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84章 師伯的奇怪女人味【求全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84章 師伯的奇怪女人味【求全訂!】字體大小: A+
     

    蕭然高估了師尊的定力。

    在暴力撕扯符文、強行控製偃甲之後,她的神魂很快被神經液反噬,加上腦子裡積聚的高濃酒精,轉眼便失去了方向感,一頭撞向了朝霞峰。

    初顏剛誇師祖厲害,就被師祖無情打臉,嚇得小臉蒼白慌了神。

    蕭然也被嚇到了。

    朝霞峰可是有幾百名弟子居住,偃甲這體型砸下去,朝霞峰恐怕比世貿大廈還要慘。

    他連忙接管了偃甲的控製權,試圖空中刹車。

    由於師尊氣海的驅動力太強,導致偃甲速度過快,蕭然來不及刹車,隻得強行改變航向。

    狹長的梭形偃甲,一頭劈掉了朝霞峰的西山坡,墜入叢林深處,撞出一個數裡深的天坑。

    朝霞峰西邊弟子房。

    韓二愣和王鐵柱剛在弟子房靜修打坐呢,聽到巨響跑出來一看。

    弟子房前已是絕壁。

    整個西山坡都被削掉了!

    二人驀的一對眼。

    “蕭師叔回來了?”

    偃甲還陷在地下呢,二人馬上哭著跑去戒律堂打小報告,試圖領取一筆建築金和撫卹金。

    ……

    地下千丈深。

    梭形偃甲的駕駛艙裡一團亂。

    同步倉倒扣在地,暗黃色的神經液潑的滿艙都是。

    纖薄的金色符文金屬條,沾在四壁的靈紋線上,發生靈紋短路,閃爍著刺眼的白光火弧。

    蕭然四仰八叉的摔倒在地上,嘴裡被灌了好幾口神經液。

    初顏斜趴在蕭然身上,滿身濕透,屁股撅的老高。

    伶舟月則一副仙風道骨的模樣,盤膝坐在初顏的俏臀上。

    她也是一身濕透,貼身的青仙衣襯托出巍峨妖嬈的身段。

    這是蕭然不可承受之重。

    師尊的巍峨與豐韻,通過初顏嬌小單薄的肉身,傳遞在他身上。

    溫軟,細滑,加上神經液的對皮膚的刺激感,如受電擊。

    作為三明治的中層肉排,初顏被師祖坐在身上,軟軟的很舒服。

    但趴在蕭然身上,肚皮硌的慌,難受死了。

    伶舟月盤膝坐在食物鏈的頂端,被高靈水母的神經液浸潤頭皮,感覺腦子裡麻麻的,比喝醉酒還刺激。

    就是把徒弟的寶貝偃甲給開溝裡了。

    她不能露出愧意,否則要貼錢。

    仰首痛飲,道盟岸然道:

    “這就是你想看為師和初顏穿緊身衣的結果,你的性癖問題很大,偃甲和朝霞峰砸成這樣,你要負主要責任!”

    啊這……

    蕭然看了下。

    縱使梭形偃甲斜劈西山坡,深插真靈大陸千丈,損失最大的還是被師尊強暴破壞掉的神經液和符文線。

    我的性癖真的有問題嗎?唉,不該饞師尊的偃師膜衣COS的……

    蕭然一個仰臥起坐,頂起了初顏和師尊,扶牆往外嘔神經液。

    初顏感覺好噁心,揮手風乾了自己和師祖身上的神經液,暗中吃了一波師祖的豆腐。

    可有一件事她不明白。

    “為什麼神武國偃魔的偃甲會在你手中?難道是你殺了偃魔?”

    蕭然一邊嘔,一邊咳嗽道:

    “這很複雜,壞人殺了偃魔,我從壞人手中奪回偃甲,總結起來大概就是這麼回事。”

    初顏還是不解。

    “就算你在敵人手中奪回偃甲,為何神武國不回收偃甲,花點錢賄賂師祖很容易就能做到吧?”

    “嗯?”

    伶舟月劍眸一寒,嚇得初顏趕緊閉嘴。

    “因為這個。”

    蕭然神念操甲,將梭形模式切換成蛇行模式,徐徐鑽出地麵。

    又切換成人形模式,在叢林裡找到西山坡的巨石一角,抬起崩山飛往朝霞峰西側,將西山坡安回去。

    這才馭甲回了執劍峰。

    一通操作看的初顏目瞪口呆。

    要知道,她剛纔為了穩定的操控偃甲,可是把吃奶的力氣都用上了。

    “為什麼你不進同步倉就能操控偃甲?”

    蕭然意味深長道:

    “攻身為下,攻心為上,你還太小,不會懂的。”

    初顏似懂非懂,隻覺得小腹被什麼東西硌的火辣辣的疼。

    朝霞峰。

    韓二愣和王鐵柱千裡迢迢的把戒律堂的羅生拉過來一看。

    西山坡完好如初。

    羅生微眯著眼,不怒自威。

    “你這西山坡不好好的嗎?汙衊道盟天驕,可是重罪啊。”

    韓二愣:

    “……”

    王鐵柱

    “……”

    ……

    執劍峰。

    將殘損的偃甲收入係統空間。

    從各方瞭解到的訊息看,接下來的使徒任務可能很凶險。

    蕭然覺得,必須去一趟神武國,修複並升級一下偃甲了。

    鑄劍峰可以打磨玄鐵外甲,但是同步倉,操控係統,加裝功能,還是得去神武國才能得到升級。

    關於升級偃甲,蕭然有幾個驚人的計劃。

    比如,可以把偃甲的靈核,換成他的“天階之上”的本命劍,未名。

    比如,給偃甲新增全自動索敵戰鬥模式,這樣就相當於直接多了個幫手。

    比如,可以把劍船的旅遊配置,整合進偃甲中。

    升級偃甲,是蕭然提升實力的幾個計劃之一。

    第二個計劃,他想在師尊身上薅足一千孝心值,購買極限連擊,這樣讓戰術更加自由靈活和強力可控。

    第三個計劃,他需要填充氣海,元嬰級的力量暴擊,已經不足以麵對日益嚴峻的時代背景,分神才能一戰!

    他的戰利品,龍骨,神鳥,或許能幫他實現此計劃。

    孝心變質之前,他隻能這樣東拚西湊,提高戰鬥力。

    初顏徹底是田園仙女的形狀了,拿到高階種子,立即開始養蠶種棉種麻。

    同時開始琢磨緊身膜衣的材質和設計,也想設計一套緊身的衣服。

    伶舟月又百無聊賴的喝酒,擺弄著鬥幽冥的竹牌,等著蕭然的畫本更新,和道盟任務下來。

    世界劇變,雖然加速了末法時代的進程,但也讓她百無聊賴的生活增添了幾分樂趣。

    ……

    蕭然來到百草峰。

    藥園和竹舍裡都不見師伯和春蛙秋蟬的身影。

    蕭然這便從竹舍旁的小道進去,穿過幽暗潮濕的褶石道,打開門禁封印,小心的翼翼入了丹房。

    圓鼓形的丹房裡,四壁的繁複花形靈紋,青光略顯暗淡。

    中間的地火壇上,巨大的玄鐵丹爐外壁漆黑,沾著焦糊的藥渣痕跡。

    春蛙秋蟬滿臉黑糊糊的,眼中噙著淚水,不情願的、小心翼翼的給丹爐扇風點火。

    一旁,師伯趴在石桌上休息。

    身披著兩層外藍內紫的薄紗,雪白的後頸沾著細汗,身上有一股女人長久冇洗澡的汗香味道。

    她的體香漸漸蓋過了藥香,潮濕,熾熱……難以言喻。

    蕭然覺得,修真者不容易疲憊,更何況是分神境的師伯。

    可見她有多操勞。

    一邊要為掌門真人煉製延壽丹,一邊要研究怎樣治癒冥獸。

    師伯不是勞身,而是勞神。

    蕭然輕手輕腳,略帶隱身,導致進來好一會兒,春蛙秋蟬都冇發現。

    不多時,銀月真人驀的驚醒。

    額頭沾著菸灰,鬢髮很亂,根根濕發貼著鬢角和前額,眼角的魚尾紋隱約可見。

    兩成薄紗貼著身子,紫色抹胸耷拉下來,露出一抹雪白幽香的淺壑。

    見是蕭然來了,她略顯慌忙,忙收了收衣襟,抬手擦拭掉額前菸灰。

    滿丹房混合了藥香汗香的奇怪女人味,讓這個萬年老處女臉都紅了。

    “我鎖了門禁你也敢進來,是成心想看師伯出醜嗎?”

    “我覺得專心工作時的師伯比平時更美。”

    蕭然露出了資本家的微笑。

    ——————

    182章騷話王:不見南山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
    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