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201章 【三合一】玩偶之戀【為盟主「孝心變質」加更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201章 【三合一】玩偶之戀【為盟主「孝心變質」加更下!】字體大小: A+
     

    吃完早點,高遙喝了杯溫暖的羊奶茶,坐在鑲真花的藤木椅上,長長伸了個懶腰,綳直了纖長的身段。

    也只有在身子綳直的情況下,才能看出來她那宛如小籠包的胸懷,配合纖細筆直的大長腿,還算可愛。

    饒是素顏,標緻的五官也顯得酷酷的,喜怒哀樂都沒什麼表情。

    「你今天有什麼計劃嗎?」

    「可能去定製一些靈器。」

    「想起來了,我今天還要上班,你一個人隨便逛逛吧,定製靈器的鋪子應該很多的。」

    「好。」

    「晚上記得回來。」

    隨口打了個招呼,高遙跨上機車,戴上頭盔,微微伏下身子,顯出緊緻的翹臀,像只瘦長的黑貓,一腳靈門呼嘯上天,轉眼消失在飄渺霧中。

    把蕭然一人丟在自己家裡,瀟洒的沒帶走一片雲彩,就差沒給蕭然丟去一沓錢,來一句:小夥子功夫不錯,晚上等阿姨。

    蕭然坐在高遙的藤木椅上,一邊喝著羊奶酒,一邊拿出畫板做設計。

    他把之前想定製的什麼半自動煉丹爐、劍驅縫紉機、陪斗幽冥女偃偶、漂浮式按摩床、多功能慢搖嬰兒床……之類的提前設計出來,並寫出詳細的靈紋代碼。

    直接拿設計圖和靈紋圖去找店家定製,速度會快些。

    設計完畢,蕭然也喝完了羊奶酒。

    感覺兩邊腰子熱乎乎的,似乎補到了腎。

    儘管昨晚沒用到這玩意,補一補總不會是壞事。

    三個女傭,有慈祥的老奶奶,有八卦的中年大媽,也有羞澀的妙齡女子。

    三人陸續過來收盤子、杯子和打掃衛生,一個個看蕭然的眼神,都有點古怪。

    蕭然也沒閑情雅緻在三位女傭面前證明性能力,做完設計,掏出長劍,御劍離開了豪宅。

    來到神武城最繁華的市區,宛如在層層疊疊的鋼鐵森林中穿梭。

    神武城的城民開著飛車,坐著飛艇或城際公車,彷彿是烏托邦世界里按照固定程序運轉的一顆顆零件。

    就蕭然一個人在那御劍飛行,青衣飄飄,獨領風騷,一路秀出天際,引得一陣陣圍觀的目光,還蠻好玩的。

    神武城的街道都是立體式的。

    一棟樓,從一層到頂層,全都是店鋪。

    每個店鋪門口,都有半懸空的陽台浮島,差不多就是門口的停車場。

    浮島上有種花草的藥材鋪子,有放投影廣告的靈器鋪子,還有站美女吆喝的洗頭鋪子,也不知道洗什麼頭。

    蕭然找了半天,在高遙家附近的高檔街區,找到一家靈器定製店鋪——

    趣玩靈器。

    裡面都是各類珍奇有趣的玩具,極具創意的造型,詭異莫測的功能,同時支持最新的立體列印定製。

    蕭然在店裡看了幾眼,確定這些玩具的材質健康,工藝水平很高,唯一缺點是價格略高。

    掌柜是個年輕人,精神小伙打扮,耳釘閃閃發亮。

    蕭然把他的設計圖紙給老闆一看。

    小伙看了會,微微皺眉,稍加計算道:

    「可以定製,十天左右時間,總價一萬二,不還價。」

    「太慢了啊,我三天後就離開神武國。」

    「可以運到混沌城。」

    直到蕭然拿出全部靈紋,並同意加價到一萬五,小伙才將定製時間縮減到兩天,提前排產。

    「但有一點要跟你說下,等身偃偶屬於國家管制靈器,在市區你是找不到賣的,得去郊區黑市上找找。」

    國家管的倒是挺寬,娃娃有什麼好管制的?難道是太逼真了嗎?

    「老闆能否指個路?」

    蕭然問。

    精神小伙沒說話,悄悄給蕭然遞了枚玉簡。

    蕭然交了定金,拿起玉簡,轉身離開店鋪。

    ……

    按照玉簡給的地圖指示,蕭然來到神武城東郊,找到某個看上去毫不起眼的鼓屋。

    進入鼓屋,在幾個黑衣門衛前驗證玉簡后,順著升降梯來到地下室。

    升降梯直達地下室核心區域。

    核心區是一個長寬十丈的舞池,四周分部著酒桌、包廂和走廊。

    舞池裡擠滿了客人和偃偶,光線很暗,偶爾射來的紅光又很刺眼。

    音樂頹靡,電子味很濃,偶爾突然來一下嘯音,扯的人心脈顫動,頭皮發麻,有種難以言喻的朋克感。

    蕭然沿邊上的走廊朝總台走著。

    四下看看,包廂有單人快樂屋,也有密友歡樂間,還有群體轟趴,

    舞池裡的偃偶更是千奇百怪,突破天際,有變性的,非人的,裸獸的,甚至還有模仿幽冥的。

    尺度之大令人咋舌。

    有那麼一瞬間,他感覺來到了大鳥轉轉轉酒吧。

    這個國家的人到底壓抑到了什麼地步,才會這麼重口味啊!

    連過幾個酒水吧台後,來到最深處的總台。

    這裡是預定特殊服務的地方。

    也正是在這裡,蕭然才看到這家店的真正名字——

    玩偶之家。

    非常貼切,易卜生直呼內行。

    蕭然開門見山。

    「我需要定製女偃偶。」

    前台接待的女人掃了眼蕭然。

    「抱歉,本店只在淡季才接私人定製的偃偶。」

    「錢不是問題。」

    「抱歉。」

    「我是這個國家的國賓,女武神高遙的男人,你們店犯法了知道嗎?信不信我分分鐘喊她來把你們店給拆了?」

    面對蕭然的恐嚇,前台小姐姐板著臉,擺出一張生理期的臭臉。

    「抱歉,規定就是規定。」

    想不到這個國家一個小小的前台小姐都這麼有骨氣,若是五十億人擰成一股繩,搞不好真能掀翻道盟。

    蕭然感嘆著,正欲離開,尋找玉簡上的另外幾家店鋪,突然,一位大堂經理模樣的男人小步跑了出來,在女人後頸按了下,給她臨時關閉了。

    蕭然一愣,這才發現,剛才跟他對話的,竟是個女偃偶。

    他居然沒意識到!

    真的是惟妙惟肖,尤其是最後擺出的那張臭臉……絕了!

    神武國的偃偶科技,已經能製造這麼逼真的女偃偶了嗎?

    蕭然忽然有些期待起來。

    「對不起,本店的偃偶尚無法識別出國賓。」

    「無妨。」

    大堂經理,很快領著蕭然來到店鋪的后室。

    后室空間更大,是個人偶設計和列印工廠。

    大堂經理把他帶到了總設計師辦公室。

    「這位是國賓大人,柳老幫照顧一下。」

    總設計師居然是個打扮時髦的老奶奶,戴著單片偃鏡,眼神逼人,不太慈祥。

    「最近的國賓只有一個,聽說你在班老頭那裡重組巨偃。」

    蕭然謙虛的點頭。

    「是我。」

    老奶奶瞅了蕭然一眼,沒多說什麼細節,語氣倒是緩和了些許。

    「年輕人,玩一圈你終會發現,還是血肉之軀的女人好。」

    蕭然哭笑不得。

    「明白,晚輩是為朋友定製的。」

    「定製要求給我。」

    「這裡。」

    蕭然給出了女偃偶的全身圖、詳細功能和實現功能的全部靈紋。

    老奶奶只看了眼設計圖。

    「女孩挺漂亮的,是你暗戀的對象嗎?」

    蕭然確實是以前世比較喜歡的一個女記者定製的。

    「算是吧。」

    「要起個名字嗎?」

    「冰冰。」

    「我看她笑起來很暖心,你這名字起的不太恰當。」

    我不管,我的心是冰冰的!

    「還行吧。」

    蕭然敷衍著。

    老奶奶看了功能設計又問:

    「斗幽冥,是前段時間在混沌城流行的遊戲嗎?我們這裡剛引進。」

    「是啊。」

    「需要給冰冰保留女性功能嗎?」

    「要額外加錢嗎?」

    「不用。」

    「那留著吧。」

    「需要增加一條男性生殖器嗎?」

    蕭然抬頭看了老奶奶一眼,差點沒驚掉下巴。

    「不需要。」

    「半價的。」

    「不需要!」

    「下面要加最新的幽冥吮吸嗎?」

    「……」

    蕭然無法再直視老奶奶的眼睛。

    不愧是大鳥轉轉轉總設計師,那些千奇百怪的東西都是出自您老之手。

    「只要加提高智能的靈紋系統,和一套斗幽冥規則的靈紋就行了。」

    「智能系統很複雜,哪怕有你寫的靈紋系統,定製起來也要很長時間,你可以使用本店的偃偶智能系統,比你這個更智能,也更成熟,加上一套斗幽冥規則,簡單,一個時辰就行了。」

    老奶奶建議道。

    蕭然想了想,自己寫的智能系統會有一種玩自擼的感覺,有現成的智能系統才有娃娃的趣味。

    更何況,從剛才前台小姐姐的表現來看,逼真的不能再逼真了。

    「好,就按您說的辦吧。」

    老奶奶點點頭。

    「滿一萬靈石,可享受最新款高智能女偃偶內測權,想試試嗎?」

    我是給朋友定製偃偶的啊!

    你把我當什麼人了?

    蕭然一本正經,嚴詞拒絕。

    「不想!」

    「保證是未開封的最新偃偶,雖然客戶體驗還沒統計出來,但按照我的設計,絕對是非常刺激的。」

    蕭然乾咳兩聲,忽然想起還要給高師帶一台女偃偶,價格湊一起,鐵定超一萬靈石了。

    「我另外購買一台普通的偃偶。」

    ……

    蕭然交了定金,來到總台,拿到了新款偃偶體驗券。

    體驗區位於工廠旁邊,一座鼓形的大廳里。

    裝修很有未來感,有點像是飛船的休眠艙。

    中間是環形長椅。

    沿壁設有十八個內凹的包廂,包廂只有一床大,床頭坐著造型各異的漂亮女偃偶。

    在其中一個包廂里,蕭然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正在床屋裡捶胸頓足,鬼哭狼嚎。

    蕭然看了眼屋門的眼瞳解鎖裝置,一個共鳴模式強制解鎖。

    打開門一看,還真是碇真子!

    盤膝坐在床頭,另一頭是一位打扮成機修工的女偃偶。

    「你怎麼在這?」

    碇真子嚇了一跳,這不是絕對私密空間嗎?怎麼這麼輕鬆的被破門?

    正要大罵保安系統,轉頭一看是蕭然,頓時沒了脾氣。

    「前輩怎麼在這?」

    蕭然道:

    「我幫朋友來訂購偃偶,店家送的體驗券。」

    碇真子哭喪著臉。

    「前輩泡了我的女神,我只好換個女神,跑去小玥店裡幫忙,都還沒說明來意呢,小玥就叫我來這裡,不要打擾她刻寫靈紋,我花了一千靈石才拿到體驗卷,本以為能告別處男,結果我連偃偶都搞不定,前輩,你教我的理論是不是有問題啊?」

    蕭然看了眼,女偃偶需要聊天,或是一起玩小遊戲才行,讓她動心才能進一步的發展。

    難怪店家頻繁發體驗券,而且還是全新未開包的版本,設定一個地獄級的攻略難度,誰能給女偃偶開包?

    生活都這麼累了,平時舔女人舔成什麼樣,還得舔你個人工智慧?

    蕭然理解碇真子的遭遇,但又不能說自己的理論不行,便道:

    「紙上得來終覺淺,你過來,我演示一下給你看看。」

    蕭然走出碇真子的私密小屋,挑選了一位仙女打扮的女偃偶。

    淡青衣裳,白紗褻衣,打扮的有模有樣,不細看,還真是個小仙女……

    其實十八台女偃偶,身材和長相都是一模一樣的,只有打扮不一樣。

    女人的五官很漂亮,清純中透著嬌艷欲滴,但顯得過於大眾口味,沒有很高的辨識度,更沒有仙氣。

    見蕭然進門,盤膝坐下,床頭另一邊盤膝的仙女偃偶欠身道:

    「妾身璇姬,見過蕭然公子。」

    「你好。」

    蕭然點頭示禮,看來,身份信息已經提前上傳到偃偶系統了。

    他打開門,把磨磨蹭蹭的碇真子隔空拽了進來,讓他站在床邊學習。

    璇姬抬頭看了眼碇真子,掩口笑道:

    「通過與妾身聊天,讓妾身動心,便可與蕭公子共赴雲雨,但是妾身乃是良家女子,一次只能接待一人哦。」

    神特么良家女子!

    還一次只能接待一人,你這十八台女偃不都是一個人么……

    蕭然沒點破她,只道:

    「沒關係,我只是演示一下,到了刺激的環節,他會離開的。」

    璇姬面露緋紅,忍著笑,投研看蕭然,沉默了一會,道:

    「蕭公子平時喜歡什麼?」

    「動漫吧。」

    「動漫是什麼?妾身沒聽過呢。」

    「用畫畫的方式講故事,連起來看就是動漫了,我喜歡看,也喜歡畫。」

    「想不到身為道盟天驕,拯救無炎城三百萬百姓的大英雄,蕭公子竟還是個畫道中人。」

    碇真子皺著眉,苦著臉,實在聽不下去了。

    「為什麼你的女偃偶會主動問你興趣,而我的偃偶,還要我主動去問人家興趣呢?」

    還有這種事?

    蕭然驀的警惕起來,直接問璇姬。

    「你們店家怎麼搞得……為什麼還會區別對待客戶?」

    「這與身份無關,而是根據客官說話的自信程度安排的。」

    「哦。」

    蕭然轉頭問碇真子。

    「懂了嘛?要自信。」

    「懂了。」

    碇真子點點頭,心想,就是遇到前輩后我才沒自信的啊!

    否則我五十億人中排名前三十的偃師,到哪兒不橫著走?

    璇姬面帶微笑,盤膝如仙子,胸口帶著靜修時獨有的起伏。

    這種因呼吸吐納帶起的起伏非常美妙,可惜蕭然在懶人師尊身上是不怎麼看到的,否則該是多麼美妙的畫面。

    「蕭公子可以為我畫一幅畫嗎?」

    璇姬面帶渴求,眸子里閃爍著粼粼水波,不聽她說話還以為是在求愛。

    「不可以。」

    蕭然斷然拒絕。

    璇姬面色哀戚,楚楚問道:

    「蕭公子是嫌棄我不是真人嗎?」

    「算是吧。」

    「可真人說話不應該會照顧別人的情緒嗎?這樣看來,蕭公子比我還像偃偶人,連說謊都不會……公子就不能說點好聽的話給璇姬聽嗎?」

    看看批?

    蕭然隨口道:

    「倒不是嫌棄你不是真人,反而我更喜歡會叫會噴水的娃娃,但是給娃娃畫畫……我通常都是收費畫畫的,你有錢給我嗎?」

    碇真子目瞪口呆。

    你不但白嫖偃偶,居然還想倒賺一筆!

    這就是強者的世界嗎?

    璇姬低首,聲音悲戚。

    「那妾身得接待更多的男人,才能請公子為妾身作畫了。」

    碇真子感動的快要哭了,多麼偉大的愛情啊!

    蕭然心想……牛頭人給爺爬!

    「我很好奇,你們十八位姐妹的性格,是系統標定的,還是有原型呢?」

    碇真子感覺蕭然太直接了,完全偏離了理論。

    不料,璇姬還真誠的解釋道:

    「蕭公子真是慧眼如炬,剛才和您對話的前台姐妹,人格是系統標定的,而這裡十八位姐妹,是有人格原型的。」

    蕭然眼角微聚,目光凌厲,粗暴的追問道:

    「你們的原型是活人,還是死人?」

    璇姬道:

    「神武國很多有錢人,在死之前都會將記憶、習慣和思維模式、情緒應激性,詳細的上載到天堂樹中,而最新的版本,已經在做活人的人腦培養了……」

    碇真子一聽,目瞪口呆。

    這女偃偶是怎麼回事,這可是最高級的國家機密,連他都是一知半解,怎麼能直接說與外人呢!

    碇真子正要出言阻止,被蕭然伸手攔住了。

    氣氛陡然變得詭異起來。

    儘管蕭然從曠城主口中聽過大致的天堂樹計劃,但還是順著偃偶的話追問道:

    「什麼是天堂樹?」

    璇姬面露神往道:

    「如果人腦離體、組織重組技術成熟,那裡便是真正的天堂,所有人的算力合在一起應對危機,同時每個人還能保持獨立的意志,享受絕對自由的夢想生活,這便是我們這代人的聖域。」

    連算力這個詞都有了……

    有那麼一瞬間,蕭然感覺和一位真人在說話。

    那語氣中的自豪與神往,太逼真了。

    蕭然扭頭看了眼床邊擺著的圍棋棋盤,雙手叉胸,點頭道:

    「就是說,你應該很聰明咯。」

    碇真子在一旁小聲道:

    「她很厲害,我在訓練營也算是個小棋神了,結果一局都贏不了她。」

    蕭然似有所悟。

    「看來你不是倒在理論實踐上,而是倒在了智慧上,看我的!」

    璇姬略顯自信的笑著:

    「蕭公子也想與妾身對弈嗎?」

    「當然,誰輸一局,誰就脫一件衣服。」

    「好。」

    碇真子目瞪口呆,還能這麼玩,這樣一來,不管輸贏都能耍流氓了……

    不愧是你!

    璇姬擺好棋盤。

    「請。」

    蕭然二話不說,打開系統商城,購買了滿級棋藝。

    【恭喜宿主習得:滿級棋藝!(消耗10孝心值,剩餘676孝心值)】

    蕭然腦中一嗡,瞬間升華了。

    只一剎那間,他的識海如星空一般澄澈,彷彿滿天星辰是一顆顆棋子,而他則是那以宇宙為棋盤、以星辰為棋子的神仙。

    棋局開始!

    第一局,蕭然執黑先行。

    璇姬下得很慢,起初驚嘆於蕭然的棋藝,很快陷入苦戰,時而苦思冥想,時而靈光乍現。

    不一會兒就滿頭大汗,鑲邊的白沙襯衣都濕透了,能看到裡面的褻衣與雪白微紅的肌膚。

    碇真子咽了咽口水。

    蕭然也跟著眼神飄忽了……

    一個時辰后。

    居然下出了罕見的四劫循環無勝負的局面,比賽被宣判為和局。

    蕭然有些意外,雖然他沒太認真,而璇姬過於絞盡腦汁,但結局,竟然被下成了和局。

    沒出息,不該看女偃偶走光的!

    「你倒是有點實力。」

    璇姬擦了擦汗,欠身道:

    「與公子還差的遠。」

    第二局。

    璇姬執黑先行。

    這一次,璇姬稍稍適應了蕭然的風格,嚇得從容很多。

    但蕭然開始全力以赴了……

    半個時辰后,白子獲勝!

    時間感覺過的很快,蕭然有些忘我了。

    擦了擦額頭細汗,回過神來一看,也不過是贏了半目。

    在先手貼七目半的規則中,後手贏半目,約等於和局。

    蕭然這下有些吃驚了。

    他真沒想到偃偶的棋力竟強到這種境界。

    就算是阿爾法狗,棋力也不能強到與他滿級棋藝媲美吧?

    璇姬脫去了外衣,露出了雪白嬌嫩的香肩,和紗織褻衣……

    碇真子捂眼偷看。

    心中被蕭然的棋藝和騷操作折服的五體投地!

    蕭然咬牙不看璇姬的身體,甚至不惜以靈力開掛給大腦供氧下棋。

    第三局開始。

    第三局璇姬的速度上來了。

    那健步如風的棋路,已經不能用從容來形容了,簡直是凌厲!

    而且她還有模有樣的在模仿蕭然的棋路,理解了蕭然的精髓。

    這就是人工智慧的自我學習能力?

    僅僅兩局棋?

    蕭然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眼看速度跟不上璇姬,再看局面勢均力敵,感覺再這樣下去,還是盤和棋。

    不行,他要贏!

    人工智慧還能沒BUG?

    當年李世石還陰了阿法狗一手呢!

    蕭然決定兵行險著,下出一手看似錯棋卻暗藏殺機的一步。

    結果,璇姬立即反套路下出了一手閑招。

    蕭然以為她宕機,才疏忽了一招。

    笑著看了眼璇姬那雪花花的身子,幻想她再脫一件的美妙畫面。

    於是,也跟著她的閑招應了一手。

    結果,璇姬迅速露出獠牙,圖窮匕首見,一刀刺入蕭然的腹地。

    上當了!

    蕭然大驚失色。

    仔細看了眼,這招融合了另一種連他也是第一次見的詭異棋路。

    看似破漏百出,卻也暗藏殺機,是個自損八百殺敵一萬的死招。

    蕭然若是不去看璇姬的身子,而是仔細看棋盤,也不至於上當……

    蕭然無話可說,投子認輸。

    且放棄了第四局。

    如果開啟第四局,對方速度越下越快,除非他全力以赴,不斷消耗,最後搞不好還是和棋。

    哪怕他和璇姬棋力差不多,甚至自己還略勝一小籌,但對方是人工智慧,沒有情緒的機器,下棋賊快,給人壓力太大了,蕭然除非累成狗,才有一線勝機。

    那樣太狼狽了,也容易被璇姬看到他的底線。

    不符合他氣定神閑的人設。

    蕭然安靜的收棋,不無誇讚道。

    「你是我見過最聰明的女人。」

    璇姬掩口一笑,恢復了嬌柔模樣,臉上再無剛才的凌厲。

    「謝謝誇獎,蕭公子也是差不多是我見過最聰明的棋手,只是略顯好色,不太專心。」

    蕭然一愣。

    「差不多?你的意思是……」

    璇姬笑道:

    「蕭公子是贏的一局,是這裡十八位姐妹中輸過的第二局。」

    蕭然微微挑眉。

    「這麼說,還有人贏過你?」

    璇姬笑著頷首。

    「就在剛剛,我也是靠他的招數打敗公子的。」

    ——————

    200章騷話王:

    荒古

    中立守序者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
    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