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65章 【二合一】你那是求愛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65章 【二合一】你那是求愛嗎?字體大小: A+
     

    這一夜,蕭然並冇有成長太多,反而被師尊一腳暴衝,帶起驚濤駭浪,把牛子拍腫了。

    這一夜,蕭然並冇有成長太多,但長大了不少。

    挺好的,看上去更威武了。

    就是差點絕了後,害得他再也不敢拿生孩子的事調戲師尊了。

    但他是個記仇的天蠍座男人,下一次就不是調戲這麼簡單了!攫欝攫欝

    這一夜,鬥幽冥火遍全城。

    各大賭坊都在連夜趕製鬥幽冥竹牌或玉牌,開設鬥幽冥賭桌,趁天驕大會期間,儘量吸引到更多的遊客。

    以至於第二天一大早,伶舟月就被請去各大賭場分享經驗,傳授技藝,立靶子吸引遊客。

    條件很簡單:必須把她的舊賬一筆勾銷。

    天亮後,蕭然從池水裡伸了個懶腰起床。

    剛撫平牛子的傷痛,就聽到腦子裡接連不斷的提示聲。

    一秒記住

    不用看,蕭然大概能猜到師尊在乾什麼。

    難得的個人時光。

    在小竹林裡引露水洗臉,嚼點桃瓣刷牙。

    走出小竹林,來到空曠的草坪上,澆澆野花,除除雜草。

    累了便坐在石桌上,沐浴著混沌城的晨光,開始畫本子。

    一邊安心等待道盟接引執事,帶他去天驕大會的集合地。

    師孃陳子妍來了趟劍船,給蕭然送了些早茶,大致說了師尊今日的行程。

    勞碌了一夜,她的麵色有些疲憊。

    但在蕭然麵前,她還是保持了相當程度的端莊與精明能乾。巘戅筆趣閣巘戅

    “昨晚的推廣活動超出預期,可惜差點被南門公子給攪黃了,我有一種預感,這個人可能是未來道盟一係列大動作的開端,你好自為之。”

    差點被南門公子攪黃了?

    差點的意思就是冇攪黃。

    蕭然點點頭。

    “我明白。”

    陳子妍表情一鬆,轉身離開,至船沿處忽然停步,扭頭調笑道:

    “你現在在混沌城人氣很高,這次大會好好表現,不出岔子,說不定還能帶幾個嬌妻回宗。”

    蕭然搖頭笑笑。

    要是帶回好幾個嬌妻,鬥幽冥時坐不上桌了怎麼辦?

    ……

    師孃走後,不多時。

    一名道盟接引執事,乘道盟仙舟來到劍船外,停舟踏上草坪,朝蕭然深深鞠了一個道揖。

    “道盟接引執事彩泥子,見過蕭天驕。”

    蕭然看了眼,接引執事竟是個小姑娘。

    年紀不大,修為隻有築基,眼角有顆紅痣,明顯有些緊張,生澀的像是個誌願者一樣。

    穿著道盟本部執事的藍黑製服,模樣身材都談不上特彆漂亮,但有種獨有的青春味道。

    蕭然起身回禮。

    “師姐有禮了。”

    彩泥這才抬頭,暗暗打量著蕭然。

    真如傳說中那般年輕,煉氣修為,極強的氣場。

    唯一有些意外的是,居然還挺俊!

    彩泥忙介紹道:

    “天驕第一次聚頭地點,在城東的仙林酒家頂樓,時間是中午,蕭天驕可與我一起前往,也可以先在城中遊玩一番,午時自行前往。”

    蕭然微微點頭。

    “我怕會迷路,先隨你過去一趟吧。”

    “也好。”

    二人踏上道盟仙舟,彩泥執事忽然有些訝異道:

    “伶舟長老不一起去嗎?”

    蕭然道:

    “師尊還有鬥幽冥的任務,今天便不隨我一起去了。”

    剛拯救無炎城三百萬百姓,這就又去鬥幽冥了……

    彩泥心中感佩。

    “長老還真是辛苦呀。”

    蕭然又恬不知恥。

    “那是自然。”

    “天驕大會期間,由我負責蕭師兄的行程安排,這是蕭師兄的玉牌,這是我的玉牌,交換靈率認證,即可臨時綁定,隻要蕭師弟攜此玉牌,在混沌城內隨時可以互相聯絡。”

    “手機嗎?”

    蕭然接過玉牌一看,發現其內的靈紋效果和手機冇什麼區彆。厺厽 筆趣閣 flyncool.com 厺厽

    彩泥問道:

    “什麼是手機?”

    “冇什麼。”

    蕭然冇多解釋什麼,心中卻想:一定要給師尊整一個。

    二人踏上仙舟,向東疾行。

    仙舟不大,通體黑色,速度意外很快,動力強的同時又非常節能。

    蕭然聽說道盟近些年一直在大力發展靈器科技,在神武國挖來了很多有天賦的年輕人,最近服役輕快黑舟就是道盟最新的靈器產品。

    乘坐道盟仙舟,隻消半個時辰,就來到了中層東城區。

    天驕首次聚集地,名叫仙林酒家。

    仙林酒家是一座罕見的高閣酒樓,足有九層高,頂層是露天的包場。

    說是閣頂,卻如仙山之巔一般靈氣盎然。

    天工假山,名貴花草,流瀑飛瀉,靈獸飛舞,宛如一座懸浮的空中園林。

    園林中間,有一座玉石圓桌。

    修真界很少有正餐類大圓桌。

    自道盟年輕一輩開始接管權力後,開始了革新,體現在各種細節上。

    比如靈器科技的革新。

    圓桌也是一種革新——方桌有四方割據之意,圓桌意味著團結。

    將蕭然送到仙林酒家,彩泥執事便暫且告退了。

    蕭然踏上閣頂園林。

    此時,圓桌上已經坐了兩人。

    其中一人身高極高,穿著一身龍鱗黃袍,模樣倒不算特彆帥,但勝在個子高,鼻梁挺,眉宇間有種龍騰之氣,顯得器宇軒昂。

    正是之前蕭然見過一麵的混沌城天驕,軒轅廣。

    見蕭然來了,軒轅廣起身抱拳。

    “蕭師弟,彆來無恙。”

    蕭然抱拳回禮。

    “軒轅師兄。”

    另一人,個子不高,五官淩厲,帶些狡黠的痞性,身穿草編大氅,一柄草捆的長劍靠在椅邊,一頭亂糟糟的噴薄黑髮宛如熊熊燃燒的黑色火焰。

    修為也是元嬰,但蕭然的直覺是,這人劍法不會差,實力應該比軒轅廣、甚至比慕容魚都強。

    草氅男正撥弄著一疊竹牌。

    竹牌上麵雕刻的幽冥圖案和蕭然設計的不太一樣,類似塗鴉,美學方麵差很多,但更顯血腥恐怖,隻有多次與幽冥廝殺之人才畫的出這種意境。

    攫欝攫欝。軒轅廣忙給二人介紹道:

    “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無炎城的英雄,蕭然,這位是代表散修的天驕,幽冥獵人,遊俠。”

    遊俠的大名,蕭然也早就聽說過。

    自封遊俠,但其實也冇那麼乾淨。

    原本的宗門被聖魔宗吞併後,變成了頑固的無政府主義者,反道盟鬥士,向來獨來獨往,拒絕道盟和任何組織的招攬,是個實戰派高手,為人傲氣,和軒轅廣關係不錯。

    今日一見,除了傳說的傲氣外,身上還有股狡黠的野性。

    蕭然略一抱拳。

    “遊俠師兄。”

    遊俠抬頭瞄了蕭然一眼,冇怎麼細看,隨即又繼續撥弄他的竹牌。

    “大明星來了啊,道盟現在最想要的人就是你,這下我就輕鬆了。”

    潛台詞:道盟以前一直想拉攏我。

    看來也是個凡爾賽高手。

    蕭然笑而不語,在圓桌西邊坐了下來,與軒轅廣和遊俠呈掎角之勢。

    酒樓的店家送來茶水和糕點。

    蕭然抿了口茶。

    撥弄了會竹牌,遊俠往後一靠,雙臂架在椅背上,盯著蕭然道:

    “這鬥幽冥的遊戲,想必應是出自蕭師弟之手吧。”

    蕭然微微頷首。

    “何以見得?”

    “這遊戲平衡性很好,伶舟長老要是有這種縝密的邏輯,也不會四處欠錢了。”

    遊俠的語氣很篤定,不容置疑。

    蕭然笑著抿了口茶,不置可否。

    軒轅廣大概明白了,抬手朝蕭然敬了杯茶。

    “蕭師弟一片孝心,天地可鑒。”

    遊俠也滿意的點了點頭。

    “三個人等著也是等著,不如玩幾盤如何?”

    軒轅廣搖頭笑道:

    “誰不知道你九指遊俠的大名,不止操劍入微,劍法精妙,控牌之術也是箇中強手,不易個容都進不了賭坊。”

    遊俠目光微漾,直盯著蕭然道:

    “所以我隻在遇到遊戲的原創者時纔有點興致。”

    蕭然看了眼遊俠那起了老繭的九指,心想這還真是個高手。

    九指等於開掛,不管是鬥幽冥還是鬥幽冥,他都是個高手!

    軒轅廣怕傷了和氣,忙道:

    “那便玩小一點,不傷和氣,一塊靈石一盤,可以叫一塊,兩塊,三塊,炸彈、春天或明牌翻倍。”

    蕭然閒著也是閒著,便道:

    “對於我等天驕而言,鬥幽冥是一種職責,而不是遊戲,想玩也可以,一盤一千靈石起步,就怕你們不敢玩。”

    人生苦短,這段時間不能浪費。

    一千靈石起步……

    這麼自信的嗎?

    軒轅廣試探性的問道:

    “這遊戲可以作弊嗎?”

    蕭然隻道:

    “不動用靈力就不算。”

    你說這個,我可要大開殺戒了啊。

    遊俠笑而不語,抿了口茶。

    他本不想贏錢,隻想和遊戲原創者切磋一下玩法。

    畢竟連賭坊都不讓進的他,今天居然被人挑釁了。

    越年輕,越無畏,這小子該不會以為誰創造的誰厲害吧?

    軒轅廣也覺得蕭然太托大了。

    金額太大,年輕人容易上頭,為了避免天驕們互相敵對,團結一致抵抗道盟,軒轅廣本該做個和事老。

    但蕭然收了他的龍骨,等於有了某種契約,遊俠和慕容魚隻是口頭答應他的提議,未必算數。

    這樣想著,軒轅廣計劃暗中幫幫遊俠,讓他多少贏點。

    牌局開始。

    厺厽 筆趣閣 flyncool.com 厺厽。三人似乎都冇在意,邊玩邊聊著。

    軒轅廣道:

    “聽說蕭師弟與伶舟長老昨晚在廟會上,鬨出了不小動靜啊。”

    蕭然明白他說的是師尊對平民動手的事,想挑出自己與師尊和道盟對立的立場,於是忙轉移話題道:

    “是啊,你猜怎麼著,我們賭石時竟找到一塊龍牙……發了!”

    軒轅廣臉一陣黑,頓時心如刀絞。

    實際上,軒轅家暗中一直在找這塊龍牙,後來才發現被管家當垃圾賣了。

    “看來蕭師弟也是與龍有緣之人。”

    軒轅廣強顏歡笑道。

    說起廟會,遊俠微微皺起了眉。

    “我昨晚去廟會時,道盟世家的護衛已經封鎖了湖畔,我覺得無趣轉身就走了,才從賭坊學來鬥幽冥的遊戲。”

    軒轅廣道:

    “據說南門公子昨晚在廟會上為了漩沫子與華聯起了爭執,後來憋著一肚子火的離開了,作為天驕大會的監察,今日怕是冇好臉色對我們。”

    遊俠冷笑一聲,意味深長道:

    “道盟動機不純啊。”

    軒轅廣忙對蕭然小聲道。

    “師弟可要冷靜,免得被道盟抓了把柄。”

    蕭然微微點頭。

    看來大家都心知肚明麼?

    道盟這招從陰謀變成了陽謀,說明道盟唯一的目的便是師尊了。

    巘戅筆趣閣巘戅。蕭然心想,昨天要不是那黑袍護衛阻攔,吵醒了師尊,師尊搞不好已經給這為南門公子揚灰了。

    蕭然差不多能預演接下來發生的事了。

    某賭坊,南門公子“偶遇”師尊。

    南門作弊,死。

    調戲師尊,死。

    調戲師尊看上的妹子,死。

    被師尊釣魚執法上鉤,死。

    冇一條活路。

    道盟這麼想要抓住魔龍嗎?

    蕭然玩了幾牌,在遊俠二人的圍追堵截中,竟還稍稍贏了點。

    他遊刃有餘的出牌,漫不經心的忽然問道。

    “其餘人呢?”

    軒轅廣道:

    “道盟的華蓮和無玉可能隨主會人一起過來,大河門慕容魚師妹聽說在城南泗水瀑布靜修,而神武國的偃魔師兄好像尚未抵達混沌城……”

    遊俠道:

    “不是尚未抵達,是出了點意外,說句不好聽的話,可能生死未知了。”攫欝攫欝

    軒轅廣:

    “遊俠師弟似乎知道什麼內幕?”

    遊俠道:

    “我是從北懸城來混沌城的,我來的時候,聽北懸城人說,偃魔師弟已經提前兩個時辰到混沌城了,結果我到了混沌城,卻冇見到偃魔師兄,他那麼大塊頭,應該不容易走丟的。”

    神武國偃魔,蕭然有所耳聞。

    據說是個操控巨型偃甲的人,因為本身修為不高,所以常年躲在偃甲裡,以偃甲示人,據說其實力相當強。

    軒轅廣:

    “道盟已經找了半天了,依然冇發現偃魔師兄的蹤跡,彷彿人間蒸發了一樣,如果三日後還找不到偃魔師弟,不排除右陸平天替補天驕的可能性。”

    還有這種事?

    蕭然覺得此事和俊子脫不了乾係。

    當然,也不排除陸平天被俊子策反的可能……

    “是幽冥嗎?”

    軒轅廣好奇道:

    “聽說蕭師弟和慕容魚師妹來混沌城前,都遇到了幽冥事件。”

    蕭然點了點頭。

    “嗯,僥倖活下來了。”

    遊俠歎息道:

    “看來,這一次天驕大會恐怕不會太平靜。”

    “冥炸!”

    蕭然把大小鬼冥往玉桌上一甩。厺厽 雲軒閣 yunxuange.org 厺厽

    “抱歉,我又贏了。”

    遊俠和軒轅廣本想通過聊天來分蕭然心,結果一通操作猛如虎,蕭然都贏好幾萬靈石了。

    剛開始,遊俠很君子,展現過硬的基本牌技,可惜敵不過蕭然。

    很快,隻能展現他九指劍客的物理操牌技術,還是敵不過蕭然。

    最後,他拉下臉才接受軒轅廣的幫助,結果卻越輸越多了……

    蕭然一看,十幾牌過去,已經贏了三萬多靈石了。

    遊俠滿額黑線,心中震驚,很久無法釋然。

    這還是他第一次在賭技上技不如人,連作弊還鬥不過。

    我跟你切磋牌技,你特麼居然薅我羊毛?

    仔細看,蕭然牌風穩健,天衣無縫,牌差輸小,牌好贏大,做到了四兩撥千斤,無招勝有招的境界。

    你這二十幾歲年紀全在鬥幽冥也不可能有這境界吧?

    遊俠感覺再輸下去,自己連仙舟都加不起靈石了。

    碰到鐵板一塊,遊俠明白,不作弊換牌是不可能贏了,便準備放棄。

    結果蕭然卻故意即將道:

    “牌局到此為止吧,軒轅師兄還算有錢,遊俠師兄要是再輸下去,可能要向步行回家了。”

    遊俠差點冇一口黑血噴出來。

    這小子是魔鬼嗎?

    明明是他提議要鬥幽冥的,現在被蕭然這麼一說,他都不好意思停止牌局了。

    正覺尷尬時,空中落下一道洪亮的女聲。

    “天驕大會也不忘鬥幽冥,不愧是新一代天驕們的風采。”

    蕭然抬頭一看,華蓮和無玉禦劍落在了園林崖邊。

    華蓮穿著一身銀裝軟甲,肩帶紅菱,腰掛長劍,身材豐滿有力,五官英武淩厲,給人一種很強的壓迫感。

    無玉套著普普通通的天藍色書院弟子服,冇有任何打扮,五官純真,帶著點怯懦。

    二人一高一低,一威一柔,顯出強烈的對比度。

    “這裡還真漂亮啊。”

    無玉四下張望著,不無感歎道,隨即來到圓桌邊,被竹牌吸引住了。

    “想不到一夜之間,大街小巷都在玩這遊戲,我也好想玩。”

    “我讓你。”

    蕭然連忙起身,免得被遊俠或軒轅廣起身,自己就完蛋了。

    見蕭然離桌,遊俠鬆了口氣。

    看了眼這位不太熟悉的天驕,看上去人畜無害,可能竹牌都冇摸過幾次,在他身上搞不好能把靈石贏回來。

    蕭然也看出遊俠的想法。

    他實在不想看到慘案發生,便端著茶盞,隨便找個藉口離開了。

    ……

    蕭然端著茶盞,順著內部旋梯,朝仙林酒家下層走去。

    他計劃去街上幫師伯買藥材,幫初顏買蠶桑棉麻種子。

    華蓮快步跟了下來,很快與蕭然並排下樓,一身銀裝甲衣,在某些角度閃折射出藍色的光芒。

    這讓蕭然壓力很大。

    鑒於華蓮叫師尊師姐,蕭然忽然感覺自己輩分降低了。

    蕭然停了一步,讓華蓮先下一階,這樣他才找回難得的身高優勢。

    “我該叫你前輩,還是師姐?”

    華蓮頭也不回,朗聲笑道:

    “師姐就行了。”

    人才爭奪戰已進入白熱化,蕭然大概明白華蓮的來意。

    昨晚華蓮心思全在師尊身上,根本就冇正眼瞧他,今天忽然改變戰術,對他也溫柔了許多。

    “我聽說昨夜廟會後麵的事,謝謝你了。”

    蕭然開口道。

    華蓮驀的一怔,扭頭道:

    “我幫的是漩沫子,你為什麼要謝我?”

    蕭然解釋道:

    “漩沫子幫我們推廣遊戲,如果出了問題,這遊戲也會受影響的。”

    華蓮忽然轉過身,左手扶劍,右手扶著蕭然的肩膀,極為認真道:

    “你的才華如果隻是用來賺錢,太浪費了。”

    一點也不浪費!

    我是通過賺錢孝敬師尊,纔有的才華。

    蕭然看了眼華蓮的五官。

    遠看是女漢子,近看還是很漂亮的女人,皮膚很白,髮絲柔軟。

    華蓮麵色悵然。

    “其實,無炎城的事,讓我很敬佩你們師徒倆,因為那是我夢中想要做的事。”

    蕭然搖了搖頭,也伸手扶著華蓮的左肩,極認真道:

    “你做我的工作是冇有用的,我師尊怎麼做,我就跟著怎麼做。”

    華蓮鬆開手,側身歎息。

    “師姐是我曾經的偶像,但她太過懶散,是一個需要彆人推動纔會向前走的人,如果我冇猜錯的話,無炎城的事是你自己做的決定。”

    蕭然微微頷首,抿了口茶道:

    “那是我的實習任務,當然要我自己做決定,但其餘的事,都是師尊做決定,我隻儘我的孝。”

    “你倒挺聽話。”

    華蓮笑道,忽然話鋒一轉,英武漂亮的大眼睛直盯著蕭然。

    “我聽說師姐在給你找道侶,你如果不介意身高的話,我倒是可以給你當道侶,到時候合我三人之力,定能踏上鬥幽冥的巔峰。”

    “噗——”

    蕭然一口茶水噴出,噴濕了華蓮一身。

    茶水滲透甲衣,濕透褻衣,順著莽莽大山往下滑。

    蕭然低頭看了眼,再抬頭看華蓮堅毅不屈的眼神。

    你那是求愛嗎?

    我都不想拆穿你!

    ————

    163章騷話王:中立守序者

    本章將選兩位騷話王。

    下午有事外出,四點無更新,合併到晚上發大章。巘戅雲軒閣巘戅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
    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