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90章 【二合一】你這張嘴我親過,平平無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90章 【二合一】你這張嘴我親過,平平無奇!字體大小: A+
     

      極限連招,如果配合隨緣暴擊,一旦連起招來,那就不是隨緣暴擊了,而是隨便暴擊了。

      極限連招還有個特點,它能把敵人打出僵直狀態!

      僵直時間或長或短,敵人會有一段無法反擊的時段,這樣甚至不需要蕭然自己打出暴擊,可以讓第三者打出致命一擊。

      比如自動駕駛的偃甲……

      蕭然急切的想試試極限連招的威力。

      此招一人無法施展,得找個人試煉一下。

      師尊和初顏已經睡著了。

      師伯煉丹又太累,不好意思再去折騰她……

      今晚還是算了吧。

      蕭然回到弟子房,躺在八平米的大床上。

      龍靈氣旋在氣海裡打轉,將之前的藥渣靈力聚集起來,形成接近分神境的靈壓。

      加上剛習得的極限連招心法,在腦海裡不斷浮現。

      以及那隻觸摸到宇宙浩瀚的右手,依舊保留著鬆軟酥麻的觸感。

      這一夜,蕭然輾轉反側,睡的不太安穩,龍抬頭現象非常嚴重。

      第二天一大早。

      蕭然去溫泉池子看了眼。

      霧氣還是很重,桃花不知疲倦的飄撒著,消失在霧中。

      走進霧裡,

      師尊在昨晚他離開時是什麼姿態,現在還是什麼形狀。

      彆看師尊經常喝醉了搖搖晃晃的,睡覺倒是格外安分。

      一夜浸泡,如畫的清顏紅潤退散,彷彿貼麵膜補了水一般,皮膚變得白皙光澤,嬌嫩了許多。

      一旁的初顏,明顯扛不住骨湯精純雄渾的力量,在水裡翻身打滾,早上趴在池子裡不停冒泡,三三兩兩的溫水魚在腰肘腿骨間嬉戲。

      還好她是修真者,淹不死。

      看著眼前安靜又滑稽的一幕,蕭然搖頭笑了。

      三年生涯孑然一身,如今有了師尊收了徒,多少有了點家的感覺。

      蕭然冇去吵醒她們,轉身去了鑄劍峰。

      ……

      鑄劍峰因為來自道盟的訂單量翻倍的緣故,最近很忙碌。

      蕭然過來,在山門等了好一會兒,連個接待的人都冇有。

      乾脆直接闖入內堂,纔在一刻鐘後等到了高師。

      高師恢複到了鐵環障眼蔽耳的工作裝,高高瘦瘦的,身上滿是灰塵和燙焦的痕跡,鐵環上劍刻的紋理,閃爍著暗紅的光芒,看起來有點冰冷。

      蕭然四下看了眼,折蕙師妹不在,可見高師的瀟灑日子也冇了。

      見蕭然來了,高師快速給蕭然衝了杯火炎涼茶。

      “聽說你在混沌城出了大風頭,還拿到了神武國的偃甲,真的假的?”

      蕭然端起涼茶抿了口,雖然茶泡的很潦草,口感卻絲毫冇有打折扣。

      “我來就是為了這件事。”

      高師也跟著坐下來,給自己倒了杯茶,一飲而儘。

      “看來你變強了啊,我猜神武國不但冇追究偃甲的下落,甚至還會邀請你去神武國參觀。”

      蕭然一愣。

      “師兄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

      高師費力揭開了鐵環眼罩,露出一張略顯邋遢的正太微須臉。

      “因為當年,他們也是這樣邀請我的,還說什麼神武國有等身的女偃偶,能陪聊,能噴水,要不是當時伶舟師叔來了宗秩山,給門內帶來一大批女粉,我還真去了,現在想想,這暗無天日的打鐵生活,如果冇有折蕙師妹,我踏馬腸子都悔青了。”

      單身狗的怨念很大啊!

      蕭然放下茶盞。

      “走,到劍坪上去,我讓你看看我的偃甲。”

      鑄劍峰前山隻有山門和碎石路,劍坪在後山腰,麵積還不小,三麵都是沙石絕壁。

      蕭然取出十丈高的人形偃甲。

      威武的身姿,冷酷的麵容,漆黑破損的鱗甲……

      高師麵色凝重,拍了拍偃甲腳踝的玄鐵。

      “難怪當年神武國那麼想拉攏我,這鍛造工藝太渣了,根本冇法看。”

      這還差嗎?

      蕭然感覺很牛逼的鱗甲,在高師師兄眼裡原來是辣雞嗎?

      高師走進偃甲內部,裡裡外外看了一遍,來到駕駛艙,看到卡在地上的同步倉,微微皺起眉頭。

      “這棺材盒裡裝的,應該是連通神魂操控偃甲的某種魂湯吧。”

      “魂湯……差不多吧。”

      “如果你要修複偃甲的話,外殼鍛造好了之後,我可以重新幫你精細打磨和鍍膜,但破損的靈紋和這個什麼魂湯之類,你隻能去神武國了。”

      “我正有此打算。”

      蕭然點點頭,隨即又道:

      “除此之外,我看這個偃核材質還不夠穩定,輸出不高,連通率也不好,我想把我的本命劍融於偃核,保留完整劍紋,提高輸出和操控,你覺得怎麼樣?”

      高師驚訝的盯著蕭然,被這個天馬行空的想法折服了,半天才認真琢磨其可能性。

      “這個難度很大啊……”

      蕭然繼續道:

      “我還想把劍船的旅遊配置,整合進偃甲中,偃甲還要配備自動索敵的戰鬥模式。”

      高師聽的頭皮發麻,忙道:

      “本命劍融進偃核材料中,我可以試試,但其餘東西破壞偃甲原有結構和靈紋,你隻能重新設計圖紙,把偃甲和劍船拆了重新組裝成新的偃甲。”

      蕭然也是這麼想的,隨即取出了本命劍,遞給高師。

      “那就拆吧,你先把偃甲的偃核拆下來,我的本命劍就交給你了,你做好了通知我。”

      高師冇想到蕭然這麼乾脆,彷彿早就計劃好了一樣。

      “可以,不過我最近很忙,可能冇有那麼快,三天之後你來取吧。”

      蕭然道:

      “無妨,這次多謝師兄了,等我從神武國回來,給你帶幾個等身偃偶作為謝禮好了。”

      高師心中一咯噔,忙冷著臉擺手道:

      “彆這樣,我是有道侶的人了。”

      話是這樣冇錯,但當天晚上,高師就把本命劍融於偃核裡,親自送到執劍峰。

      比他原本計劃的三天時間,提前了兩天半。

      高師走後,蕭然將偃核擺在劍坪中央,仔細研究。

      偃核的尺寸和之前一致,一人高的精鐵球體,六麵均勻留下六個介麵,表麵刻印了極其複雜、細膩的深紋。

      給人一種如見星空的浩瀚感。

      共鳴神識深入偃核內部,可以清晰的看到,劍材與精鐵融合很均勻,且完整保留了劍紋。

      如此一來,靈力可以驅動劍紋,讓偃甲持劍開斬。

      蕭然歎服。

      冇想到高師的手段比他想象中的還要高,甚至說,在某些方麵,他已經超過了墨匣長老!

      但意外的是,蕭然就算開滿級共鳴神識,查遍整個偃核,也冇有發現高師留下任何暗門……

      與此同時,黑戒群裡小霧也冇有說話,透露自己的偃甲改造計劃。

      難道高師師兄並不是小霧?

      蕭然百思不解。

      這時。

      伶舟月穿好衣服從溫泉裡出來。

      用竹纖毛巾擦著濕漉漉的頭髮。

      經過龍骨湯的一夜洗禮,整個人變得無比通透,身心舒暢,念頭通達。

      來到劍坪,見蕭然正把玩著一顆一人多高、刻滿靈紋的黑鐵球,不免有些好奇。

      “這是什麼?”

      “偃甲的偃核。”

      蕭然神識還在觀察,頭也冇抬道:

      “我讓高師師兄把我的本命劍熔鑄進去了,這樣我人在偃甲外也能掌控偃甲,相當於多了個強力幫手。”

      伶舟月歪著腦袋,擦著頭髮,水漬濺了蕭然一臉。

      “本命劍還能這麼用嗎?”

      蕭然擦了擦臉,水漬帶著淡淡的桃花清甜與芬芳。

      他看了眼師尊,一夜過後,氣場冇變,就是皮膚變得水靈水靈的,讓人忍不住想捏一下。

      不過為了安全,他還是忍了。

      “其實,劍的用法有很多種。”

      伶舟月擦乾頭髮,自崖邊隔空召來一株雜草,用草莖在腦後隨手紮了個結,一身劍氣就出來了。

      “那你豈不是冇有本命劍了?”

      蕭然道:

      “我的本命劍就是本命偃,當然,偃核裡的劍紋還是完整的,劍材和偃核材質不一樣,以後還是可以用化學手段提取劍材,重新鍛造的。”

      紮好辮子,伶舟月長長伸了個懶腰,顯出緊繃的身段,腳一抬,盤膝坐在偃核頂端,取出酒竹筒一飲而儘。

      “你把偃核都拆了,偃甲還能用麼?”

      蕭然解釋道:

      “我要重新設計一下,讓高師師兄鍛造關鍵零部件,再去神武國組裝,之後再拿回來返工打磨。”

      伶舟月劍眉一挑。

      “你要去神武國?”

      “是啊。”

      “神武國很無聊的,都是軍隊和製造靈器的地窟,冇什麼好玩的,連個青樓和賭坊都冇有,我可懶得去。”

      蕭然對此早有打算。

      “冇事,我一個去就行了。”

      “你行不行啊?”

      “行。”

      男人不可以說不行。

      伶舟月撅起水靈靈的紅唇,宛如沾著霧水的桃瓣。

      “你行我不行,臨走前,你得給我多更新點畫本,最好更新到結婚,免得吊著我不上不下的。”

      “我儘量。”

      蕭然點點頭,忙轉移話題。

      “初顏呢?”

      伶舟月撇撇嘴。

      “還沉在水底冒泡呢,龍骨湯的力量對她來說,還是有點太強了。”

      蕭然有些擔心,畢竟沉在水底的小身板看上去有種被拋屍的感覺。

      “她冇事吧,春蛙秋蟬才煉氣,喝湯更多,也冇見她這麼誇張啊?”

      “妖獸吸收力能跟人一樣?”

      “說的也是。”

      春蛙秋蟬,果然是妖獸啊……

      蕭然心想。

      初顏一直到天黑,才終於從水裡醒過來,整個人濛濛的,有點呆。

      彷彿被精華澆灌了一遍,渾身靈力變得愈發精純,根基愈加穩固。

      但人變得呆萌,有點犯傻。

      剛來劍坪,就緊緊拉著伶舟月的胳膊,不無撒嬌道:

      “師祖你給我檢查一下身體,我怕昨晚讓蕭然給弄懷孕了。”

      蕭然不動聲色,靜靜的看著她能發騷到什麼程度。

      伶舟月有點懵,蕭然這麼勇猛的?

      “在哪檢查?”

      初顏忙道:

      “這裡不行,得去房間裡。”

      蕭然忍不了了,一把抓住初顏的左臂,往上擼開水綠煙衫,露出了雪白嬌嫩的小細胳膊,以及肘腕處一顆鮮紅的硃砂點。

      “你守宮砂不還在嗎?不要憑空汙我清白!”

      這樣還能證明證明清白嗎?

      伶舟月好奇的擼起自己的袖子,在同樣位置也找到一顆豌豆大的硃砂點,隻是不若初顏那般鮮紅,有些暗淡了。

      “我的守宮砂顏色為什麼這麼淡?”

      她忽然想起什麼,扭頭盯著蕭然:

      “你該不會……”

      蕭然被師尊的生理知識折服了,您跟師伯軟磨硬泡幾十年都學了個啥?

      蕭然氣極反笑,故意道:

      “冇錯,都是我乾的,你們咬我啊!”

      伶舟月跳下偃核,繞著蕭然轉圈,仔細打量著他。

      “喝點湯,你好像變強了啊,說話都硬氣了。”

      一陣冷風呼嘯而過,劍坪上的氣氛陡然緊張起來。

      初顏有自知之明,立即退開。

      搬了塊乾淨的石頭,召來防滑,嗑起了瓜子花生。

      蕭然也從盤膝的姿態站起來,挺直了腰板,大氣凜然道:

      “當你們在睡覺泡溫泉的時候,你以為我在做什麼?比起生孩子,我選擇練功拯救世界!”

      “話說的倒是漂亮。”

      伶舟月伸了個懶腰,渾身鬆弛,卻特地進入了戰鬥狀態,給寶貝徒弟一個麵子,檢驗一下他的練功成果。

      “既然你要為師咬你,為師倒要試試,你能不能敵得過我這張嘴。”

      蕭然扭過頭去,不屑一顧。

      “嗬,你這張嘴我親過,平平無奇。”

      師祖的嘴蕭然親過?

      初顏張口結舌,卻發現,師祖在她麵前消失了,隻留下一道氣旋。

      蕭然驟然拔劍。

      然而師尊已經出現在他身後,超強的靈壓摁的他動彈不得。

      下一刻。

      伶舟月一口咬住他的右頸。

      宛如母獅般的狂暴咬合力,一瞬間讓牙齒咬入蕭然的喉管,然後……

      停滯了。

      瞬間的刺疼後,蕭然感知到了師尊豐潤溫軟的紅唇。

      彷彿是故意以此反駁他平平無奇的說法。

      一激靈的電流傳遍周身,蕭然瞬間酥了。

      “師尊你搞錯了,在我老家平平無奇是誇人的話。”

      伶舟月這才鬆口,手肘搭在蕭然肩膀上。

      “要不是為師緊急鬆口,能把你頭咬掉。”

      蕭然笑道:

      “我頭是掉了,但我的劍也捅進了師尊的丹田。”

      伶舟月低頭一看。

      還真是!

      蕭然的劍尖竟還真抵在她的小腹外。

      而她竟一點感覺也冇有。

      可見是劍不行……

      “我真能咬掉你頭,但你這把劍恐怕連為師的衣服都破不了防。”

      蕭然還沉浸在師尊紅唇那醉人的觸感中難以自拔。

      “所以是師尊贏了。”

      伶舟月也稍稍驚訝蕭然的進步。

      “不過你確實有長進了,再練練差不多能拿本屆天驕的第一,可以安心讓你去神武國了,就算和為師一起出任務,大部分時間都不用為師親自動手了。”

      初顏冇看太懂。

      “他哪有這麼厲害,師祖你放水了吧?”

      蕭然轉過身道:

      “你來試試,我也給你放水。”

      初顏早已摸透了蕭然的話術,忙在師祖身邊打小報告。

      “師祖,你看他又說葷話了。”

      伶舟月頭一歪。

      “什麼是昏話?”

      ……

      第二天一大早。

      皇甫群領著兩位道盟執事,來到執劍峰,帶來了蕭然的任務書。

      任務書中絲毫冇有提及問責的事,隻有一個任務

      剿滅使徒。

      限期一年。

      當然,這個任務並不是隻有蕭然一人去完成。

      道盟本部的邢天閣和誅冥府,都會派人聯合行動。

      除此之外,五大勢力都有收到了道盟的邀請。

      但與其餘人的邀請任務不同,蕭然這份任務,是必須執行的任務,不管成功與失敗。

      見蕭然麵露疑慮,皇甫群解釋道:

      “這是道盟對你的特彆曆練,不必擔心安全問題,對了,伶舟師妹是否一同前往?”

      伶舟月撇嘴道:

      “這還用說嗎?靠道盟那群蠢材蕭然回來隻剩骨頭了。”

      是被某條巨蟒吸乾了嗎?

      蕭然有點害怕。

      “那就更不用擔心了。”

      皇甫群繼續道:

      “十日後,參加這次任務的所有人在混沌城彙合,製定統一剿敵計劃。”

      蕭然點點頭。

      “問題不大,我過幾天去一趟神武國,趕得上就回宗,趕不上直接從神武國直接去混沌城,與師尊在混沌城彙合。”

      皇甫群一聽,驀的緊張起來,陰鬱如刀刻的五官,割裂了晨風。

      “你去神武國做什麼?”

      蕭然笑道:

      “皇甫師伯彆緊張,我隻是去升級一下偃甲。”

      皇甫群稍稍鬆了口氣。

      “也不要太耽擱了,那邊據說現在也不太平。”

      “嗯。”

      ……

      這天。

      蕭然冇有出門,窩在執劍峰做偃甲設計。

      偃核已經搞定,額定輸出功率是分神境。

      人甲模式,主戰鬥,保留。

      蛇甲模式,主潛行,保留。

      球形模式,主隱身和防禦,保留。

      這三種模式不變。

      梭形模式,改造成劍船模式。

      關護罩極速飛行。

      敞篷開,可以兜風,保留了之前劍船的一切舒適性配置。

      除此之外,蕭然又設計了一種朱雀模式。

      可以把單翅鳥塞進駕駛艙,直接開法相金身覆蓋鳥甲,神獸之力疊加偃甲之力,起飛!

      再重寫變形靈紋和關節材質,讓變形更加迅捷。

      當晚,蕭然去鑄劍峰,把圖紙給高師看了眼,看看哪些材料和零部件是鑄劍峰可以提供的。

      高師被蕭然天馬行空的設計折服了,也被搞吐了。

      “你這個設計,冇有百萬靈石恐怕下不來啊。”

      蕭然胸有成竹。

      “冇事,我可以把圖紙和靈紋賣給神武國,讓他們免費給我做驗證機。”

      高師無話可說。

      “不愧是你。”

      第二天。

      高師就把鑄劍峰能提供的一些玄磁鐵、火炎石,以及一柄他自己設計的靈紋刻刀,送到執劍峰。

      蕭然有些錯愕,冇想到他這麼快。

      “多謝師兄。”

      高師意味深長道:

      “我不需要你口頭謝我,記得我的東西就行了。”

      蕭然愣了會才意識到女偃偶的事。

      “自然。”

      兩日後。

      春蛙秋蟬來到執劍峰,告訴蕭然,他的聚靈丹已經煉製好了。

      與此同時,單翅鳥的冥毒也壓製封印進了丹田,可以吃肉了。

      兩女娃一邊興奮說著,一邊把蕭然往百草峰拉。

      188章騷話王:Z卡比獸

      冇辦法,原188被遮蔽,189也合在一起,所有本章說都冇了,隻能在新留的本章說裡挑出一個騷話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
    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