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200章 【大章】睡男人需要拿手嗎?花錢就行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200章 【大章】睡男人需要拿手嗎?花錢就行了!字體大小: A+
     

    你是成心不想讓我睡覺啊!

    蕭然是真沒想到,謠居然隱藏的這麼深,差點就被她率性打動了。

    相當於半夜來了句:我睡了蕭然,現在怎麼辦?在線等挺急的。

    話中還帶著炫耀與嘲諷,彷彿是在說:看看你,俊子,看看你,靈長類,折騰半天都沒拿下蕭然,妹妹出馬,一個頂倆,輕鬆拿下蕭然一血。

    你在裝睡嗎?高遙。

    蕭然感覺不太對勁,滿級神識一開。

    他的神識宛如觸鬚,深入少女每一寸肌膚,體內的每一根筋脈,每一道血管,每一個細胞,深入脊柱,手環,丹田,宮體,乃至靈魂深處……

    仔細摩挲觀察后,他可以百分百確定——

    高遙真的睡著了!

    絕無裝睡的可能。

    他甚至確定,高遙的小腦活動極其微弱,睡的很香很沉,連夢都沒做。

    更不可能拿潛意識,在黑戒群里如此清晰的說話。

    任何靈魂波動都會被他察覺到!

    而且,蕭然不太相信,一個對魂術毫無鑽研的築基境女人,能在他面前偽裝到渾然天成的地步。

    那種率性而為的少女朋克,一定是根深蒂固、從小養成的人格。

    不是高遙的話,謠又到底是誰?

    氣氛突然懸疑了起來。

    蕭然隱匿自身的神識擴散到整個豪宅,乃至整個別墅區。

    沒察覺到絲毫可疑之處。

    蕭然沒有打算起身調查,以免露出馬腳,而是繼續睡覺,觀察黑戒群里的動靜。

    【靈長類:聽說蕭然單獨去了神武國,你人在哪?讓俊子過去接應。】

    【謠:別指望俊子了,我住在神武城保安最嚴密的地方,就算是前輩親自來,也不可能帶的走任何人。】

    【沒錢麻溜滾:我證明謠妹妹此言非虛,我以前去過神武國,那裡四處是監控,差點沒脫層皮才回來。】

    【沒錢麻溜滾:對了,此處備註一條冷知識,我比俊子要強哦。】

    【俊子:……】

    好傢夥,你一個情報官,比戰鬥專家俊子還強?

    這群沒法玩了。

    蕭然忽然覺得,之前一直提防的小霧是多麼的可愛,多麼的弱。

    【謠:所以我才說抓蕭然的任務失敗了。】

    【靈長類:我不記得給你下過這種任務。】

    【謠:我自己給自己的任務,入群這麼久了,召喚幽冥我也很拿手的。】

    【俊子:你睡男人更拿手。】

    蕭然:不,親身實驗表面,這個還是某靈長類更拿手。

    【謠:睡男人需要拿手嗎?花錢就行了。】

    好傢夥,你還是富婆玩法!

    【靈長類:可惜了,如果不帶走蕭然,在神武國,靠一些靈械無法查出他真正的天賦與身份。】

    【謠:身份不清楚,但他的天賦有些特別,很擅長按摩,似乎能與一切靈體、包括靈紋,產生共鳴,不過限於修為太低,力度並不是太大;但他正是靠著這一手,讓前輩的朱雀鳥叛變,心甘情願的認蕭然為主。】

    【靈長類:多謝你的犧牲,很有用的情報。】

    【謠:有什麼犧牲的,蕭然比我想象中要英俊的多,又會按摩,我覺得很舒服呀。】

    【俊子:……】

    【小霧:……】

    蕭然覺得每一句話都沒錯,但連起來錯了十萬八千里。

    【謠:有必要說一下,前輩的朱雀鳥已經恢復到元嬰修為了,覆蓋著一身漂亮的羽毛,冥毒幾乎察覺不到,所以他的醫術也是令人驚嘆的……他還真是仙人轉世呀,我也好喜歡,怎麼辦?】

    喜歡你還暴露我實力?

    女人的嘴,騙人的鬼!

    【靈長類:無妨,除了真正的上古龍族,沒人能掌控朱雀,總有一天,這鳥會把他帶到我身邊!至於蕭然,你喜歡也沒用,這男人註定和伶舟月脫不了干係,你不如喜歡伶舟月,把她拉攏進來,蕭然也就跟著過來了。】

    【謠:我才不要喜歡女人。】

    【道可道:連城大帝怎會輕易放蕭然離開神武國?】

    道可道看的很清楚啊!

    【謠:陛下自詡掌握了最核心的靈械技術,對人才要求不高,更不喜歡強迫別人,只是邀請蕭然幫忙訓練偃師罷了。】

    【道可道:希望如此。】

    蕭然有些詫異,謠居然沒有提及黑柱空間,也沒說蕭然見過大帝,甚至還謊稱陛下不要人才。

    連城大帝連高師師兄都想要好嗎?

    謠為何要隱瞞此事呢?

    但對自己的功法和單翅鳥的事倒是抖了個乾淨。

    這謠難道是個混子,雙面間諜?

    【俊子:嘴上說的好聽,可你的陛下為何派你一個女人去接待蕭然,這不是明擺著嗎?】

    【小霧:神武國待遇這麼好嗎?】

    蕭然一愣。

    高師師兄,果然是你啊!

    這都過去多少年了,還在惦記著神武國的妹子呢?

    【謠:抱歉,這一次接待是我自己申請的,蕭然之所以在我床上,那也是我花了一枚大冥冥核弄上床的,明明花錢就能解決的事情,你們非要靠魅力和武力,有這時間,不如多賺點錢。】

    真看不出來,你年紀不大,富婆手段倒是玩的很溜!

    【狂獵:你只是跟他睡覺,又探測不出他的體質,這小子艷福不淺,天天跟伶舟月銀月什麼的廝混在一起,靠魅力打動他怕是有點難,靠武力,你們還年輕,還得老夫親自動手。】

    好。

    今天的群聊到此為止。

    蕭然看了眼。

    高遙依然睡的死死的。

    彷彿什麼事也沒發生。

    ……

    第二天,二人一直睡到小中午。

    早飯都沒吃,一個個四仰八叉的來回翻滾。

    蕭然迷迷糊糊的,感覺都從高遙身上翻過身去了,也沒什麼額外感覺。

    這覺,素的一逼。

    等於是白賺冥核!

    中午肚子餓的咕咕叫,高遙才醒。

    可見一身築基修為,對她是毫無作用,到點還是要吃飯。

    一邊揉著惺忪的睡眼,一邊當著蕭然半醒不醒的面,褪去睡衣,換上另外一套工作穿的緊身衣。

    蕭然被這香艷的場面給驚呆了,也驚醒了,跟著起床了。

    片刻后。

    豪宅樓頂的超大觀景陽台。

    高遙頗有情調的坐在小桌上,狼吞虎咽吃早點,二郎腿翹的老高。

    蕭然手握著羊奶酒杯,在觀景台的圍欄前看雲。

    昨夜雖然歷經各種險情,但也沒什麼可擔心的,陪睡也不太累,等於是白嫖了大冥冥核,心情很是舒暢。

    「下次還有這樣的陪睡,記得再叫我,哪怕我人在宗秩山,也給你上門服務。」

    高遙微微皺眉,再三檢查手環上顯示的身體狀態,她,還是少女。

    「我倒要問你,你收了錢,昨晚也給了你那麼長時間,為什麼我還是個少女?你該不會只會手上功夫,那方面不行吧?」

    啊這……

    一旁,正在端盤子送點心的女傭,表情複雜的看著蕭然。

    好傢夥,這名聲要是給我傳到整個修真界,我不社死了?

    蕭然忙硬氣說道:

    「我的手上功夫就值冥核的錢了,想要別的,你得加錢。」

    雖然虧了不少錢,但高遙莫名有些期待。

    「好,今晚試試。」

    ……

    不一會兒,西邊淡薄的雲層里,隱約飛來一台車。

    速度很快,眨眼就到了崖邊豪宅,落在停機坪上。

    仔細看,這是一台類似麵包車一樣的,帶著很多工具的修理車。

    沒有輪子,但有一對偃甲飛翼。

    車門還是鷗翼式的,車上下來個女孩,居然戴著頭盔和護目鏡……

    可見這台車的安全性能很一般。

    「小玥你怎麼才來?」

    高遙略顯嗔怪的說。

    蕭然心想,你是想讓她來早點,正好看到你昨晚的光輝戰績嗎?

    少女揭開略顯古板的木頭盔,露出一頭黃栗色的細碎短髮。

    「昨晚有重要比賽,不少人找我修車和加裝零件,結果沒想到,你也跑去比賽了,早知道我就不修了。」

    高遙繼續吃著雞蛋膜羹。

    「沒事,修也白修,昨晚稍微厲害點的車,全砸山洞裡了。」

    「還好人沒事。」

    少女說這話,眼睛卻在看蕭然,清澈的眸子里全是好奇。

    蕭然仔細看了眼。

    這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凡人一個,說明真的只有十六七歲。

    一頭栗色的短髮看起來像個男孩,穿著一身髒兮兮的藍色工裝。

    只在側腦扎了個小辮,用發卡固定住,才看出一點少女的驕矜。

    五官談不上完美,也不見打扮,但是一種比較少見的可愛類型。

    尤其是那雙乾淨澄澈、無比純粹的眸子,宛如夜色中的湖泊,映著淡淡星光,配合一身工裝,顯得做事專業而認真。

    身材吧……除了大腿略顯粗壯外,身材可以稱得上是姣好勻稱。

    最為惹眼的是,她藏在左手套里的左手和左臂,竟是偃肢,類似瑞士軍刀一樣,集成了各類修理工具。

    這就有點恐怖了……

    還好其餘地方都是肉身。

    胸脯鼓脹鼓脹的,定是拖累了高遙的賽車戰績。

    「昨晚算你修車,可你早上怎麼不來呢?難得我花了一大筆錢,本來是準備帶你一起告別少女時代的。」

    你這富婆,倒還挺精打細算的,一枚冥核還想玩出花來榨乾他!

    蕭然心想。

    少女還沒高遙這麼開放,臉上火辣辣的紅,假裝沒聽懂她的話。

    「早上我還在幫蕭然前輩組裝偃甲呢。」

    蕭然一怔。

    「前輩?」

    被高遙追著說了半天,也沒見給介紹一下,少女只好自我介紹道:

    「我叫班玥,班氏機修廠的學徒修理工,蕭然前輩好。」

    蕭然握著羊奶酒杯,笑道:

    「算不上前輩,我也只是比你大幾歲而已。」

    少女卻面帶崇拜,激動的說:

    「可你寫的靈紋比我厲害多了,再給我十年也追不上。」

    好大的口氣!

    十年就想追上我滿級靈紋水平?

    蕭然不太相信,笑笑,沒多說什麼。

    「你是來給我修車的嗎?」

    高遙感覺自己有點被冷落了,故作哀怨的問。

    班玥轉過身道:

    「也是吧,我看看你車怎麼了?」

    「什麼叫也是吧……」

    高遙不情願的取出機車。

    班玥拆開靈核,搗鼓了一會,沒修,直接給裝回去了。

    「沒什麼問題,最大的問題是高速失速,也就平時直路很快的時候才會遇到,比賽彎道里,不會有影響的,其餘問題更小了,與其修不如買新的。」

    蕭然微微皺眉。

    這車他之前認真看過,問題不大,但很複雜,好幾個小毛病糾纏不清,乍一看會誤以為是靈紋問題,不是靈紋高手是無法在這麼短時間裡,沒有啟動機車,就判斷出來的。

    高遙也微微一怔。

    本以為蕭然昨晚知道三十一號車的內幕,故意沒給她修車,才敷衍了事,沒想到還真冤枉他了。

    心裡這樣想,嘴上卻故意道:

    「這麼敷衍,看來你不是來找我的。」

    班玥毫不含蓄的點了點頭。

    「我確實是來找蕭前輩的。」

    蕭然好奇的問:

    「什麼事?」

    班玥隨即取出蕭然留在修理廠的靈紋圖,上面有一段用毛筆修改的地方。

    「前輩你看,這一段靈紋感覺不太完美,風格與其餘靈紋有點違和,影響同步效率,我猜前輩是怕黑塵石的硬度不達標才這樣寫的,但神武國有很好的提純工藝,可以做到的,所以我擅自幫前輩這段靈紋改了點,以提高應有的效率,還請前輩指點。」

    蕭然不動聲色,心中卻是一驚。

    這段靈紋之所以寫成這樣,其實並不是怕材料不達標,更重要的是這裡連通偃核,蕭然是為了防止被神武國留下暗門,才故意穩妥起見,稍稍修改了靈紋的。

    他自己修改的非常隱蔽,看上去也近乎完美,結果居然被這少女發現了。

    無論是曠城主,還是他爺爺,都沒發現到這一點!

    可見這少女的靈紋水平還真不是吹的,給她十年時間,搞不好真能達到滿級造詣。

    她才十五六歲啊……

    怎麼做到的?

    而少女修改的版本,和蕭然的完美原版也不是完全一樣,而是為了提高效率的激進方案,至少能提高偃甲兩成的戰鬥力。

    唯一的缺點是,在高功率極限運行狀態下,駕駛者存在昏迷,或是被偃甲系統反侵入靈魂的風險。

    就和銀月師伯煉製的爆血丹一樣!

    這位名叫班月的少女,其靈紋水平竟和師伯的上萬年的丹藥水平差不多。

    但她改的靈紋實在是過於激進了。

    雖然蕭然自信不會昏迷,靈魂也不會被反噬,但作為少女冒著這麼大的風險去改靈紋,動機是什麼?

    蕭然驀的警惕起來。

    高遙也覺得有些奇怪。

    「黑塵石?這東西軍方存量都很少,上次我問過你爺爺,你們廠不是沒有嗎?」

    班玥面不改色的笑道:

    「前幾天才挖到的礦,我改了更激進的方案,但聽說前輩體質過人,應該問題不大。」

    是問題不大,最多只是被你「檢查身體」。

    但這不正是黑戒群的目的嗎?

    謠……果然是你嗎?

    蕭然仔細想。

    【謠】從名字,到說話方式,都假裝自己是高遙,讓人很容易誤以為她就是高遙,連黑戒群其餘人都被騙了。

    如果高師是小霧,那小霧這個名字也有異曲同工之妙。

    小霧,約等於薄雲。

    薄雲,就是薄雲子。

    說明小霧也通過名字來誤導別人,以隱藏真實的身份。

    這個班玥一定有問題!

    蕭然將計就計。

    「既然材料沒問題,就按你改的來吧。」

    班玥喜不自禁,但還是謙虛的問:

    「不用再改改嗎?」

    蕭然笑道:

    「不用了,你的水平很高,不比我差多少。」

    「那我走啦。」

    小丫頭興奮的不得了,戴上頭盔,一躍上了車,轉眼就沒影了。

    「奇怪,這小丫頭,今天怎麼會摻和靈紋改造呢……」

    高遙微微皺起清淡的眉,喃喃自語道,旋即抬頭看著蕭然看雲的背影。

    「還是說……你的魅力太大了?」

    ————

    198章騷話王:

    公子混沌

    書友20201125164654348

    199章騷話王:

    荒古

    旋轉炎劍惜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
    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