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206章 【大章】我老婆的老婆還是我老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206章 【大章】我老婆的老婆還是我老婆字體大小: A+
     

    喜歡巨辱並不噁心!

    喜歡貧乳才是變態。

    喜歡貧乳的人不是蘿莉控,就是喜歡玩大鳥轉轉轉。

    而喜歡巨辱的,都是對下一輩的成長有責任心的人。

    尤其在末法時代,喜歡巨辱是一個功在當下、利在千秋的良好品質。

    蕭然就覺得自己很有責任心。

    可到師尊嘴裡就變成了噁心,好在不經意間溢出的孝心值出賣了她。

    師尊果然還是愛我的!

    蕭然鬆了口氣,渾身也被冰冰捏舒服了。

    「好了,謝謝冰冰老婆,去伺候師尊吧。」

    伶舟月劍眉一挑,不動聲色的喝著酒。

    「你這一口一個老婆,喊的倒是很甜。」

    蕭然拍拍冰冰宛如無骨雞柳的柔軟手背,一本正經道:

    「尊重偃偶就是尊重人類自己,免得哪天天網降臨,比幽冥還恐怖。」

    冰冰好奇的問:

    「天網是什麼?」

    蕭然故作神秘。

    「這是人類的終極秘密,恕我不能告訴你,除非你把我伺候舒服了。」

    冰冰笑容漸收。

    「你讓我一個偃偶叫你老婆,就是為了讓我伺候好你嗎?我是偃偶,只要你想我任何時候都能伺候好你,這不是多此一舉嗎?」

    蕭然驀的一怔。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提到天網,觸發了偃偶的本能,竟開始思考這種問題質疑人類了。

    「叫你聲一老婆,你會伺候的更賣力,不是嗎?」

    冰冰沒有說話,那表情彷彿是在嘲弄人類。

    完蛋!

    這是天網覺醒的前兆啊……

    伶舟月撇撇嘴道:

    「蠢材,你叫她什麼,都不會給你加倍伺候的,就像不管你喊我什麼,都是你伺候我。」

    蕭然不假思索喊了句:

    「老婆。」

    「噗——」

    伶舟月一口清酒噴在霧中,被刺入的暖陽中折射出一道彩虹。

    「發什麼神經,新年都還沒過去,你就發春了?」

    話雖如此,系統提示音還是如期而至。

    【恭喜宿主獲得588孝心值。】

    蕭然暗笑,嘴上忙道:

    「不是,我叫冰冰呢。」

    伶舟月忍著怒火,眸光如劍,直冷幽幽的看著他,微紅的清顏卻潑霧成畫,隱隱約約美如仙女下凡。

    蕭然暗笑不止。

    心想這一聲老婆叫的值,叫的刺激,聽的舒爽,還白嫖了孝心值。

    伶舟月正要發作,忽聽冰冰來了句。

    「人類,真有趣。」

    聽得伶舟月一臉茫然,蕭然渾身發毛……

    溫泉里本該浪漫的氣氛,突然變得詭異起來。

    溫泉一刻值千金,蕭然不再調戲冰冰或師尊。

    趁著在溫泉里容易散功,也趁著師尊在身邊,他準備練功了!

    看了眼系統面板,不知不覺間,孝心又有一千六百多了。

    但是沒卵用,能提升戰鬥力的高階功法,暫時還買不起。

    翻了翻系統空間。

    兩百萬靈石。

    百餘顆師伯煉製的聚靈丸。

    其餘東西,對他目前的修行,幫助不大。

    二百萬靈石,蕭然留著準備去混沌城淘寶,或是去書院借閱古籍。

    趁師尊在旁邊,蕭然決定試一試師伯煉製的龍骨聚靈丸。

    之前,喝了一半的黃金龍骨頭湯,讓他氣海內形成一道龍捲氣旋。

    這道氣旋依舊澎湃,毫無衰減,屬實持久。

    但只有在震蕩的波峰時才有分神境的靈壓,還需要繼續補充資源。

    蕭然取出一粒聚靈丸,外形黑糊糊的,跟巧克力糖豆差不多。

    聽師伯說,這玩意勁道不小,跟爆血丸有的一拼。

    但蕭然也不是等閑之輩,系統傍身,無垠氣海,百毒不侵,還怕吃藥?

    果斷把聚靈丸放進嘴裡。

    聚靈丸入口即化,瞬間化為一股騰龍氣脈,直往血脈里沖,裹挾著沸騰的熱血,沖入丹田氣海,掀起滔天巨浪。

    龍脈餘力更是直衝下半身,搞得蕭然巨龍抬頭,極為尷尬。

    「夫君怎麼臉紅了?」

    這夫君叫的……

    冰冰上一句還是人類真有趣,緊接著就笑著叫夫君。

    蕭然聽的渾身起雞皮疙瘩,愈發覺得頭皮發麻,背脊發涼。

    「我在練功,氣血攻心呢。」

    伶舟月一邊看著畫本,一邊搖晃著酒竹筒,隨口道:

    「吃藥了吧,葯壯慫人膽。」

    蕭然一個人吃東西也不好意思,忙取出儲存的龍骨湯和糕點。

    「師尊吃些糕點,喝點龍骨湯,幫我看著,防止我走火入魔。」

    伶舟月毫不在意,頭也不抬道:

    「你這點本事,走走不火,入不入魔有什麼區別呢?」

    區別大著呢!

    擦槍走火,容易入膜。

    這句話蕭然沒說出口,只默默將糕點和龍骨湯送到師尊身前。

    系統空間絕對靜止,這些東西都還是熱氣騰騰的,美味不減。

    伶舟月端起湯碗,小小抿了口,糕點卻肆無忌憚的大口狂吃。

    見師尊吃香喝辣,蕭然覺得冰冰有些可憐,同情,又好奇道:

    「冰冰,你也吃點吧。」

    冰冰一怔。

    「我?」

    「對,你能吃東西嗎?」

    「不能。」

    「這可是我親手做的。」

    蕭然對自己的手藝很是自豪。

    不料冰冰卻道:

    「哦,你親手做的跟我能不能吃有什麼關係呢。」

    這直女!

    不愧是人工智慧,連穿越者都要吃癟。

    伶舟月也蠻好奇,便道:

    「你吃點吧,這蠢材打架不行,生孩子不行,旁門左道倒是精通,尤其是做吃的,味道還行。」

    「真的嗎?」

    清麗的眸子里露出驚喜與好奇。

    「好的,我嘗嘗。」

    糕點入口,一步到胃,進入靈核外的消化爐,直接被燃燒提靈,靈力進入靈核存儲。

    其餘部分被完全燃燒,燃燒的化學能也被收集,極少的廢氣直接通過呼吸排出去了。

    蕭然沒想到連沒什麼營養的糕點也能完全消化,設計的非常擬人、科學。

    「怎麼樣?」

    冰冰笑道:

    「雖然糕點對我沒什麼營養,但味道意外不錯呢。」

    蕭然又道:

    「再嘗嘗骨湯吧。」

    冰冰猶豫了下,毅然端起瓷碗,咬牙喝了口骨湯。

    蕭然仔細觀察著。

    大量骨湯靈力通過靈紋脈絡匯入靈核,超出部分進入靈池儲存,剩餘的水分和調料直接通過汗液蒸發了。

    清麗可人的小臉喝的通紅。

    「這個味道更好,也更有營養,就是會讓人變得怪怪的,有那種……」

    蕭然追問:

    「有什麼?」

    冰冰想了想道:

    「有那種想生孩子的衝動,師尊,我說的對不對?」

    「噗——」

    伶舟月側臉正聽去,一口清酒噴在冰冰身上,弄的她臉紅紅的,身子透透的,顯的格外刺激。

    然而再刺激終究是偃偶,蕭然的心裡只有師尊。

    伶舟月倒是很好奇,伸手摸了摸冰冰濕透的胸口,又摸了摸自己的……

    劍眉微蹙,雪顎一歪,滿腦子疑惑。

    「為什麼偃偶比我身子還軟?」

    蕭然也跟著皺眉道:

    「我不信,除非你讓我摸摸。」

    伶舟月撇撇嘴,繼續喝酒看畫,量他也沒這個膽。

    蕭然隔空摸了下冰冰。

    冰冰嚇了一跳,大概是系統沒有預設這類隔空撫摸的反應,愣了半晌才喊道:

    「非禮呀——」

    蕭然收手。

    冰冰的身子確實很軟。

    這是設定,故意設定成比人類稍稍軟一點。

    師尊再軟,也比不過程序設定。

    如同馬雲再有錢,也比不過鍵盤俠在鍵盤上敲零。

    蕭然點頭。

    「是很軟。」

    伶舟月盯著他,傲然道:

    「軟不軟,是比出來的。」

    蕭然隔空一抓,手卻停在半空不敢動彈。

    畢竟,他不想再光著屁股上天。

    便道:

    「你這個我摸過了,平平無奇。」

    「嗯?」

    伶舟月劍眸一寒,滿天的桃瓣全部一分為二。

    蕭然忙解釋道:

    「師尊你搞錯了,我不是說過了嘛,在我老家平平無奇是夸人的話,意思是:師尊你真棒!」

    伶舟月這才舒展劍眉,繼續低頭翻看著畫本,漫不經心道:

    「嘴甜,終究有好處的。」

    蕭然跟著附和。

    「我懂,我懂。」

    伶舟月翻了半天,掩卷喝酒,似有所指道:

    「蕭炎終於娶了雲韻啊……可那麼多女配怎麼處置呢?」

    蕭然忙道:

    「女配當然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媽了,蕭炎心中永遠只有師……雲韻一個女人,哪裡再裝得下什麼女配。」

    伶舟月搖了搖頭,嘆息道:

    「你這就叫鋪張浪費了,花了那麼多筆墨描繪的女配,就這麼孤獨終老,未免太可惜了。」

    送命題,蕭然豈會輕易上當。

    「沒辦法,誰叫咱這是單女主的作品呢,就是要甜死人不償命,收女配的話,對女主的感情不是變質了嗎?」

    伶舟月感覺他會錯意了。

    「你得開動腦筋,變通思維啊,何必讓男主收女配呢?你讓女主收女配,不就其樂融融一家人了嗎?」

    好傢夥!

    我老婆的老婆也是我老婆?

    蕭然驚呆了,這讓他想起前世某些傷風敗俗的新聞。

    說什麼某男子娶了個拉拉老婆,結果拉拉老婆經常帶女伴回來,然後就其樂融融三人行了。

    真有你的哦!

    您還真是後宮文愛好者中的一股清流,單女主愛好中的一股泥石流。

    後宮讀者和單女讀者兩頭吃。

    這漫畫要火!

    問題是,師尊是不是在暗示什麼呢?

    如果真是這樣,師尊血賺,自己好像也並不虧。

    就怕腰子扛不住。

    「我盡量畫吧。」

    蕭然點頭道。

    伶舟月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又拋出了第二個讀後感。

    「雲韻修為不低,又是一宗之主,看樣子也有幾千歲,懷孕倒是很簡單啊,這蕭炎吃的什麼葯,這麼厲害?」

    蕭然心想,這不是蕭炎吃藥厲害,而是師尊你的阻沖劍氣太強了,周淑怡也沒你這麼橫的啊!

    心裡這樣想,蕭然手上卻又取出一枚聚靈丸,嘴上道:

    「同款葯,我試試效果。」

    「你儘管吃,能讓偃偶生孩子算我輸。」

    伶舟月撇了撇嘴,又翻開畫本繼續看。

    蕭然左一顆右一粒,跟吃花生米一樣的嗑藥。

    不知不覺中,氣海里的龍脈氣旋早已擴散為超級風暴。

    面積擴大了不止十倍,靈壓也翻了倍,基本能穩定輸出分神靈壓了。

    配合隨緣暴擊和極限連招,意味著蕭然已經有分神境的實力了。

    本質上,也算分神修士。

    而聚靈丸才只吃了一半。

    蕭然吃的很帶勁。

    早已面紅耳赤,眼中血絲密布,渾身汗毛倒豎,看上去有些可怕。

    冰冰忙道:

    「師尊,你看他的樣子好可怕,快變成紅毛怪了。」

    伶舟月繼續看本,頭也不抬道。

    「別怕,只是樣子貨,沒本事的。」

    我只是樣子貨?

    女人,你觸到我的逆鱗了!

    我蕭然熱血男兒,青筋暴出,豈能由你婦人侮辱?

    二話不說,蕭然把剩下的聚靈丸抓在一起,像吃整袋瓜子仁一樣,全撒在嘴裡了。

    看的冰冰目瞪口呆,半天沒出聲。

    伶舟月繼續看畫本。

    六十多顆聚靈丸入口,還沒完全消化,蕭然已經滿嘴血了。

    全身氣血暴漲,完全超出了血管承受的極限。

    血管斷裂、爆開,又在海量靈力的補給下,不斷痊癒恢復。

    全身血脈處在不斷爆血管,又不斷痊癒恢復的動態平衡中。

    龍脈氣旋的中央,直接衝出一道靈力噴泉,在氣海上空散開,墜落,匯入氣旋,然後再暴沖噴出。

    如此反覆。

    這感覺……

    棒極了。

    棒到蕭然完全沉醉其中,進入絕對忘我的境界。

    一轉眼,整個池子里的溫水都被染紅,瀰漫著血腥。

    嚇得伶舟月本能看了眼下半身,還好不是自己的血。

    這情況超出人工智慧的眼界了,冰冰有些擔心的問:

    「師尊,他會不會死啊!」

    「他怎麼會……

    伶舟月本能的說著,抬頭一看。

    「他要死了,你快去百草峰叫我師尊來。」

    冰冰腳底噴氣,飛向了百草峰。

    伶舟月忙把蕭然扶在溫暖懷裡。

    然而此刻的蕭然兩眼泛白,全身是血,已經沒了意識。

    或者說,他已經徜徉在極樂世界樂不思蜀了。

    「你搞什麼鬼?快醒醒!」

    伶舟月搖著蕭然的身子,反倒把自己搖的亂顫,如同她慌亂的內心。

    蕭然身體毫無反應,血脈凝固,心臟止歇,只有氣海在不停的暴沖。

    伶舟月慌了。

    病急亂投醫,她靈機一動,本著師尊【以毒攻毒】的指導思想——

    一咬牙,便將蕭然送給她的分神級大冥冥核,硬塞進蕭然口中。

    —————

    205章騷話王:

    a殘夜邪星曲

    荒古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
    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