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96章 【三合一】機巧少女不會懷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96章 【三合一】機巧少女不會懷孕字體大小: A+
     

    受到蕭然召喚,碇真子覺得又有近距離接觸女神的機會了,腳丫一撒,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

    「學姐有什麼事?」

    蕭然抑制住要發財的喜悅,臉上風輕雲淡,古井不波。

    「不是學姐,是前輩。」

    「前輩什麼事?」

    「最多投注量是多少?」

    碇真子有些詫異。

    「前輩還真會修車嗎?準備給你們隊買多少?」

    蕭然拍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長道:

    「我不買,你買……最多可以買多少?」

    碇真子雖然對機車沒興趣,但經常偷偷來這條賽道看高遙的比賽,很多規則也是了如指掌。

    「投注額倒是沒什麼限制,但莊家為了控制風險,每個人投注額的凈賺總量不能超過百萬靈石。」

    「百萬靈石?這莊家倒還蠻有實力的。」

    「那可不,這條賽道我還沒出生時就已經在了,肯定是有背景的。」

    蕭然微微頷首,沉吟片刻,道:

    「你去買一萬靈石的三十號贏。」

    碇真子一愣。

    「前輩不買嗎?為什麼是我買?」

    剛說完,看蕭然意味深長的眼神就明白了。

    「哦哦,好的,我投一萬靈石。」

    可仔細一想,又不太對勁。

    「可三十一號和三十二號車都是遊客的車,大多數時候都是有錢人的觀賽車,車手是業餘的,車子性能也不行,唯一的優勢是安全防禦非常好。」

    蕭然一聽,心想莊家還挺會做生意的。

    「別問那麼多,買就是了……你懂我的意思吧。」

    看到蕭然篤定的眼神,碇真子猜測他是知道了什麼內幕消息。

    「懂了。」

    碇真子領命而去,自掏腰包一萬靈石,進了莊家鼓屋。

    高遙一直嚼著糖,沒說話,等碇真子走後,才隨口道:

    「你第一次來,怎麼搞得比我還專業?你不相信我能贏嗎?」

    蕭然笑道:

    「比賽嘛,我覺得輸贏無所謂,安全第一,友誼第二。」

    高遙一聽,覺得有些懸乎,總感覺他葫蘆里沒賣好葯。

    「你這麼說,可得給我先把車子的小毛病給修修。」

    「你車有什麼毛病?」

    「常年燒機油,變速器異響也很惱人,還有……在激烈駕駛的時候,偶爾會間歇性失速。」

    蕭然笑了。

    「這點小事也叫毛病?在我家鄉,這種車年年都是銷量冠軍。」

    冷傲的小臉微微一怔,高遙吹了個泡,咬著榴槤味的巨泡,口齒不清的問道:

    「你家鄉在哪?」

    「一個和神武國有點像,某些地方更先進,某些地方更落後的地方。」

    啪,泡炸開,在糊臉的瞬間,被高遙嫻熟的舌頭吸回口中嚼了起來。

    「你家在仙界?」

    蕭然一愣。

    好傢夥,你的意思是說,神武國還有比仙界更先進的地方?

    至於修車,蕭然也沒啥本事修車,更懶得修車,畢竟修好了,也肯定搞不過某掛逼,何必費力呢?

    「總之,你說的這些都是小問題,不影響比賽的。」

    高遙心想也對,本來就是帶蕭然來體驗夜生活的,她一不缺錢,二不缺名譽,誰關心輸贏呢?

    這就是為什麼她只開個性能普通的機車,機車太好,她每次就必須贏了,太累,也無趣。

    高遙隨口問道:

    「你認識三十一號車上的兩個人?」

    蕭然不確定眼前的少女到底是不是黑戒群里的謠,但依然沒有隱瞞。

    隱瞞,會顯得弱,沒底牌,大大方方說出來,對敵人也是一種震懾。

    「道盟派來保護我的。」

    「你倒還是個寶。」

    高遙也沒在意,畢竟,蕭然一個人來來很容易被懷疑是間諜,有人保護,說明他起碼不是神武國的敵人。

    「也好,既然你私下買了別隊贏,可就別怪我全力比賽,讓你血本無歸了,到時候沒錢交房費,你得做家務。」

    為什麼要做家務?

    肉常不行嗎?

    蕭然沒多說什麼,低頭看了眼單頁后的比賽規則。

    規則很簡單。

    不限機車性能尺寸,不限燃料,不限武器不限。

    修真者不能使用功法,但是可以用個人靈力為機車加註。

    不過車子有安全氣囊,兩位組員也會穿安全背心,就算機車爆炸,也能活下來。

    刺激,又安全,變數多,結局很難預測。

    莊家最喜歡這種比賽了。

    因為未來女武神高遙的臨時加入,觀眾的氣氛明顯比剛才熱烈許多。

    居然有很多人,拿著類似照相機的錄影靈器在拍照,甚至還有搞直播的,對著鏡頭自顧自的說著什麼。

    把靈器換成電器,就跟前世沒什麼區別了,很夢幻。

    可惜換不得。

    ……

    比賽進入預備階段。

    賭坊東邊峽谷的正下方,有一片空闊地帶,是比賽準備區。

    參賽的三十二台機車,從懸崖邊陸續啟動,緩緩向下開去。

    大多數車都爭先恐後,想拿到好的發車位置,或遠離野男的坦克飛車。

    高遙慢悠悠的嚼著糖,最後一個啟動。

    畢竟她可是未來女武神,跟一群賭徒搶車位,可太跌價了。

    華蓮無玉還在摸索操控方法,車子也最後啟動,跟在高遙蕭然身側,並排著起步,徐徐往下飛行。

    華蓮的車還是左右正副駕駛位,無玉穿著沙灘褲,戴著暖寶寶,不忘向蕭然招手打招呼。

    「蕭師弟,好巧啊。」

    巧你妹啊!

    蕭然問道:

    「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自己要來這裡,你們是怎麼知道的?」

    無玉純真笑道: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我準備明天再找你的,第一次來神武國,今晚真的只是想來玩玩。」

    「我信你個鬼!」

    不料,身前的高遙卻道:

    「他說的是真的,比賽名單提前半天就訂好了,除了我,基本沒人能擠掉別人插隊比賽。」

    還真就是玄學?

    蕭然無話可說。

    無玉身旁,華蓮一直埋頭開車,戴著宛如墨鏡的駕駛輔助偃鏡,對無玉私自跟蕭然打招呼的行為,格外火大。

    「你這笨蛋,誰叫你暴露身份的?」

    蕭然看了眼。

    華蓮這一身,華蓮這一身藍色旗袍還真是大氣典雅,跟高檔酒店的迎賓小姐一樣。

    一頭微卷的墨藍捲髮,低胸露溝,腿叉見腿,顯出極其強健美妙的身段,看起來相當漂亮。

    「暴露身份總比暴露身體好。」

    蕭然如是道。

    無玉笑而不語,露出一副「真有你的哦」的表情。

    華蓮板著臉,不苟言笑。

    「你少嘻嘻哈哈的,這場比賽比你想象中的要危險的多。」

    蕭然點點頭,略一致謝。

    「我會注意的……師姐。」

    無玉道:

    「師弟其實最應該注意的是女人,不要被糖衣炮彈擊倒了,咱這師姐雖然沒女人味,但終歸是血肉之軀,偃甲人能不能生孩子都是兩碼事呢。」

    說完,看向了一身黑衣,面色冷漠無謂的高遙。

    高遙嚼著榴槤糖,冷哼一聲,口吐芬芳。

    「鄉巴佬,神武國有批量生孩子的工廠,誰還用身體生孩子?女人的身體是用來工作和愉悅的。」

    一句話說的華蓮無玉啞口無言。

    有那麼一瞬間,蕭然彷彿看到了真正女權光輝!

    問題是,身體是用來愉悅的嗎?

    你還未成年啊!

    蕭然正感嘆著。

    只聽一聲炸響,發車區的巨型閘門打開,幾十台車像箭一樣沖了出去。

    就連華蓮和無玉這樣的新手,也嗖地出發,跟上了前面的大部隊。

    高遙卻還沒動彈,轉頭問蕭然。

    「你在幹嘛?」

    蕭然還在琢磨偃甲人的愉悅問題,這才意識到,比賽已經開始了。

    高遙這種小車,機修工不抓緊駕駛者的話,駕駛者是沒法起步的。

    蕭然忙單手摟住少女的腰,柔韌而溫熱,感覺並不像無玉說的不能生孩子。

    剎那間,機車一聲轟鳴,如炮彈一樣疾衝出去。

    速度太快,蕭然單手勾不住,忙雙手摟住少女的腰,這才穩住了身形。

    ……

    比賽一圈定勝負。

    賽道全長一百三十七里,直角以上的彎道有八百多個,最狹窄處不足一丈寬,三丈高。

    而光是野男的坦克飛車就不止一丈寬,只能側著飛過去。

    比賽節奏很快。

    賽道開始時,約有七八里的空闊直線路,方便起步時拉開距離,以免發生撞車事故,影響比賽精彩性。

    高遙直接一腳靈脈踩到底,一個疾沖後來居上,衝到頭部去了。

    而華蓮無玉因為性能和駕駛經驗的不足,很快落到了最後一名。

    畢竟是業餘車手,華蓮如果直接使用分神境靈力給機車注入靈魂,機車會扛不住靈壓直接爆缸的。

    華蓮都看不到蕭然的影子,直抱怨道:

    「你選的什麼破車子?」

    無玉純真的俊臉上露出了無辜。

    「我也不知道蕭師弟會來啊。」

    華蓮乾脆放下舵輪,踏劍而起。

    「這車肯定跟不上他,你來開,我御劍跟上去,免得出意外。」

    「也好。」

    無玉按照操作指南,慢悠悠的開,難得享受無憂無慮的時光。

    華蓮身形一閃,御劍從空中跟上了蕭然。

    蕭然抬頭一看,好傢夥,白色的。

    感覺她像是給賽車拍照、監督的直升機。

    高遙有些吃驚。

    「這女人是神仙嗎?御劍速度這麼快?」

    看來,她對修真世界了解太少了。

    蕭然道:

    「人家是分神境大佬,除非你開偃甲,機車再敏捷,極速還是上不去。」

    「可她過來保護你,讓那小個子開車,你的一萬靈石不就沒了嗎?」

    「不,我的一萬靈石,就要靠那小個子幫我贏。」

    高遙百思不得其解,回頭看了眼,三十一號車落後一大段,早就不在視線範圍了。

    所有車都沒有空間穿梭功能,也禁止使用此功能,總不能其餘車全部自相殘殺,讓他撿便宜吧?

    他這速度撿便宜也劍不上啊……

    她實在想象不到,還有別的辦法能獲勝了。

    「你真是錢多。」

    蕭然也不解釋。

    高遙不愧是未來女武神,對機械駕駛的理解太高了,哪怕不是連魂同步駕駛,也依然展現出極高的車技。

    越是到狹窄路段,她就越是風騷走位,經常擦著石壁一寸跑,各種極限超車。

    要不是蕭然習慣了大鳥轉轉轉的極限飛行方式,怕是要給她搞吐。

    駕駛方面,高遙已經無可挑剔了。

    不過,車沒陳笑風的車好,追了半天也沒見拉進多少距離。

    高遙越開越猛。

    蕭然抱的越來越緊,否則就會被摔出去,被石壁砸成肉餅。

    他心想,如果以前的機修師是那個名叫小玥的少女,那也得是個平胸,否則她別指望拿冠軍。

    蕭然感覺車速再快下去,搞不好真要起生理反應,那可就尷尬,顯得他沒定力了。

    但高遙似乎集中精力開車,絲毫沒在意任何多餘的事。

    蕭然試著關心其它事情,轉移注意力。

    「野男那坦克車根本沒影了,怎麼還開這麼低的賠率?」

    「他的車能走捷徑。」

    捷徑?

    極品飛車?

    蕭然正想著,在前方一裡外的狹窄路段中,野男的坦克車,從側邊的捷徑橫著沖了出來。

    厚重的車頭都被壓扁了,機修師直接挂彩,被氣囊包裹住身子。

    可見走捷徑是要付出代價的!

    坦克車橫在前方狹窄處,一躍排在了第一名。

    但他沒有立即轉向飛奔,而是原地噴霧,繼而射釘刺,結蜘蛛網,擺起了路障。

    跟蕭然前世玩的極品飛車裡的警車一樣,怎麼下作怎麼來。

    由於前排的車速度太快,路障又太狹窄,衝過去大半車都栽了。

    「小心!」

    「別怕。」

    輪到高遙,直接一個極限操作,底盤貼著坦克的車頂滑過去了。

    底盤護甲直接被掀開了。

    車核引擎暴露在外,車子呼啦啦的轟響,有種快要肢解的感覺。

    蕭然迎面沖了一大口毒霧,頭往後一仰,差點被蛛絲給割頭了。

    最後以兩三百邁的速度,找到一條不那麼危險的路,衝出生天。

    可真刺激!

    蕭然回過身一看,前方一共只有兩台車沖了過去。

    這兩台車也不好過。

    陳笑風的機翼被劃開了一角脫落,只能側著飛,速度再快點,就要小鳥轉轉轉了。

    另外一台蛇形的軟體飛車,後排的機修工人沒了,主駕的背心氣囊也爆開了,擋住了視線,卻仍然在堅持飛行。

    過關的三台車,沒有一台能無傷避開的,過關之後速度也明顯降了一截。

    目前陳笑風還排第一。

    第二是一台軟體蛇甲。

    第三是高遙。

    第四是野男。

    這四台車,全部負傷!

    前面三台車拿命沖開的幾條小道,讓後面的小車無傷或輕傷通過。

    大車全跪了。

    這麼一攪和,仍留在賽道上競逐的車,只有十六台。

    頭部四車的優勢被縮小了,後面十二台小車迅速追上來。

    但顯然,前面四台車都還有後手。

    賽程很快來到了中段。

    「有趣的地方,來了。」

    高遙道。

    蕭然看了眼,前方是遂道。

    按照地圖顯示,遂道約十幾里長,是全賽道難度最大的地方。

    裡面有設置有很多關卡,岔路,甚至是迷宮,以及干擾導航的陣法。

    為了安全起見,蕭然給空中跟進的華蓮,傳去一道神念。

    「師姐不要進遂道了,裡面的陣法肯定扛不住你的分神靈壓,很容易塌方的,你在空間跟進,就算塌方,你也能撈我出來。」

    「好!」

    華蓮也覺得有道理,御劍上行,從遂道山上空跟進飛行。

    前面四台車一頭扎入遂道之後,後面一連串飛車陸續進了遂道。

    飛車在遂道里會遇到各種情況,速度很慢,以至於除了無玉的車還沒進遂道外,其餘十五台車全進去了,而最先進去的陳笑風還沒飛出遂道。

    意識到這一點的蕭然,心中驀的咯噔一下。

    完蛋!

    果不其然,剛進遂道不久,野男的坦克車就一路橫衝直撞,根本不走固定路線,把迷宮沖的七零八落,最後一頭撞上遂道的某個承重柱。

    無玉慢悠悠的抵達遂道入口,磨磨蹭蹭的,正要飛進遂道。

    轟!

    整個遂道塌方了。

    墜落的山體和石塊掀起巨大灰塵,糊了無玉一臉。

    「我要贏?」

    華蓮在蕭然被埋的上空懸停,確認蕭然安全,朝遂道的外的無玉道:

    「我不該帶你來的。」

    無玉抹了抹臉上灰塵,笑道:

    「安心啦,如果我真有那麼神,有我在的話,師弟應該不會出事的,何況李執首說已經給他帶了保命玉簡。」

    華蓮感覺不太對勁,她能感覺到某台車撞到了柱子,但是綿延十幾里的遂道,不該這般脆弱才對。

    「如果是人為的呢?」

    「那你還不馬上救人?不該話又說回來,蕭師弟這樣的人才任何勢力都行據為己有,不承受住敵人的糖衣炮彈或嚴刑拷打,又怎麼證明蕭師弟心向著道盟呢?」

    華蓮沒聽他說什麼,一劍劈向坍塌的山體。

    結果好像砍斷了什麼東西,山體開始下沉……

    片刻前。

    遂道里。

    轟然一聲,機車的安全氣囊瞬間爆開,直接將高遙和蕭然裹在氣囊內,擠壓在了一起。

    這是車載的安全氣囊,內部布滿了靈紋,不是安全背心。

    安全背心爆開,另外一個人還能繼續開車。

    車載氣囊爆開,比賽就結束了。

    蕭然以為和少女背靠背貼在一起,結果少女一說話,才發現是面對面。

    「沒想到你那個朋友,還有這種贏法。」

    高遙嚼著榴槤糖,貼著蕭然的臉吹了個泡,沾在蕭然鼻子上。

    修真界的榴槤還挺香,並不臭。

    蕭然扯開泡泡,塞回少女嘴中。

    面對塌方,兩人都是無所謂的做派。

    「他只是運氣好罷了,在我們西南側,野男的車撞斷承重柱,車子完全報廢,車載氣囊好像沒彈出來,生死難料了,其餘人都是安全的。」

    蕭然沒提及詭異的塌方,反正華蓮馬上就會挖土救他出去。

    「你不是只有鍊氣修為么,神識這麼厲害?」

    「道盟天驕從來沒有白給的。」

    「既然那誰受傷了,我還是開偃甲把他救出去吧,雖然那人很噁心。」

    「別了,我們還是等專業的營救隊伍,峽谷下面都是沙土,你在地下開戰鬥偃甲,不但會加重塌方,搞不好還會引發地沉。」

    話音未落,華蓮一劍劈了下來,真的地沉了。

    「你這烏鴉嘴!」

    蕭然感覺事情有些蹊蹺。

    野男的撞柱,華蓮的一劍,都太巧了!

    他嗅到了不一樣的味道。

    「想不到我們會成為生死之交。」

    高遙還是一臉無謂的樣子,精緻的小臉高傲,透著冷意。

    「你在小看我嗎?」

    ……

    賭坊聚集區。

    看到遠處遂道塌方,人群多少有些慌亂。

    莊家顯然經歷過各種車禍,這時候還很淡定,告訴大家一切正常。

    沒人死,只有野男二人受了傷,救援隊很快就會到。

    不僅如此,莊家還公布比賽結果

    優勝者,是三十一號車組!

    碇真子心中一驚,沒想到還真被蕭然說中,直接一波肥了。

    塌方不會是莊家提前準備的吧?這成本未免太高了。

    他感覺有些蹊蹺。

    因為出了冷門結果,賭坊胖老闆樂也跟著一波肥了,樂呵呵的一邊等待救援,一邊給投注者派獎。

    直到……

    空中黑霧滾滾,掩蓋了星空。

    四周風捲雲集,氣壓陡然下降,令人汗毛倒豎,骨節顫響。

    人群還沒來得及反應,天空驀的撕開了一道環形的裂縫,宛如一張血盆大口。

    「快看天上!」

    「那是什麼?」

    「沒見過這鬼東西……該不會是幽冥吧?」

    一語成讖!

    轉眼間,空中赤紅的鮮血宛如岩漿滴落,染紅了被黑霧佔據的夜幕。

    血幕從四面八方浸染而下,很快形成一個血柱封閉空間,籠罩了塌方附近十幾里的空間。

    人群被隔在了空間柱的外面。

    柱內。

    「神武國怎麼會有幽冥出現?」

    華蓮抬頭看向了空中的血環。

    一隻乾枯漆黑的人形手臂,自圓環中央撕裂一道裂縫,帶著宛如遠古洪荒般的悲愴與浩瀚無聲的威壓,向下緩緩延伸,朝著華蓮的方向徑直抓來。

    華蓮明白,這不是沖著她來,而是沖著蕭然來的。

    萬幸她提前御劍跟上,與蕭然一起身處冥域之中。

    「休想帶走他!」

    華蓮雙掌一合,頭髮倒豎,祭出一柄巨劍,身形一閃,踏空而上,一劍劈開枯黑的手臂。

    與此同時——

    一頭宛如腐鯤一樣的大冥,從地下一躍而出,一口吞走整個塌方,甩出一道枯黑的冥尾。

    「兩頭大冥同時出現?」

    ————

    194章騷話王:

    荒古_

    v黑皇尼德霍格v



    上一頁 ←    → 下一頁

    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
    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