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203章 【大章】師尊,我帶老婆回來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203章 【大章】師尊,我帶老婆回來啦!字體大小: A+
     

    燦爛的星輝靜靜灑在雪白的床墊和少女光滑的背肌上。

    高遙裸著上半身,極為享受的趴在繡花枕頭上。

    蕭然跨坐在少女纖細而柔韌的腰肢上,伸手在背脊外來回按動,尋找脊內玄金骨芯的起始點。

    他試圖打開高遙的皮肉,伸入內部才能與骨芯完全共鳴,探測數億道靈紋的細節架構。

    「有點疼,你忍著點。」

    「你當我是什麼人?我從小在訓練營,受過各種非人般的折磨實驗,還怕你這點皮肉……啊疼——」

    蕭然用徒手聚集靈力之刃,徐徐切開少女背脊的皮膚和骨骼。

    因為是神經交匯的起始點,不打麻醉徒手切的話,確實很疼。

    少女咬著枕頭,脖頸滲出細汗。

    疼麻了,就沒什麼知覺了,甚至都不確定蕭然在做什麼。

    「你進來了沒有?」

    「進來了。」

    切開椎骨后,蕭然指尖觸及到了骨芯,神識探入,與之共鳴。

    「嗯……」

    有那麼一瞬間,高遙感覺靈魂都被貫穿了,那是一種超過疼痛閾值的貫穿感。

    許久,高遙回過神來,滿頭碎發沾濕在額前。

    「你讓我這麼疼,等一會兒,會有額外的服務止疼嗎?」

    蕭然完成靈紋記錄,收回指尖,縫合傷口,搖了搖頭。

    「額外服務也疼的。」

    高遙:

    「我不信。」

    ……

    一夜過後。

    蕭然基本摸清了高遙的身體和內嵌骨骼的每一道靈紋。

    結論和之前猜測的差不多。

    這根玄金骨骼是在高遙十四歲左右植入的。

    之後她的身體就停止了發育,永遠停在十四歲,據說這是與機械同步的黃金年齡。

    這讓蕭然很有犯罪感。

    仔細確認骨齡,少女確實已經有四十多歲了,這才鬆了口氣。

    而且,她全身上下除了內嵌的骨芯外,百分百確定是血肉之軀。

    從她的丹田來看,也經歷過專業而系統的修行,以神武國的靈氣濃度,築基修為已是她的極限。

    至於刻滿靈紋的玄金骨芯,材質大概和劍冢上的天階古劍一樣。

    其靈紋出自多人之手,可見這應該是一項不斷迭代的系統工程。

    靈紋架構已經相當完善成熟,能達到九成八接近九成九的同步率,是幾代人的努力。

    但其細節處,確實有不少地方因為靈紋架構師不一樣,造成風格溫暖,靈路不暢,有時候會刺激到脊柱神經,讓少女難受。

    蕭然修改計劃的指導方案是——降低同步率。

    同步率太高,其實是有風險的,容易被人工智慧反噬靈魂,接管大腦。

    當然,這只是理論上的可能。

    而班玥給蕭然巨偃架構中修改的那道靈紋,極其隱蔽的提高了這個可能性。

    所以他才覺得班玥有些可疑。

    而高遙是【謠】的可能性,反而不大,甚至沒有班玥大。

    她的內簽骨骼是無法連接神武國靈網的,是不可能從內部被人控制。

    但是她的偃甲手環可以聯靈網,雖然其內靈紋並無人工智慧的痕迹,但聯網的帶寬非常大,還是略顯可疑。

    一套類似璇姬這樣的人工智慧,就能下載進入偃甲……

    當然,想通過偃甲聯通內骨,繼而控制高遙,實現難度還是很大的。

    只是個嫌疑。

    蕭然降低高遙同步率的同時,也試圖提高她的爆血屬性。

    通過丹田與駕駛的偃甲共鳴,可以在短時間提高戰鬥力。

    就是有點廢偃甲。

    也廢身子。

    但對她保持靈魂獨立、極限狀況下的逃生是很有好處的。

    接下來的一天時間,高遙照舊去訓練基地,蕭然在家修改靈紋。

    這個工作很繁雜。

    不是吹牛,一百萬靈石真的是友情價,不,差不多是**價了。

    除此之外,還有個原因。

    作為一個國家最強的單兵力量,高遙的戰鬥力很強,就算比不過師尊,也起碼比一般的合體修士要高。

    蕭然可以趁此機會,在她體內留一道暗門,保護她免受人工智慧入侵的同時,也算給自己留一條後路。

    友情價,就是這麼來的。

    蕭然白天一直在研究靈紋,修改靈紋,到晚上高遙回來還在忙……

    連夜生活都耽誤了。

    高遙早早的洗完澡,趴在床上沒事幹,無聊看著蕭然在寫靈紋。

    認真的男人最帥,加上蕭然本來就帥,靈紋境界更是業界頂尖,這種魅力就變得難以抵擋了。

    哪怕對感情從不感冒的朋克少女,內心深處也起了漣漪。

    「你明天要走了嗎?」

    「是啊。」

    「忽然有點捨不得,那句話怎麼說來著……我們終究只是過客。」

    「這可不像你哦。」

    蕭然像哄小孩一樣的,有一茬沒一茬的敷衍著。

    高遙撇撇嘴,手托著下顎,還沒長開的稚嫩俏顏,有點洛麗塔的感覺。

    「放心,我不會找你的。」

    蕭然笑道:

    「我和曠城主還有訓練合作的。」

    「來訓練時你還想住我家?美的你。」

    「我交房費不行嗎?」

    「我缺錢?」

    「我會交幾個億的。」

    ……

    蕭然與高遙一共相處了三夜。

    第四天。

    高遙上班后,他去了附近的趣玩靈器鋪子,把定製的靈器拿到手了。

    轉頭又去了城外班氏機修廠。

    走進去一看,巍峨的改裝偃甲已經完工了,還在做最後的檢查工作。

    組裝間里,從班老頭,到班玥,以及幾十個機修工,全掛著黑眼圈。

    滿地散落著提神葯的藥盒子。

    見蕭然來了,老頭強撐著眼皮道:

    「我這把老骨頭差點交代在你這台偃甲上了。」

    蕭然忙額外包了個一萬靈石的錦囊紅包,塞給了老頭。

    「您老辛苦了。」

    老頭臉上困的眼皮耷拉著,嘴卻笑的合不攏。

    「還行,還行。」

    少女機修工班玥,身體也很疲憊,眸子里倒精神的很,透著興奮。

    「前輩的設計太超前了,軍方肯定會在您的構思中汲取新的靈感。」

    蕭然明顯能看出少女眼中的崇拜,便大氣凜然道:

    「末法時代,五大勢力就是要多交流,擰成一股繩才能對付幽冥。」

    當然,前提是軍方給錢給材料,否則擰個屁的繩。

    少女對正義倒是沒有太大的崇拜,她的崇拜只來源於蕭然的能力。

    「我帶前輩進去測試一遍。」

    「好。」

    來到駕駛艙。

    全新的駕駛艙,將劍船模式下的棋牌桌同步設計進來,可以在戰鬥時,坐著喝喝茶打打牌,舒適度拉滿。

    「這是神武國最新研發出來的連魂液,支持暴走戰鬥模式,下面還有兩份備份,使用年限是十年,換人駕駛記得一定要換連魂艙。」

    班玥介紹道。

    「好。」

    「你試試變形。」

    蕭然意念一動,人甲模式就變成了蛇甲模式。

    而在駕駛艙里,二人是感受不到半點震動的。

    如德芙般絲滑。

    「已經變形了?」

    班玥吃驚的問。

    蕭然道:

    「已經變形了。」

    要知道,班玥自己測試時,進連魂倉也能達到七八成的同步率,但是變形時動靜很大。

    而蕭然直接以意念操控,連同步率都沒顯示,就直接完成了順滑的變形。

    「你……不進連魂倉也能完美駕駛嗎?」

    「我是老司機了。」

    蕭然笑道,隨即提醒:

    「最後的鍍膜就不要做了,我回去還要讓高師師兄打磨一下。」

    班玥愈發驚訝的問道:

    「高師前輩你也認識?」

    旋即又猛地想起什麼。

    「哦對,前輩也是宗秩山的……你們宗秩山怎麼總是冒出神武國最需要的天才。」

    這是巧合,神武國需要高師,但全世界都需要我蕭然。

    蕭然謙虛道:

    「你也不差,尤其你幫我修改的靈紋,確實提高了偃甲的極限性能。」

    班玥微微一怔,撥弄著側辮,有些疑惑道:

    「我沒有幫前輩改靈紋呀,會不會是爺爺改的?」

    那清澈泛著星光的眼眸,全無說謊的痕迹!

    蕭然一怔。

    突然感覺背脊發涼……

    班玥這是完全不記得有給他修改過靈紋了。

    難道那天他見到的是幽靈?

    不止他,高遙也見到了,當時還說小玥從不給人改靈紋的。

    難道,當時的班玥已經被人工智慧控制了,之後屏蔽記憶?

    謠難道已經進入了天堂樹?

    高遙的手環,班玥的偃肢……莫非謠真能通過靈網入侵這些設備?

    如果真是這樣,班玥被入侵的深度比高遙還深,已經被控制人體行為,並且屏蔽相關記憶了。

    甚至說,班玥有可能是比璇姬更高階的人偶也說不定。

    回想謠那一夜在黑戒群里的炫耀式發言,難道當時她正寄居在高遙的手環里?

    氣氛突然科幻了起來。

    蕭然和班玥沒那麼熟,也不好意思去細究少女的身體,只能瞎猜。

    「哦,那應該是你爺爺改的。」

    「爺爺不服老,老喜歡擅自給人改靈紋了,希望前輩不要介意。」

    「無妨,他改的更好了。」

    確認偃甲靈紋線路順暢,一切功能正常,材料工藝無瑕疵后,蕭然簽了提甲合同。

    與提甲合同一起綁定的,還有蕭然的訓練合同。

    大概是一年訓練一次,一次持續三天,每天一百萬靈石的薪酬。

    付款方是軍方,而非曠城主。

    價格還算不錯,就當旅遊了。

    一切搞定之後,蕭然也沒和高遙、碇真子或是曠城主打招呼,在軍方儀仗隊全程護送下,開船出了國境線。

    ……

    大致清點一下神武國的收穫——

    賽車賭贏了九十萬靈石。

    陪睡,賺了塊大冥冥核。

    幫高遙升級靈紋,賺了一百萬塊靈石。

    免費升級改裝好了巨偃。

    花錢定製了兩套女偃偶,半自動煉丹爐,劍靈縫紉機,全自動按摩床,慢搖嬰兒床……

    過程驚險刺激,到現在仍是驚魂未定,但也算結局完美,滿載而歸了。

    踏上寒漠城的傳送陣,一轉眼回到了東浮城。

    視野旋停,光華散去。

    面前依舊還是李無邪那對耷拉眼皮的熊貓眼。

    這讓蕭然一度懷疑,去神武國的三天是不是幻覺,傳送陣根本就沒動。

    自從看到東方神杞之後,李無邪特別熱衷於給蕭然親自接機。

    被男人接機,蕭然並不覺得快樂。

    這一次神武國之行,李無邪的保命玉簡沒用上,他也沒破費掏神杞了。

    本想掏出兩罐冰藻茶,最後還是只掏了一罐。

    自己留一罐。

    畢竟,他也有補腎的需求,就算沒有,創造機會也得有。

    李無邪握著手中的冰藻茶茶館,喃喃自語道:

    「黎師姐么?她一個人駐守寒漠城應該很吃力吧。」

    蕭然只道:

    「寒漠城毗鄰神武國,那邊的壓力確實比宗秩山大,按理說,你在這裡屈才了,應該調去那邊駐守的,與黎師姐雙宿雙飛才是。」

    見蕭然沒有掏神杞的意思,李無邪收起茶葉,轉身離開。

    「我還在調養期。」

    ……

    巨偃的梭形模式,被改成了帶透明材質護罩的劍船模式。

    極速沒有變,但是可以敞篷旅遊。

    其中草坪,菜畦,棋牌桌,竹舍,竹林和溫泉一應俱全。

    蕭然悠哉開著敞篷劍船,穿過火焰山一帶,回到宗秩山。

    執劍峰在東邊,他是從西邊入口進入山門的。

    先是來到鑄劍峰,將巨偃交給了高師,代為打磨和鍍膜。

    另外奉上一萬靈石和一台名為「折蕙」的等身女偃偶,作為酬謝。

    高師本來興奮的不得了,可一看到女偃偶是折蕙模樣,頓時不開心了。

    看來,他的熱戀期已經過去了。

    「你帶個折蕙是什麼意思?我已經有一個折蕙師妹了。」

    蕭然意味深長道:

    「師兄這你就不懂了,這台偃偶外表看上去是折蕙師妹,但內核……你懂的,什麼款式、功能全都可以隨心所欲的設定,就算被折蕙師妹抓了現行,你也可以說,是因為想念她才買的。」

    高師仔細一琢磨,確實是這個理。

    「還是你懂。」

    ……

    離開鑄劍峰,蕭然一路東行,很快又來到了百草峰。

    百草峰風景清幽,花香怡人。

    春蛙秋蟬在葯園裡除草捉蟲,還是像往常一樣「九蟲一草」的偷懶。

    見蕭然回來了,興奮的甩開雜草,抓住蕭然的大腿。

    「師弟你回來啦!」

    「有沒有給我們帶好吃的呀!」

    蕭然掏出價值連城的學習式半自動煉丹爐。

    「你們看這個爐,雖然叫煉丹爐,但也可以燉肉,做蛋糕,烤麵包,喜歡不喜歡?」

    兩張萌萌噠小臉頓時垮下來了。

    「我們又不會做好吃的,這東西拿回去吧。」

    「我們要求不高,師弟你直接給我們帶好吃的就行啦。」

    蕭然撇了撇嘴。

    「神武國哪有什麼好吃的?」

    倆女娃眼咕嚕一轉。

    「師弟你忘了嗎?臨走時你說烤鳥翅的呀?」

    「嘿嘿,你是不是準備在除夕夜烤全鳥吃?」

    除夕夜?

    蕭然差點忘了。

    修真界因為靈氣干擾氣候,幾乎察覺不到時令。

    他上山時已經是深秋了,如今三個月過去,差不多是要過年了。

    修真界一般隔十二年才會慶祝一次新年,只有凡間才年年除夕。

    今年恰好是十二年節點,宗秩山也會慶祝新年。

    在修真門派過年,蕭然怎麼想都覺得有些奇妙。

    「什麼時候除夕?」

    「三天後呀。」

    三天後?

    那不是出征日的前夜嗎?

    道盟狠啊,大年初一就讓你出任務。

    「好,到時候烤鳥翅吃。」

    蕭然又問道:

    「師伯呢?」

    「在丹房煉藥。」

    「不對,已經在休息了。」

    丹房也能休息嗎?看來師伯很辛苦啊!

    蕭然摸摸兩女娃的腦門。

    「那我就不打擾師伯休息了,丹爐你們倆好好留著,要好好學習,爭取以後為師伯分擔壓力,知道嗎?」

    「知道了。」

    倆女娃鄭重的點著頭,結果蕭然前腳剛走,秋蟬就把丹爐扔了。

    忽有一道神念從天落下——

    「丟了爐子沒有烤肉吃。」

    嚇得春蛙一激靈張口,爐子已經掛在捲曲的舌尖。

    待確認蕭然走遠后,倆女娃忿忿不平道:

    「一口一個師伯叫的可親熱了,就知道殘害小孩。」

    「區別對待太嚴重了,歸結原因還是好色,我就想不通了,大人的身體有到底什麼好的?」

    ……

    離開百草峰,蕭然忽然格外想念師尊。

    回去第一句,該向師尊說什麼話好呢?

    他忽然靈機一動,在空中取出了冰冰。

    拿自己的備用青袍給冰冰套上,隨即開啟人工智慧。

    御劍載著始終微笑著的冰冰,風風光光的回到了執劍峰。

    「師尊,我帶老婆回來啦!」

    ———————

    202章騷話王:

    阿阿阿阿梅

    荒古

    明天除夕,休息一天,不更新正文,但會更新一篇不少於五千字的那啥。

    大家新年快樂!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
    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