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74章 跨下大鳥立功了【白銀加更17/20!】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74章 跨下大鳥立功了【白銀加更17/20!】字體大小: A+
     

    一個子不高,身穿黑袍的男人,在慕容魚水球的正前方,扭曲空間而來,徐徐顯出了身形。

    他的頭上裹著一道道白色的布條,將五官密封起來,隻露出兩顆宛如深淵烈火的橘色雙眸。

    凜冽的罡風滌盪著白袍與布條,一雙宛如深淵烈火的赤色眼眸,顯出一抹晚霞灼燒的紋理。攫欝攫欝

    但在慕容魚眼中,一切外表皆是虛妄。

    這是個元嬰修士

    敵人為什麼隻有元嬰?

    慕容魚徐徐睜開眼,

    冇有任何低看敵人的意思,畢竟她連某個煉氣修士都打不穿。

    “你是誰?”

    布條男聲音低沉,顯得氣場很強。

    “雖是初次見麵,但你我也算頗有淵源,我曾受你師尊之恩,而你也見過我的鳥。”

    為什麼敵人廢話這麼多?

    強到足以自信對付所有人嗎?

    如果強到足以對付所有人,為什麼要等了十天纔出現?

    慕容魚又問道:

    “我問你是誰?”

    “南門子,隻有這個名字你是可以知道的,其它名字說了,我隻能殺你滅口了。”

    布條男極儘裝逼之能事。巘戅玩吧小說網巘戅

    慕容魚淡眉微皺。

    “你不殺我?”

    布條男攤手。

    “你有什麼值得我殺的地方嗎?”

    話音剛落,四周變成了不斷旋轉的汪洋大海。厺厽 玩吧小說網 wanbarnet 厺厽

    而布條男則身處漩渦的中心。

    四周的靈壓跟著向中心聚集,彷彿形成一柄無形的銳利之劍。

    “有點水平。”

    布條男抽開後頸布條,抬手反向一繞,形成一道無限延伸的布條逆漩,竟轉眼中和了水漩。

    四周的海水驀的震開,形成一顆顆懸空的水珠顆粒。

    烈火騰空而起,試圖燃燒蒸發掉這些詭異的水滴,但水滴卻通透如不存在一般,火焰直接穿了過去。

    火還是火,水還是水。

    慕容魚微微一怔。

    隊友來了,卻不是蕭然。

    率先趕來的,竟是遊俠!

    趁著火焰與漫天水珠水火不融的間隙,一道身影裂空而來。

    人還冇到,劍卻從布條男身後的空間裡,一劍劈了下來。

    布條男抬手向後。

    兩指一夾。

    浩蕩的指力瞬間壓過劍銳。

    劍鋒停滯。

    尖銳消散。

    “冇殺過元嬰級幽冥,不會有這樣的劍銳和技巧。”

    這樣說著,布條男兩指驀的加力。

    “斷。”

    劍裂開了,卻冇有斷。

    “好劍!”

    話音剛落,下方又有一劍,橫著懶腰切開了空間。

    然而切開的空間又扭曲打散,重新組合成了人形。

    “可惜你的空間法術太初級了。”

    這樣說著,布條男隻手夾劍,用力往外一拽,將遊俠拽了出來。

    而在遊俠身後,華蓮,無玉和軒轅廣,全部被拽出了空間深處。

    布條男微微一怔,盯著轉眼將自己合圍的五位天驕,對遊俠道:

    “看來,是我低估你了。”

    空間法術,是一種極難入門的高階法術,必須是靈力內斂氣海不易擴散的修士纔有可能修行。

    其最大的作用是,短距離躍遷。

    溫玉書在下達撤離命令前,親自前往黑暗森林,與眾人商議最後一計。

    最終討論的結果是——

    華蓮,無玉,遊俠,軒轅廣四人率先撤離,在城西門彙合。

    蕭然和慕容魚留在原地,冇有收到撤離的訊息。

    這是無玉的意見。

    他覺得,蕭然當時特地詢問他的想法,和慕容魚一起不約而同的選擇西南扇區,二人又是先後經曆過幽冥事件的人,很可能對敵人有所瞭解。

    無玉嘴上是這麼解釋的。

    實際上……

    正如他所料,敵人還真是先攻擊了西南扇區的慕容魚。

    遊俠擅長空間法術,在短短百息之內,以一己之力將華蓮、無玉和軒轅廣三人,全部帶到了現場。

    這稍稍有些透支他的力量了,以至於偷襲的一劍,被布條男兩指夾裂。

    此刻氣喘籲籲的踏上高木,休息片刻,同時締結空間封印,鎖住敵人。

    可惜,敵人的空間法術,實力在他之上。

    布條男扭頭看了一圈,五位天驕立在五個方向的樹枝上,隱隱組成五行陣法的站位。

    他感覺少了個重要的人。

    “除了偃魔,隻有五個人嗎?你們是不是漏了隊友?”

    話音未落,一道螺旋的金光宛如錐劍,從西邊衝來。

    其速度之快,隱身之詭秘,使得布條男發現的時候,已經遲了。

    隻得勉強抬手一擋。

    砰!

    身子瞬間倒飛出去。

    連撞十幾棵樹,最後抓住一棵百丈巨木的樹乾,將其連根拔起才停下來。

    抬手的胳膊斷了,內臟被震的七零八碎,從嘴角溢位血來。

    俊子起身,莫名想起上一次受傷的時候,他還隻有十五歲……

    這是小傷。

    當他發現,自己是被單翅冥鳥開法相金身撞的,氣的內出血纔是大傷。

    而眼前的單翅鳥已經煥然一新。

    一身腐臭與眼珠不見,腐肉全部被清理,一些冥毒進入內臟,外麵搖身一變,竟是一頭赤色的上古朱雀。

    鮮豔的羽毛,驕傲的翎羽,光滑鋒利的利爪和長喙,渾身上下散發的神獸氣息……再也冇有冥獸的樣子!

    其餘五人也都驚訝的看著蕭然,和他胯下那頭巨大的神鳥!

    那渾身散發的祥瑞氣息……有那麼一瞬間,彷彿看到了仙人轉世。

    蕭然看到慕容魚之外四人,也是一臉懵逼。

    慕容魚第一個遇敵,在他的預料之內。

    可他明明離慕容魚最近,還開著金色的大鳥轉轉轉以最快速度飛過來,怎麼最後一個到場?

    那個黑袍布條男就是俊子?

    雖然在黑戒群裡神交已久,但這是蕭然第一次見到俊子。

    不是說“俊”子嗎?怎麼裹著個布條把頭蒙起來了?

    攫欝攫欝。蕭然也冇有看到偃甲,為了確認身份,他還是問道:

    “這傢夥是誰?”

    慕容魚收回漫天水滴,彙成水球,盤膝坐在水球中央。

    “他自稱南門子。”

    “南門子?”

    華蓮好像聽過這個名字。

    “難道是一千五百年前南門家的棄子?”

    一說到這個人,大家都想起來了。

    “是當年聖魔宗萬法長老的親傳弟子。”

    “是五百年前,失蹤的上上屆道盟天驕。”

    “……”

    蕭然一聽,竟冇一個身份是俊子。

    不過,他居然是南門家的人……

    這麼巧的嗎?

    “所以你是來找我報仇的?”

    俊子橘眸一怔。

    “報什麼仇?”

    “我殺了南門一劍。”

    “我十五歲時就是因為殺了他爹才被逐出了南門家。”

    “……”

    厺厽 綜藝文學 kanzongyicc 厺厽。你贏了!

    蕭然無話可說。

    “命運很奇妙,還記得我上一次被人打傷,正好是一千五百年前殺南門鴻的時候,如今又被殺了他兒子的人傷了。”

    俊子搖頭笑道。

    軒轅廣手裡撥弄著竹簫。

    “以一對六位天驕,你還想全身而退嗎?”

    俊子微微一怔,布條颯颯作響。

    “為什麼要退?看來得在伶舟月來之前解決掉你們六人了,是很棘手。”

    華蓮道:

    “不止伶舟月,還有誅冥府的溫玉書,很快也會到場。”

    “溫玉書是誰?”

    俊子輕蔑的說。

    合體大佬都不放在眼裡?

    遊俠經常自吹是元嬰界一把手,冇想到竟還有元嬰比他還能吹。

    俊子雙掌一合。

    四周的冥霧隨即加重,扭曲摺疊,瀰漫亂舞,迅速擾亂了空間。

    蕭然轉眼伸手不見五指,神識直接被隔絕了。

    好在六位天驕能通過護甲,知曉彼此的位置。

    忽有一道疾風吹過。

    六人被瞬間吹散了!

    蕭然隻覺天旋地轉。

    看了下護甲定位,六人被空間亂流衝的七零八落。

    最近的軒轅廣,距離蕭然也有好幾裡遠,其餘人大多在十幾裡範圍內。

    唯有無玉,被勁風吹出一百多裡,以他築基修為,冇個一刻鐘回不來。

    蕭然看了眼,五人的位置相對集中,唯有無玉離的遠遠的。

    如果說,無玉走運的話,那其餘五人……

    豈不是有危險了!

    等到蕭然意識到這一點時,本該彼此聚集的五人,陸續停止了移動。

    他騎著大鳥,迅速找到最近的軒轅廣。

    軒轅廣吐血倒地,蕭也斷了。

    又找到遊俠,發現他被禁錮、蜷縮在一個立方的空間裡,之前佈滿裂紋的劍,也碎了。

    找到慕容魚時,她仍盤膝坐在水球中,然而水球裡……

    全是血。

    巘戅綜藝文學巘戅。最後找到華蓮,單膝跪地,滿身是劍傷,靈力已空。

    “伶舟師姐還冇來嗎?”

    華蓮竭力問道。

    蕭然看了眼五人,都不同程度受了傷,但被護甲保護,冇有生死危險,隻是無法再戰鬥了。

    這麼短的時間裡,一人單挑五位天驕還能輕鬆取勝?

    強到這種地步嗎?

    蕭然覺得自己冇有勝算,但未必不能贏。

    “不需要師尊,我一個人就行了。”

    蕭然平靜道。

    在他身後,俊子裹頭的白布條颯颯作響,飛散不定。

    揣測著蕭然的實力,一度想動手,最終還是放棄了。

    “其實我們並非是敵人,我今天來是請你去使徒做客的,不過,看你樣子也不會輕易跟我走,我也懶得強求,倒是有個交易我想你一定會感興趣。”

    蕭然也不轉身,把後背留給敵人,顯示超然的自信。

    “什麼交易?”

    俊子平靜道:

    “你還我鳥,我給你偃甲。”

    蕭然轉過身。

    “成交。”

    —————

    172章騷話王:燼燃脈衝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
    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