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97章 【大章】天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97章 【大章】天梯字體大小: A+
     

    神武國立國以來八千年,因為靈氣濃度過低,幽冥事件極其罕見,最近千年都沒出現過一次幽冥事件。

    五十億人口中親眼見過幽冥的,除了極少數老不死的,大概只有專門去黑暗森林訓練殺冥的偃師們了。

    陡然出現的血柱之中,天上墜落的漆黑枯手,地下躍出的腐鯤……

    賽道崖邊的觀眾被隔絕在血柱狀的冥域外,哪裡見過這等陣仗。

    哪怕在血柱之外,也能聽到一道道粘稠的、含糊不清的詭異位元組,宛如神魔敲鐘,敲擊著人們的靈魂。

    尖叫,獃滯,暈倒,身體僵直,背脊發涼,心臟驟停,骨節凝固,彷彿被什麼不可名狀的東西卡在了嗓子眼,稍有不慎就會失去自我,被拖進萬劫不復的靈魂深淵。

    冥域外的人群很快失控了。

    暈倒的暈倒,發瘋的發瘋,稍微有點意志的都四散逃開了。

    「大家冷靜,冥域外沒危險的!」

    碇真子受過防冥特訓,很快緩過神來,他顧不上、也沒能力顧高遙和蕭然了,趕緊開著小偃甲四處救人。

    ……

    血柱內。

    華蓮斬斷枯臂,正要追擊鯤冥。

    斬斷的枯臂掉落出千千萬萬的白眼珠,淅淅瀝瀝墜落成雨。

    與此同時,空中的枯臂又很快橫生枝節,不斷增殖成枯臂密林,迅速佔據了血柱冥域。

    「好像是計劃好了的……幽冥怎麼會有智慧?」

    華蓮抽身不及,只得被困在枯臂密林里,祭出一身銀甲附身,雙手持大劍向下劈砍,試圖追上鯤形大冥。

    ……

    地下。

    蕭然剛察覺到地沉,很快就聽到了悲愴的冥音,發出尖利,瘋狂,甚至是愉悅的嘯叫,撕裂聽者的頭皮。

    高遙的椎骨內植入了防冥晶元,對這種冥音有著很高的靈魂抗力。

    「外面是幽冥?」

    高遙嚼著榴槤糖,面無表情的問。

    彷彿與幽冥相比,她更在意身子和蕭然貼在一起壓的難受,胸口有點堵。

    蕭然覺得這女孩有點淡定過頭了。

    發生這麼大的事一點也不緊張嗎?

    他全然不知自己更淡定,在意的反而是,擔心自己龍抬頭硌到人家姑娘。

    「是幽冥。」

    「神武國境內通常是不會出現幽冥的,外面的幽冥是來抓你的吧?」

    「不止外面,我們已經在大冥的肚子里了,所以我才說,咱們剛認識沒多久,便成了生死之交。」

    「我倒是第一次遇到大冥,但你也別小看我!」

    這樣說著,高遙左手腕上的隱形透明手環,突然顯出了磨砂黑的材質與偃表的輪廓。

    一道粉色的骷髏頭形靈紋點亮!

    手環瞬間變形,變成黑甲附身,閃爍著粉紅色的靈紋。

    磨砂黑骷髏配粉色少女系靈紋?

    蕭然覺得這樣的配色很淦。

    「你留在氣囊里不要走動,我去去就來。」

    這樣說著,高遙拉開氣囊的拉鏈出去了,身形一閃,強衝出地面。

    地面上空籠罩著漆黑翻滾的冥霧,四周是扭曲、摺疊的空間冥壁。

    冥腹內部倒還安靜,聽不懂冥音。

    這時,陳笑風也駕駛著一台老式偃甲出來了,驚訝的問。

    「發生什麼了?這裡是哪?」

    高遙沒想到這位賽場老對手,還是位上了年紀的偃師前輩,開著這麼老的型號出來溜達。

    「我們被大冥吞了。」

    「什麼!大冥?」

    陳笑風感覺在自己記憶里,已經幾十年沒聽過這個辭彙了。

    愣了半天才支了句:

    「你到底找了個什麼對象,居然引來了大冥?」

    高遙一愣。

    真奇怪,怎麼都以為是我對象?男女之間就沒有純潔的友誼了嗎?

    「不是對象。」

    陳笑風笑道:

    「你是不是喜歡我才否認對象?這時候跟我說這個沒用的,我只是個退役偃師,賽車手,對付不了大冥。」

    你可真噁心!

    高遙懶得跟他對線,只道:

    「你去把地下的參賽者們救出來,我一個人足夠了。」

    陳笑風:

    「好。」

    高遙四下轉轉,看看,測試了冥霧濃度,推算了大冥的尺寸和等級,空間壁的強度,隨即向神武國的空間基地發送靈識訊號。

    「零四五三六,位置在冥域內,申請高頻空間陣!」

    大概過了十息,對面回復。

    「女武神,你已身處深淵,無法啟動高頻空間陣。」

    「切!」

    按照她學過的幽冥理論,大冥移動速度很慢,有個吞噬消化的過程。

    想不到這頭大冥剛吞完塌方,這麼快就進深淵了。

    看來,它還真是來抓蕭然的!

    既然大冥已經進了深淵,她除了開大,別無他法。

    「屠冥甲,啟動!」

    一身磨砂黑的護甲,瞬間亮起了所有的粉色靈紋。

    偃甲迅速增殖外擴,轉眼變成百丈高的參天巨甲!

    那是一台黑色的獸骨魔甲,雙手垂落過膝,全身覆蓋著光滑的防冥塗層。

    不使用任何武器,靈紋全部在內部運行,為了加強散熱,關節和口鼻處冒出紅色的燃血蒸汽,看上去有些瘮人。

    ……

    塌方的山體中。

    蕭然蝸居在氣囊里,猜測高遙在外面開大,有些好奇的展開神識,想瞻仰一下女武神的英姿。

    女武神的蒸汽黑霸裝挺帥,正在手撕大冥,暴揍大冥……

    但奇怪的是,為什麼女武神和大冥離自己越來越遠呢?

    蕭然揉揉眼睛。

    四周塌方的山體已經不見了……

    只剩他和氣囊漂浮在半空中。

    彷彿自己被拋離了山體塌方,也拋離了大冥腹中,像顆釘子一樣,停留在表層世界,眼睜睜看著女武神與大冥搏鬥,沉入深淵深處。

    到底是誰,神不知鬼不覺的把他摁在了原地?

    敵人來了嗎?

    敵人又是誰?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總感覺附近有一道連共鳴神識也無法察覺的光,看似很遠,卻又很近……

    實際上,他早就發現這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了,總感覺地下有東西,所以才罕見說出生死之交。

    他本以為是這鬼東西,把幽冥引來來抓他的,結果幽冥不但沒能吞噬這東西,也沒吞噬自己。

    他被摁在原地。

    很奇怪啊……

    蕭然穿越三年以來,真是很少遇到這麼玄乎的事。

    他撕開氣囊,發現自己懸在山體原來的地下位置。

    理論上說,此刻他應該處在血柱冥域的範圍內,然而並不是,他所在的空間隔絕了冥域。

    他能看到華蓮被枯手森林纏身,身披銀甲戰鬥著,不斷往下方移動,試圖來救他。

    但他所在的空間,與華蓮隔了層膜。

    咫尺天涯,看似很近,卻很難觸及。

    四周空蕩蕩的,除了冥音外,依稀還能聽到外面的人聲。

    他懸空抬步,走了幾步,被一道空間壁障阻隔。

    他沿著空間壁障走,很快丈量出,這是一座標準的立方體空間結界。

    單邊約五丈長短,也就三層帶地庫的別墅大小。

    彷彿是一座囚牢。

    想不到,連他的共鳴神識居然都無法直觀看到囚牢形狀,最後還是靠盲人摸象摸出來。

    這不是一般敵人!

    蕭然屏氣凝神,仔細觀察,他很快發現,囚牢空間並不是一體的,而是分為上下兩層。

    表層世界為一層。

    深淵世界為一層。

    這個層,是按照他丹田位置為水平線變動的,彷彿空間囚牢隨著他的移動而移動,始終讓他的下半身處於深淵,而上半身處於表世界。

    氣氛突然科幻了起來!

    也就是說,有一個橫跨鑲嵌在深淵和表世界中間的矩陣空間結界,將蕭然關了起來。

    橫跨兩界的空間結界,這遠遠超出常人所能理解的範疇。

    蕭然靠近檢查空間壁,發現這道空間壁只是等級高,潤薄,隱藏的好,並沒有橫跨兩界的特效。

    難道是之前察覺到的鬼東西?

    蕭然開了滿級二階共鳴神識,但竟因為驅動的靈壓不夠,看不清楚。

    他閉上眼睛,融入天地法則,嘗試聯合【極限連招】與【隨緣暴擊】的心法,驅動氣海內的龍脈氣旋,強行給神識加功率。

    很快,眼前一亮!

    他在這道空間囚牢的正中央,發現那道微弱的光。

    不是光,而是散發出來的極為稀少和微弱的靈力。

    少到已經不能稱之為靈力了,彷彿顆粒一般的靈子,散落在真空中。

    他閉目走了過去,伸手撫摸。

    那道微不可察的光,瞬間點亮,顯出了物理原身。

    定睛一看,這是一根與蕭然身體平行的豎直柱子。

    三丈長,三尺寬,橫跨兩界。

    與蕭然的身體一樣,一半處在表層真靈大陸的山體空間,另一半處在表世界對應的深淵。

    柱身通體黑色,絕對的黑色,約等於是吸收了所有光線的無色狀態。

    只有開了滿級共鳴神識的蕭然,才能發現其表面散發出的細微靈力。

    彷彿黑洞表面,只有霍金這樣的物理學家靠數學和物理理論,才能推算出來的細微輻射。

    正是這根神奇的黑柱子,像釘子一樣,將蕭然所在空間囚牢和蕭然,一起釘在兩界中間。

    或者準確說,這道空間結界正是為了保護、隱藏這根黑柱而存在的。

    而蕭然,只是路過被截住了。

    蕭然伸手摸上去,柱子冰冰的,辨別不出材質。

    有為數不少的內凹刻紋,像是雕刻的異形文字。

    蕭然感覺,如果沒有這些內凹的異形文字,這根黑柱是可以做到完全不向外放射靈力的。

    為什麼要刻字呢?

    這些文字並非是靈紋,連滿級靈紋知識的蕭然,也無法破譯。

    這一點,倒是跟石碑上的碑文有點像……

    等等!

    不是有點像!

    蕭然仔細檢查系統空間里的碑文拓本,一個字一個字的對照,發現竟是同一種文字!

    唯一的區別是,石碑上的碑文是凸起的浮雕,而黑柱上的文字卻是內凹深刻出來的。

    黑柱和碑文到底有什麼聯繫呢?

    蕭然百思不解。

    正思索時,一道聲音從身後傳來。

    「你好像是第一次見到這東西?」

    蕭然嚇了一跳,轉過身來。

    「誰?」

    他的面前出現了一道窗戶。

    類似審訊室一樣的玻璃窗,玻璃是比喻,大概是開了一道只能傳遞聲音的空間門。

    聽聲音是男人,音色很滄桑,但語氣卻如年輕人一樣乾脆,直接。

    「即便身處這等絕境,你也沒有絲毫緊張,還不如你和女人近距離接觸時的心理波動大。」

    你乾脆直接罵我小處男好了!

    聽男人語氣,敵人是敵人,但不是死敵,大概也是饞他的才華。

    「你是故意設陷抓我的?」

    「並不是。」

    男人解釋。

    「這根柱子本來就在這裡,至少存在幾十萬年了,錨定了空間,沒人動得了。外面的空間壁是我做的,與其說我設陷,不如說我在等一個人,我不確定這個人是不是你,不過你既然能察覺到柱子的存在,甚至直接摸出了柱子的位置,說明你也有這個資質了。」

    蕭然總結了一下男人的話:柱子很牛,你也很牛!

    這種話,自從蕭然有了系統,秀出天賦后,已經聽膩了。

    「你是誰?」

    蕭然問道。

    一邊問,蕭然極限連招加隨緣暴擊驅動的滿級神識,一邊擴展。

    順著男人的聲音,越過「玻璃窗」往裡探索。

    依稀間,他彷彿看到了一個長長的類似天文望遠鏡一樣的東西。

    以及一個長長的螺旋梯子模型。

    天文望遠鏡?

    螺旋形梯子?

    兩相一結合,蕭然驀的想到了——

    難道是天梯!

    這傢伙想製造天梯,科技升天?

    是神武國軍方的人?

    正當蕭然神識迫不及待的往內繼續探索,發現一道人影時。

    人影伸手摁了什麼東西,一道干擾神識的震蕩波紋,阻斷了他的神識。

    「你的神識比我想象中的還強。」

    這道人影散發的內斂氣場,蕭然只在掌門的白衣殘魂身上見過。

    莫非是神武國的九曜?

    蕭然試探性的問道:

    「你是神武國的人?」

    神秘男人道:

    「這裡也沒幾個神武國外的人,但從你的推斷來看,你似乎是看到了我的玩具,來猜測我的身份。」

    可以肯定,男人是神武國的高層,應該不是黑戒群里的人。

    蕭然直問道:

    「神武國想造天梯?」

    神秘男子道:

    「末法時代誰不想尋找天梯,當你找不到自然想自己造。魔龍,聖域,天梯,這些傳說當然都是假的,就像是虛無縹緲的光,但只有相信光的人才會為此付出努力,去實現這些傳說,把光變為現實。」

    好傢夥,寧就是奧特曼?

    「天梯造出來了嗎?」

    蕭然好奇的問。

    神秘男子沒有直接回答。

    「和魔龍很相似的上古巨蟒已經出現,我國的天堂樹計劃如果成功就是聖域……你覺得天梯還會遠嗎?」

    蕭然心想,你這是同時要製造聖域和天梯,搞不好同時也在尋找魔龍,神武國是想三條路都走一走嗎?

    「前輩加油,我相信神武國一定會成功的,只是晚輩並不擅長煉器,幫不到前輩。」

    神秘男子笑道:

    「你擅長靈紋,你的師兄高師擅長鍛造,如果你們倆合作,或許能幫我完成天梯的某些核心部件,你們留在宗秩山,抑或是一起去道盟,都是毫無意義的,才華沒用在最需要你們的地方。」

    蕭然道:

    「我答應曠城主會幫點小忙,至於高師師兄,你們還是自己去請吧,最好多找些漂亮妹子,或許能事半功倍。」

    神秘男子笑笑,沒有引申下去。

    「你覺得這根黑柱會是什麼?發揮你的想象,隨便說。」

    沒有發揮任何想象,蕭然真就隨便說道:

    「或許是和末法時代的起源、幽冥什麼的有關吧。」

    神秘男子道: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應該見過石碑的碑文了。」

    蕭然吞過誅冥府的言靈丹,不能向外人提及石碑。

    「沒見過。」

    蕭然三個字說的很乾脆。

    如果真沒見過石碑,通常會詢問石碑是什麼,所以神秘男子推斷蕭然一定見過。

    「我可以告訴你,石碑碑文和黑柱銘文是一模一樣的文字,一模一樣的內容,一個是內刻,一個是浮雕,你覺得它們有什麼關係?」

    蕭然撇撇嘴,隨口道:

    「一個蘿蔔一個坑,也許是開啟某種力量的鑰匙也說不定。」

    隻字不提石碑二字。

    神秘男子拍了拍掌,以示讚許。

    「不管你是不是我推衍出要等的那個人,但我想你不會比他差,我的看法和你一樣,完整的碑文或許正是啟動類似所有黑柱的鑰匙。」

    「不止一根嗎?」

    「類似的黑柱,真靈大陸上應該有很多,最少不會低於六根,除了神武國這一塊被我提前發現並隱藏,其餘都被道盟保護起來了,大概是仙人留下的終極武器,打開它就能殺死全部幽冥。」

    「你剛才說,這東西的歷史可能有幾十萬年,那時候幽冥都沒出現呢。」

    神秘男人沉默半晌,才決定道:

    「你的事迹和為人我也有了解,就算未來成了敵人,有些事情告訴你也無妨。這東西錨定空間的位置隨著真靈大陸的自旋,每年發生極其微弱的位移,據此測算的存在歷史超過了百萬年,別說幽冥了,它很可能比仙人都要悠久,所以是道盟或仙人安排的陰謀論是靠不住的。」

    一百萬年以前……

    蕭然微微皺眉。

    「你是說這東西可能是修真文明的起源?」

    ——————

    195章騷話王:

    某不科學的鄭楠離

    荒古

    關於之前被屏壁刪改的188章,作者君已經詳細擴寫,作為番外放在V群,感興趣的書友可以去看看。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
    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