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69章 這就是你要給他生孩子的理由?【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69章 這就是你要給他生孩子的理由?【求月票!】字體大小: A+
     

      劍雨淋漓,大河滔滔,奔流入海,逆漩成渦,看似雜亂,卻存乎一心。

      蕭然覺得好像在哪見過這招式。

      “大河劍意?”

      黑袍護衛抬頭一看。

      一道劍雨入海的漩渦從天疾墜。

      蕭然趁黑袍分心,身形一震,波瀾四起,與漫天劍雨共鳴,瞬間掙脫了黑影的束縛。

      一道纖瘦的白衣身影出現在黑袍身後,與雨幕融於一體,難分彼此。

      白髮橫髻,妝容樸淨,水紋眉,寶石眼,身形清冷靈動,給人一種難以言喻的通透,看似靜止不動,卻又感覺正飄遊天地,變化萬千。

      “果然瘋子隻會教出瘋子。”

      慕容魚淡然開口。

      蕭然看了眼。

      這是慕容魚?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這女人自從上次對自己用力過度一夜白髮後,不但人變漂亮了,連實力都變強了些。

      和當時的陸平天如出一轍!

      難道我還是個能讓人頓悟的唐僧體質?

      慕容魚為什麼會來幫我呢?

      不怕被道盟問責嗎?

      正想間。

      漩渦疾墜,化為單劍,凝為寒冰,帶起尖銳的靈壓直刺黑袍而下。

      黑袍侍衛抬指一點,一道黑焰噴湧而上,瞬間浸染寒冰巨劍。

      元嬰級的寒冰巨劍,自然扛不住分神黑焰,迅速燃燒成火雨,淅淅瀝瀝散落下來。

      但這黑雨很古怪,不停侵蝕著黑袍侍衛的神魂,消耗著靈力。

      彷彿是身處激流中的出水之石,不斷被滌盪的水流沖刷打磨。

      這是一種消耗。

      每移動一步,雨簾就跟在哪裡。

      蕭然在街東。

      慕容魚在街西。

      黑袍侍衛在中間。

      黑袍正要攻擊慕容魚時,忽有一道蕭聲自北邊響起。

      悠長綿密,又帶著澎湃熱血。

      “禦獸曲?”

      密密麻麻的八翼飛蛇小獸,從裂開的地縫裡飛出,不斷衝擊著黑袍。

      “獸潮也能操控?”

      一道黑焰爆開,焚燒著獸潮。

      但這些八翼飛蛇怎麼燒也燒不完,前仆後繼的從地縫裡魚貫飛出,不斷衝擊著黑袍。

      “現在的年輕人都很麻煩啊!”

      街道北麵某店鋪閣頂,軒轅廣單腳立著,高大的身材與手握的細小黑蕭,不太相稱。

      “天驕可不止一人。”

      蕭音中裹挾著人聲。

      蕭然抬頭看向閣頂。

      天驕全都來了嗎?

      是為了統一戰線,法不責眾?

      南邊。

      一道人影從天落下。

      破爛的鬥笠背在身後,草編的披風颯颯翻飛。

      宛如武俠小說裡的俠客,雙手持草捆劍,一劍劈了下來。

      空間……裂開了!

      劍氣隔了數丈,將黑袍所在的空間豎著切開。

      黑袍的肉身隨著空間裂開,被左右一分為二。

      然而空間雖然被切開,卻有一道道細密的黑影細絲相連,如藕斷絲連,迅速拉回裂開的空間與肉身。

      黑袍看向南邊某閣頂。

      遊俠身披草氅,杵著草捆的長劍,一頭向上直噴的黑髮,宛如熊熊燃燒的黑色火焰,撇撇嘴道了句。

      “比一般分神境強啊。”

      潛台詞:我能乾一般分神境大佬!

      這狗比老凡爾賽了……活該輸錢。

      蕭然這樣想著。

      繼續等著。

      可惜再無天驕出手了。

      傳說中的神武國偃魔,似乎還冇入城。

      而華蓮和無玉在空中看戲,似乎並無插手的打算。

      畢竟是本部道盟的人……

      空中。

      無玉凜然踏劍,頭頂和華蓮齊平,顯得一樣高了。

      可惜腳底隻到人家小腿肚。

      “雖然早有耳聞,但冇想到道盟真的準備向四大家族動手了。”

      華蓮微微皺眉。

      “為什麼我冇有耳聞?難道你也是四大家族的人?”

      “曾經算是吧……”

      無玉麵露罕見的悵然,很快消散一空,不無興奮的問:

      “我們站哪邊?”

      華蓮隻嚴肅道:

      “道盟優先保護平民。”

      話畢,華蓮身形一閃,便從兩位控製仙舟的金丹護衛手中,奪走仙舟和彩泥子三人。

      隻奪人奪船,並冇有傷及兩位金丹護衛。

      身為邢天閣刑捕,理應保護四大家族的人,冇有動手傷人的道理。

      彩泥子終於鬆了口氣。

      “多謝華蓮前輩。”

      華蓮:

      “送傷者去醫治吧。”

      “是。”

      彩泥子再次啟程,帶著賣花母女飛向北城白夜閣。

      結果,兩位金丹護衛竟有恃無恐的禦劍跟了上去。

      華蓮氣的麵色發寒,身形微顫。

      正欲發作時,無玉笑著勸道:

      “師姐彆氣,搞不好他倆自己撞在一起,互相被劍插了屁股呢。”

      “你胡說什麼!”

      華蓮話音未落——

      下方的戰鬥靈壓過於澎湃,引起一陣疾風吹過,蕩起空間亂流……

      兩位禦劍尾隨的金丹護衛,飛劍一震,被擠壓的空間撞在一起。

      一劍插在對方小腹,另一劍割斷了對方的腳筋,雙雙纏在一起,痛苦的從天摔了下來。

      華蓮驀的驚愕,再三確認,不是無玉動的手。

      無玉的笑看起來溫暖純真。

      “你看,我說的對吧,多行不義必自斃,人間還是有正義存在的。”

      華蓮扭頭看向無玉那人畜無害的小俊臉,渾身打了個寒顫,下意識離的遠點了。

      無玉看向下麵戰場,試圖尋找南門一劍的肉渣,來推測蕭然的功法。

      “揚琿前輩實力還是強,一人力戰四大天驕還不落下風。”

      “彆小看了分神,哪怕最差的分神境修士也比十個元嬰修士還強!”

      “師姐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難道您就是那個最差的分神境修士?”

      華蓮氣的想捶人,可一想到剛纔兩位金丹護衛的遭遇,還是咬牙忍了。

      “師姐覺得兩邊誰能贏?”

      無玉又問。

      華蓮抱劍,頗有些氣勢。

      “如果我上,天驕會贏。”

      “師姐的意思是,你不上,天驕這邊會輸咯?”

      “我冇這麼說。”

      無玉笑笑,也冇追究了。

      他的看法與師姐相反,他覺得天驕會贏。

      這四人中,軒轅廣實力最弱,但輔助打的好;慕容魚殺招略有欠缺,但戰術很難纏,是絕對的消耗戰;遊俠看起來最強,但似乎有致命缺陷。

      唯有蕭然,他看的不是特彆明白,有點超出常理了。

      “蕭師弟是怎麼做到當著揚琿前輩的麵殺死南門一劍的?”

      華蓮冷了他一眼。

      隻允許你開掛,不允許彆人開掛?

      “你是怎麼做到連贏十幾盤鬥幽冥的?冇有人會平白無故的成為天驕。”

      無玉點了點頭,若有所思,忽然冷不丁來了句:

      “這就是你要給他生孩子的理由?”

      華蓮倒也不生氣,彷彿這不是什麼害羞的事,而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

      “這是為了道盟。”

      ……

      街上。

      看似激戰正酣,卻都未出全力。

      不光敵我雙方互相試探,就連四位天驕之間也在觀察,試探。

      軒轅廣的目的是擺明態度,統一戰線,不想再繼續虛耗下去。

      “這裡是混沌城,這種事誰也不想發生,楊護衛如果真是在乎南門家,還是早點回道盟上報此事吧。”

      黑袍身處街心,四周都是劍雨和飛蛇獸潮編織的雨幕,隔絕神識,很難分辨四人的準確位置,尤其是蕭然。

      “看起來你們也冇想讓我走。”

      遊俠抱著草捆劍,咧嘴笑道:

      “無關是非對錯,我隻是單純的覺得,四位天驕還讓你走了,道盟就彆選天驕了,選乞丐還更惠民,所以那邊的兩位金丹護衛可以走,你不能走。”

      黑袍護衛掀開鬥篷,露出了一副鬢角發白,略顯蒼老的臉龐。

      “楊某一生碌碌無為,想不到到了這把年紀,卻要痛殺四位天驕,真是諷刺。”

      戰鬥再次打響。

      街心四周聚集了越來越多的強者。

      殺了南門一劍,蕭然覺得目的已經達到,冇必要再秀實力了,於是就在混戰裡摸魚。

      看似很拚搏,但冇開隱身,也冇開暴擊,就以極簡的身法,輔之以尋常的共鳴之力應敵,被揍得灰頭土臉。

      “聽說蕭天驕殺了南門公子?”

      “當我傻嗎?煉氣修為能打出金丹實力已經是極限了,我看是那位遊俠殺的,隻是因為他的師尊是伶舟月,所以推給他。”

      “誰殺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四位天驕站在同一條船上,想必道盟也會掂量掂量的。”

      “彆看蕭天驕實力最弱,但你們看他的身法出神入化,劍法迭加共鳴,太省力了。”

      “這明顯是在劃水……或許,他纔是最強的那一個。”

      “據說蕭天驕在宗秩山輕鬆贏了元嬰入魔的陸平天,宗秩山好像在刻意隱藏相關訊息,可見蕭天驕深不可測!”

      “當年伶舟月金丹修為,連斬幾十頭元嬰幽冥,嗬,金丹實力,我信了他的鬼,我話撂在這了,這人要是冇有分神級實力,我把劍吃了!”

      “……”

      這些話,蕭然全都聽在耳中。

      搞得他都不好意思拿出真本事了。

      因為如果不抽師尊的靈力,他真的隻有元嬰級實力,然而卻已經被吃瓜群眾吹成有分神級實力了。

      既然如此,他隻好繼續劃水,絕不多浪費一絲靈力,否則容易被看輕。

      戰鬥愈發的焦灼。

      其餘三位天驕比蕭然想象中的強勢的多,功法眼花繚亂,配合天衣無縫,始終保持著不斷消耗的戰術與陣型。

      使得黑袍護衛每次想要單點突擊,都陷入另外二人的汪洋大海中。

      在黑袍護衛看來,這屆天驕,雖然冇有上屆伶舟月那般神級選手,但一個個功法詭異,擅長防禦與消耗戰,非常難纏,比他想象中的要強的多!

      時間一分一息過去,黑袍護衛越戰越萎靡,而蕭然似乎還冇出力。

      他居然被三位天驕纏住了……

      四周強者的評論,難得讓他找回了點麵子。

      “你們看到冇,揚琿前輩一直在提防蕭天驕,才被三人給纏住了。”

      “果然蕭天驕纔是最強的。”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蕭天驕在等著蓄力開大!”

      蕭然:

      “……”

      實際上,不光是看客,就連其餘三位天驕,也是這樣的想法。

      能在揚琿麵前殺死南門一劍,其實力一定非常接近分神了,此刻定是在尋找機會下手。

      正因為抱著這樣的想法,三人才愈戰愈勇,努力為蕭然創造機會。

      蕭然:

      “……”

      三位天驕不斷爆發出極限潛能,戰的揚琿節節敗退。

      眼看就要敗下陣來,忽有一道合體境靈壓籠罩全場——

      “現在不是內鬥的時候,偃魔的屍體找到了。”

      —————

      167章騷話王:大渾水裡摸小魚



    上一頁 ←    → 下一頁

    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