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204章 【大章】伶舟月:你老婆很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204章 【大章】伶舟月:你老婆很棒!字體大小: A+
     

    蕭然不在執劍峰的三天里。

    初顏完全沒有蕭然伺候伶舟月的本事,早已是田園仙女的形狀了,對種棉養蠶、織布裁衣之術入了魔,甚至超出了她對師祖的著迷。

    於是乎,伶舟月又恢復到以前無人伺候的散養狀態,一人吃飽全家不餓,泡泡澡,擺弄擺弄竹牌,慵懶著身子斜躺在松枝上看畫本。

    看了半天,伶舟月才發現《馬破蒼穹》的主線竟是打怪升級,光是煉個葯就要畫十幾頁,感情線進展很慢。

    除了女主雲韻之外,還有什麼古薰兒、美杜莎、小醫仙、納蘭嫣然之類的女配,嚴重分散了感情線,使得蕭炎和雲韻狗糧太少,看的她很是焦急。

    大概是體質原因導致自己不能和男人結侶,伶舟月在雲韻身上寄託了很多塵封已久、屬於少女時代的情懷。

    這才一反常態,饒有興緻的追讀蕭然所畫的《馬破蒼穹》。

    結果越看越不對味,雲韻的戲份很少,全篇故事都在煉藥,打怪,練功,和女配曖昧。

    尤其是那個什麼美杜莎,總感覺跟蕭炎一副老夫老妻的樣子,古薰兒更是有種內定了的感覺。

    而雲韻還在雲嵐宗獨守空房,就跟她現在無聊的樣子一模一樣……

    這什麼破故事!

    棄了!

    這蕭炎,渣男一個,不值一提。

    還是她的寶貝徒弟孝順又專一。

    同樣姓蕭,一個是作者,一個是主角,人和人之間差距怎麼這麼大呢?

    念徒弟,徒弟到。

    伶舟月眸光一動,隔大老遠就感知到了蕭然的靈壓。

    她盤膝坐起身來,在松枝上長長伸了個懶腰,心想:

    被人伺候的美好時光又回來了!

    還是蕭然好,心裡時刻想著師尊念著師尊,去神武國出差辦事,這麼快就趕回來了,比那蕭炎不知強多少倍!

    這樣想著,只見蕭然御劍而歸,人還沒到,便遠遠喊了聲——

    「師尊,我帶老婆回來啦!」

    伶舟月懶腰伸一半,忽然蔫了。

    有那麼一瞬間,她感覺自己剛才看的就是蕭然自傳。

    去神武國三天也能帶老婆回來?

    你比蕭炎還行啊!

    伶舟月磨刀霍霍,暫時忍住衝動,先看看蕭然老婆到底怎麼樣,是不是她喜歡的類型再說。

    蕭然御劍落在劍坪上,迎面看到美美的師尊盤膝坐在枝頭,還是久違的窈窕丰韻飄飄欲仙。

    三日未見師尊,蕭然甚是想念,走上來就出王炸去盡孝,摟著身穿他青衣的冰冰面見師尊。

    「怎麼樣,這是我老婆冰冰,師尊喜歡嗎?」

    連你的衣服都穿上了啊……

    伶舟月笑笑沒說話。

    不知何時起,天空烏雲密布,電閃雷鳴,頭頂彷彿出現了一個引力黑洞,將天地萬物將中心聚集。

    蕭然抬頭一看,感覺不太對勁。

    幽冥?

    不!

    這靈壓甚至比幽冥還要更恐怖!

    蕭然渾身打寒顫,正要問師尊怎麼辦,頭頂黑洞驟然散開,化為一道從天墜落的巍峨浪潮。

    「師尊小心——」

    剎那間,蕭然知道是師尊發火了,但仍然假裝不知,如飛蛾撲火般,一個魚躍撲向了師尊。

    換來的,卻是無情的海浪。

    蕭然被一個從天而降的浪頭斜著打中,如炮彈般向東被拍飛出去,轟然砸中朝霞峰的山基。

    剎那間,整個朝霞峰都在晃動,足足持續百息之久。

    不知道的弟子,還以為是地震。

    師尊為什麼火氣這麼大呢?

    不是說好了,找一個她喜歡的老婆和自己三人行嗎?

    蕭然在地下琢磨了很久,承受了整座山的壓力,真正體會到了壓力山大。

    半個時辰后,才被韓二楞和王鐵柱在山腳挖坑撈了出來。

    二人給蕭然撣去身上泥土。

    「蕭師叔,整個朝霞峰差點被震散架了,您和長老玩的太大了吧。」

    「山上不少弟子都跑去戒律堂投訴了,只有我們倆不惜耽誤修行,也要辛辛苦苦把師叔挖出來,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您看……」

    「混賬!誰在吵我睡覺?」

    蕭然迷迷糊糊睜開了眼,然而睡眼惺忪的眸子里只有混沌與茫然。

    他根本看都沒看韓二愣和王鐵柱一眼,面帶悵然,自顧自的吟道: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

    蕭然目光深情又茫然,吟著詩,身形一閃,背影落寞,踏劍回了執劍峰。

    只留下韓二愣與王鐵柱皺著眉,回味著蕭然留下的詩句。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師叔這是受了多大的情傷,才能作出這般精彩的詩作?」

    二人仔細咀嚼,全然忘了找蕭然要好處費的事情。

    ……

    蕭然帶著挨罵的準備,戰戰兢兢的回到了執劍峰。

    結果發現,師尊、初顏和冰冰三人,在水邊亭榭里的石桌上玩斗幽冥。

    大橘貓防滑,像往常一樣在水邊石縫裡甩尾釣魚。

    池邊三人有說有笑,其樂融融,玩的不亦樂乎,全然忘了他的存在。

    看到蕭然回來,伶舟月笑容一收,鄭重其事道:

    「我宣布,從今天開始,你老婆是為師的了。」

    蕭然這才鬆了口氣,臉上忍著笑,故意問道:

    「怎麼樣,我老婆您還滿意嗎?」

    伶舟月不苟言笑的點了點頭,活像個檢驗媳婦家務能力的婆婆。

    「你老婆很棒,尤其是斗幽冥的牌技,很潤。」

    我老婆能不潤嗎?

    蕭然給冰冰設定的斗幽冥規則是,與師尊為敵時百局勝率51%,與別人為敵時百局勝率為99%。

    等於是說,一個強無敵的斗幽冥高手,差一點就被師尊擊敗了。

    雖然師尊沒能贏,但這種快樂,也是競技體育的巔峰體驗之一。

    讓師尊感覺到技輸一籌可能只是運氣原因,就會產生不斷玩下去的慾望。

    不過,蕭然沒打算欺騙師尊。

    「這是我在神武國專門定製的斗幽冥偃偶,專門買來陪師尊打牌的。」

    蕭然坦白道。

    伶舟月驀的一怔。

    仔細一看,還真是個偃偶!

    她完全沒意識到,雖然只要她動一下高階神識就能輕鬆發現,但這偃偶做的未免太逼真了,不但血肉齊全,連智慧也與真人無二。

    哪怕現在確定是偃偶,她仍然不可思議的在冰冰身上上下其手,感知那逼真的體溫與觸感。

    又軟又暖和!

    伶舟月浮想聯翩,好奇的問。

    「這麼漂亮的女偃偶只用來斗幽冥是不是太浪費了?」

    「不止斗幽冥,冰冰還會給您捶背揉肩呢。」

    蕭然這樣說著,走過去給師尊揉揉肩。

    冰冰跟著心領神會,給伶舟月捶捶背。

    目的是讓師尊通過對比,感受到冰冰的技術,絲毫不差於蕭然,甚至比蕭然花樣繁多。

    伶舟月明顯有些享受起來,閉目體驗著二者的差別。

    蕭然一邊揉肩一邊在師尊耳邊吹風道:

    「剛才突然出現的風暴太強了,連我都沒抗住,差點暈死過去,師尊你沒事吧?」

    伶舟月劍眉微蹙。

    他沒發現是我的功法?

    也對,這一招蕭然沒見過,引動的力量也不是她自己的力量。

    明明自己扛不住,還是義無反顧衝上來,導致差點暈死過去?

    伶舟月不動聲色,瀲灧清顏完全舒張如攤開的畫卷。

    閉目享受了很久,才徐徐開口道。

    「算你還有點良心。」

    【恭喜宿主獲得588孝心值!】

    蕭然心中一驚。

    扭頭看了眼冰冰,相視一笑。

    這到底是冰冰陪玩的功勞呢?

    還是自己捨身救師的功勞呢?

    抑或是綜合起來算的?

    不管怎麼說,不枉自己在朝霞峰地基睡了半個小時。

    一旁的初顏倒是早就發現冰冰是偃偶,但依舊被冰冰逼真的體態和不輸於人的智能驚呆了。

    她跟著起身,在偃偶身邊比了比,由內而外,細細打量著冰冰。

    心想神武國偃偶真能逼真到這等地步的話,再過幾百年,無需幽冥入侵,神武國的人類怕是要絕種了。

    「你這偃偶不太對勁,斗幽冥比我厲害多了,卻贏不了師祖。」

    蕭然乾咳兩聲,忙解釋道:

    「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這不證明師尊的斗幽冥技藝有大進步嗎?」

    一邊這樣說著,蕭然一邊開無相潛行,悄悄給初顏塞了一台特地為她定製的劍靈縫紉機。

    初顏小臉一漾,沒有細察,只看到縫紉靈紋便覺得此物是件寶貝。

    「原來如此,是我自大了,以後在斗幽冥方面還要多向師祖學習。」

    向師祖學習斗幽冥……這話也沒毛病,因此她才能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說出來。

    「你們糊弄不了我。」

    伶舟月搖頭舉壺,噸噸灌酒,一壺飲罷,面帶高人的通透。

    「做人要正視差距,哪怕一點點差距也是差距,為師的牌技目前還比不過冰冰,但繼續努力鑽研斗幽冥,假以時日,定能彌補這點差距。」

    蕭然笑而不語,心想,這2%的差距是師尊你永遠彌補不了的鴻溝!

    初顏小臉微漾,魂飛天外,心思完全不在斗幽冥上。

    雖然沒見過縫紉機,但她能看懂其內的編織靈紋,因此猜測這是一種可以按照設計快速編織衣服的靈器。

    編織衣服很慢,因此初顏會一直憑空設計到自認為最完美的版本,才開始編織。

    但如果有快速編織的工具,她的很多款式可以邊設計邊編織出來,一邊修改一邊完善,不用憑空想象了。

    她怔怔看了蕭然一眼,沒想到這豬頭還挺細心,對她的針線事業竟還蠻上心的。

    這就是他四處撩妹的本錢嗎?

    該不會也想讓我給他生孩子吧?

    初顏嚇得渾身一哆嗦,沒敢再去多想,興奮的如獲至寶,一激靈跑開了。

    她迫不及待的想要試試蕭然的縫紉機,準備給師祖設計一套新年套裝。

    見初顏回了弟子房,伶舟月清顏一轉,略帶幽怨的看著蕭然。

    「蠢材,你以為我不知道你這點小把戲?既然你能設定偃偶斗幽冥的技術難度,為什麼不直接讓她幫為師贏呢,是怕失去真實性沒人信?為師的技術在你眼中連個偃偶都不如嗎?」

    原來師尊早就看出來了?低估她了啊!

    但這種沒來由的自信是咋回事?

    蕭然忙道:

    「冰冰的技術是專業的,連弟子都有所不如。」

    「也好,有個人與為師切磋,也能互相進步。」

    伶舟月仰首喝酒,瀟洒愜意的很,意味深長道:

    「她雖然震動功力不如你,但手法花樣極多,為師還是很喜歡的,這次算你立功了。」

    「師尊喜歡就好。」

    「看到冰冰這麼乖巧,為師有點後悔沒去神武國了,怎麼樣,神武國好玩么?」

    伶舟月好奇的問。

    「很刺激。」

    蕭然如實道:

    「弟子甚至遇到了大冥。」

    伶舟月有些懷疑。

    「神武國也有大冥?我不信。」

    蕭然隨即掏出他辛苦陪睡換來的大冥冥核,交給了師尊。

    「這是大冥冥核,師尊請過目。」

    伶舟月劍眉一皺,這可是分神級大冥……這小子很強啊!

    「大冥冥核這麼小,你糊弄誰呢?待為師好好研究一下,免得你被賣冥核的人騙了。」

    這樣說著,她大大方方的把大冥冥核下了腰。

    【恭喜宿主獲得288孝心值!】

    蕭然笑而不語,孝心值薅的飛起。

    伶舟月見那似笑非笑的神情,感覺他還藏著寶貝。

    「你還有別的寶貝讓為師幫你看看嗎?」

    蕭然想了想。

    賺的二百萬靈石,留著以備不時之需,暫時不打算交給師尊。

    師尊已經霸佔了冰冰,按摩床,蕭然準備留著自己休息用了。

    兜里只剩一張嬰兒床。

    想了想,還是咬牙拿了出來。

    「我這裡有個裝寶貝的寶貝。」

    伶舟月一看,搖搖晃晃的小木床完全不適合她的身材。

    「這什麼床?怎麼還帶動的?」

    蕭然如實道:

    「這是多功能嬰兒床。」

    伶舟月一怔。

    「嬰兒床?偃偶還能懷孕么?」

    一旁的冰冰掩口笑道:

    「這是蕭然給師尊您定製的——」

    不等她話說完,蕭然意念一動,便關掉了偃偶的靈源。

    蕭然接下話茬,故意調笑道:

    「這是神武國最新款的偃偶,當然能懷孕,師尊你連偃偶都不如啊。」

    你這蠢材!

    伶舟月眼角微抽,強忍著怒火,斜瞥了蕭然一眼,不無輕蔑道:

    「你這點本事,也只能在偃偶身上作威作福了。」

    連師尊也來質疑我的性能力?

    蕭然不服,索性打開天窗說騷話。

    「其實,這張嬰兒床,是給弟子和師尊準備的,末法時代,有天賦的人才是最重要的資源,師尊這種登峰造極的斗幽冥的天賦可得一代代傳下去。」

    伶舟月語氣一窒,目瞪口呆。

    蕭然的話,乍聽起來簡直欺師滅祖大逆不道,細一聽還真有點道理。

    搞的她無言以對,醞釀半天才道:

    「想不到你竟胸懷如此高貴的救世之心。道侶而言,論天賦,你確實配的上為師;如今有了為師的血玉之骨,咱們師徒也算是雙人一體,比一般道侶還要親密,所以你的想法很合理,也很合邏輯。」

    蕭然:

    「所以……」

    伶舟月話鋒一轉道:

    「可惜你太弱了啊,別小孩沒生下來,你人沒了,為師可不想咱們師徒一場,最後成了生死之交。」

    ————————

    203章騷話王:

    荒古

    妙手仁心雄鳳山



    上一頁 ←    → 下一頁

    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
    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