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207章 【大章】駕馭師尊的新道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207章 【大章】駕馭師尊的新道路字體大小: A+
     

    不知何時起。

    蕭然感覺已經靈魂離體,精神虛飄無依,彷彿在群星璀璨的宇宙中漂流。

    四周都是瀰漫的星雲和塵埃,如夢似幻,寂靜又美麗。

    前方。

    一個巨大的螺旋塵埃不斷內旋,聚集,發熱,發亮……彷彿正親眼見證一顆恆星的誕生。

    塵埃暴風的中心,螺心上下同時噴出灼熱的烈焰。

    烈焰散開,墜落,匯入氣旋,再暴沖噴出,墜落。

    這感覺如同反覆積聚,噴射,賢者,積聚,噴射……

    這是蕭然的丹田氣海。

    他的意識沉浸在氣海中,享受創造與發泄的愉悅,不可自拔。

    而在體外。

    他能感覺到自己正被師尊不太溫柔的抱在懷裡,能感覺到師尊浩瀚的胸懷和溫軟光滑的肌膚,也能感受到來自師尊身體的詭異顫動和餘震。

    這就是真正的宇宙嗎?

    看來,就算是拋去對下一代沉重的責任心,巨辱也還是香啊!

    實際上,在穿越之前,蕭然比較偏愛像初顏這樣外形的女孩子,對大胸並沒有特殊的愛好。

    現在才發現,喜歡巨辱果然是沒錯的。

    躺在溫軟的大胸上睡覺,像是溫暖港灣微風帶起的波瀾,漂流的小船正和著夜風酣眠。

    這才是慰藉身體和靈魂的港灣。

    此刻,他的身體埋在師尊懷裡,他的靈魂徜徉在宛如浩瀚星雲的氣海中,樂不思蜀,完全不想醒來。

    全然不顧自己滿身是血,不斷爆血又重生……

    直到師尊突然給他嘴裡塞進一個神秘球體。

    球體沒有觸感和溫度,進了嘴竟自動開闢出詭異的內陷空間。

    這種感覺和龍骨湯或聚靈丸完全不一樣,這枚黑色球體一進入口中,便化為宛如黑洞般的逆漩空洞,將他口中的鮮血和毛細血管吸入其中。

    臉色脹紅的滿口鮮血,瞬間變成的慘白凹陷。

    冥核!

    等到蕭然意識到黑色球體竟是冥核時,已經遲了。

    冥核汲取血脈靈力,形成一個小型空間黑洞,直接洞穿五臟六腑,直達丹田,深入氣海。

    一瞬間的吸噬之力,從心臟傳到每一根毛細血管,全身細胞都停止住代謝和思考,彷彿都在仔細聆聽這一剎那的虹吸,不可自拔、無法逃脫的向無底的深淵墜落。

    完蛋!

    穿越到末法時代的修真界,辛辛苦苦學劍斬冥,結果自己成幽冥了?

    要成反派了啊……

    好在吃冥未必會變成幽冥,如同吃牛鞭並不能長牛子一樣。

    蕭然最理想的結局,是和單翅鳥染毒變成冥獸,最後又壓制冥毒一樣,他吞核染毒變成……冥人!

    不過,一想到單翅鳥駕馭冥毒,還能免疫幽冥攻擊,蕭然也就釋然了。

    更何況,穿越者中,仙魔雙修的可不在少數。

    他唯一要做的就是壓制冥毒,徹底駕馭冥力。

    如果連幽冥都駕馭不了,又如何能拯救末世?

    如果連幽冥都駕馭不了,又如何去駕馭師尊?

    想到這裡,他突然好奇起來。

    狂暴的龍脈氣旋,遇到同等級的冥核之力。

    龍之噴薄,與幽冥之吸噬,到底誰更強呢?

    末法時代一直的觀點是,龍能壓制幽冥的力量,龍不是輸給了幽冥,而是輸給了日漸稀薄的靈氣濃度。

    一個是上萬年前的龍脈殘留。

    一個是剛剛死去的冥核。

    只一瞬間!

    氣旋被冥核吞噬,宛如初生的太陽被黑洞吞噬,夭折在母胎中。

    心臟,停。

    呼吸,歇。

    靈脈,止。

    除了思維還在靜靜的觀察,蕭然已經死了。

    本以為勢均力敵,結果冥力竟毫無懸念的獲勝了!

    想來也是。

    大冥冥核可不是開玩笑的。

    更何況,冥核幾乎是大冥的全部力量,但龍骨只是龍的一片骨頭。

    此刻。

    蕭然處於半死的狀態。

    全身發黑,又覆蓋著一層冰霜,將鮮血與黑膚凍結,與死人無異。

    說好的以毒攻毒,無垠氣海百毒不侵呢?

    剛才全身飆血,身子只硬了一處。

    現在倒好,全身都硬了,也涼了。

    死馬當活馬醫……果然給醫死了。

    伶舟月也不懂醫術,砍人都是一劍秒,哪裡見過這等陣仗。

    琢磨了片刻,伶舟月滿腹自責化為一聲嘆息。

    不管怎麼說,先埋了吧。

    她揮手在桃花樹下刨了個坑,把自己的本命劍取出給蕭然陪葬。

    然後將蕭然頭下腳上的丟進坑裡,準備埋土。

    「別——」

    蕭然硬挺的嘴唇翕動著,一口黑血吐在坑裡。

    還活著嗎?

    不,一定是自己太自責太悲傷,產生的錯覺。

    伶舟月繼續埋土,轉眼將蕭然埋得嚴嚴實實。

    甚至還踩上幾腳,將泥土踩實。

    初顏感覺不對勁,也從弟子房裡衝出來看看。

    「蕭然呢?」

    伶舟月平靜道:

    「死了。」

    初顏起初有些緊張,很快發現地下的蕭然還沒死透,便在一旁認真的削竹子,給蕭然做個墓碑,並手刻血書,按照伶舟月的口吻在墓碑上寫道——

    愛徒蕭然之墓。

    直到蕭然一個震動,發動地鳴,震的桃葉狂暴的飛舞,池水掀起巨浪,二人才面面相覷,將蕭然挖出來。

    那一雙沾著泥土的漆黑、冰冷的咸豬手,抓住了師尊的裸身香肩,顯出一抹黑白分明的色彩對比。

    竟有種身在廣州的錯愕感。

    蕭然嘴唇翕動,顫巍巍道:

    「我覺得我還能搶救一下。」

    與此同時。

    蕭然氣海。

    金色的龍脈從黑洞內部,噴射出金色的粒子,落下,融入黑洞表面,宛如卡布奇諾咖啡表面的拉絲奶泡。

    無垠氣海中分散的星雲,也被黑金色的黑洞吞噬,聚集。

    造成蕭然的靈氣盡失,但靈壓卻遠高於一般分神境修士。

    目前看,是幽冥之力駕馭了龍脈之力。

    但這裡是蕭然的氣海,一個共鳴就能翻天覆地,發動地鳴。

    幽冥之力駕馭了龍脈之力,而蕭然的共鳴之力駕馭了幽冥之力。

    問題是駕馭成本大不大,以及能否完美駕馭。

    「師祖千萬別信他,這是典型的詐屍了,現在跟我們說話的,很可能是大冥了。」

    初顏確信無疑道。

    伶舟月劍眉微皺,感覺初顏說的話也有點道理。

    「用火燒燒看吧。」

    不管是真的變成幽冥,還是假裝幽冥附身故意嚇人,用火燒總沒錯的。

    伶舟月正要點火,冰冰領著銀月真人過來了。

    銀月真人一看,連忙把蕭然抱在懷裡,撣去身上的泥土。

    這情形,完全不是聚靈丹吃多了的癥狀,而是染上冥毒徹底發作的癥狀。

    但蕭然氣海中的黑洞氣旋,會吸收一切探測神識,造成銀月真人根本發現不了蕭然體內的冥核。

    唯一確定的是,蕭然還活著。

    「不是說聚靈丹吃多了嗎?這是吃了那冥鳥的獸丹吧?」

    伶舟月心中極其自責,如畫的清顏面不改色道:

    「應該是的。」

    應該是你個頭!

    師尊沒愛了,還是師伯疼我。

    蕭然像個粗黑的棍子,把頭埋在師伯胸間,感知著溫軟與混合了體香的醉人葯香,嘴唇竭力翕動著。

    「是大冥冥核,師尊喂我吃了大冥冥核!」

    銀月真人柳眉一怔,以為是聽錯了什麼。

    別說大冥冥核了,就算是普通低階冥核,也不是修真者可以承受的。

    初顏也嚇的小臉蒼白,清亮的眸子怔怔發獃,有些後悔捉弄蕭然了……

    伶舟月忙解釋道:

    「師尊你說藥理的最高境界就是以毒攻毒,我琢磨著,幽冥能壓制龍脈之力,所以又給他加了個大冥冥核。」

    銀月真人已經無法評價這個曾經教她幾十年藥理的寶貝徒弟了……

    二話不說,忙取出體剖台,給蕭然抬上黑石檯面,用浴巾蓋住下體。

    先是給蕭然號脈。

    蕭然心停了,脈沒了,靈氣沒了動靜,只剩氣海中的冥核之力在活動,彷彿正是冥力支撐蕭然最後一口氣。

    「冥核之力確實能壓制龍脈之力,但冥核之毒比龍脈副作用大多了,你怎麼糊塗到這種地步呢?」

    銀月真人搖頭嘆息,毫不留情的罵著伶舟月。

    伶舟月也很自責,隨手披了個寬鬆的浴衣,朝體剖台伸出漂亮的腦袋。

    看著台上宛如鐵板一塊的蕭然,噘著嘴問道:

    「還活著嗎?」

    銀月真人白了她一眼。

    「他在說話。」

    伶舟月像個犯錯了卻不肯隨便承認的孩子,狡黠的笑著。

    「我是說,現在說話的是蕭然,還是大冥。」

    銀月真人柳眉微微一挑,柔媚的眸子里泛著期許之色。

    「若是大冥,你還喜歡嗎?」

    伶舟月想了想,極認真道:

    「那得挫骨揚灰,再埋了。」

    嚇得蕭然一個鯉魚打挺道:

    「是我是我,師尊,是我!」

    伶舟月不太相信,歪頭想了想,問道:

    「那我問你,你有沒有親過我?」

    蕭然忙道:

    「親過親過。」

    其餘人皆目瞪口呆的看著二人。

    尤其是初顏,完全沒想到,二人到現在居然還停留在親親的階段……

    伶舟月又問:

    「那是什麼感覺?」

    蕭然想了想道:

    「平平無奇。」

    伶舟月這才鬆了口氣,隔空取來酒竹筒,抿了口酒。

    「是他。」

    銀月真人搖了搖頭,不懂年輕人的情趣,有種自己真的老了的感覺。

    「我要徒手體剖,取出冥核,你運功幫他護持丹壁。」

    然而蕭然卻猶豫了。

    他並不想取出冥核。

    龍脈和冥核已經完全融合,不可能單獨取出,除非連分神境的龍脈氣旋也不要了。

    除此之外,蕭然還有個更具腦洞的新想法。

    既然冥核之力連龍脈氣旋都能完全吸噬進去,那它能不能吸收師尊的阻沖劍氣呢?

    無垠氣海承受衝擊,最大程度的保護蕭然的丹田,但肉身卻卻被師尊的劍氣沖飛。

    如今氣海內有冥核黑洞,能不能吸收師尊的劍氣,讓他能持續與師尊親密接觸呢?

    這可是駕馭師尊的全新道路!

    如此想來,蕭然便對師伯道:

    「不必了,龍脈和冥核已經融合,取出冥核,我的龍脈之力就沒了。」

    伶舟月搖搖頭:

    「師尊你看,冥毒已經進了蕭然腦子,他開始胡言亂語了。」

    銀月真人跟道:

    「沒了龍脈還能找,留下冥核,你命可就沒了。」

    蕭然竭力道:

    「我的氣海足夠大,冥核不會傷及肉身的,只要我持續找到新的龍脈之力填充氣海,這顆冥核就會完全被金色的龍脈覆蓋,最終為我所用。」

    銀月真人搖了搖頭,嘆息道:

    「理論上是這樣,但除非你找到一整頭龍骨,否則恐怕難以壓制,目前是否存在龍是一個問題,而你能不能撐到那個時候,是第二個問題。」

    蕭然道:

    「無妨,師伯先給我吃點葯,就是之前讓單翅鳥祛冥毒的葯,對我應該也能有點效果。」

    獸葯治人么?

    可這是一種專門將冥毒壓制到丹田內部的葯,對靈獸的修行沒有好處。

    銀月真人想了想,還是選擇相信蕭然的藥理水平,趕緊拿出數枚祛冥丹藥,親手餵給蕭然。

    萬沒想到,這藥用在蕭然身上,竟比用在畜生身上更有效!

    片刻之後。

    蕭然全身黑色褪去,覆蓋的白霜融化,血脈重新暢通,臉上也有了人色,整個身子軟了下來,很快恢復到原樣。

    至此。

    蕭然開始反思,隨緣暴擊可以驅動幽冥之力嗎?

    是不是他的戰鬥力能和分神級幽冥一戰,甚至可以吊錘一般的分神級修士了?

    仔細想來,大冥冥核帶來的孝心值已經提前到手,現在又白賺一個冥核!

    更別提,大冥之力有可能吸收師尊的劍氣,讓他完成生孩子的準備工作。

    銀月真人大概明白蕭然想要留下冥核的想法,就是想能壓制月兒的劍氣。

    但這個風險太大了。

    「暫時只能這樣了,找到龍體應該就可以壓制體內冥力,在這之前,你們應該是沒辦法生小孩的。」

    伶舟月驀的一愣,差點沒一口清酒噴出來。

    「我們?哪個我們?」

    銀月真人看看伶舟月,又看了眼冰冰,感覺哪個都很遙遠。

    「這件事暫時要保密,畢竟涉冥無小事,哪怕道盟天驕都未必壓的住,無論是宗門還是道盟,暫時都不要提及,除非你親自剿滅了使徒。」

    蕭然起身,用浴巾裹住了下半身。

    「明白。」

    銀月真人放下心,又對伶舟月道:

    「下一次別再病急亂投醫了,要注意藥效和劑量,蕭然若是換成別人,可能已經死了。」

    伶舟月撇了撇嘴道:

    「師尊還好意思說我?不都是當年跟您學的嗎?」

    「我有分寸的,你就會瞎胡鬧。」

    銀月真人嗔言道,隨口對蕭然道:

    「大冥冥核非同小可,你切莫大意,在家休息幾天,去混沌城之前都不要劇烈運動了,以免冥毒擴散。」

    「我盡量吧。」

    蕭然也不知道師伯所謂的劇烈運動到底指的是什麼。

    「謝謝師伯。」

    「不用謝我,讓我早點抱孫……」

    差點語失,銀月真人忙改口道:

    「咳咳,丹爐還在燒,我走了。」

    話畢,身形一動,揮袖離開了。

    初顏也跟著走了,快步回到弟子房,做設計。

    一直沉默的冰冰,突然好奇道:

    「為什麼你吞了大冥冥核還死不了啊?你是仙人後裔嗎?」

    不等蕭然解釋,伶舟月搶答道:

    「虛驚一場,想不到連大冥冥核都吃的下去,為師果然沒看錯人。」

    蕭然差點嚇哭了。

    「想不到你也敢給我硬塞?」

    伶舟月忙解釋道:

    「我這不是死馬當活馬醫嗎?你那時候人都硬了,我還能怎麼做?」

    蕭然據理力爭。

    「男人硬是正常反應,你想辦法軟化一下就好了,結果你倒好,干起了謀殺親徒的勾當。」

    伶舟月仰首一飲而盡,撇嘴道:

    「什麼謀殺親徒?少無理取鬧,我是你師尊,昨天是在歷練你,你看,你的靈壓差不多都有分神境了,很快就比為師還厲害,這就叫劍走偏鋒,名師出高徒,知道嗎?」

    一旁的冰冰來回盯著二人,像是在調查某種未知的存在。

    「為什麼你們師徒能不穿衣服聊到現在?」

    伶舟月和蕭然同時一愣,忙扭過頭來道:

    「閉嘴!」

    ———————

    206章騷話王:

    Arsalan

    一期一再會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