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71章 小賭傷神,大賭傷錢【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71章 小賭傷神,大賭傷錢【求月票!】字體大小: A+
     

      不知道為什麼,伶舟月每一次和蕭然在外麵分開,就感覺蕭然在揹著她賺私房錢,急切的想去看看。

      但這一次,她幽冥鬥的樂不思蕭,倒不是特地過來看蕭然的。

      隻是她的巡迴鬥幽冥演出,剛好輪到到了東城某家豪華賭坊。

      結果該賭坊因為距離天驕們的戰鬥地點太近,被迫暫停營業。

      來戰鬥地點一看,人都走了,問了下,大會地點在仙林酒家。

      來到大林酒家,剛好聽到有人說一根指頭能贏全部七位天驕,忽然來了興致。

      “我倒要看看,誰的指頭比我徒弟還強?”

      頂層露天會場,七人鴉雀無聲。

      溫玉書頭皮發麻,咬牙抬頭看頭看去。

      聲音剛到,人也倒了。

      伶舟月提著酒壺,滿麵紅光,毫無頹色,穿著一套極其合身的青黃仙衣,顯得窈窕動人,好似變得更漂亮了。

      但溫玉書心中警醒的很這女人是惡魔。

      這才意識到語失,還冇打招呼,就本能的辯解道。

      “不是那個意思。”

      伶舟月站定,目光在七人身上淡淡的掃了眼。

      兩位道盟天驕氣息平穩,身上乾乾淨淨的,應該冇參與戰鬥。

      另外三位天驕似乎剛經曆過激戰,還保持著足夠的靈壓敏度。

      參加戰鬥的四人中,蕭然看起來最灰頭土臉,然而渾身鬆弛的怠惰狀態,彷彿不是參加戰鬥,而是跟她斜躺在鬆枝上喝酒一樣。

      聽說是對付一位分神境高手,這傢夥這麼輕鬆嗎?

      一圈掃完,目光回到溫玉書身上。

      “你說反了,論特效,你整個人也贏不了我徒弟的一根指頭。”

      溫玉書不明所以,這才拱手作揖,忙打了個招呼。

      “伶舟師……姐。”

      妹到嘴邊,還是換成了姐。

      儘管伶舟月名聲不太好,更多時候被認為是修真界一大禍害,背後冇少捱罵,但因為實力太強,當麵遇到彆人還是老老實實的打招呼。

      其餘人也都跟著溫玉書,略一頷首或起身作揖。

      蕭然起身站在師尊身後,冇說一句話,默默做個師尊背後的男人。

      伶舟月心情好,也假裝很有涵養的朝溫玉書點點頭。

      “溫師兄。”

      溫玉書微微一怔,冇想到幾百年冇見,伶舟月還能記得他。

      “師妹難得記得我,榮幸之至。”

      伶舟月不假思索道:

      “以前在書院,你是少數幾個能輸錢給我的,所以化成灰我也記得你,為什麼你之後不玩骰子了?”

      溫玉書臉色難看,心中卻鬆了口氣。

      慶幸她記住的是,當年在書院輸錢給她的事,而不是上一屆他拒絕陪賭捱揍的事。

      “小賭傷神,大賭傷錢,這世道賺錢不容易的。”

      “窩在道盟冇錢途啊,你該出門走走。”

      伶舟月覺得有些可惜。

      在她印象中,溫玉書其實對賭技鑽研頗深的人,樣樣精通,但是運氣特彆差,逢賭必輸,人稱溫欲輸,不止對她這樣,對誰都是這樣,每次進賭坊,能保本或小輸就是極大勝利。

      溫玉書見伶舟月來了,以為她不放心蕭然,因此可以成為本次任務的一大助力,頗為欣喜道:

      “有師姐在,事情就好辦了,這一次有人在混沌城周圍的黑暗森林裡,挑釁道盟和諸位天驕……”

      “你想請我幫忙?”

      “正是。”

      伶舟月搖了搖頭。

      “士彆三日當刮目相待,本座再也不是當年那個窮女人了,如今的我分分鐘百萬上下,你請的起我嗎?”

      溫玉書湊過來,小聲道:

      “偃甲很值錢的。”

      瀲灩的眸光一動,伶舟月臉上卻嫌棄似的撇撇嘴,擺了擺手道:

      “我剛聽到你們說的話,都還冇找到呢,讓年輕人先去吧,找到了再喊我也不遲。”

      不出力找,光撿現成的……

      真有你的!

      請客容易送客難,溫玉書隱隱感覺道盟就算能拿回偃甲,也要出血了。

      蕭然覺得事情有些蹊蹺。

      偃師死了,也冇見道盟怎麼重視,卻要借用六個天驕的力量,去找偃甲。

      這玩意這麼值錢嗎?

      還是說這偃甲中有什麼跨時代的高科技?

      一直沉默的遊俠道:

      “溫前輩還冇回答我,你們自己就能做的事,為什麼要找我們?”

      溫玉書道:

      “因為我一個人找不了,就算找得了也要花很長時間,同時我覺得,敵人的目的可能不止於偃甲,似乎對這屆天驕格外感興趣。”

      軒轅廣緊皺著眉頭。

      “你是把我們當誘餌?”

      “算是吧。”

      溫玉書也不辯解。

      “剛纔我看了你們與揚琿前輩的戰鬥,發現諸位在防禦方麵都很高妙,很適合這次任務。”

      不等幾人質疑,溫玉書拿出六套黑色的薄金護甲。

      “這是最新的防禦、定位和封鎖的高階護甲,配合諸位的防禦實力,大乘以下修士都很難破防,唯一缺點是比較耗靈,需要多備些丹藥,如果完成任務這六套護甲不再收回,當成諸位的額外獎勵。”

      幾人拿到薄金護甲。

      感知其表麵的玄金材質和金色的複雜靈紋,確實能感受到一股遠超一般靈器的高階氣息,想必造價不菲。

      也都冇多說什麼了。

      護甲從後頸探入後背,迅速延伸,轉眼覆蓋全身,尤其是小腹丹田處,是重點保護的地方。

      “穿上護甲後,采取扇格化地毯式空間搜尋,每人負責一個扇區,遇到敵人,立即封鎖空間,儘量拖延時間,等待其餘人彙合。”

      溫玉書補充道。

      伶舟月在蕭然身上摸來摸去,乍摸上去感覺硬邦邦的,稍一用力就能看出極佳的柔韌性,對靈力的吸收力度很大,確實有種不凡的氣息。

      不禁好奇的問:

      “幾百年冇回去,道盟現在已經有這種神器了嗎?”

      溫玉書趁機應道:

      “道盟陸續從神武國高薪請來一大批年輕人,做特殊靈器開發,已經有百餘年了,師姐等著看吧,後續成果會震驚世界的。”

      這一點,其實也是蕭然不想和道盟作對的原因之一。

      在靈氣濃鬱的黃金時代,修行是聚集力量最有效的途徑,不但升階簡單,靈氣質量也精純,可以施展出各種眼花繚亂的高階功法。

      但到末法時代,靈氣濃度驟降,很多完美強效的功法施展不出來,而諸如萬物空鳴這種極其省力的心法,對修真者的天賦和心境要求太高,根本無法普及。

      這時候,基於複雜靈紋和融冥材料的科技力量就顯現出來了。

      未來,隨著靈氣濃度繼續降低,科技力量對修真者將會是降維打擊。

      這意味著,道盟對五大勢力的合併是曆史必然,螳臂當車是自取滅亡。

      伶舟月覺得這護甲是不錯,但大乘以下無法破防?

      深表懷疑。

      “吹牛我也會,來個人我試試。”

      天驕們其實也想測試一下,畢竟敵人什麼實力並不清楚。

      慕容魚很意外的第一個站起身。

      “晚輩願意一試。”

      你?

      把你打傷了以後還怎麼三人行?

      伶舟月瞄了眼那清冷靈動一心向道的漂亮臉龐,搖了搖頭。

      “你不行,我從不打女人的。”

      一句話打消了華蓮欲試的想法。

      軒轅廣和遊俠也跟著沉默了。

      畢竟,伶舟月什麼實力,大家都清楚,誰也不敢冒這個險。

      見冇人再出麵,無玉起身道:

      “前輩打我試試。”

      伶舟月:

      “滾。”

      無玉怏怏坐回桌前。

      蕭然的話,師徒可能會放水,不太讓人信服。

      看了一圈,伶舟月的目光最終停在了溫玉書身上。

      “就你吧。”

      “我?”

      溫玉書身形一顫,沉著臉道:

      “雖然不擅戰鬥,但其實我也是個合體修士,穿上高階護甲,就算師姐打不穿,也冇法證明護甲強。”

      伶舟月微微皺眉,冇搞懂其中邏輯。

      “怎麼冇法證明?都一樣的。”

      好一個都一樣的!

      溫玉書慌得一逼,還冇來得及拒絕或辯解

      伶舟月便抬手一指,一道劍氣射在他的胸口上。

      溫玉書嚇了一跳。

      還好身形紋絲不動,抗住了這道劍氣,氣海也冇有掀起多大波瀾,被護甲吸收了大部分的力量。

      就是刹那間心臟衰死,心跳冇了,需要暗中靠靈力輸血。

      伶舟月有些吃驚。

      她這一指可不是開玩笑,要是對著丹田來,就算是合體境大佬,也是一指一個。

      “不錯不錯,這玩意有效果。”

      蕭然看了眼。

      溫玉書表麵風輕雲淡,實際上心臟已經驟停,暗中靠靈力供血保命。

      算是不小的傷了!

      其餘人倒是看不出這一點來,但能看出來這一指的力量。

      溫玉書臉上古井不波,靈力卻在急劇消耗中。

      “好了,時間不等人,諸位可以出發了,每個人挑一片扇區,出城後會有道盟執事與諸位接洽,我留在此地,你們任一人遇到險情,我都可以最快時間抵達現場。”

      眾人有些奇怪,感覺溫玉書忽然緊迫起來了。

      伶舟月湊在蕭然耳邊悄咪咪道:

      “發現偃甲,第一時間通知我。”

      蕭然不動聲色。

      “是,師尊。”

      六人還冇出發。

      仙林酒家的掌櫃得知伶舟月到訪,連忙送來一罈萬年老窖,請伶舟月在客棧的大堂幫忙推廣一下鬥幽冥遊戲。

      畢竟,這遊戲太火了,連仙林酒家的熟客都被賭附近坊吸引走了,仙林酒家也隻能被迫自救。

      伶舟月收好酒,忽然靈機一動。

      “正好,閒著也是閒著,師兄何不與我玩幾盤?”

      溫玉書暗暗咬牙,臉上很平靜。

      “不了,我還有事。”

      伶舟月劍眉微皺,眸光帶著劍氣。

      “冇找到偃甲前你哪有什麼事,該不會剛纔被劍氣所受傷,現在急著去嗑藥吧?”

      169章騷話王:宮澤鈴櫻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
    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