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95章 【三合一】缸內直噴【白銀加更20/20!】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95章 【三合一】缸內直噴【白銀加更20/20!】字體大小: A+
     

    靈紋驅動的飛行機車和電動車的原理一樣,能一瞬間達到最大扭矩。

    高遙駕駛的小型機車,如果真要計算的話,百公里加速還不到一秒。

    靈紋點亮,引擎炸響,少女一個急加速,蕭然在後座差點被甩出去。

    還好共鳴神識有一點預知反應,蕭然提前單手抓住少女柔韌的蠻腰。

    這才在急加速中穩住了身形,與少女疾馳在鋼鐵叢林中。

    眼中的鋼鐵叢林也不是叢林了,只是壓縮在一起被甩出後腦的畫面。

    一旦適應了這種速度,抓著少女的小蠻腰,還蠻愜意的。

    少女的頭盔是面罩式的,造型像是幽冥,用機車上的骷髏標識固定的單馬尾辮在蕭然肩側飛揚。

    「你是第一個坐我車,沒在起步時被甩出去的人。」

    蕭然聳肩,撇了撇嘴道:

    「這也算優點嗎?」

    「當然算,畢竟在這個國家,沒誰敢上車摟我的腰,你們修真者膽子都這麼大么?」

    「我不是一般修真者,我是道盟天驕。」

    少女一愣,沉默半晌才道:

    「天驕也算榮譽?」

    蕭然語氣一窒,無話可說。

    四十多歲……還是個小孩。

    蕭然也懶得計較。

    「神武國聽說法治管理很嚴,你為什麼不遵守交通法則?」

    「這是特權,在神武國,不管你是學靈紋,還是學御甲,想畢業都要脫層皮,國家不給點特權,誰還有動力學習?當然,像我這種能在國都隨便飛的人,一隻手能數的出來。」

    「聽說你同步率能達到九成九,是這個國家單兵最強的人?」

    「上代女武神同步率沒我高,但肯定比我強……可惜死了。」

    「所以城主大人派最強的你來保護我?」

    「我也是靠軍方的新技術強行拉到九成九的,單兵來說,目前確實是最強的,但在神武國,討論單兵力量沒什麼意義,何況我體內的靈紋秘鑰掌握在軍方手裡,不像前輩們那麼自由了。」

    靈紋秘鑰?

    蕭然神識深入少女體內,仔細看,她的身上刻印了不少紋身,腿骨里似乎也內嵌了少量增加控制力的人造物。

    跟地球上的朋克少女,紋身耳洞辱環差不多,但她有實用價值的。

    或許正因為身上被紋了身,骨骼里打了釘,她才幹脆走朋克路線。

    社會壓抑到一定程度,年輕人總會搞事情。

    仔細看,少女說話很直接,不留情面,語氣倒時和黑戒群里的謠很相似,但似乎毫無心機,有什麼說什麼,沒感覺到那種救世主的氣質,也沒有任何危險的感覺,就是個略帶傲氣的朋克少女。

    同時,蕭然在黑戒群守了半天,也沒有自己來到神武國的消息。

    難道謠另有其人?

    ……

    高遙的飛行機車,比蕭然劍船的極速還要快。

    穿過高鐵叢林與飛車洪流,高遙載著蕭然一路向西,很快來到了郊區。

    神武城的郊區,差不多也是和下面鄉鎮一樣的蒙古包集群造型。

    在神武國,這種類似蒙古包造型的房屋,叫鼓屋。

    一體化澆鑄成型,搬家時可以連著屋子一起搬走。

    大多是黑色外殼,可以最大化利用太陽能,為室內加熱。

    少數特別大的鼓屋,通常是集市、靈械廠或大型機修廠。

    高遙的車,停在一座特別高大的的鼓屋前。

    車停了,光還打著,轟鳴個不停。

    蕭然下車,凍的手腳快沒知覺了。

    這裡比較偏僻,大晚上的也沒什麼人。

    鼓屋約有幾十丈高,灰色的類似塑料一樣的建築外殼,看起來很破舊。

    門口擺放著各類半廢棄的飛車、農用車和淘汰的舊款戰甲。

    旁邊豎著一個很小的黃色木牌,一豎行黑色的手寫毛筆字——

    班氏靈械維修。

    大晚上的燈火通明,轟轟隆隆,看起來生意倒還不錯。

    高遙側坐在機車上,車燈對著大門閃了半天,機修廠里才走出一位身材佝僂的老者。

    是個凡人老頭,身子佝僂,走路卻筋鬥鬥的,很麻溜。

    手裡提溜著一把如劍長的鐵齒,齒邊集成了類似各類扳手的功能。

    老頭順手關掉機車的轟鳴和閃燈,借著機修廠的燈籠,看了眼蕭然,又看了眼高遙。

    「遙遙嗎?」

    板著臉,聲音艱澀,話裡帶了點不太歡迎的意思。

    「我的機車出了點問題。」

    「我眼睛不行,小玥出門修甲了,你白天再來吧。」

    老頭擺擺手,轉頭就往機庫走。

    高遙倒是不緊不慢的嚼著泡糖。

    「我這裡有個大生意,組裝十丈高的大型國有偃甲,你敢接嗎?」

    老頭轉過身,快步走回。

    「零件在哪?我看看。」

    「你不是眼睛不行嗎?」

    「有燈呢。」

    老頭猜到需要組裝偃甲的是蕭然,覺得有些面生,不像是國內的偃師,但也沒多問什麼。

    「確定在這裡組裝嗎?」

    老頭問蕭然。

    蕭然有些懷疑,這不是私人機修廠么,也能組裝巨偃?

    「確定在這裡組裝嗎?」

    高遙雙手叉胸。

    「地下靈械廠以外,你找不到更好的組裝廠了。」

    三人來到機修間。

    裡面差不多有足球場那麼大,空間寬敞,燈光明亮如晝。

    靠牆擺放著七八台戰甲、仙舟和農用靈械,幾十個灰衣機修工,在忙上忙下,在同時開工修理。

    蕭然來到中間空闊處,取出巨偃。

    幾十個機修工陸陸續續看了過來,不惜放下手頭的工作。

    在神武國,新型同步巨偃項目是秘密進行的,很多人只聽說過,卻沒親眼見過巨偃。

    老頭倒是很淡定。

    「除了偃核和連魂倉,你這偃甲不是好的么?」

    「我是想重新設計,拆解組裝,這是新圖紙。」

    蕭然將設計圖紙和靈紋圖紙,一齊遞給老者。

    老者看了眼設計圖,一掃而過,目光停留在靈紋圖上,稀疏發白的眉毛微微蹙起。

    隨即又取出放大鏡一樣的擴靈鏡,細細觀察,時而沉吟,時而嗟嘆。

    足足看了半刻中,方才抬頭瞥了蕭然一眼。

    「這靈紋是你自己寫的?」

    「嗯。」

    老頭眸子里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驚色,長喟一聲,轉而對高遙,難得露出一點笑。

    「沒想到你這丫頭,找對象還挺有眼光的。」

    機車少女被老頭的跳躍思維搞得一愣,半天才反應過來。

    「不是對象,這是國賓,名叫蕭然,好像是什麼道盟天驕來著,我只是負責接待的。」

    國賓何時要你一個女娃接待了?

    老者上下打量著蕭然,看蕭然身上的朝氣,不像是千百歲的修真者。

    「確實有國賓的資本……年輕人,你家裡還有兄弟嗎?」

    煙熏的眉眼微微抽動著,少女忙打斷老者的詢問。

    「你這老頭說什麼胡話?你喜歡,給你當孫女婿,問問人家可同意。」

    「開個玩笑。」

    老頭咧嘴笑著,意味深長道:

    「神武國的生活不像道盟或是其餘四大勢力那麼悠哉,在我們這裡,任何有才華的年輕人都必須娶妻生子。」

    蕭然點點頭。

    「應該的,如果靈氣濃度繼續下降的話,我也得多生些小孩了。」

    「生小孩容易養小孩難啊……」

    老頭喝了口茶嘆道,隨即找了個小板凳坐下,沒顧蕭然和高遙,拿筆頭和木板自顧自的計算著。

    算了半天,又是皺眉又是搖頭的,半晌才道:

    「要達到你這個設計要求,很多材料得更新,要花很大一筆錢,我這裡從不打折的,你可要想好了。」

    高遙道:

    「材料會有國有靈械工廠給你送來的,錢也由城主墊付,你說個最快的完工時間吧。」

    老頭毫不猶豫道:

    「材料齊全的話,給雙倍工時費,我停掉手中所有工作,三天就行了。」

    「好。」

    蕭然還有不少東西想趁機訂製,比如設計的半自動煉丹爐,能陪斗幽冥的女偃偶,比如全自動按摩椅,慢搖多人嬰兒床之類……

    不過這麼大的機修廠,估計不會接這類小活,明天再逛街找找吧。

    留下偃核和劍船后,蕭然就和高遙一起離開了機修廠。

    ……

    自從下了寒漠城傳送陣,蕭然一整天頂著寒風,不是在趕路,就是在聚會、談判。

    旅途勞頓,一刻也沒的休息,此刻有些扛不住了。

    坐在疾速飛行的機車後面,單手勾著少女的毫無贅肉的小蠻腰,微耷著眼皮,有點想睡覺了。

    「你家在哪?」

    「怎麼。」

    「我有點累,想休息了。」

    少女一愣,覺得不可思議。

    「你不是比我年紀還小么?這才幾點就休息?你來神武國養生嗎?你們宗門弟子都沒有夜生活的嗎?」

    蕭然被少女說的好像他是個老實人一樣,感覺很沒面子。

    「你這有什麼好玩的?」

    「你會修車嗎?」

    我只會開車,會個鎚子修車啊!

    什麼左右大燈,什麼鈑金不正,什麼缸內直噴,什麼排氣管黢黑漏水,有油箱口過大,什麼油氣環報廢,什麼粗暴駕駛,激烈追尾,他通通不知道!

    但蕭然的男子漢氣概,不允許他說不。

    「會一點。」

    「跟我來。」

    ……

    高遙掉頭向北,一直開,開出神武城的郊區外,一直開到半夜。

    群星璀璨,撫照四野。

    荒涼的冰原一望無垠,在機車下方疾退著。

    蕭然頂著愈發刺骨的寒風,有種來到了異星球的感覺。

    不知道飛了多久,前方地平線上忽然出現了星星點點的光。

    越靠近,光點越多。

    最後發現,前方竟是個夜市。

    仔細看,是一條扭曲的不規則的環形街道。

    一邊是帳篷搭起的簡易商鋪。

    一邊是深谷邊的懸崖。

    街上人山人海,很是熱鬧。

    篝火,美酒,美女,機車……

    蕭然在空中看了半天,才明白過來,那條扭曲環形的狹窄深谷,竟是一條機車賽道。

    這女孩竟帶他來賽車,開的還是一台有點毛病的車!

    這劇情,他在星球大戰和速度與激情里看過。

    主角肯定會贏。

    唯一的問題是:他是不是主角?

    峽谷約有幾百里長,很深,也很窄,最寬處也不過十丈,設置了五花八門的路障。

    峽谷外的百里崖邊,離散分佈著幾十個商業聚集區。

    高遙載著蕭然,降落在峽谷中央、賽道入口的聚集區。

    一邊是起點,一邊是好幾個彎道的匯聚點,有著極其良好的觀賽視野。

    崖邊平台上鋪著細軟溫熱的沙子,給踩在沙子上的人增添一絲暖意,抵抗寒風的侵襲。

    聚集區活動的都是些年輕人。

    有商販,有車手,有機修工,也有本國遊客,甚至還有特地找個地方嗑藥的癮君子。

    除了少數一些鍊氣和築基外,其餘都是凡人。

    造型各異,打扮的千奇百怪。

    這些造型,在蕭然看來,直覺頭皮發麻,有點鬼火少年、葬愛家族的感覺,但在神武國年輕人的審美中,想必一定是很炫酷的。

    與這些千奇百怪的打扮相比,高遙的打扮竟顯得跟乖乖女一樣,突然符合蕭然的審美了。

    這些年輕人的眼神中,並不是那種富二代般的招搖,或是鬼火少年的個性展示,而是壓抑到極限后的暢快宣洩。

    沒辦法,末法時代壓力都大。

    神武國青年所承受的壓力,更是冠絕真靈大陸。

    神武國靈氣濃度低,年輕人修行天賦不夠,只能勵精圖治,埋頭搞科研,精神緊繃到一定程度,出來宣洩一下也無可厚非。

    除了少數嗑非法藥劑的,其餘人也沒見從事什麼違法活動,問題不大。

    高遙一來,人群自動讓開一條道,所有人的目光都鎖定在蕭然身上。

    高遙常來,但大多數時候,是帶著班氏機修廠的女機修工班玥一起。

    這是她第一次帶男人來賽車。

    人群中忽然響起一道吹哨聲!

    彷彿是在起鬨。

    蕭然循聲看去。

    一個渾身覆蓋著斗幽冥竹牌的年輕人,正朝這邊揮手。

    仔細一看,竟是碇真子!

    「學姐,蕭前輩,這邊。」

    碇真子買著碎步跑了過來,懷裡抱著一大堆來自國外的小零食。

    來自蕭然的泡妞秘技——

    不同尋常的美食攻略法!

    「哈哈,我就知道你們會來這裡,沒讓我白等一晚上。」

    蕭然拿了幾根仙戶牛肉條,干嚼了起來,沒拆他的台。

    「多謝。」

    碇真子隨即拿點吃的給高遙。

    「學姐也嘗嘗。」

    「我開車前不吃東西的。」

    高遙擺手回絕,轉身走向不遠處一個不大的鼓屋建築。

    蕭然跟著高遙闊步走進鼓屋,才發現這裡是一個賭車的小賭坊。

    簡易的木板牆上,貼著每一個參賽選手的賠率。

    三十二台車一輪。

    貼紙上詳細記錄了每台車的車手、機修工和機車的型號與排量。

    比賽沒有獎金,贏錢都是靠賭。

    遊客隨便下注,但車手只能買自己贏,不能買別人贏。

    賭坊老闆,也是賽事的組織者,是個中年胖男人,穿著緊繃的華麗袍裝,脖子上戴著很粗的大金鏈子,大概是全場唯一的中年人。

    看到高遙來了,立馬放下手上的工作,起身恭敬道:

    「高武神好久沒來玩了啊,您要是再不來玩,咱這條賽道怕是要被軍方給拆了。」

    高遙冷臉反問:

    「那怎麼沒見你給我交保護費?」

    「不都讓您贏了嗎?」

    「我是憑本事贏的。」

    胖老闆搖頭陪笑著。

    「你這台新車雖然速度很快,但好像還沒贏過一次啊。」

    高遙把車鑰匙往桌上一擺,叉腰撇嘴道:

    「這次我帶了強力助手。」

    胖老闆這才看了眼蕭然,丰神俊逸,氣質超然,還是個鍊氣修士。

    「我看不止助手吧。」

    高遙也沒搭理他。

    「少廢話,下一場還要等多久?」

    蕭然覺得有點懸,畢竟這比賽除了比拼駕駛,還比拼修車,可見是無規則比賽,以他修車功夫,真的有點懸。

    「你確定要帶我一起比賽嗎?我修車只是會一點點而已。」

    高遙道:

    「你越不會,我贏的賠率就越高,贏了之後賺錢就更多。」

    蕭然懂了。

    以下博大,緊張刺激,陪您嗨翻天,給您不一樣的娛樂體驗!

    胖老闆也覺得懸,心想這保護費想交都怕交不出去。

    「下一場可不容易,強手雲集,不但有你的老對手陳笑風,還有來自東區峽谷的野男,這一場本是他們的巔峰之戰,要不,給你換幾個對手,讓他們順延到下下場?」

    高遙嚼著榴槤味的酸泡糖,蠻不在乎道:

    「沒我也算巔峰之戰?就是要強力對手才能贏得多,你要是誠心想交保護費,安排我贏就行了。」

    胖老闆臉色一青,只得咬牙道:

    「您這個車……我只能說盡量。」

    ……

    半個時辰后,發車區。

    參賽的三十二組選手都到齊了。

    檢查車手身體狀態,檢查機修工的身份,檢查飛車的性能之後,賠率也很快做出來了。

    三十二組機車上,每一組都分發了寫滿信息的賠率單。

    本輪比賽,奪冠賠率最低,即最有冠軍相的,是陳笑風。

    蕭然看了眼不遠處,掛著一號車牌的機車。

    那不是車,而是一台靈甲飛鳥。

    尺寸很小,跟高遙的小型機車差不多大,一看就是機動性很強的類型。

    機修工是個小孩。

    駕駛者陳笑風,是個個子很高,模樣俊秀,鬍子修理的整整齊齊的男人,渾身散發著海王氣質。

    修為同樣是築基,看樣子也是神武國內比較有名的偃師。

    他敲了敲鳥翼木板,朝高遙打了個手勢,咧嘴露出迷人的微笑。

    「你的小玥姑娘呢?我以為你不喜歡男人,才一直沒有對你動心的。」

    好傢夥,蕭然一個男人都受不了這麼肉麻的撩撥。

    不愧是海王!

    與之相比,蕭然覺得,自己完全是純靠英俊和實力贏得美女青睞的,沒有任何技巧可言。

    高遙卻板著臉,絲毫不為所動。

    「我喜歡男人,只是不喜歡你。」

    陳海王毫不尷尬,臉厚如城牆。

    「我懂,這是戰前的心理打擊,我不會被擊倒的。」

    蕭然無話可說。

    看了眼,陳笑風的配率是三陪一。

    意思是,買一百塊靈石他贏,他真贏的話,差不多能凈賺三十三塊靈石。

    輸,一百塊靈石可就血本無歸了。

    可見莊家還是非常看好他的實力!

    奪冠賠率第二低的,是來自城東賽道的至強者,野男。

    野男是綽號,實際駕駛者,卻是個瘦小的年輕人,駕著大排量的宛如坦克一樣的磚形飛行器。

    蕭然一眼就能看出來,這台坦克飛車裡,隱藏了各種武器。

    這種類型蕭然不怕,按照前世影視慣例,這種角色基本上只能清小兵。

    奪冠賠率是一陪一。

    這位瘦弱的野男,見到傳說中的女武神,也有些興奮起來。

    「我這次是專程來挑戰陳老闆的,沒想到還能遇到女武神大人,如果你答應給我簽名,我定會手下留情的。」

    高遙面無表情。

    「抱歉,我文盲,不會寫字。」

    野男:

    「……」

    蕭然忍住笑,還別說,這女孩真挺酷的,當老婆不太合適,當朋友,真的蠻好玩。

    奪冠賠率第三的,正是高遙。

    賠率是一賠二,投一百,能凈賺兩百。

    這賠率比蕭然想象中小多了。

    說明莊家還是有點看好這位神武國的未來女武神,開的賠率不高,也說明他並不想交保護費。

    可惜。

    蕭然想要被莊家看輕,以小博大賺取暴利的希望破滅了……

    這樣的賠率,他甚至對輸贏都根本不在乎了。

    拿著賠率單頁,蕭然繼續往下看。

    主要想看看有沒有什麼可疑人物。

    比如,會不會有軍方安排的人隱藏在裡面,在比賽中試圖抓走他。

    直到,他看到一個車手的名字叫——

    華玉。

    這名字好像在哪聽過,又好像很陌生的樣子。

    再看看機修工的名字……

    無蓮?

    華蓮無玉,華玉無蓮?

    看單頁上的介紹,似乎是由外國遊客臨時組的隊伍,開的是莊家提供的未改裝的素車,還是很多年以前的淘汰版本。

    所以開出的奪冠賠率也很高,一賠一百,倒數第二。

    蕭然想來也正常。

    道盟發現師尊沒和他一起來神武國,一定會派人混進來,暗中監督和保護他,防止被神武國抓去或拉攏去。

    他站起身來,遠遠看了眼,在發車區的邊緣地帶,找到那台掛著三十一號比賽車牌的車。

    車不大,卻很破舊,給人一種蠢笨的感覺。

    駕駛席上,一個穿著低胸、腿開叉的旗袍裝、戴著偃鏡的高大女人,正低首翻看著單頁。

    她旁邊坐著一位,穿著沙灘褲、胸前和後背貼著暖寶寶的矮個青年,正笑眯眯的,遠遠看著蕭然。

    好傢夥……發財了!

    蕭然二話不說,朝身後的碇真子招了招手,叫他過來。

    ——————

    193章騷話王:

    你猜我有多卑鄙

    惹刺兒Sir

    一月的運營金已經發了,但是有一小部分人根本沒在活動貼回復,運營金髮不出來,只能被作者君和運營官瓜分了,瓜分了都還有剩餘……這一屆讀者都這麼有錢嗎?

    二月活動繼續,但請騷話王一定要去活動貼回復哦,否則作者君就要發財了。

    最後,求月票呀!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
    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