投地,甚至都沒感覺到被綠了。

    「你千萬別過去!」

    冰冰微微皺眉,疑惑道:

    「可蕭然受傷了。」

    初顏搖了搖頭,意味深長。

    「你不懂,他心裡美的很。」

    冰冰仔細探查,道:

    「我能感受到他此刻承受的巨大痛苦,他甚至連丹壁都碎了,能活下來已經是奇迹了,心裡怎麼還美呢?」

    初顏心裡微酸,卻又感覺刺激,不無期待道:

    「笨蛋,他們要生孩子了。」

    ……

    事實證明,哪怕是師尊,如此狂暴的劍氣噴到最後,氣海也虛了。

    她被蕭然以一種極其詭異的姿勢抱在懷裡,身子被抱的有點疼了。

    而蕭然,連丹壁都被沖了……

    伶舟月也不知道說什麼好,被抱的太緊反而有些麻,有氣無力道:

    「你還活著嗎?」

    蕭然當然還活著,畢竟拿肉身和氣海硬抗,靈力消耗極小,與師尊相比,就差沒活蹦亂跳了。

    「既然師尊的氣海見底了,是不是現在可以生孩子了?」

    伶舟月張口結舌。

    「你……」

    ……

    倒成一片的劍竹林里,初顏興奮的指著前方,對冰冰道:

    「最精彩的來了!」

    話音剛落,只聽池邊傳來一道炸裂聲,劍氣如龍,衝天而起。

    蕭然也跟著上了天,沾著鮮血的灰麻布碎片,從天徐徐飄落。

    宛如池水上空的花瓣……

    【恭喜宿主獲得10000孝心值!】

    —————————

    207章騷話王:

    書友20210209190105230840839

    旋轉炎劍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
    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