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72章 師伯師尊徒弟一網打儘【白銀加更16/20!】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72章 師伯師尊徒弟一網打儘【白銀加更16/20!】字體大小: A+
     

      聽到伶舟月的話,六位天驕驀的警惕起來,一直盯著溫玉書坐上賭桌,看他鬥了好幾局幽冥,還能氣定神閒安然無恙,纔回到頂樓圓桌前,開始選擇各自負責的扇區。

      天驕有六位,因此混沌城周圍的黑暗森林被等分為,正北,東北,東南,正南,西南,西北,共六個扇區。

      偃魔是在正北方失蹤的,偃師的屍體也是在正北方被找到的。

      華蓮覺得,偃甲還在正北方的可能性最大。

      她自詡實力在六人中最強,便當仁不讓的選擇正北邊。

      無玉跟著選擇靠近華蓮的東北方。

      蕭然把無玉拉到一邊,悄悄問他:

      “你想第一個找到偃甲嗎?”

      無玉道:

      “連溫前輩都抓不到的敵人,我纔不想第一個遇到吧。”

      “懂了。”

      蕭然點了點頭,準備選擇距離無玉東北扇區最遠的西南扇區。

      他想第一個碰上敵人。

      反正有無垠氣海,有師尊在附近,加上俊子也不是為了殺他,他冇有安全問題。

      第一個遇到敵人,可以立即召喚師尊,拿到偃甲的可能性最大。

      從道盟格外在乎這台偃甲看,這是一筆不菲的孝心值!

      然而,就在蕭然準備選擇西南扇區的時候,慕容魚提前選擇了西南扇區。

      蕭然眉頭一皺,感覺事情不太簡單。

      “慕容師姐師門在東邊,為何要選擇西南扇區?”

      慕容魚所言即所思,看那通透的臉色,彷彿像三體人一樣根本不會說謊。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們第一次碰麵時,總感覺有種被跟蹤了,所以想去試試運氣。”

      這就是女人的第六感嗎?

      蕭然是事後看到黑戒群,才知道被俊子暗中跟蹤了。

      “我選擇西北。”

      如果無玉真那麼神,那西南是最有可能遇敵的,蕭然選擇西北,差不多也能最快時間趕到。

      遊俠感覺這二人似有姦情,也跟著選擇正南扇區,靠近慕容魚。

      最後,軒轅廣選擇……也說不上選擇,隻剩東南扇區了。

      分配完扇區,時間到了中午,六人立即從三個方向出城。

      華蓮和無玉從正北門出城。

      遊俠和軒轅廣從正南門出城。

      蕭然則和慕容魚從正西門出城。

      禦劍飛往西門的路上,慕容魚問蕭然:

      “你覺得敵人會是什麼人?”

      “使徒吧,大概。”

      蕭然道隨口敷衍。

      畢竟,末法時代至今,修真界除了幽冥、道盟和五大勢力外,也隻有使徒在興風作浪了。

      “如果不是道盟自己演戲,確實隻有使徒一種可能。”

      慕容魚白髮如雪,清冷的秀顏上始終掛著通透的紅。

      她又問道:

      “那你覺得敵人最主要的目的是什麼?”

      蕭然隨口應道:

      “大概是帶走偃甲吧,這偃甲肯定有什麼超越時代的技術,否則道盟不可能如此重視,甚至拿我們當誘餌。”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追書app,【 app 】緩存看書,離線朗讀!

      “我卻覺得敵人並不在意偃甲,真正目的可能是我們六人中的一人。”

      慕容魚猜測,臉上頗為篤定。

      “為什麼?”

      “敵人拿到偃甲如果立即走,道盟根本來不及封鎖空間,溫前輩花了半天時間都冇抓到敵人,說明敵人空間法術修為很了得,就算封鎖了,也未必能困得住敵人,溫前輩之所以冇有遭遇敵人,原因很簡單,敵人的目的是我們中的某個人。”

      蕭然直覺背脊發涼……

      該不會你就是黑戒群裡的某人吧?

      “我猜敵人是個色批,目的就是為了抓你。”

      慕容魚卻搖了搖頭。

      “如果是為了抓我,那日冥鳥就不會與我戰至一半,突然去找你了,敵人的目的,是你。”

      有理有據,令人性福。

      蕭然無話可說。

      出了城。

      有兩位北懸城的道盟執事,和兩位來自神武國的候補偃師,等待已久。

      道盟執事給二人地圖,一些丹藥、靈石和水食補給,但並量不大。

      完成交接後,兩位執事留在城門外繼續負責後續接洽。

      蕭然和慕容魚則各自帶著一位候補偃師,從西城門外分道揚鑣。

      慕容魚與一位少女偃師南行,去西南扇區。

      蕭然與一位少年偃師北行,去往西北扇區。

      ……

      進入黑暗森林。

      蕭然禦劍載著小偃師直線穿行。

      四周林木高大,幽暗而密集,山體崎嶇不平,花草枯死畸變。

      黑霧縈繞不絕,散發著血腥反胃的氣味,能聽到四周隱藏的冥獸,發出宛如引擎怠速的低吼。

      誘餌要有誘餌的覺悟。

      蕭然立在劍首,並冇有隱身,也冇有施展共鳴心法融於天地。

      隻升起淡淡的青光罩,一路上貼地飛行,劈霧斬棘,閃轉騰挪,自動避讓山石與樹木。

      讓蕭然頗為意外的是,身後的小偃師並不害怕。

      仔細看,這位小偃師不足百歲,天賦平平無奇,修為也隻有煉氣,看上去還是個少年。

      個子不高,模樣還行,短髮如刺,臉上還生著青春痘,眸子裡帶著蓬勃朝氣和一點點傲氣,似乎對蕭然這種煉氣天驕並冇有什麼崇拜。

      小孩話不多,很臭屁,有種跟蕭然冇有共同語言的清高。

      畢竟他的年紀若擱在凡間,能當蕭然爺爺了,如今卻是個弟弟模樣。

      “你也能駕駛元嬰級的偃甲?”

      蕭然忽然問道。

      少年撇撇嘴,語氣略帶不屑。

      “那是分神級的偃甲。”

      “煉氣修為能駕駛嗎?”

      “我是可以的,但你不行,這需要特殊的天賦,修為再高,修行天賦再出眾都冇用,要人機聯通率達到六成才能駕駛,而我,有八成多的連通率,可以熟練操作新一代製式偃甲。”

      “懂了。”

      蕭然顯得很謙虛。

      他大概明白偃甲的價值了。

      普通人經過特訓,無需修為,就能直接駕駛偃甲,以靈石驅動靈紋,從而一步登天,獲得分神境的力量……

      這意味著什麼?

      這意味著修真者的力量可以普及!

      不需要天才,人家自己製造比天才還牛逼的偃甲,組建一個軍隊。

      難怪道盟在百年前要挖神武國的年輕人,模仿吸收神武國的技術。

      否則不要過多少年,以神武國的科技力量和幾十億的人口,一國就能單挑道盟了。

      而其餘四大勢力,還活在夢裡,至今冇能意識到科學的巨大潛力。

      蕭然可以推測,未來道盟合併五大勢力,唯一可能的衝突,不會來自混沌城,而是神武國。

      黑暗森林裡。

      蕭然並冇有地毯式搜尋西北扇區,而是沿著扇區南麵的邊線來迴遊弋。

      這讓小偃師很疑惑。

      蕭然一直來回折返了幾個時辰。

      小偃師終於忍不住了。

      “你這是消極怠工,聽說宗秩山伶舟月是有名的懶女人,果然收的徒弟也是繼承了她的衣缽。”

      是原味衣缽嗎?

      蕭然抬起沙包大的拳頭,在少年麵前比劃了一圈。

      “信不信我揍你?”

      少年完全不吃這一套。

      “有種等我拿到偃甲,咱再比劃比劃。”

      神武國的少年都這麼橫嗎?

      雖然少年強則國強,但是很可惜,拿到偃甲後,就冇你駕駛的機會了。

      蕭然一直沿著邊線瞎晃悠。

      看似在消極怠工,但最終還是被小偃師破解了他的禦劍軌跡。

      “你每次所在的位置,都是距離慕容魚位置的最近的地方,你該不會盯著慕容魚走吧?你是喜歡她,還是猜到敵人要攻擊她?”

      蕭然懶得讓他過度緊張,瞎捉摸他的動機或是敵人身份之類,乾脆道:

      “喜歡一個人有錯嗎?”

      孤高的少年忽然來了興致。

      “神武國都在傳你撩妹厲害,說什麼你把師伯師尊徒弟一網打儘,我來到混沌城也聽人說你拿下了兩位女天驕,什麼讓慕容魚一夜白頭,還讓華蓮生孩子……這些都是真的嗎?”

      蕭然冇想到,這臭屁小孩,之前高傲的不行,一談起女人,那興奮勁和眸子裡的崇拜感,彷彿換了個人一樣。

      可見不管什麼時代,工科技術宅永遠是一個吊樣。

      以俊子謹慎的性格,蕭然預感這會是一場消耗戰,過度緊張撐不到最後,便放下警惕道:

      “是真的。”

      少年馬上湊過來,興奮的跟個二百五似的。

      “你能不能教教我啊,我想跟你拜師學藝。”

      蕭然一副淡泊名譽的神色。

      “拜師就不必了,這是個收費項目。”

      蕭然低估了少年的錢包。

      也低估了俊子的苟。

      十日後。

      少年成了理論大師。

      俊子還冇現身。

      —

      170章騷話王:換她青絲無霜



    上一頁 ←    → 下一頁

    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
    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